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九十四章 敌?友?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今天一共6000+字,求下周一的推荐票,拜托大家了。)

    “你是他们的首领?”

    中年人望向阿罗斯,点头说道:“不错。”

    “你好,我是格兰特·奎克。”说着,他迈步向前走去,看样子是想同阿罗斯握握手。哪知道被短发男子一把拉住:“慢着,格兰特,他们万一是敌人怎么办?”

    “乔伊,我告诉你多少次了,遇事多动动脑子。”格兰特一把甩开他的手,走到阿罗斯面前,一脸微笑的伸出右手:“你可以叫我格兰特。”

    “塔罗斯……”阿罗斯嘴角抽搐一下,缓缓道出一个假名,接着伸出右手,同他握了握。

    小心驶得万年船,在没弄清眼下状况的前提下,还是谨慎为妙。

    “哦,塔罗斯,幸会,幸会。”格兰特笑起来有一种特别的感染力,如同沐浴在三月的**里,让人舒服。

    “这位是?”他又转向豪森,笑着问道。

    “嗝……”豪森将那杯威士忌顺手倒进嘴里,打出一个长长的酒嗝,而后斜睨了他一眼,嘿嘿一笑:“塔罗索。”他也不傻,既然阿罗斯不说真名,他也随口胡诌了一个名字。

    旁边阿罗斯皱皱眉,脸上多了一丝尴尬,这货绝对属于烂泥扶不上墙的那种。

    “哦?”格兰特摇摇头,一脸诧异的扫过二人。一个塔罗斯,一个塔罗索,名字听起来像是一对兄弟,但二人的相貌可以说是天差地别,年龄上更是差了近10岁。不用说,这肯定是一个假名字。

    尽管看透了二人的小九九,他却毫无恼意。身处异乡,对自己的身份来历有所保留,此乃人之常情,如果因为一个微笑,一句恭维,就毫无保留的相信他人,这人要么是傻子,要么是疯子。

    “幸会,幸会。”格兰特递给阿罗斯一个心照不宣的笑脸,扭头看向短发男子乔伊:“首先,如果他们是敌人,实在是没有必要弄出这番动静,引发冲突。”

    “其次……”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转身一指沙发上昏迷的唐方:“换做是你,会带着一名受伤的兄弟硬闯敌营么?”

    唐方仍旧穿着那身破烂军装,虽然肩头的伤已经痊愈,但是衣物上的血迹,却依旧历历在目。很明显,格兰特将他当成了伤员。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讲,他的确也是一名病号。

    “这……这可能是他们精心策划的一场阴谋。”伊万的争辩很无力,说到最后,已然弱不可闻。

    格兰特直接将后脑勺甩给他,扳正歪倒一边的吧台椅,坐在阿罗斯身边,指指酒架最上层有些年头的精装白兰地:“我请客。”

    老约翰抬头没好气的一笑,倒酒的同时,打趣道:“每次都说你请,可什么时候真正掏过钱?”

    “呵呵,呵呵。”格兰特干笑两声,接过杯子,冲二人遥遥一敬,小口轻抿,露出一脸享受状。

    那边豪森迫不及待的一口灌进嘴里,猴急的模样如同西游记里囫囵吞掉人参果的猪悟能。

    阿罗斯同样轻抿一小口,微微摇晃着杯子里的酒液,做一脸陶醉状。

    “冒昧的问一句,几位是偶然路过,还是到此公干?”格兰特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既然他略去来历不提,单问目的,阿罗斯想了想,觉得没必要隐瞒,于是放下酒杯说道:“我的朋友受了点伤,需要找个地方静养一下,如果能找个医生看看,那最好不过了。”

    “医生么……”格兰特沉吟片刻,说道:“真是不巧,镇上的诊所关门了,明天或许会正常营业吧。两位如果不嫌弃,就请在此住下,楼上有客房。”

    他话里话外透着一股好意,不过在阿罗斯听来,却是有些耐人寻味。诊所关门了?为什么会关门?一路走来,几乎所有商店都挂起关张牌,难不成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还有,格兰特话虽说的客气,好心让二人在此留宿,不过语气却是有些异样,似邀请,又似要求。再联系当下情景来看,今日,这家小镇怕是有些风波。

    是走还是留?选择走的话,难保格兰特不会翻脸,况且,以唐方这样的状态,能去哪儿?由公路牌上得知,最近的城镇据此足有300多公里,凭借两条腿的话,要走到猴年马月?唐方的身体若是无碍还好,一旦有事,这岂不会延误病情?

