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醉晚樱[娱乐圈] 第10章 你老公是实力派
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钟晚樱在小区门口就下车了,她一边往里走,一边想竭力忘掉季天泽所说的话。

    走了好一段,她突然觉得四周安静得有点诡异。

    钟晚樱停下脚步抬头——

    仿佛为了印证她的直觉,只见路灯在一瞬间全部亮起,随之而来的是小提琴演奏的声音。

    她往前迈了两步,发现往自己家的右转弯那条路被铺满了樱花花瓣,两侧也亮起了心形蜡烛灯,而路的那一头,有人在缓缓向她走来。

    来人抱着一大束红玫瑰,在钟晚樱面前站定,注视着她,满目深情,而后缓缓单膝下跪,一手抱着花,一手打开天鹅绒面的首饰盒。

    钻石在夜色下仍是闪耀。

    他的声音也十分深情,仿佛这一句话酝酿了很多年,如美酒甘冽。

    “晚樱,嫁给我。”

    音乐声止,突然有很多人不知道从哪儿突然冒出来,口中喊着,“嫁给他!嫁给他!……”

    钟晚樱一眼望去,依稀能辨认出一些老同学。

    她面色平静,将视线移回至单膝跪地的纪明昭身上,沉默良久。

    纪明昭的眼神很坚定,可钟晚樱的心却很凉。

    她不知道,这个人是凭什么认为时隔多年的今天,自己还是那个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小女生。

    这一刻,她也不想知道了。

    她的沉默似乎没有尽头。

    周围的起哄声也随着被求婚对象的不回应显得后继无力。

    在四周开始渐趋安静的时候,钟晚樱突然伸出双手接花——

    捧到面前嗅了嗅,终于开口说了两个字,“很香。”

    不得不承认,纪明昭是了解她的,刚开始与钟晚樱接触的人,总会觉得,她可能跟别的女生不一样。只有足够懂她的人才知道,她和别的女生没有什么不一样。

    她也喜欢玫瑰。深红色,开得热烈。

    钟晚樱接了花,起哄的人这才再一次兴奋起来,以为能在这个夜里见证一对璧人终成眷属。

    可钟晚樱的话还没有说完,她腾出一只手,摸了摸玫瑰花瓣,触感柔软。

    “这花,就当是你送我的结婚礼物吧。纪明昭,我…要结婚了。”

    她的声音很轻。

    四周却一瞬间鸦雀无声。

    纪明昭也是愣住了,不知作何反应。

    慢慢地,大家自觉散去。

    纪明昭也站了起来,说话有点断断续续,似是无法接受事实,“晚…晚樱,你现在不接受我没关系,真的……我,但是你不用骗我,我知道你没有男朋友,你怎么会……”

    纪明昭说话的时候,钟晚樱面色沉静,眼睛也一直与他对视,目光坦然,一点儿也不躲闪。

    相比之下,纪明昭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满是不可置信。

    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僵持着,空气中的尘埃因子也在这一刻静止不动。

    “她是没有男朋友,但她有未婚夫。”

    充满挑衅意味的话语在钟晚樱身后响起,率先打破夜色的平静。

    钟晚樱微微一怔,没有回头。

    季天泽双手插兜,还戴着墨镜口罩,缓步上前。

    他揽住钟晚樱的肩,颇为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子,“早说了我送你上楼,不然也不用让前男友这么尴尬了。”

    他似乎此刻才注意到纪明昭,声音很是懒散,“我是晚樱的未婚夫,名字你就不用知道了,长得也肯定比你帅。没事的话你让一让,晚樱今天挺累的。”

    钟晚樱没有拒绝季天泽把自己往怀里带,也没有拒绝他揽着自己上楼。

    只是站在电梯里,她感觉自己的心,凉到了没有温度。

    整个人失魂落魄。

    回到家后,她也不管季天泽,自顾自拉开冰箱门,拿出一打1664,瞥到之前采访的洋酒公司送的两瓶伏特加,也一并拿了出来。

    季天泽还在打量她家的陈设,钟晚樱已经扳开瓶盖开始喝了。

    他有点惊讶,坐到沙发一侧,看钟晚樱一瓶接一瓶,自己也终于忍不住,拿了一瓶啤酒。

    钟晚樱沉默地喝着酒,过了一会儿,就莫名其妙开始掉眼泪。

    季天泽正在开瓶盖,这下真是懵了,不是吧……

    他喊了一声,“喂。”

    钟晚樱意识到自己掉了眼泪,扯了两张纸迅速擦掉,她又开了伏特加,转头问季天泽,“喝不喝?”

    季天泽的眼神很复杂,他在心底感叹:女人疯起来有点可怕。

    他指着酒瓶,向钟晚樱确认,“我当然可以喝,不过你确定要喝这个?先声明,酒后419不算我的错啊。”

    啰嗦。

    钟晚樱懒得理他,径直开盖。

    季天泽觉得有点意外,她的酒量太好了,啤酒全部喝完,伏特加也喝完,看上去也没有醉得很厉害。

    喝完酒,钟晚樱靠在沙发上,抱了个枕头,歪着头跟季天泽说话,“喂,我们结婚吧。”

    她说完睁着眼睛抬头看灯,突然又开始流泪,这一次好像没那么容易止住。

    她一边用枕头捂住自己的脸一边闷声说道,“这灯太晃眼了,明天要换掉。”

    躲在枕头后面,眼泪还是没有停下。

    她哭得季天泽都有点不忍心听下去。

    那一瞬间,他很好奇,有过怎样刻骨铭心的过往与怎样无可挽回的过错,才能让她变成这样。

    这个夜里,只有钟晚樱明白,纪明昭是怎样将他美好的那一面从自己心中彻底抹去了,她大概真的不再需要爱情。

    ……

    ……

    一周后,钟晚樱和季天泽到民政局扯证。

    在门口,季天泽迟疑,“你真的确定,不后悔?”

