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九十章 最干净的死法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正在他恍惚觉着要昏迷之际,突然,额心的e字符蓝芒大盛,那些时刻侵害着他的脉冲波动好像找到宣泄口,如奔腾的河水般滚滚涌出。

    疼痛渐渐消退,但是身体却是依旧不受自己控制,那闪耀的e字符辐射之光越来越强,犹如一道地平线涌来的晨曦,将他整个人淹没其中。

    ……

    “莉亚娜,把这些都吃掉……”

    随着一个有些威严的声音传来,脑海中缓缓出现一幕场景,画面模糊的犹如劣质水下摄影机的录制影像,混混沌沌,朦胧不清。

    窗外洒下的银光照在一张水晶桌上,旁边是两大一小三个身影,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成员,正在大声说着什么。

    对面一个身高大约1米4左右,身上穿着一条白色长裙的小家伙正低着头,一副委屈难过的模样。两行眼泪淌下,顺着银光下泛着点点幽蓝的皮肤滑落。

    他们有着酷似人类的体型,纤细的手臂,修长的双腿,圆滑的脸上是玲珑精致的五官。当然,也有不同之处,他们远比人类要高,有着幽蓝色的皮肤,头发是一种柔软的如同丝纱般飘逸的薄膜,轻轻倌于脑后。

    “莉亚娜不饿,不要吃这些……”

    “莉亚娜乖,吃掉这些,mana就带你去弥赛尔,看你最欢喜的塔罗拉。”

    “真的?”精灵古怪的小家伙破涕为笑,狼吞虎咽的将一颗颗紫红色的果子塞进嘴里,直撑的腮帮子鼓鼓,如同含着两颗鹅卵石。

    “咯咯……”小家伙的表现惹起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

    唐方有些迷茫,这又是什么?是那些脉冲波动记录的影像数据?还是谁的记忆?mana在伊普西龙语里,是“感恩您赐予我生命”的意思,相当于人类语言里“母亲”一词。

    弥赛尔?塔罗拉?莫非这就是伊普西龙人的样子?

    他心头一震,意识清醒了七八分,这意味着伊普西龙人的神秘面纱就此揭开,而他,便是有幸目睹其风采的第一个人类。

    似记忆,又似影像志的片段在脑海中不停播放,从弥赛尔平原,到索隆那山脉,再到艾斯贝伦圣殿,唐方跟随小家伙的足迹,几乎踏遍整个塞雷帕斯。

    他现在的情况非常奇怪,一方面无法控制自己身体,另一方面意识无比清醒,能看,能听,能想,却不能说,不能动。简单点来讲,他现在处于大脑正常运转,小脑当机罢工的状态。

    脑海中的画面仍在不停闪烁,外面阿罗斯与豪森的喊叫与推搡他亦感觉的到,不过可惜的是,他无法做出回应。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现在伊普西龙穿梭机正处于失控状态,曲速力场缓缓衰减,再有个一两分钟便会脱离虚拟空间。

    因为之前脱离娜美星后,曲速层级直接被他加速至9.9,经历过近一个昼夜的飞行,早已脱离宁静恒星系统,进入帝国辖区。

    由于星图是以伊普西龙语言标注,对于星球的命名规则与人类不同,他并不清楚接下来穿梭机会在哪里脱离虚拟时空。若是茫茫虚空还则罢了,万一出现在行星深处,或是恒星附近,三人只怕小命难保。

    ……

    位于帝国边陲的阿斯拉姆恒星,依旧是不温不火,如同往日一般,不求回报的向着四周播洒着自己的光和热。周围的十二颗行星沐浴在金黄色的光芒里,虔诚的追随着它的脚步,如同忠贞不二的臣子。

    由于苏鲁帝国与蒙亚帝国签署了停战协定,为了表现出足够的诚意,以往雄兵盘踞的哈托星港,此时却是一片安宁,船坞里那些体长400米开外的大型战舰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大大小小的货运舰只,以及客运飞船。当然,一些用以海防的驱逐、巡洋舰,也是必不可少的,它们停泊在星港的另一侧,与民用港湾区分开来。

    哈托星港背靠阿斯拉姆恒星系统的第三行星,克罗坦星,这是一颗人口近10亿的矿产资源星,隶属帝国一等侯爵凯恩·鲁道夫管辖,时至今日,因为常年累月的开采,原本矿产富饶的克罗坦星已然步入迟暮之年,不复旧日风采。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颗早年间被评定为三级的资源星,时至今日,依旧散发着自己的余热,出产着铱,钴等珍贵矿产。

