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醉晚樱[娱乐圈] 第11章 厉害了我的太子爷
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结婚证就随意扔在了茶几上,周腾的离开,也使得整个屋子变得格外安静。

    还称不上很熟的两个人突然就要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虽然都没说什么,但两人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气氛沉默得有点尴尬。

    钟晚樱刷着鱼水,却心不在焉地想着:明天就要上班,该怎么说自己已经结婚这件事呢?有点头疼。

    季天泽先开口打破沉默,“喂,你那几大箱东西要不要我帮你弄出来?明早我可就走了,你一个人行不行啊。”

    钟晚樱抬头,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季天泽说的是堆放在阳台的那些行李。

    她微微摇头,“不用,我自己有空再慢慢整理。”

    “随你。”

    季天泽起身,趿着拖鞋走了两步,又停下来,“你要不要一起看电影?”

    闲着也是闲着,考虑到两人见面的日子也不是一天两天,总不能一直这么尴尬下去,钟晚樱也起身,“好。”

    两人窝在影厅沙发里,随手挑了部近期刚刚下映的电影,主演正是今天爆出大新闻盖过他俩结婚风头的盛存光。

    钟晚樱喝了口可乐,心里给出评价:什么演技,还不如群演。

    难怪鱼水评分才51,其中的好评估计有一大半是他粉丝刷的。

    当今男色时代,鲜肉当道,四大流量中风头最劲的当属向文轩与盛存光。

    两人出自同一电影学院,出道参加同一部大制作电影选秀,都没选上。随后两人又参加了同一档养成系的歌手培养节目,一炮而红。

    曾经称兄道弟的二人红了之后,因为定位相似,资源类型差不多,加之粉丝及吃瓜路人热衷于将两人放在一起比较,终于分道扬镳,王不见王。

    今日盛存光出事,最高兴的怕是三文鱼们,钟晚樱一眼扫过去,鱼水开盛存光帖的人当中,三文鱼占了多半。

    她问季天泽:“你认识盛存光吗?”

    季天泽掀了掀眼皮,“不熟,和向文轩一路货色。”

    嗯?

    一路货色,啥意思,这是有过节?

    “什么货色?”

    “红不过五年的货色。”

    您真敢说,您还没爆红过呢。

    钟晚樱决定闭嘴,毕竟人家太子爷。

    这部电影最终没有看完,实在是烂得让人怀疑人生,他俩又挑了一个高评分剧情片洗眼。

    晚餐是钟晚樱点的外卖,吃完之后两人各回各房,互不打扰。

    与季天泽结婚的第一个夜晚过得非常平静,钟晚樱想,就这样也不错。没有人会再念叨让她结婚,她也不用再面对纪明昭。就这样吧。

    次日钟晚樱起床,才发现季天泽好像已经走了。

    钟晚樱在楼梯口往上张望,楼上没有一点动静。她喝了杯牛奶,想起季天泽说,今天要去参加新电影的开机发布会,似乎之后会直接进剧组……

    直接进剧组的话,应该很久都不会回来吧,剧组又不在星城。

    想到这里,钟晚樱只觉一阵轻松。

    占山为王的感觉真好啊。

    她伸了个懒腰,推窗走向花园。

    钟晚樱其实挺喜欢她的新家,独栋两层小洋房,地方大,健身房书房影厅一应俱全,最深得她心的是半圆形露天花园,晒晒太阳看看书别提多舒服了,她由衷觉得,季天泽还挺会享受生活的。

    打卡时间是九点前,等到八点半,钟晚樱才出发去上班。

    快到广电的时候,钟晚樱有点忐忑,昨晚自己在朋友圈晒了结婚证,大家都和炸了锅一样,钟晚樱根本就不敢想象今天来上班会被怎样盘问。

    等待红绿灯的间歇,她摩挲着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简单的圆环戒指,陷入短暂的沉思。

    不曾想刚一下车就遇上外采的周运勤。

    周运勤把设备卸下来放进后备箱,一手重重地合上车盖,一边大声喊道,“钟晚樱!”

    他撑着车屁股,冲钟晚樱招手,钟晚樱认命地走了过去。

    “你那朋友圈发的不是p的图?你休个一天假就结婚了啊?逗我呢吧!”周运勤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大呼小叫,“我去,戒指都戴上了,真结了?”

    钟晚樱挑眉默认。

    “啧啧啧,你这可就不厚道了,都没请喝喜酒,几个意思呢?合着你还说要给我包大红包,这还不得我先给你包,你这姑娘不实诚啊,上次说给我包大红包的时候是不是就想着坑我了?”

    周运勤这一八卦起来就没完,钟晚樱看了看四周,比着手势示意他小点儿声,自己也低声解释道,“其实是上周才确定的,还没办婚礼,只是领了个证。”

    “还没办?啥时候办?那得挑个有假的日子,不是,你老公是谁啊?不是咱台里的同事吧?”周运勤和十万个为什么似的问东问西。

    钟晚樱轻叹,摇了摇头,“相亲认识的,行了行了回头再说,你先去采访吧。”

    这一看时间,还真得走了,周运勤一边往采访车走一边看她,等坐定之后灵光一闪,才想起那日在公安局门口见到的男人,赶忙放下车窗,“我知道了!是不是上次开r8的那个高富帅?”

