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醉晚樱[娱乐圈] 第5章 我们不合适
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走出大楼,钟晚樱就看到一些员工放慢了步子凑在一起围观,她也看了一眼,过来的大概是个明星,口罩墨镜一应俱全,身后还跟着好几个人伺候。

    杨莎莎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满脸兴奋,两眼放光,“向文轩!听说他要签我们台里的一档新综艺,应该是来谈这个的。”

    包这么严实也能认出来,真是真爱粉。

    钟晚樱对向文轩没什么好感,自然也不会多看,只不咸不淡地回了句,“你喜欢,怎么不调去做新综艺?”

    杨莎莎花痴地盯着向文轩,脑子却清醒得很,“怎么可能,我又没疯。”

    身为国内的娱乐大台,星城卫视旗下挂着数家传媒公司,更是有多档综艺娱乐节目,但这些大多都是以外包的形式交给编外人员来做,盈亏自负。

    电视台的在编人员基本都是做正统新闻的,待遇优厚。比如杨莎莎,虽然很喜欢娱乐八卦,但她绝对不会放弃现在的《午间三十分》转去别的娱乐性质节目,光是工作量与福利的强烈对比,一般人都能做出正确选择了。

    “我有事,先走了。”钟晚樱不想凑热闹,简单的跟杨莎莎交代一句,就往外走。

    在停车场她又遇上了采访归来的周运勤,这次她倒是主动打了招呼,抿唇微笑,“勤哥。”

    周运勤一手提着摄像机包,一手拿着脚架,“怎么?今天没见你报单啊,去哪儿?”

    “我去公安局商量之后专题的事,你这是从哪儿回?”

    “别提了,一个建筑工地追讨债的,差点没打起来。”

    周运勤一脸无奈。

    “本来今天休假,我妈还给我安排了相亲,可是市里头不是开会嘛,走了好几个摄像,临时又把我抓回来了。”

    他摇了摇头,“不跟你说了,我下午估计还得出去一趟,晚间新闻的屁事真多,今天又报了四个单,不心疼你们记者也心疼心疼我们摄像啊!”

    《晚间新闻》总制片芳姐出了名的爱折腾人,反正记者不能闲着,没新闻得自己找新闻做,最常听她训人的一句话就是,“台里养你们吃干饭的吗?没线索自己找线索啊!出去出去!”

    在《晚间新闻》,实习生很少有能撑过一个月的,摄像部和司机班也经常对《晚间新闻》怨声载道,想想还是《午间三十分》人性化多了。

    听周运勤这么说,钟晚樱轻叹,有些同情,“辛苦了,快去吧。”

    周运勤是钟晚樱比较熟悉的摄像,两人经常搭档出采访,钟晚樱一边开车,一边回想刚刚周运勤说的相亲安排。

    她记得周运勤今年应该是二十六岁,难道到了这个年纪,大家都要开始相亲了吗?

    这一路上乱七八糟的事情想了很多,到星城公安局时,钟晚樱才收了收心神。

    从车上下来,脑子里闪过刹那灵光,她顿住脚步,回头看。

    自己的甲壳虫旁边停着的这台r8也太眼熟了吧。

    钟晚樱有种强烈的不好的直觉……

    她走近看内饰,太阳能充电的樱桃小丸子摆在车上傻傻的点头。

    想到昨晚自己还坐在这辆车的副驾上,钟晚樱的心情有点一言难尽。

    他虽然不是一线大牌,但怎么这么闲呢?哪哪都有他。他来公安局做什么?难不成演警察?

    钟晚樱一路腹诽,当她被人引至任远办公室时,她觉得自己差不多可以辞职摆摊当神婆了,要不要这么准?

    “我之后也没办法去剧组,还要辛苦你了。”穿着制服的年轻男子站起来跟季天泽握手,季天泽也难得不那么吊儿郎当的站直,回握住对方的手,“应该的,麻烦了。”

    季天泽离开时与钟晚樱擦肩而过,明明看到了钟晚樱,却仿佛从未见过的陌生人一般连一秒都没有停留。

    他在高冷什么?

    这时任远走过来与钟晚樱打招呼,“钟记者你好,不好意思,刚刚有点事。”

    任远看上去也才二十多岁,这么年轻就能当上队长,看来工作能力很强,他长得也比较正派,一看就是好人……

    额,钟晚樱回过神,与他握手,“你好,任队。”

    刚刚引她过来的小警察帮忙泡茶,钟晚樱跟着任远走到沙发前落座,“刚刚那个,好像是季天泽?”