    距离克罗坦星外太空数百万公里的虚空某处,一道幽蓝闪过,毫无征兆的多出一架体长近20米,形似弯月的宇宙穿梭机。

    在缺少了唐方的引导下,伊普西龙穿梭机终于脱离了虚拟时空,出现在现实世界。另三人庆幸的是,穿梭机并没有一头撞在某颗行星表面,或是直接出现在恒星附近。

    不过这种庆幸情绪仅仅持续两三分钟,便被豪森扯着嗓子的叫喊打破:“阿罗斯,你……你瞧,咱们正朝那该死的太阳飞去。”

    此时阿罗斯也发现了三人所面临的窘困局面,这简直就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窝,伊普西龙穿梭机正以极快的速度,朝着阿斯拉姆飞去。

    唐方昏迷不醒,他与豪森又不懂驾驶技术,难以改变航向,这样下去,不出半个小时,穿梭机便会一头扎进那团剧烈燃烧的火球,为三人举办一场盛大而壮烈的火葬仪式。

    “该死的,唐方,你快醒醒……这样下去,咱们都会被烤成人干。”豪森使劲摇晃着驾驶座上陷入昏迷状态的唐方。

    阿罗斯瞥了一眼人体扫描仪传回的读数,很正常,各方面指数都没问题,可他为什么就是不醒?到底出了什么事。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做点什么,好不容易逃出娜美星,他可不想就这么死了。

    然而,当他目光扫过前排闪烁着各种光芒的控制台,抬头再瞅瞅那一团灵能火焰,霎时心凉半截。像操纵伊普西龙设备这种事,也只有唐方能办到,换做别人,一旦接触灵能火焰,除却死亡,再不会有其他结局。

    “怎么办?到底怎么办?”穿梭机已经飞过阿斯拉姆恒星系统的第五行星,正朝第四行星快速挺进,如不能及时变换飞行方向,等待他们的只有一死。

    “阿罗斯,你说,怎么办?你快说啊,眼下这种局面该怎么办?”摇晃唐方无果,豪森又把注意力转到他身上。

    阿罗斯使劲吐出一口烟气,脸上露出一抹苦笑:“这是伊普西龙穿梭机,咱们俩都没驾驶它的本事。”

    “那就眼睁睁的看着?这样下去,大家都会被高温焚化,连一点肉末残渣都不会剩下。”

    对于两人的谈话,唐方是听在耳中,急在心里,可偏偏身体难以动弹,脑子里那该死“莉亚娜成长日记”,如同观音菩萨的紧箍咒,死死绑缚着他的运动神经,连根手指都移动不了。

    没死在卫海涛手里,没死在两军阵前,没死在虎鲨联队的炮火下,好不容易逃出来了,却又面临被太阳烧成灰烬的局面。

    他不甘心,非常不甘心:“滚,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我才不要看你这些伤春悲秋,孤芳自怜的成长琐事。”

    然而,任凭他如何叫骂,如何挣扎,那一幕幕生活场景,却根本不为所动,依旧按着既定的时间轴向前推进。

    “喂,喂,唐方,你倒是醒醒啊,你再昏迷下去,我们都会死掉的。”

    豪森彻底慌了神,抬头扫过那一团灵能火焰,牙关一咬,缓缓伸出双手。

    “豪森,你疯了。”旁边阿罗斯一把将其拉住他:“被削掉手指也就算了,万一穿梭机爆炸怎么办?”

    “那怎么也好过在这坐以待毙吧。”豪森一脸铁青的吼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倒是想想办法啊。”

    阿罗斯扫过星图上的航行线路,无奈的叹口气:“穿梭机正处于自动航行状态,依我们的能力,是无法改变航向的。鲁莽行事,只能将事情搞糟!”

    “你倒是不鲁莽,可你不也同样没有办法吗?”

    “这……”阿罗斯无语。

    望着航线尽头的阿斯拉姆恒星,豪森的脸色如同遭遇危机“呜呜”低鸣的雪原恶狼:“我就不相信了,娜美星之役那么大的难关我们都闯过来了,如今会被这区区一艘伊普西龙穿梭机搞死。今日,它是条龙,也得给豪森大爷乖乖盘着。”

    扔下一句狠话,他转身走出驾驶室,眨眼不见了踪影。

    “豪森,你要干什么?”阿罗斯心中一急,抬头扫过歪倒在驾驶座,丝毫没有一点醒转迹象的唐方,不禁跺跺脚,站起身,快步朝着豪森追去。

    穿梭机体长19米,宽13米,高5米,刨除一些传动、推进、生态环境调节等设备所占用的空间,加上驾驶室,全船总计不过4个舱室。

    找到豪森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当阿罗斯推开舱门,走进引擎室的时候,只见豪森正站在相比人类穿梭机而言,缩小了无数倍的零素核心驱动引擎前面皱眉不语。

    “豪森,你别冲动,一旦毁了它,即使能够避免被高温焚化的下场,亦会成为宇宙中四处游荡的太空垃圾,同样难逃必死之局。”

    他话音一落,对面豪森嘴角浮起一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