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醉晚樱[娱乐圈] 第7章 一只千纸鹤耳夹
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纪明昭看上去比从前成熟很多了,西装革履,藏青色领带系得一丝不苟。

    而钟晚樱就显得嫩多了,t恤牛仔裤加运动鞋,烫了太久已经不太卷的黑色长发被绑成利落的丸子头,小脸白净,她得庆幸,下车前在周运勤的念叨下,她拿出气垫bb遮了遮黑眼圈,失眠没那么明显。

    他俩坐在西餐厅里相对无言,钟晚樱一直在懊恼一件事,为什么今天又把耳夹戴上了?是不是傻?

    果然,点完餐后,纪明昭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还戴着它。”

    就差没说,你还对我念念不忘了。

    钟晚樱喝了口柠檬水,“嗯,没想到质量这么好。”

    纪明昭笑了声,“你还是这么……幽默。”

    本仙女不是来给你当笑点的。

    这只红色千纸鹤是一个日本少女配饰品牌的热销产品,颜色鲜艳又很有和风特色,当年钟晚樱没有耳洞,在某本日杂上看到这款耳夹对它一见钟情,材质是合金加树脂的,价格却不算便宜,至少对当时一无所有家里很困难的高中生纪明昭来说,不算便宜了,它一只一只算价格,一对要将近两百块。

    最终纪明昭在钟晚樱生日时送了她一只耳夹,当年的纪明昭纯情又羞涩,“晚樱,我帮别人写作业……然后自己省了钱,可还是只买了一只……我,我以后一定会赚钱给你买更多耳夹的,金的!”

    钟晚樱特别感动,“一只多好看,你傻啊,杂志上人家都是只带一只的。”

    当年他多纯情,后来就有多绝情。

    想到这,钟晚樱又端起柠檬水喝了一口。

    纪明昭看了看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宝石蓝天鹅绒盒子,一看就装了首饰,他打开推到钟晚樱面前。

    一对深红色的玫瑰耳夹,夹扣是磨砂的铂金,玫瑰花瓣间还镶着点点闪光的钻石。

    “我一直想回来找你。”

    说得真动情,如果不是牛排恰好上来,她就要信了。

    她没有收礼物,也没有接话,沉默的切着牛排。她觉得纪明昭的下一句台词是……

    “当初是我对不起你。”

    钟晚樱抬起头,感觉眼前浮现出一大片弹幕:我去,你要不要这么按剧本走?

    纪明昭:“我觉得当时自己太他妈混蛋了。”

    你知道就好。

    “晚樱,我这次回来,就是专程为你而来的,这一次,我不会再错过你。”

    钟晚樱听岔了,一时间还以为他在说:我不会再放过你。心下有点诧异,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

    她对纪明昭很失望,想说点什么,却一直没有开口,沉默的吃完一顿牛排,她说,“我下午还有采访,先走了。”

    纪明昭跟着起身,“我送你。”

    有个免费司机那也好,从这儿去台里打车挺贵的。

    纪明昭的座驾和那个流氓明星是一个款,只不过颜色是白色,她现在看到r8就觉得膈应得慌。

    到了广电门口,她匆匆下车,纪明昭追出来,递给她一张票,钟晚樱接过去看了看,是傅光延巡回演唱会的内场票,还是第一排。果真现在是发达了。

    “我等你。”

    钟晚樱收了票,没有多说什么,转身亮了亮工作证,警卫放她进去了。

    站在电梯角落里,钟晚樱的心情很复杂,但她自己能真切的感受到,其中最明显的一种情绪叫做失望,纪明昭做了让她最失望的事。

    果然,前男友这种生物,就是用来毁青春的。连曾经的美好回忆都要回来亲手打碎。可有过的情分让她无法开口揭穿谎言。

    傅光延的演唱会在月底举行,身为战斗在第一线的死忠粉,钟茶茶早半个月就开始给钟晚樱科普这一次的演唱会意义多么重大,她是多么千辛万苦才拿到内场第五排的票,此处省略一万字。

    钟晚樱其实特别想把自己那张票送给她,但这样做,钟茶茶势必会知道纪明昭回来了,甚至会在演唱会遇到纪明昭,要是演唱会还没开始,他们就在第一排撕/逼,那画面太美不敢想象,她决定还是不要告诉钟茶茶、自己有第一排的票了。

    演唱会当天,钟晚樱还是切实感受到了钟茶茶口中的傅光延人气爆棚。

    这次演唱会刚好是傅光延生日,举办地星城又刚好是傅光延从小生活的地方,所以粉丝为他准备了盛况空前的应援活动。

    星城市上空直升机飞来飞去,挂着傅光延生日快乐的超大横幅;市中心所有百货商场的电子屏上也都换成了傅光延的大幅海报轮流滚动;听说地铁也布置了傅光延专列,粉丝还以傅光延的名义捐了一片树林,还要修一条路,叫光延路。