    再者,三人的身份问题同样令人困扰,在军方档案里,三人怕是已被划入死亡行列。若是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大城市中,一旦被政府查知,等待他们的将是永无止境的追缉。唐方醒着还好,以他的本事,足以护住三人,可坏就坏在他一直昏迷不醒,偏偏生命体征还很正常。

    如果留下的话,会不会受到波及?格兰特一伙究竟要干什么,他不知道,万一惹来强敌,把他们仨也卷进去,到时候又该如何脱身?

    阿罗斯紧了紧腰上的圣骑士m5,不禁一阵头疼。以往有唐方在,往下的路该怎么走,根本就不用他费心。现在么,一个昏迷不醒,另一个朽木难雕,不坏事就谢天谢地了。

    格兰特见他沉吟不语,也不着急,有一口没一口的抿着杯中酒。旁边豪森肚子里却是没那么多弯弯绕,朝着对面的家伙咧嘴一笑:“住下可以,酒必须管够。”

    “这个容易。”格兰特呵呵一笑,朝老约翰递了个眼色。

    年迈的侍应生转身从酒架上拎出两瓶烈性龙舌兰,“咚”的一声墩在吧台上:“让你一次喝个够本。”

    “哈哈哈哈……这下可以过过酒瘾了。”对于豪森这种人来说,只要今朝有酒,哪怕明日就要断头台上走一遭,他也照样喝个爽利。

    “豪森!”阿罗斯皱皱眉,呵斥道。格兰特为免走漏风声,明显是想绊住二人,一旦答应下来,天知道会卷进什么要命的事件里?

    豪森一根筋归一根筋,却不是白痴,闻言瞅瞅沙发上昏迷不醒的唐方,不由得缩缩脖子,将那两瓶烈性龙舌兰往外推了推。

    格兰特皱皱眉,刚要说话。突然,陡听身后门响,一个身材消瘦,左眼角长着颗泪痣的半大小子闯进房间,目光扫过在场众人,最后落在格兰特身上:“首领,他们来了。”

    格兰特脸色一变,嘴角的笑容敛去,随手将最后一口酒倒进嘴里,站起身来,视线扫过厅内诸人:“时候到了,走吧。”

    没有慷慨激昂的陈词,没有热血澎湃的演说,只有很平淡的一句话。

    琐碎的脚步声响起,那些或隐于黑暗里,或藏身阴影中的男人们一个个站起身来,整理一下随身枪支,陆续朝着酒吧门口走去。

    最后,格兰特扭头望了阿罗斯、豪森二人一眼,低声说道:“不要出去。枪炮无眼,我们当你们是朋友,不代表敌人也将你们当成朋友。”

    话罢,他走到一侧,捏起桌子上的牛仔帽,轻轻扣在头顶,转身走出酒吧。

    阿罗斯皱皱眉,踌躇片刻,长长叹了一口气。格兰特的话很有道理,不出去,躲在这里很安全。出去,一旦暴露目标,天知道会不会被当成格兰特他们的同伙。

    敌人来自哪里?实力如何?这些他都不知道,安全起见,还是待在这里为妙。

    “楼上有房间,如果累了,可以去睡一会儿。”老约翰“咕嘟嘟”倒了半杯酒推到他面前:“二位,听老夫一句忠告,枪还是不要露白的好,最近克罗坦星可不怎么太平。”

    阿罗斯接过杯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老约翰,给我也来一杯。”刚刚向格兰特报信的半大小子来到吧台前坐下,带着一脸幽怨的表情说道。

    所有人都走了,唯有他被留了下来,这让他很不高兴,也很受打击。

    “萨姆,你还没到可以饮酒的年龄。”老约翰狠狠瞪了他一眼。

    小萨姆眉头一挑,大为不满的回瞪他一眼:“老约翰,我今年已经16岁了,请不要拿这种看小孩子的目光瞪我,这让我很不舒服。”

    老约翰耸耸肩,微微一笑,露出一口参差的黄牙:“你本来就是个小屁孩,还是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小屁孩。”

    “你……”小萨姆冷哼一声跳下吧台椅,转身走到沙发旁边,上上下下打量唐方一眼,最后落在他沾满血迹的衣服上:“他受伤了?”

