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醉晚樱[娱乐圈] 第4章 蹭饭如此艰难
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钟晚樱一边翻着鱼水,一边往停车场走,期间钟茶茶来了电话,“姑奶奶你出发了没啊?”

    回应她的是车门解锁的声音,“现在出发。”

    钟晚樱到餐厅时,服务员刚好过来上菜,钟茶茶正在p图,见钟晚樱过来,立马把手机屏幕对准她给她展示,“我p得怎么样?脸够不够小?”

    “脸只有傅光延一半大了。”

    钟晚樱昨晚没有猜错,钟茶茶请吃饭,是因为她又见到爱豆傅光延,跟傅光延合影了,而且这一次还有进步,她还抱了爱豆!

    “我跟你说我昨天已经下单买新衣橱了,我要把傅大神抱过的衣服单独挂起来!”

    “你怎么不把自己挂起来?”

    钟茶茶一脸认真,“这个很难实施,但我身上还有傅大神的味道,所以昨晚没洗澡!”

    你有本事一辈子别洗澡……

    钟晚樱打算在钟茶茶开始长篇大论之前先填饱肚子,她刚伸出筷子夹肉,钟茶茶就忙喊道,“我刚发朋友圈了,快给我点赞点赞!”

    吃了肉再点。

    然后她眼睁睁看着钟茶茶把菜碟端走了,你不点赞别想吃肉。

    嗯,不为五斗米折腰,也得为辣椒炒肉点赞。她二话不说拿出手机。

    钟茶茶发完朋友圈,又赶忙去发微博了,钟晚樱正打开微信打算点赞,钟茶茶就来了一句,“诶,季天泽上热搜了,神秘女友……”

    钟晚樱一顿。

    紧接着钟茶茶来了句,“这女的不是你吗?”

    钟晚樱抬头,以为新增了自己的正面照,心跳有些加速。

    可一看过去,还是之前那些照片啊。

    这也太闺蜜了吧……捂得那么严实也能看出来?!

    钟茶茶一拍桌子,誓有一种你不给我交代清楚就别想蹭饭的决心,“说!”

    “你怎么知道这是我?”钟晚樱左看右看,都没觉得哪里暴露了自己。

    钟茶茶一脸的法式不屑,“你这小身板我还认不出来?白瞎了十几年的交情。”她又指了指钟晚樱的耳朵,“还有这色都掉了一半的耳夹,你怎么还带啊?难不成还惦记着死渣男?”

    钟晚樱捂住耳朵,面色平静地将耳夹取下,她才不会承认有那么一丢丢心虚。

    “误会。”她将耳夹放到口袋里,又端起大麦茶喝了一口,开始组织语言。

    “他是我妈介绍的相亲对象,昨晚在我们家吃饭,然后被凑合着去听了场音乐会。”

    “相亲对象?!”钟茶茶这一句说的很大声。

    大姐,这么大声你想干嘛?两只单身狗没嫁出去很光荣?

    喊完钟茶茶才意识到这是餐厅,压低了声音,但还是能听出她隐隐的兴奋,“你说相亲对象是季天泽?天哪简直不敢相信!对了对了,他对你印象怎么样?你们俩是不是打算交往?什么时候结婚?财产公证吗?”

    一串的问题抛过来,钟晚樱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一言难尽,下一步是不是要问孩子取什么名了?她还想夹肉,却被钟茶茶拍掉了筷子,催着她先回答。

    钟晚樱眼睛黏着那盘辣椒炒肉,心不在焉,“我们互相看不上。”

    “怎么能互相看不上呢?!”钟茶茶急了。

    钟晚樱有点莫名,你的爱豆不是傅光延吗?季天泽关你屁事。

    “季天泽跟傅光延可是好基友,啊呸,好兄弟!你要是跟季天泽结婚了,那岂不是可以傅光延当伴郎,我当伴娘,多好的机会!而且以后可以经常组织好友聚会什么的,你可一定要跟季天泽结婚啊,这可是我离傅光延最近的时候!合照签名算什么!!!”

    钟茶茶越说越兴奋,仿佛已经看到自己和爱豆一起走上红毯的画面,那可是人生巅峰啊!不能嫁给你也要跟你走上婚礼的红毯!

    可钟晚樱越听越头疼……

    人生如此心酸,蹭饭如此艰难。她还是回天上当岁月静好的仙女吧,一点露水就能养活。

    钟茶茶还在引经据典长篇大论,钟晚樱的手机震动起来了,是制片林姐的电话,她叹了口气,将来电显示给钟茶茶看,“你安静一下,制片来电话了。”

    钟茶茶说收就收,安静如鸡。

    “喂,林姐。”

    “晚樱,你下午上班的时候直接来第三演播室找我,新专题的事敲定了。”

    钟晚樱很快应道,“好的。”

    为了自己的耳朵,钟晚樱忍痛挥别辣椒炒肉,一本正经地跟钟茶茶说,“制片找我,我得马上回去了。”

    “啊?饭都不让吃就要工作啊?”