    真是厉害得不要不要的……

    当然,作为死忠壕粉,这些行动钟茶茶都有出钱出力,钟茶茶跟她科普这么多,就是要告诉她,钱都花完了,下个月得靠她救济。

    演唱会就在星城广电附近的体育中心举行,从早上开始就热闹得不行了。

    连广电的工作人员很多都被气氛感染,办公室里,杨莎莎就在念叨,“这演唱会可是一票难求,我今天来上班那会儿还打算去问问黄牛票什么价,就连看台票都这个价了!真是夸张!”她说着就比了个数。

    钟晚樱反应平淡,“那是挺贵的。”

    见钟晚樱对八卦不太感兴趣,杨莎莎叹了口气,好在这时曾妍接了水,施施然进了办公室,杨莎莎又拉着曾妍开始聊。

    演唱会晚上八点开始,钟晚樱六点下班,回家化了个淡妆。

    看着镜子里熟悉的脸,她摘下了那只千纸鹤吊坠,片刻之后又戴了回去,见过他之后就摘掉,显得太刻意了。

    走至体育中心前,她一眼望过去,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很多人都穿着统一的t恤,她从卖周边的人那里买了一根荧光棒,傅光延专属的薄荷绿,他的应援色。

    看演唱会真的是一件很能让人受感染的事情,千千万万的人,从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汇聚至此,只为见一眼那个心中可被称之为信仰的人,她从前不理解钟茶茶执着而略显疯狂的追星行为,后来觉得,能有一件事让人坚持这么久,也是很了不起的。

    其实站到这里,钟晚樱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来看这场演唱会。

    当年她与纪明昭在一起的时候,她喜欢一个当时很红的歌手。

    那位歌手来星城来演唱会,她想去听,可又知道纪明昭没钱,也知道自己买票会伤了纪明昭的自尊心,所以就出了个主意:两人去小市场批发了很多荧光棒跑到体育馆前面卖,卖完赚了一点点钱从黄牛大叔手中买了看台票。

    演唱会过半,票也跟着往下掉价,他们如愿听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演唱会。事后还有余钱吃了一顿夜宵,两人还牵着手围着同一条围巾在冬夜的星城市压马路。

    这一生,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时刻。

    站在数万人聚集排队的广场上,钟晚樱看着夜色逐渐降临,眼前的场景与那一年的灯火辉煌重叠,她突然想起了网上很流行的、有点俗气的一句话:你是那年最浓最烈的酒,我也曾认真的醉过。

    只是后来发现,自己对这杯烈酒过敏,这辈子是不敢再碰了。

    她抬步走向vip通道。

    恰巧,纪明昭在vip通道那儿等她一起进场。

    两人坐在第一排,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炫酷的360度翻转舞台,往身后一看,是一片令人震撼的薄荷绿海洋。钟晚樱只扫了一眼,怕不小心撞上钟茶茶。

    她右边的位置一直空着,等到八点人才过来,鸭舌帽口罩墨镜全带着,钟晚樱还在想这是不是哪个明星来捧场了?不过她没有机会多看,因为纪明昭一直在跟她说话。

    八点过五分,全场灯光一暗,然后聚光灯照至台前,大家集体沉默了片刻,然后爆发出雷鸣般的呼喊声,“傅光延!傅光延!”那声音真是震耳欲聋。

    “当年只和你看了半场演唱会,今日终于可以带你来看全场了。”

    纪明昭的声音在安静的间歇响起,钟晚樱一时无话。

    傅光延连跳带唱不停歇地来了四首歌,才开始今天的开场白,短短一席话后,又继续唱跳。

    其实钟晚樱并不太了解傅光延,不过好在有钟茶茶这个死忠粉孜孜不倦的安利,每次发新歌必发朋友圈,号召大家一起听,所以对他的歌倒还算熟悉,而且平心而论,傅光延绝对是称得上优质偶像的,又唱又跳,气息还这么稳。

    等到傅光延中场发粉丝福利,抽粉丝上台庆生的时候,钟晚樱后知后觉地发现,右边座位的人不见了,与此同时,她听到傅光延在台上说,“另外,今天也请到了我的好朋友跟我一起来切生日蛋糕,让我们一起有请,季天泽!”

    钟晚樱一愣,之前钟茶茶说,傅光延和季天泽是好基友她还没放在心上,原来是真的。

    最要命的是,她看到上台的季天泽穿着打扮很是眼熟,明明就是刚刚坐在她右边的人。

    那他岂不是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