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醉晚樱[娱乐圈] 第9章 烂桃花的盛放
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和小徒弟吃饭的时候,钟晚樱又收到了母亲的电话。

    “晚樱,休假了吧?今晚还是明天回来?”

    “明天。”

    “嗯,明天妈妈带你出去。”

    她刚想问句去哪,钟毓就先一步结束对话,“我不打扰你了,再见。”

    阵阵忙音传来,钟晚樱也没了什么胃口。

    次日钟毓先是带她去了spa会所。

    钟晚樱不太懂为何很多女人总是热衷于走进这里,她曾问过某家spa馆的钻石会员钟茶茶,“你老做spa看上去也没什么变化吧,干嘛总去。”

    然后她得到了这样的回答,“这你就不懂了吧?做了老样子,不做样子老。”

    说这话的时候,钟茶茶还一脸迷之骄傲。

    ……?

    不过说实话,spa会所的美容师实在太会哄人了,那舌灿莲花的功力就能活生生把人给说年轻十岁,做完水疗站在镜子前,总会让人产生一种自己会变身仙女的错觉。

    从spa馆出来,钟晚樱神清气爽,然后她母上大人终于开始说正事了。

    “晚樱,听你陈阿姨说,你和天泽处得不错。”

    “……”

    “天泽对你的印象很好,你觉得他怎么样?”

    钟晚樱沉默半晌,挤出两个字,“还好。”

    “他家有点复杂,其实你陈阿姨和妈妈经历很像,但她要幸运得多。”说到这里,钟毓顿了顿。

    经历很像?也是富家千金为追求真爱抛弃一切跟人私奔最终功成名就然后被出轨好在最后男人死了?

    她看向钟晚樱,目光沉静,“总之,天泽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你放心,他这样的男孩子还年轻,喜欢玩闹,结婚之后就会收心了。”似是想起什么,移开视线后又轻嘲了句,“不像有些人,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克制又稳重,看似值得托付,可一旦什么都有了,就变了个样。”

    这些话钟晚樱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心里有些抵触。

    她面色平静,默不作声。

    许是察觉到她不爱听这些,钟毓止了话头,又说起别的事,“今天天泽他大哥带刚出生的小孩儿回家,你陈阿姨办了个家庭聚餐,本来是邀请妈妈和你一起去的,但是妈妈晚上已经约了出版社,所以,今晚的聚餐你代妈妈去吧。”

    “家庭聚餐?”家庭聚餐关我们家什么事。

    钟毓继续道,“天泽的你性子你也知道一些,他妈妈一直希望他早日成家立业,二十五六岁,年纪也不算小了。”说到这儿,她握住钟晚樱的手,轻轻拍了拍,“你陈阿姨,对你很满意。”

    她意味深长地看了钟晚樱一眼。

    可钟晚樱生硬地别开眼,不与她对视。

    钟晚樱知道,钟毓向来喜欢点到即止,她一旦坦白了说,就证明她已经没有太多耐心了。

    心里虽然明白,却还是不想给出回应。

    见钟晚樱如此,钟毓也不再多说,直接带钟晚樱走进商场,左右挑选,给她买了一条豆绿色及膝小裙。这裙子穿上倒也显得清新可人,还有一丢丢妩媚,毕竟钟毓也没想到她是有胸的,只是平时为了方便都套着运动内衣,看不太出来。

    紧接着是包包和鞋子,还有配饰。

    置办完一身,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

    刚出商场,钟毓就接了个电话,挂完便转头对钟晚樱交代,“晚樱,妈妈就先走了,你好好表现。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

    最后一句说得很慢,颇有深意。

    钟晚樱看着她母亲走向不远处的银灰色轿车,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走回商场,选了一对小玉镯。

    到星水别墅区山脚下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出租不能再往上开,钟晚樱付了钱,从出租上下来。

    刚刚站定,就有一辆明黄色跑车从眼前飞驰而过,她一晃神,心里在想,是不是季天泽?

    这个想法刚掠过脑海,那辆车就掉头回来了,果然是他。

    季天泽摘掉墨镜,朝钟晚樱吹了声口哨。

    真是流氓中的战斗机。

    季天泽轻佻地勾了勾手指,“上来。”

    她不想理这个痞子。

    见钟晚樱态度冷淡,季天泽轻哂道,“你这样子走得走半个小时,是不是傻?”

    钟晚樱半眯着眼往上看,这个坡其实不算陡,但她穿着不太适应的高跟鞋,确实有点难以行动。

    心底有了权衡之后,她默不作声,拉开车门坐上去了。

    钟晚樱刚一上车,季天泽就问,“上次我让你考虑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

    什么事?钟晚樱一边回想一边拿出正在震动的手机,纪明昭给她发了短信,“晚樱,今晚有空吗?”

    “没空。”她随手打了两个字。

    “你在家吗?”纪明昭不死心,又发来短信。

    钟晚樱想了想,“我在外面有事,很晚才会回去。”

    过了一会,纪明昭发来一个“好”字,终于安静了。

    她刚要把手机放回包里,手机又开始震动,前男友怎么这么烦。

    她不耐地看了一眼,却发现发件人是钟毓。

    “晚樱,季家情况有点复杂,少说话,多观察,妈妈相信你。”

    钟晚樱抬眼看了下季天泽。

    什么叫有点复杂?她妈都特意发短信来提醒了,这个复杂程度肯定不是有点。

    季天泽转头,“看我干什么,今天比昨天更帅吗?”

    昨天我并没有见过你,呵呵。

    不过现在钟晚樱才注意到,他左边眉骨那里好像是受伤了。

    季天泽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自己说了出来,“拍广告弄的,小伤,不用担心。”

    大爷,我并没有担心好吗?

