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八十九章 奇异的脉冲波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唐方并不知道他走后娜美星发生的一幕,当然,他也没心思知道,伊普西龙的穿梭机再先进,装潢再精美,技术再尖端,他亦无暇顾忌。

    连续5颗符文晶球落入地底,产生的爆炸冲击波将他带起,重重的摔在地上,浑身骨头都像散架一般,酸痛难忍。不过,这些他都能忍,关键是一股莫名的能量,类似emp形式的脉冲波动,如一双拨弄琴弦的手,无时无刻不再侵扰着他的脑神经。

    这种感觉,就像有无数人在你耳边大吼大叫,又似酒后宿醉醒来,头疼欲裂,眼前景物皆梦幻。

    穿梭机操控面板上闪烁的光芒,豪森与阿罗斯的叫喊,舷窗外飞退的虹光,一切的一切,好像一幕幕超低像素的电影片段,在眼前闪现。

    他已经没有精力去顾忌这些,在脉冲波动的不断刺激下,整个头昏昏沉沉,意识已然有些不清。

    他试图让自己清醒,努力的去思考,去回想之前,眼下,以及未来将会发生的可能。

    不知娜美星现在怎么样了?雷霆与圣紫罗兰舰队的结局又会如何。如今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还真是够疯狂的。

    将整颗星球炸掉,当时怎么脑子一热,就想出这么个馊主意,30w水晶,40w瓦斯就这样打了水漂。不过仔细想想,如果重来一次,他或许还会做这种选择。

    自己得不到,帝国也别想得到。

    以娜美星地核的裂变元素储量,根本就无法引爆整颗行星,说到底,他还是借了伊普西龙人的东风。当初在精炼工厂,因为独目怪的记忆干扰,足足呆立3日之久,期间遗迹超负荷运转,精炼出大批蕴含超强能量的零号源素同位素,也就是控制间中央的光球。

    当时若非他及时醒来,关闭设备,整个地壳绝对会被炸开花。后来,在总控中心被豪森的意外之失断掉后路,外面又有强敌环伺,无奈之下,他方才心一狠,使出这等绝户之计。

    以催化设备加剧地核裂变反应,然后将100多个控制间里的零号源素同位素逆向注入地心,这不亚于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引爆一万颗大当量原子弹,其释放的能量别说一颗娜美星,就算十颗,只怕也会撑爆。

    行星爆炸什么的,不论是前世的唐方,还是今世唐岩,也只在电视银幕,或是小说读物中看到过,具体威力如何,他并不清楚。

    但不管是电视银幕的演绎,还是小说读物的叙述,这都是一件无比恐怖的事。就算雷霆舰队与圣紫罗兰舰队位处虚空,能够及时抽身而退,那虎鲨联队呢?

    说到底自己就是个俗人,俗的被狗咬一口,也要回头丢一砖头的地步,穿越至唐岩身上后,又被他的记忆所影响,多多少少沾了一些痞气,拼劲。以致碰到这种被人欺负到头上的事情,管他代价有多大,损失有多惨,总习惯一拳打回去。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呸,都十年了,还不晚?

    不过话又说回来,损失30w水晶,40w瓦斯是有些叫人难以接受,可不这样做,又如何能逃出两大舰队在娜美星布置的天罗地网呢。

    直到登上穿梭机,强忍着精神与**上的双重疼痛,坐进驾驶舱,他这才算是真正领会到伊普西龙与人类科技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不说别的,单说这艘伊普西龙一族里最最普通的银月穿梭机,其曲速层级便能达到恐怖的9.9,更可随时随地退出虚拟空间,并具备在多引力环境下进入曲线航行状态的能力。

    与伊普西龙人相比,人类更像一个偏科极其严重的小学生,在200多年的时间里,航天、冶金、材料、环境改造、船舶制造等领域的科技水平得到飞速成长。反观一些基础学科,农业、畜牧、轻工业等,一直维持在一个较低的发展速度。

    具体一点的话,比如,在船舶制造业上,各种形势的战舰层出不穷,主力攻击舰,拦截舰,卫星舰,侦查舰,地质勘探舰,科研船,采矿船,货运舰,特勤舰,特种维修舰,电子攻击舰……

    再看3789师的装备,坦克,装甲车,武装穿梭机……相比唐方未穿越以前的时代,就没变几个花样,无非就是把装甲载具的射程、威力、防御性能、机动性综合提高了一下,把武装直升机换做能在真空环境下作战的穿梭机,把战斗力为零的宇航服换做动力装甲,把枪械、子弹换成防水耐磨坚韧材料,或许全天候与野战适应性提高不少。但是,相比如日中天的巨舰大炮主义,发展速度相差不是一星半点。

    这与社会高层的态度是密不可分的,毕竟,进入宇宙的群雄割据时代,唯有航天与船舶领域,才是衡量一个势力能否崛起的根本。即使单兵能力再强,经济实力再盛,在这个狼烟四起,兵戈不休的乱世,亦很难起到决定战局胜负的作用。

    面对轰鸣于天际的集群战机,面对纵横星河的空天母舰,陆上的反击都似土鸡瓦狗一般,弹指飞灰湮灭。

    当然,这其中也包含了伊普西龙科技的因素在里面,毕竟,在宇宙中发掘的伊普西龙遗迹,多是实验室,监测站,小型星港,零素矿场等与航天、冶金,船舶制造领域相关的建筑。

    综上所述,如今的人类文明,乃是处于一个极度不平衡的发展模式,热门领域蒸蒸日上,冷门产业却是死气沉沉,成长极其缓慢。

    “唐方……唐方,我们这是去哪儿?”阿罗斯的声音仿佛滑带的老式卡带机,听起来好似随风而来的呓语,那么的飘忽不定。

    “去哪儿?”强定心神,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眼皮撑开一条缝,眯眼扫过控制台上的全息星图。重影炫光,一片模糊,根本就分辨不清穿梭机正往何处飞行。

    阿罗斯、豪森二人又不懂伊普西龙文字,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唐方……唐方,你倒是说话啊,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

    身体的晃动感是那么的不真实,连带豪森的侧脸都在扭曲变形,如同化工厂污水池表面飘荡的彩色油渍。

    “呵……呵……”他喘气如牛,耳廓里嗡嗡作响,大颗大颗的汗珠子顺着两鬓滑落。头疼,难忍的疼痛,好像有一把尖刀正将他头壳撬开,一寸一寸挑弄着痛觉中枢。

    他知道这是符文晶球蕴含的高频率脉冲电波侵入身体,给脑神经带来的损伤。但是,让他弄不懂的是,辐射源都已经消失了,这股脉冲电波却为何迟迟没有消退,一直困扰着他,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愈演愈烈的倾向。

    伊普西龙指令流顺着光丝游走在唐方额心与灵能火焰之间,这并不能舒缓他的头疼,相反,这一道道回环往复的伊普西龙流光符文,更像是催化剂,每次经过额头,都会带动那股神秘脉冲波,对脆弱的脑神经造成连续损害。

    唐方终于撑不住了,只觉眼前白茫茫一片,就像遭受一颗生物微波炸弹侵袭,五感衰退,连意识都开始溃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