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醉晚樱[娱乐圈] 第13章 戏份很重的一个橘子
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你不是去帝都了?”

    钟晚樱有点懵,今天他不是参加开机发布会,之后要直接进组拍戏来着?

    季天泽觑了她一眼,拿起她放在桌上的资料随手翻了翻,看到了季天阳的名字。

    他没有问,倒是回答了钟晚樱的问题,“嗯,下午就回来了,临时改了拍摄日程,先在这边取景。”

    钟晚樱想起在鱼水看的八卦,自己离八卦中心这么近,实在很难忍住不问啊。

    她挽了挽耳边碎发,若无其事地拿了个橘子开始剥,“听说《长夜》男二是向文轩。”

    季天泽又淡淡“嗯”了一声,准备点烟的动作停了,转而瞄准钟晚樱手中的橘子,“给我一半。”

    钟晚樱愣了几秒,才迟钝的反应过来他是在要橘子。

    “快点。”季天泽叼着烟催促。

    不是……他这理所当然的态度让人很不爽啊。

    凭什么?

    钟晚樱淡淡望着他,若无其事地往嘴里送了一瓣,没有要给他的准备。

    季天泽又说,“喂,我口渴了。”

    那你倒是去冰箱里拿水啊。

    季天泽靠着沙发背,搭起二郎腿,懒懒说道,“钟晚樱,你这样吃独食是会遭天谴的。”

    吃个橘子就会遭天谴?桌上不还有那么多呢吗,真以为自己是太子爷还得人伺候啊。

    见钟晚樱没有要给的打算,季天泽扔了烟,起身走到她跟前,然后慢慢俯下身,凑到钟晚樱面前。

    他的身上有沐浴露和洗发水的青柠香味,忽然放大的俊脸让颜控的钟晚樱有些晃神,回过神后觉得脸有些发热。

    季天泽意味不明地笑了声,就着钟晚樱的手咬了一瓣橘子。

    钟晚樱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往旁边退,“流氓啊你!”

    “我们结婚了,这词不适合用在我们之间。”季天泽偏了偏头,还伸出一根手指摆动,对着她吃橘子,吃得极其暧昧又色/情!

    他眯着眼一脸似是回味享受的表情,勾起嘴角说了两个字,“很甜。”

    钟晚樱躲在一边,突然伸手将剩下的橘子往季天泽脸上一按!

    ……

    ……

    “靠!你神经病啊!快给我纸!”

    季天泽懵逼,不就是开个玩笑,反应这么大!

    橘子汁弄到眼睛里又酸又疼,他捂着脸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气急败坏地大声怒吼着,可显然没用。

    钟晚樱扯了两张纸,慢条斯理地擦手,站起来舒了口气,她眯了眯眼睛,对季天泽放狠话,“季天泽,你少惹我。”

    虽然说起话来一副十分有底气的样子,可钟晚樱心里头其实还是有点惴惴不安,鬼知道这个臭流氓会做点什么,她拿着资料进了房间,把门锁得紧紧的。

    等了大约一刻钟,都没听到季天泽的响动,钟晚樱觉得有些奇怪,把门拉开一条缝——

    完了!

    当钟晚樱想关门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门被季天泽狠狠拉着,他再稍稍一用力,钟晚樱完全挡不住,季天泽那张欠扁的脸在她面前放大。

    钟晚樱不住往后退,最后跌坐在了床上。

    季天泽微微屈身,离她越来越近……

    钟晚樱睁大了眼睛看他,眼里满是防备,紧抿着唇,一时忘了要说什么。

    这是季天泽第一次细看她的脸,她的皮肤是偏冷的白,又很细腻,离得这么近也看不出什么瑕疵,只有眼下淡青,大约是没有睡好。秀眉淡淡弯弯,如雾如远山,不是现下最时兴的粗平眉,却格外秀气好看,唇色也是偏淡……

    季天泽越靠越近,在鼻尖很快就要碰到一起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什么,直起身子,别开眼不再看钟晚樱。

    他把剥好了准备用来报复钟晚樱的橘子扔在床上,有些不自然地说了句,“算了,懒得跟你计较。”

    说完这句他咳了咳清清嗓子,“对了,你,你是不是要采访季天阳?我把他私人号码发你手机上。还有事,先出去了。”

    季天泽走得很快,甚至有些狼狈。

    钟晚樱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打量着被扔在床上的橘子,十分怀疑季天泽是不是对这个橘子做了什么。

    等她出房间时,只见明黄色的跑车从窗前一闪而过。

    这人有毛病吧?

    迅速开车驶出江山如画的季天泽也觉得自己有点毛病,他一手掌着方向盘,一手手肘撑在窗边掩唇,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刚刚差点亲上去了,这个女人简直有毒,是不是给自己下蛊了?

