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九十五章 伏击(求收藏,推荐。)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今天同样有6000+,过渡情节即将过去,求推荐票。)

    同一时间,小镇西侧一公里处。

    阳光照在公路护栏上反射出一道道刺眼的强光,路面上干燥异常,炽热的气浪在视线尽头翻滚不休,扩散出一道道晃动的波晕。

    随着一阵低沉昂扬的鸣笛声,地平线一侧缓缓驶来一支车队。行驶在最前列的是两辆剑齿虎a1型装甲运兵车,后面是三辆经过改装的十六**型军用卡车,再往后,依旧是两辆剑齿虎a1型装甲运兵车。

    车身上的“凯尔特”圣剑图样异常醒目,在烈日的照射下,辐射出一圈圈妖冶的红光。

    车队的行进速度不是很快,轮胎轧过干燥的路面,扬起一层迷沙。

    前面的两辆剑齿虎a1型装甲运兵车不紧不慢的行驶着,驾驶员卡门·艾迪打出几个呵欠,午后的阳光令人沉沉欲睡。

    这不禁让他怀念起以前在海边休假的日子,沙滩上成排成排的比基尼靓.妞,阳光在水面洒下一圈柔和的光,浪花轻抚着海岸,送来一股股令人安心的鱼腥味。

    相较而言,眼下这该死的护送任务是如此的枯燥,乏味,无聊至极。

    “呵……”再次打个呵欠,他欠了欠身子,拿起座位旁边的军用水壶,刚要拿到嘴边好好喝几口,润润喉咙。突然,前方不远处的露面上闪过一道红光,紧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传来,四处飞溅的扬沙一下遮住了小半个天空。

    他愣了一下,随即在同袍的叫喊下回过神来,一脚踩下刹车的同时,对着通讯仪器大喊道:“敌袭,敌袭!”

    轮胎在地面拉出一道道滑痕,伴着货车制动时沉闷的放气声,又是一声爆炸传来,只不过这次换成了后方。

    前面的路被炸出一个大坑,难以驶过,后路亦被截断。卡门哪里还顾得上喝水,忙将水壶一丢,拿起操纵台上的对讲机,大声喊道:“快,快,保护卡车。”

    “嘭……嘭……”四辆剑齿虎a1型装甲运兵车的后门开了,几名身着动力装甲的士兵鱼贯下车。

    然而,还未等他们展开防御阵型,公路对面的南坡上一道道火光闪现,成群的火箭弹在半空留下一条条烟轨,如乱舞的群蛇一般,雨点般落在装甲车身上,爆成一团团热浪汹涌的火焰。

    “南坡,南坡,敌人在南坡。”通讯器里传来车队指挥官欧文·格里芬的吼声。士兵们纷纷举起枪,朝着南坡火光亮起之处扣动扳机。

    “滴滴……”操纵台的警报指示灯亮起,自检程序显示车身装甲严重受损,动力系统故障,车辆已然失去行动能力。

    “**!”卡门咒骂一声,从主驾驶转移至后方的武器控制台上,唤醒车载雷达,切换至索敌模式,然后弹开导弹发射器操纵杆的安全盖,右腕使力,转动操纵杆,使车顶的两架三联导弹发射器缓缓转向正南。

    “目标已锁定。”随着耳麦传来的提示音,雷达屏幕上出现一排密集的红色光点。那是南坡敌人的兵力分布图,此时雷达已将几个人员较密集区域的坐标输入制导系统,只等按下发射按钮,便能将敌人炸个稀巴烂。

    “王八蛋,敢拦截军方车队,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实力的差距。”卡门大吼一声,正待按下发射按钮,突然,一声尖锐刺耳的警告声响起:“检测到热源接近。”

    他低头一瞧,只见雷达上一个快速移动的小红点正朝中央逼近。

    “什么鬼东西……”这已是卡门生前最后一个念头了。

    滚滚硝烟腾空而起,透过被反坦克导弹炸成一团钢铁废渣的装甲车,可以看到公路北坡上几辆皮卡远去的背影。

    “该死的!”欧文将打空的弹夹使劲丢在地上。4辆装甲车就这么报废了,被一群不知来路的家伙用那么简陋的武器给干掉了,这是耻辱。

    “叮叮当当。”流弹打在护栏上,留下成排的弹孔。

    “嗖,嗖。”又是几枚火箭弹飞过,落在车辆的空隙间,爆炸开来,气浪将几名士兵掀飞,他们打个滚,爬起来继续还击。

    虽然动力装甲笨拙不堪,穿在身上非常不舒服,不过防护效果确实没的说,在大气环境下,7mm以下的子弹很难刺穿外面的装甲层,对穿戴者造成致命伤害。除此之外,更是可以有效抵御小型爆炸与冲击波的伤害。

    “啾啾啾。”一排子弹打在路基上,溅起一蓬蓬尘沙。欧文躲在报废的装甲车后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因为不知道北坡藏着多少敌人,他不敢派兵硬攻南坡,这次的主要任务是护送三辆卡车赶到鲁特湾,如果全力进攻南坡,万一北坡的敌人趁势攻出,腹背受敌之下,必然陷入苦战。

    四辆装甲车报废,三辆卡车却丝毫无损,由此可以看出,只怕这伙人是冲着车上的东西来的。对方占据两侧制高点,自己一方位于低洼之处,而两面坡地平坦开阔,一旦发起冲锋,必然遭遇迎头痛击,敌人可是有着数量不少的火箭弹的,即便身穿动力装甲,也绝难抵御住爆炸能的正面冲击。

    考虑到敌人的目标是三辆卡车,唯今之计只有借着报废载具的掩护固阵据守,撑到援军到达。只是,敌人会给自己喘息之机吗?

    答案是否定的,现实很快给了他回应,“嘭,嘭,嘭。”随着一阵带着金属音色的爆响,北坡上腾起一道道烟柱,十多枚榴弹在半空划出一个圆润的抛物线,如同下豆子一样落在车队四周,爆开一团又一团蒸雾。

    浓郁的雾气霎时蔓延全场,欧文打了个愣,不过当他察觉到附着在动力装甲表皮的绿色荧光粉末时,顿时头皮一麻,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所有人员,马上躲进掩体。”

    他的提醒终究还是迟了一些。“嘭,嘭,嘭……”大威力狙击步枪的声音传来,几名躲在护栏后面的士兵直接被17mm的大口径穿甲弹轰碎了脑袋,鲜血混杂着脑浆在地面滩开,如同加了很多辣椒油的豆腐渣。

    与此同时,那几辆皮卡的身影再次出现,后兜里的导弹发射器微微转动,随着一道道火光闪现,近一米宽的反坦克导弹冲天而起,在半空一个调头,拉出长长的尾焰,如白鲢一般由上方扎下,“轰”的一声在人团中间炸开,涌出一团赤焰。

    公路被炸出一个又一个大坑,一时间,碎石如雨,哀鸿遍地。欧文蜷缩在侧翻的装甲车后面,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无助。”

    早先那些蒸雾与寻常的烟雾弹不同,乃是一种特制的纳米微粒,能够吸附在动力装甲或是隐身载具表面,辐射出一种特殊频率波,专门用于为导弹,狙击,制导炸弹等高精度武器进行定位。

    此时此刻,士兵们可谓是彻底暴露在对方的视野下,想要坚持到援军赶至,无异于痴人说梦。

    “怎么办?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就在欧文惶然无措,一筹莫展之际,通讯器里突然传来一阵噪音,接着,一个尖细的如同女人般的声音传来:“欧文中尉,怎么样?需要我助你一臂之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