    钟晚樱原本神色平静,听季天泽这么说,一脸鄙夷,“婆婆妈妈的是不是个男人?”

    季天泽有点被挑衅到了,自己是为她好,这女人真是不知好歹。

    他也挑衅回去,“你不知道,这句话不能乱问吗?”

    钟晚樱根本没在客气的,直接抬脚往他下半身招呼,幸好季天泽反应快,迅速窜开。

    然后他们就领到了九块钱的红本本。

    ——真的结婚了。

    在车上,季天泽举着两本结婚证,找角度拍照。

    钟晚樱问,“拍这个干什么。”

    季天泽继续摆弄手机,漫不经心地回答,“发微博啊。”

    “你不是没微博吗?”钟晚樱先是一愣,而后抬头看他。

    季天泽一脸吊儿郎当的表情,“刚申请的。”他顿了顿,突然打量起钟晚樱,“不过你挺关心我的啊,连我没微博都知道。”

    看八卦的都知道好吗?钟晚樱没工夫跟他争这种小事,她现在有点傻了??

    “说好的不曝光呢?”

    季天泽怼得毫不客气,“是啊,所以我写了,老婆是圈外人,不要打扰她,你眼睛不好使?”

    不是……她理解的不曝光是隐婚啊!

    “你这样发,你知道你会流失多少粉丝吗?”她还一句话没说,你本来粉丝也不是很多,女友粉一走小心连二线都混不上了。

    季天泽指了指自己的脸,“你老公是实力派。”

    我的天,他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吗?

    钟晚樱没心思看微博,直接看鱼水了,然后如愿看到满屏卧槽,满屏季天泽,满屏结婚,满屏的问号……

    这个消息炸得实在是太突然了。

    “我们现在是去哪?”

    钟晚樱一边问一边揉着太阳穴,窗外景色飞速掠过,她的心情很微妙。

    季天泽把着方向盘,漫不经心地回应,“回家啊。”

    ???

    他补了句,“不至于刚领证就分居吧。”

    钟晚樱没有这么快适应已婚的身份,自然也很难迅速反应到行李已经搬去季天泽家了。

    季天泽住的地方叫江山如画,这个高档住宅区离广电并不太远,而且很有名,至于为什么有名,自然是因为高昂的房价以及智障一般的楼盘名字。

    江山如画,哈?

    第一次听到的时候钟晚樱都笑了,这开发商真是有一颗杰克苏的心啊,他是不是应该带着老婆来这儿然后感叹,“看,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啊!”

    真是太敢取名字了,钟晚樱还认真思考过,到底是哪些人傻钱多玛丽苏的傻x会在这里买房子,没想到自己眼前就有一个。

    刚进屋子,钟晚樱就愣住了,屋里有个男人在窗前来来回回走。

    见他俩过来,那男人满脸不耐地加快步伐走过来,“领个证怎么这么磨叽?”

    季天泽都没有理他,直接跟钟晚樱介绍,“这是我经纪人,你以后可能会经常见到他,叫他腾哥就可以了。”

    周腾环抱着手,走了过来,打量了一下钟晚樱,“这位就是弟妹了?”

    额,钟晚樱有点不自在,她很少和这种……嗯,这种娘兮兮的男人打交道。她等下需要再向季天泽确认一下性取向。

    心里虽然这么想,面上她倒是不动声色,很有礼貌的打了声招呼,“腾哥好。”

    周腾点点头,“嗯,弟妹不用客气,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多着。”

    周腾现在火烧屁股的事一堆,没办法腾出时间对她热情,跟钟晚樱打了招呼之后,就开始念叨季天泽,“早跟你说了再忍一下再忍一下等年底办了婚礼再发微博,说了今天c社那边会爆大新闻,现在好了,好不容易一个上头条的机会被你这么用完了!你自己看看微博热搜,卡五我都觉得羞耻好吗?被盛存光的事压得一点热度都没了,我真的迟早会被你气死,你就是故意的你以为我不知道!”

    咦……

    钟晚樱听了这段话总觉得哪里不对。

    她还以为经纪人是对季天泽结婚的事特别不满,听着怎么不是这样?

    钟晚樱后知后觉拿出手机刷鱼水,之前在车上还全是季天泽结婚,转瞬就全部都在讨论当红小生盛存光私生子曝光,前女友发长文,怒斥盛存光出轨没担当。

    word妈,这么大事。

    再看微博,前十话题大部分都与盛存光有关,#盛存光私生子#,#盛存光前女友#,#盛存光出轨#,#盛存光杨希#……

    这大哥,不爆则已,一爆惊人,他之前的人设可是期待爱情的单纯少年呢,一下子女朋友,前女友,私生子都出来了。

    而之前火爆的#季天泽结婚#这个话题已经被挤到第五……

    刚刚周腾好像说了是他买的诶……原来传说中热搜卡五是真的……

    季天泽不想听周腾念叨,拿起桌上的一份合约,签了个字,交给周腾,“这节目我去行了吧?”少bb。

    周腾气得头昏脑涨,他寄希望于钟晚樱,“弟妹,你多管管他,他这不上心的,半红不紫我真的心肝脾肺肾都气得疼!”

    好歹是签了字,他顺了口气,拿着合同念念叨叨往外走,“这剧马上就要播了,这戏还不爆我他妈就要爆了!”

    “是《风已穿堂过》要播了吗?”周腾走后,钟晚樱随口问道。

    季天泽点头,皱了皱眉,似乎不大愿意提起这部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