    她对季天泽为什么来这儿并没有特别感兴趣,只是聊天总要有个切入点,不巧,季天泽现在就是那个点。

    “噢对,他的新电影是一个警匪片,我是他们剧组的顾问,”说到这任远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本来之后电影开机应该我去剧组的,但平时局里事情太多了,没办法去。季天泽很敬业,电影还没开机呢,他就特意过来问我一些剧本上的专业问题,这次是要演一个卧底,他还说之后有问题也会亲自过来,现在认真演戏的真的不多了啊。”任远感叹道。

    钟晚樱微微点头,心下却是有些诧异,倒是没看出来季天泽还有这样一面。

    紧接着任远又来了一句,“对了,你要不要找他签名?他现在应该还没有走远。”

    不用了,我并不是他的迷妹……

    她与任远都不是话特别多的人,但也就专题聊了半个多小时。

    警民在线专题每期十分钟,一周播一期,任远这边会提供一些适合搬上电视的新鲜案件,看后期会遇上一些什么案子,有的可以实拍,有的可能只能事后重演。

    对栏目而言,肯定是实拍场景最好,所以钟晚樱与任远商定,不涉及公安后续查案的都尽量在第一时间联系,拍摄第一手素材。

    聊完之后,任远看了看时间,还留她在公安局的食堂吃晚餐,钟晚樱心心念念要出去吃色香味俱全的辣椒炒肉,故而委婉地拒绝了任远,“谢谢,但我今天还有稿子没编完,就不打扰了。”

    嗯!她要马上吃到辣椒炒肉!

    只是走到停车场时,钟晚樱就觉得自己这顿辣椒炒肉怕是难以如愿了。

    季天泽的明黄色跑车还没挪走。

    见钟晚樱出来,季天泽探出那一头奶奶灰,偏了偏头,示意她过去。

    她声音冷淡,“有事吗?”

    “上车。”

    她指着旁边的小甲壳虫,“我开车来了。”

    季天泽瞥了她一眼,“跟上。”

    哦。

    拽什么拽?

    跟着他开到一家餐厅,钟晚樱才想到,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听话?

    和个童养媳似的,没点出息。

    不过她并不会掉头就走,因为这家中餐厅的辣椒炒肉很好吃,油都烧了,蹭顿饭不为过吧。

    落座在包厢,季天泽并没有给钟晚樱点菜的权利,他点完之后就合上菜单交给服务员,钟晚樱默默补了一句,“还要一个辣椒炒肉。”

    季天泽和服务员都看了她一眼,她十分淡定,自顾自喝茶。

    季天泽今天穿着白t黑裤,戴一副黑色圆框眼镜,清爽干净,但还是掩不住痞气。

    服务员走后,他将眼镜取下。

    “钟晚樱。”他直接开口,“我妈很喜欢你。”

    钟晚樱端着茶杯的手抖了抖。

    差点听成了我很喜欢你,有点受到惊吓。

    季天泽继续说道,“我考虑了一下,如果你没有男朋友的话,我们先交往试试,如果双方觉得ok,我们可以结婚。”

    惊吓x2。请告诉我,你是怎么考虑的?

    钟晚樱不说话,季天泽也不着急,他从烟盒里抽出根烟,用的是最原始的塑料打火机,烟草味道在空气中弥漫。

    他吐着烟圈,食指指尖轻弹烟灰,目光慵懒随意,似乎笃定钟晚樱不会拒绝。

    “季先生,我们不熟。”她略微斟酌,还是生疏客气的说了这一句。

    季天泽勾起嘴角,笑了一声,钟晚樱觉得这男人的表情总是很欠扁,似乎时时刻刻都在嘲讽别人,带着一种尔等屁民都不懂我的王之蔑视。

    这种感觉糟糕透了。

    “钟小姐,坦诚一点。”他将烟蒂按灭,挑眉看她,“据我所知,你也很需要一个结婚对象。我可以告诉你,昨晚的记者十有八/九是我妈找的,她一直希望我退出娱乐圈,到今年更是一直在给我找相亲对象,让我在成家和退出娱乐圈当中选一个。”

    季天泽略微靠近,“我选择成家。”

    你怎么不出家?

    钟晚樱不着痕迹地往后挪了挪,直言道,“我知道自己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也对婚姻并不排斥,但是季先生并不是适合我的对象。”

    她算是看穿了,季天泽是不想被他妈一直烦着退出娱乐圈和相亲,打算找个人结婚啊。

    真是天真又随便。

    一个演员,随时有被狗仔跟拍的困扰,一点点私生活都会被搬到台面上大做文章,日子怎么过?

    季天泽似乎没料到她会这么说,看了看她的耳坠,若有所思,安静了片刻后,向她确认,“你说……你对婚姻并不排斥?”

    钟晚樱坦然点头,“到了这个年纪,的确该考虑结婚,我并不强求爱情。理想的婚姻是……双方互不干涉,各过各的生活。”

    说得这么直接,应该理解了吧?我们!不、合、适!

    没想到季天泽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兴趣,他也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真是没想到,钟小姐和我的婚姻观完全一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