    阿罗斯扭头望了半大小子一眼,点点头,轻声“嗯”了一句。

    “哦,太可怜了,你等着……”说完,小萨姆迈动两条腿,“噔噔噔”跑上楼,不大的功夫,手里拎着一个医药箱走下来,“咚”的一声往桌面上一放:“这里面有医疗胶,消毒水,绷带什么的,你们看看有没有用得上的。”

    阿罗斯情不自禁的露出一丝微笑,伸手按了按他的头:“虽然都没用,不过还是谢谢你了。”

    小萨姆使劲拨开阿罗斯的手,怒气冲冲的望着他:“不许碰我的头。”

    半大小子现在的表现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小猫咪,做为一个固执的认为自己业已长大成人的家伙,他非常讨厌被人当做小孩儿一样对待,

    “哈哈哈。”阿罗斯会心的笑了,眼中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丝缅怀之情。

    旁边豪森也被眼前的半大小子逗乐了,伸手抹去嘴巴上的酒渍,将手伸到他面前:“来,爷们,咱俩掰个手腕,你要能赢了我,从此以后,我就叫你大哥,怎么样?”

    小萨姆望望豪森比蒲扇小不了多少的手掌,再瞅瞅自己不足半英尺的手,不禁有些犹豫。

    踌躇半晌,他咬咬牙,绕过阿罗斯,走到豪森身边,一脸倔强的伸出自己的手:“比就比,我才不会怕你呢。”

    “好,是条汉子。”豪森强鳖着笑意点点头,伸出右手:“来吧。”

    “唔”小萨姆爬上吧台,尽量将身子放平,同样伸出右手握住豪森的手掌:“好了,我可要用力了……”

    “来吧。”豪森挤眉弄眼的说道。

    “诶……”小萨姆话不多说,憋足一口气,手腕猛然使力。

    他的手左右颤抖着,紫色的筋脉微微鼓起,一张脸更是憋得通红。他身体半倾,几乎将全部力道都用在右手上。但是,现实是无情的,对方的手臂就好像一道巍峨山岳,别说翻倒,连动一下都难。

    “哈哈哈……”豪森终于憋不住了,直接拽着小萨姆的手将他整个人拎了起来,然后按在旁边的吧台椅上:“小家伙,是你输了。”

    虽说心中早有准备,不过,巨大的挫败感还是令他非常难受。

    豪森揉揉他的头:“喂,小不点,这点失败都承受不住?将来还怎么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想当初在拳坛混的时候,我可是吃了不少败仗,一次失败算不上什么,男儿立世,当要有一颗强者的心。”

    小萨姆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豪森大手一挥,“啪”的一声拍在半大小子的肩膀上,随手将半杯龙舌兰递过去:“来,那老家伙不让你喝,大叔的给你。”

    望着杯中晶莹剔透的白色液体,小萨姆心中一横,伸手接过,很是干脆的一口倒进嘴里。

    这还是他第一次喝酒,而且还是龙舌兰这种烈性蒸馏酒。辛辣的酒精气味在口腔肆虐,酒液顺着喉咙滑下,如同在水面上泼了一盆沸腾的火油,**辣的感觉在五官内四窜。

    “咳咳。”小萨姆咳嗽连连。

    对面老约翰嘴角抽动几下,一方面是出于无奈,另一方面也对豪森喊他“老家伙”有些不满。

    阿罗斯同样面皮一抽,嘴角几乎咧到了后脑勺。没想到这直肠子一根筋,脑袋大脖子粗的夯货,居然也能出口成章,说出这么有内涵的话来。

    嗯,如果把他送去军队做士兵的思想教育工作,一定非常有前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