    他俩一起进的季宅,还没进去的时候,钟晚樱就觉得这个家庭聚会规模好像有点大,停车坪里的车有点小多啊……

    一进去之后更是发现人真的挺多的,起码二三十号吧。

    钟晚樱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抱着小孩的是我嫂子,她旁边的是我亲哥,嫂子旁边的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跟我妈说话的是我继父,来给我继父套近乎的是……”

    等等等等!

    钟晚樱难得不淡定,露出惊讶的表情。

    哈,这是有点复杂?

    见钟晚樱看着自己,季天泽挑了挑眉,“以后跟我结婚,家里人得认全了吧?我亲爸那边亲戚更多。”

    她的脑子有点转不开了。

    这时,陈姨注意到了他俩,走过来拉着钟晚樱,“晚樱今天真漂亮,是阿泽去接你的吗?”她边说边笑得合不拢嘴。

    并不是,阿姨你误会了……

    季天泽耸耸肩,“我先上楼睡会儿。”

    人干事?!把她扔这自己睡觉?钟晚樱懵逼。

    可陈阿姨似乎不打算管季天泽,只想着把她往人群集中地拉,她有点方。

    “晚樱过来过来,这个是天泽他大哥,季天阳。”陈阿姨热情的正打算继续介绍季天泽他嫂子,嫂子怀中的小女娃就哭了起来,陈阿姨一下子心都化了,连忙抱起那小不点大儿的小宝宝,“宝宝乖,不哭不哭……”

    钟晚樱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朝季天泽他大哥点点头,“季大哥好。”

    季天阳自带一种冷空调降温效果,微微点头,沉吟了一会儿,才说道,“这是你嫂子。”

    不!

    可嫂子大人已经温柔地笑了起来,“你是晚樱吧?妈提过你好多次了,可喜欢你了。”

    钟晚樱尴尬的笑了笑,不打算接这话。她举起手中的袋子递给季天泽大嫂,“这个是给小宝宝的礼物,希望……希望你们可以喜欢。”

    季天泽大嫂笑着接过礼物,还一边道谢,这时她身后突然蹦出一个小萝莉,看样子才十来岁,冲着钟晚樱卖萌,“你就是我未来二嫂吗?”

    不是……

    小萝莉萌萌地眨了眨眼睛,“听妈妈说你学习特别好,你以后可以教我写作业吗?我叫季天恩,你可以叫我恩恩哦。”

    她又冲钟晚樱甜笑,可这一笑,把她的漏风的牙齿给露了出来。

    她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赶忙用双手捂住嘴巴,趁着脸还未涨至通红“蹬蹬蹬”地跑远了。

    看着小萝莉跑远的背影,钟晚樱回想起季天泽的话,这应该就是他同母异父的妹妹。

    小妹妹走后,陈阿姨也哄好了宝宝,颇为热情地带着钟晚樱走了一圈,跟人打招呼,她越听介绍越觉得自己被坑了一把,什么满月家庭聚餐,怎么看怎么像是认亲戚好吗?

    自己是做了什么让他们误会自己已经要嫁过来了?其中竟然有个自称大姑的人问他俩婚期定下来没有……

    而且莫名其妙收了一圈的红包。

    钟晚樱为难地举着手里的红包,“这个……”

    陈阿姨截断她想要拒绝的话,“拿着吧,今天只是认认人,不要有太大压力。”

    不、要、有、太、大、压、力?

    您一定是在说笑话。

    “折磨”完钟晚樱,陈阿姨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还有个儿子在睡大觉,于是跟钟晚樱说,“晚樱,快要吃饭了,叫阿泽下来吧。”

    行,只要不面对这一大波僵尸,啊不,这一大波不知打哪儿来的亲戚就行。

    钟晚樱走到二楼的时候,季天泽正揉着头发从房间里出来,睡眼惺忪的样子,“认完人了?”

    她想上去掐死季天泽。

    深呼吸一口气,她努力保持平静,“下去,吃饭了。”

    季天泽和没听到似的,从口袋里拿出包烟,然后点了一根,边抽边往走廊尽头的阳台走,钟晚樱跟上他,又重复了一遍,“吃饭了。”

    季天泽懒懒地回了句,“你放心,我们不下去,他们也能吃得很开心。”

    总觉得他的话迷之嘲讽。

    钟晚樱本想再叫最后一次,可季天泽突然转过身,背倚着阳台的玻璃护栏,挑眉看她。

    两人短暂对视过后,钟晚樱发现……他的视线在下移,移到某个位置突然就不动了……

    钟晚樱后知后觉低头,才恍然大悟。

    f!u!c!k!

    她退后两步下意识捂胸,瞪向季天泽,这死流氓竟然看她胸!

    季天泽似笑非笑,言语轻佻,“捂什么?女明星胸大的多了去了,你这样……”他刻意拖了拖尾音,却不再说,只是略表遗憾地摇摇头。

    想把高跟鞋脱下来砸死他。

    钟晚樱厌恶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得很快。

    季天泽意味不明地笑了声,跟上她的脚步。

    季天泽跟在钟晚樱背后,下去吃了饭。

    在饭桌上,她敏感察觉到,季天泽的出现,让这顿饭的气氛显得有点奇怪。

    吃过饭后,季天泽就表示要送她回去。

    钟晚樱正好不想多呆,很快同意。她觉得,这是季天泽今天做的唯一一件像人做的事。

    季天泽送钟晚樱回家的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下车之前,季天泽才再次提起那个钟晚樱没有回答的问题,“跟我结婚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虽然我家关系看着挺复杂的,但有一点你绝对很满意。”季天泽带上墨镜,“你不用常跟他们打交道,除了过年生孩子死了人这种大事,其他时候不必出现。”

    钟晚樱没有回答,“嘭”地一声,把车门关得很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