    是你不让我吃好吗?浪费我油费。

    在路上,钟晚樱一边开车一边想:这几天得先拉黑钟茶茶了,不然她肯定不会罢休,比自己母上大人还急着催自己结婚。

    真是交友不慎。

    回到广电,钟晚樱在食堂点了个辣椒炒肉,可是这么寡淡的辣椒炒肉有什么脸活在世上?她草草吃了两口,就上楼去找制片了。

    演播室内主持人正在录口播,钟晚樱轻声喊了句,“林姐。”

    林悦回头,见她来了,便走出演播室。

    林悦将手里一直拿着的文件夹交给钟晚樱,语气温和,“晚樱,咱们栏目之前开会讨论的警民在线专题定下来了,公安局那边也做了安排,以后这条线就交给你负责。”

    钟晚樱略有些惊讶,面上倒是没有显露,她点点头,“好的林姐。”

    “嗯,那你去吧,我在这儿盯口播。”

    林悦对钟晚樱的办事能力向来不怀疑,所以也没有再多加叮嘱。

    钟晚樱已经习惯林悦在工作时间的争分夺秒,她也没有多问,点点头就往办公室回走,脑子里却一直在想,警民在线怎么会交给自己……?

    之前徐珊对这个专题表现得很积极,大家都默认新专题会交给徐珊去做,她也是这么认为。

    想到这儿,钟晚樱觉得有点儿头疼。

    这一次警民在线的专题给了自己,徐珊也不知道会炸成什么样。

    她们所在的《午间三十分》每天中午十二点播出,栏目一共有八个人,总制片林悦,执行制片沈如霜,另有四名记者,两名后期编辑。

    四名记者分为两组,钟晚樱和杨莎莎一组,徐珊和余艺舟一组,一般是两组轮采,一组出去一组留台。

    钟晚樱和徐珊是大学同学,按理来说,在一个栏目里两人关系应该最好,可现在,她和徐珊的关系已经不能用“不好”来形容了。

    其实钟晚樱也不明白,明明两人是大学同学,为何在几年之后走上同一个工作岗位时,徐珊对自己抱有那么大的敌意?活像是被抢了男朋友一样。

    她也回想过很多次,但大学时期两人最多只能称上点头之交,钟晚樱实在想不起自己哪里得罪过徐珊。

    钟晚樱刚进栏目的时候,每每被表扬,徐珊都要阴阳怪气说上两句,被安排到重要采访,就要提一提“留过学的就是不一样,没有新闻经验也可以当做是锻炼和积累咯,哪像我们。”

    不仅如此,徐珊还经常发一些意有所指的朋友圈,说什么自己性子直,有时候说话不怎么好听;自己没背景,不像某些人仗着有钱别人的东西都要抢一枪……

    这些朋友圈总是发在两人在工作上出现分歧过后,说的是谁再明显不过。

    其实同栏目里杨莎莎也跟徐珊不对付,觉得她愤世嫉俗,希望她快点调走。

    钟晚樱也是这么希望的,虽然她现在跟自己不在一组,外出采访或是留在台里大多时间都交叉避开了,但没有人喜欢和这种拿嘴贱当真性情的人一起工作。

    看着手里的文件夹,她预感到又有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回到办公室,钟晚樱第一时间看完了专题相关文件,然后开始联系公安局那边安排的接头人,“喂,你好,请问是星城公安局的任远任主任吗?”

    电话那头的男声听起来比想象中年轻很多,“你好,我是任远,不过我不是主任,只是个队长。”

    额,钟晚樱一愣,很多时候他们记者不知道采访单位接头人的具体职位、甚至连性别也不清楚,大多只有名字和电话,所以打电话过去联系时,大家都已经习惯称呼对方为主任或者负责人了,没想到这位任队长这么耿直。

    她很快改口,“任队你好,我是星城卫视《午间三十分》的记者钟晚樱。我们栏目之后开辟的警民在线专题将由我来负责,所以想请问一下,任队长什么时候比较方便?想跟你见面谈一下之后采访拍摄的事。”

    “噢,是钟记者啊,我今天一整天都在局里,你如果方便的话,今天可以来找我。”

    “好,那我等会就过去,谢谢。”

    钟晚樱行事风格与林悦有点相似,讲究效率,不喜拖拉。

    挂掉电话,她将文件夹收到包里,准备直接去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