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醉晚樱[娱乐圈] 第8章 富三代的小徒弟
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开始震动,是任远的电话。

    她轻轻皱眉。

    “钟记者,现在云起路有个案子,你们要实拍的话,半个小时内赶过来。”

    钟晚樱只犹豫了几秒,便一口答应,“好,我马上过去。”

    “详细地址我发信息给你。”

    “谢谢。”

    挂断电话,钟晚樱又立马联系了台里的调度中心,让他们马上派司机和摄像。

    她匆匆起身,“抱歉,我有急事要先走了。”

    听她这么一说,纪明昭也跟着起身,“我送你。”

    只能接受了,现在开演唱会,外面估计打不上车。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卫视的采访车已经到了,钟晚樱解开安全带下车,正好周运勤也从采访车上下来,没想到被派出来的摄像是周运勤,倒也巧。

    钟晚樱往前走了几步,才想起身后还有一个纪明昭,她回头,“抱歉,我要工作,你不能进去了,你先回去吧。”

    纪明昭点头。

    钟晚樱不再看他,上前帮周运勤搬脚架,匆匆向里走。

    这是一个人口拐卖的案子,任远他们跟踪多时,终于在这家宾馆将几名嫌疑人一齐抓捕。

    钟晚樱让周运勤拍了一些抓捕现场的实景,又跟着拍了警察问话。

    任远问她,“现场证据收集得差不多了,我们要回局里录口供,你们要不要去?”

    钟晚樱点点头,“可以拍?”

    “前面可以拍,有些东西不可以拍我会告诉你们。”

    钟晚樱笑了笑,“谢谢任队。”

    其实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不同,传统媒体日渐式微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在于,它展露在世人面前的往往只是很有限的一部分,不可以像公共平台一样随意发言,需要三缄其口的东西太多,能做深度采访的东西太少。

    这也是钟晚樱进入电视台工作后才知道的,这份工作,与她年少时想象的并不尽然相同,可这世间大多的规则都很难被打破,钟晚樱虽不情愿,但也不得不承认,她已经开始慢慢适应这些规则。

    从宾馆出来的时候,夜色已深。钟晚樱发现纪明昭还靠在车边站着,周运勤也看到了,推搡着让她过去。

    钟晚樱犹豫,直至纪明昭看向她,她才走上前:“我们还要去警局,你不用跟着了。”

    见纪明昭沉默,她又说了句,“我等会儿直接跟台里的车走,我就住在广电附近。”

    “好。”纪明昭这才点点头。他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钟晚樱往后退了两步,“再见。”

    她转身的瞬间,听到身后的人说,“上次是下半场,这次是上半场。说起来,我们也算是看了一场完整的演唱会。”

    钟晚樱没有回应,也没有停顿,径直走向采访车。

    上半场与下半场,这中间的中场,休息了太多年,又如何算是完整。

    ……

    ……

    在车上的时候,周运勤一个劲打听纪明昭,钟晚樱不堪其扰,“你多关心关心自己吧,光棍一条还操心我。”

    “嘿,我还真不是光棍一条了,跟你说啊,上次我妈介绍那姑娘挺好的,我们打算处处!”说到这个,周运勤一脸得瑟。

    钟晚樱有点意外,“真的?”

    “对啊,再处处就打算结婚了!”

    “结婚?”感情这还是速度与激情啊。

    “相亲不就图个快嘛,家庭条件也差不多,对方人品也不错。”周运勤说得头头是道。

    不知为何,钟晚樱想起了季天泽的那一番话。

    到警局门口她才回过神来,“回头你真结婚了,给你包大红包。”

    “那是当然,你这个红包还能跑哪儿去啊?”

    他俩一边说着话一边进了警局,等事情结束,差不多都凌晨两点了。任远送他们出来,神情并不轻松,钟晚樱敏感的察觉到这个案子可能还有后续。

    “今天拍的暂时不能播,这个我会跟领导做报告。实在是抱歉。”任远斟酌着说道。

    钟晚樱点点头,其实在录口供时,任远突然叫停,让他们暂时离开审讯室她就察觉到了,甚至还猜测到了原因,这次的儿童拐卖似乎没有他们一开始想象的那么简单,背后可能牵扯到很多利益集团。

    这对钟晚樱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可能后续还有跟进拍摄,到时候直接做一个连续性报道更好。不过折腾了一晚上,真的累得够呛。

    ……

    ……

    接下来的两周,钟晚樱都没有休假,好在台里终于来了一批实习生,她也被分到了一个。

    “钟姐好,我是新来的实习生石磊。”

    她一边翻着简历,淡淡地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男生,看上去是个乖巧的正太,“四块石头,脑子还转得开吗?”