    听到r8的时候,她的心跳漏了一拍。不过钟晚樱马上就反应过来,周运勤说的不是季天泽,而是有过一面之缘的纪明昭。

    钟晚樱正想开口否认,司机师傅却一脚油门把车开远了。

    看着远去的采访车,“不是”两个字卡在嗓子眼,钟晚樱叹气,算了,下次再解释。

    现在她最应该烦恼的是:周运勤问题就这么多了,难以想象办公室里的那群八卦小天后会有多少问题,她愈发忐忑。

    钟晚樱走进电梯时,《娱乐打卡机》栏目的两个妹子正在讨论八卦,啊不,是讨论节目。

    “季天泽结婚可以做一个今年结婚的盘点吧,不过他老婆也不知道是谁,怎么写稿子?”

    “结婚盘点可以再压一压,等下个月那两对有婚讯的办了婚礼再一起做。季天泽结婚可以结合今天的开机发布会一起做,你还不知道《长夜》男二是谁吧?”妹子神神秘秘的说道,“向文轩给季天泽作配!十三分钟前发布会现场才正式官宣的,向文轩粉丝得炸了。”

    “啊?向文轩这也乐意?”

    “也不看看《长夜》什么班底,”妹子顿了顿,压低声音,“他那演技,能混进来当个男二已经不错了。”

    “倒也是,那季天泽这新闻标题就直接用《职场情场双丰收,且看太子爷如何力压小鲜肉》,这个怎么样?”

    厉害了我的太子爷……

    “ing”这次钟晚樱长了记性,先确认是二十二楼才出电梯。

    往办公室走的一路,她还在回想电梯里听到的八卦,好想上鱼水看一眼,一定是一片腥风血雨!

    钟晚樱心里是按捺不住的小激动,面上却十分淡定。

    还是她的正太小徒弟先看到她,“钟姐!”他从电脑前起身,快步走过来,“钟姐钟姐,你昨晚发的朋友圈是不是开玩……”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瞥到了钟晚樱挽着包包的手,那枚戒指不要太有存在感!

    正太小徒弟一脸懵逼。

    杨莎莎本来和曾妍凑一起八卦,见钟晚樱来了都嗖嗖嗖地起身,齐声问道,“你真结婚了?!”

    这俩的声音,整个频道办公室都能听到了,一波闲着没事做的同事都凑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有人提到:“说起来还真巧,你跟季天泽一天领证诶,昨天季天泽不是也结婚了嘛,昨天日子很好吗?这么多人结婚。”

    钟晚樱有些心虚。

    好在有人接嘴,“应该是好日子吧,我朋友圈还一个妹子也是昨天结婚的。”

    危机解除!

    钟晚樱从包里拿出早准备好的喜糖来分发给大家并解释道,“我们是相亲认识的,他工作比较忙,经常要出差,所以暂时还没办婚礼,昨天只是领了个证。”

    这是她在路上想出来的说辞。

    杨莎莎吃了颗巧克力喜糖,还是很好奇:“做什么工作的啊?多少岁了?你这不声不响的,真是没看出来啊,有没有照片看看看看!”

    说好的吃人嘴软呢?

    钟晚樱一脸镇定实际却很懵逼地想着怎么糊弄过去,就有一个非常擅长破坏气氛的人出现了。

    徐珊扬着下巴,踩着高跟鞋蹬蹬蹬走过来,一路还在不停训身后的实习生妹子,“你怎么做事的?学校里就学了这些啊?真是没有一点用……”

    看到她,大家都默契地沉默了,正当大家准备散去之时,徐珊爆了个猛料,“钟晚樱,听说你结婚了啊?啧啧,真是厉害啊。”

    徐珊这话里有话,大家抱着听八卦的心态,步子都缓了下来。

    “听说上周前男友跑你家楼下求婚被拒绝了,这么快就跟那个富二代结了呀?”

    同事们面面相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

    尴尬感以徐珊为中心正在散开,大家都秒速回到自己座位,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

    可徐珊的声音大到让人想装聋作哑都没有办法,“你前男友那时候对你多好,老坐几个小时火车来看你,同学可羡慕都羡慕不来呢。不过可惜了,条件是差了点,哎。”

    徐珊是知道纪明昭的,那会儿纪明昭去帝都上大学,还经常坐火车回星城看钟晚樱,陪钟晚樱上课,而且在大二上学期,他还回到星大当交换生。

    钟晚樱想:这女人,真是习惯性的把嘴贱当真性情啊。

    她正想说话,徐珊就朝身后的实习生喊道,“还傻愣着干什么?你以为你能嫁富二代啊,东西都拿不全当什么记者?采访迟到了你负得起责吗?”

    说着又气势汹汹地出了办公室。

    小姑娘被她训得眼睛发红,却一句话都不敢说,拿着东西跟在徐珊背后亦步亦趋。

    话又被堵在喉咙眼里,不上不下。

    无语,怂什么?有本事正面刚啊,跑那么快。

    钟晚樱有点郁闷,不过她发现,徐珊来这么一出,办公室里再也没人敢问问题了,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吧。

    她走至办公桌前,拿起硬盘塞到石磊手里,转身朝机房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