    “钟姐放心,我一定跟着您好好学习。”男生腼腆地笑了笑,说着还双手递出一个袋子,“听说电视台工作可累了,这个送给钟姐,晚上可以睡得好一点。”

    钟晚樱瞧了一眼袋子上的logo,是一个专做香薰的品牌。

    现在的学生,都这么懂人情世故了。

    她思考了一小会儿,还是接了过去,“谢谢。”然后将简历放下,“以后不用送了,你放心,只要你肯做事,用心学,我一定毫无保留。”

    这个见面礼不算太贵也不算便宜,看样子是花了心思选的,她不缺这东西,但不收人家心理压力肯定会更大。

    “谢谢钟姐。”正太点点头。

    “我看了你的简历,星大读新闻的,也算是我的学弟,现在是大三是吧?那非编系统应该也接触过。”

    石磊又点点头,“对,我们学校里用的是大洋,然后我平时自己做视频用的是pr。”

    钟晚樱转身,打开电脑,“我们台统一用的索贝,你之前接触过大洋,自己也会用pr,那问题不大,今天我刚好会编两条稿子,你坐在旁边看着学一学,晚上也可以用机房的电脑练习编稿,登我的账号就可以了。之后你要跟着我一起出采访,慢慢地我也会让你做一些稿子,微信你扫一下。”说着,她拿出手机给石磊扫码。

    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做微商的……

    好在石磊听话,她说什么就做什么。

    钟晚樱没什么多余的废话,交代完之后就开始让石磊坐在一旁看自己编稿。

    这是她明天休假前的最后两条稿子了,编完又将难得的迎来放假,而且这次是两天!想想都有点小激动,这次说什么也要吃辣椒炒肉了!

    她编稿很快,考虑到旁边有个实习生,才稍稍放慢速度,一步步讲解。

    不过石磊这男生很聪明,快捷键听一遍就能记住,栏目编稿的一些规则也记得很快。

    钟晚樱编完一条之后起身,“你来试一下,文稿系统在这边打开,”她指着屏幕,“素材库f3,我采的镜头都在午间三十分编辑库3里面。对了,发送配音不能乱点,联系好主播才可以。”

    ……

    ……

    她指导石磊编完稿子已经是六点半了,超出下班时间半个小时,钟晚樱迅速将工程保存下来,然后通知后期编辑。

    “就可以了吗?”石磊惊讶地问了句。

    钟晚樱收拾完包抬头看了他一眼,“你可以留在这里继续练习,但并不会加工资。”

    她背上包,“哦,忘了,你们实习生本来就没有工资。”

    正太的表情很像悲伤蛙。

    “走吧,去办公室送个硬盘,请你吃东西。”

    拿人手短,那她也得让人吃自己的嘴软。

    没成想在办公室里遇上了死对头。

    今天徐珊外采,看样子是刚刚回来。

    她的身边也跟了一个女生,陌生面孔,钟晚樱猜想是徐珊的实习生。

    见她与石磊进来,徐珊冷哼了一声,“跟着我也算你倒霉,没背景没后台又没学历,哪像人家福气好的,跟个师傅跑的都是大采访。”

    那个新来的小姑娘显得有点尴尬,“徐姐,我觉得您已经很厉害了。”

    徐珊又嘲讽地笑了一声,瞥了眼钟晚樱,恰巧是看到了她手中提着的香薰。

    在电视台待久了,都是人精,稍微转个弯就知道这是见面礼,“多跟人家学学做人,也是,你这样的脑子也就能跟跟我了。”

    钟晚樱懒得理她,成天和个怨妇似的怼天怼地,活该是loser,只是那个小姑娘可能日子不会太好过。

    她把硬盘送到总编室,喊石磊一道离开了。

    在电梯里,石磊有点犹豫地问道,“钟姐,刚刚那个……”

    “你别理她。对了,你是我的实习生,以后她要是找你做事你推掉就好了,随便找个理由。”

    “她好像对你有很大敌意……”

    钟晚樱没抬头,刷着手机随便说道,“对啊,她嫉妒我人美心善还有钱。”说完举着手机给他看,“这家怎么样,人均消费200,你师傅现在身上就420块了,够意思吧?”

    石磊噗地一下笑出声,“好啊,谢谢师傅!”笑完又补了句,“师傅你人真有趣,跟着你实在是太幸运了。”

    钟晚樱点点头,“这话没错,因为你很幸运的刚实习就有了两天假期。”

    她今天走路来上的班,打算出门打个车,没想到她的小徒弟深藏不露,“师傅,我开车来了。”

    看到停车场的白色r8,她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这车最近打折?”

    小徒弟摇头,有些不解,“没有啊,怎么了师傅?”

    那为什么全世界都开这个型号?这车得七位数吧,怎么和大白菜似的哪哪都是。

    “读大学就开这个,你富二代吗?”

    石磊摇摇头,“大家都说我是富三代。”

    厉害了我的小徒弟。

    “师傅你不喜欢这个车吗?”仿佛看出了钟晚樱的嫌弃,他问了一句。

    钟晚樱点点头,“渣男喜欢开这款。”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渣男,小徒弟立马说道,“师傅我下次换一辆。”

    行,富三代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