    娶回来真是个祸害。

    他把季天阳的号码发给钟晚樱,又马上打了傅光延的电话,“在哪?”

    “星城机场。”

    “回星城了?刚好,出来组局。”

    “行啊,把嫂子带出来一起玩?”

    季天泽一个急刹车停在红灯前,有点恼羞成怒,“靠,你别提她。”

    傅光延一身黑灰打扮格外低调,他一边躲着接机的粉丝群、从普通通道出来,一边轻笑,“怎么?我真是开眼了,你这突然发个结婚通知,我还是接受媒体采访才知道的,对象是谁我都不知道,问得我是哑口无言啊。”

    “少给我废话,快点来。”

    季天泽刚说完,就听到电话那头突然一个女生尖叫,“啊!傅光延在那边!”紧接着只听一声“我靠”,电话就被掐断了。

    在机场被粉丝发现了?

    季天泽突然觉得心情十分舒畅,报应来得真快啊,他搭着方向盘开始哼小曲。

    ……

    ……

    自那日季天泽为了一个橘子发了一顿神经、突然离开之后,钟晚樱一周都没有见过他,期间只有他经纪人周腾来帮他拿过一次衣服。

    听周腾的意思,是已经进组拍戏了。

    他不在正好,钟晚樱正式开始了一人独霸豪宅的舒心日子,随随便便就在某宝下了几十单,挥霍完一个月工资才算消停。

    季天泽再回来时以为自己进错了门。

    这田园碎花风的桌布他勉强能理解,日式竹编吊灯他也觉得ok,甚至满冰箱的饮料满柜子的零食他还很满意,可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要换掉他的写真海报啊?这插画难道比他好看吗?

    他在阳台上找到自己的海报挂了回去才算满意。一边欣赏自己的盛世美颜一边盘腿坐在沙发上吃钟晚樱买的零食,越吃越停不下来,抹茶夹心饼干,香辣小鱼仔,灯影牛肉,奥利奥雪媚娘……

    钟晚樱回来时就看他在不停地吃,微微一愣,垃圾桶好像都满得冒头了。

    季天泽往嘴里送了一颗蛋黄酥,斜眼睨她。

    钟晚樱换了鞋子走上前,把零食袋子拿开,倒不是她小气不给他吃零食,只是……

    “你不是在拍戏吗?还吃啊?”

    能不能有点当明星的自我修养?

    季天泽咽完蛋黄酥才说话,口气中满是“你什么都不懂”的迷之鄙视,“你懂什么?我现在得增重。”他看了眼手机,“六点二十了,你晚上吃什么?”

    钟晚樱也看了下时间,“我约了朋友吃饭,等会就出去。”

    本来还有话要说的季天泽止了话头,又开了一包薯片,“哦。”

    想起今天糟糕又尴尬的采访,又想起对象是他哥哥,钟晚樱一点都不想理他,径直走回房间。

    晚上有点冷,她得换件厚点的外套。

    她出门的时候,季天泽还盘坐在沙发上,一手举着手机打字,一手拿着鱿鱼片。

    “我先出去了。”

    季天泽敷衍地点了点头。

    钟晚樱本想好心提醒一下,这附近有很多外卖,不过看他这个样子,也饿不死。

    钟茶茶约了她去吃一家私房菜。

    一进店,看那装修那菜单,钟晚樱就问道,“怎么,抢银行了?”

    钟茶茶举起手腕在钟晚樱面前晃了晃,一脸神秘。

    那手表晃眼得很,钟晚樱皱眉:“傅光延同款?”

    钟茶茶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想不知道也很难好吗。

    “说吧,哪来这么多钱?”

    “卖版权啊,你不知道,竟然有公司来找我买《萧萧》的影视版权,真是完全没想到啊,我大一写的诶,那都能卖出去!我开始还以为是骗子呢。”

    钟茶茶现在想起来还觉得不可思议,“对了,你有没有上过作者号?《天子守国门》现在还有很多人看诶,我平时扫个书,好多人推你这本,我敢打包票肯定有人想跟你买版权啊,ip现在这么热。”

    钟晚樱摇摇头,“算了吧,都多少年前写的东西了。”她似乎不是很想提这些,翻了翻菜单,“再加一个菊花茶吧,最近有点儿上火。”

    “加呗。”钟茶茶撑着下巴,“对了,买我书的是中星影视,他们还问我有没有好的ip作品可以推荐,你那几篇小说不用想他们肯定会要的,中星的古装剧做得最好了,你真不打算卖?”

    钟晚樱轻叹,“让我妈知道我还写过小说,你嫌我过得太清闲了吗?而且最近台里事情多,我哪有时间想那些。”

    两人聊着天,服务员一盘盘上菜,钟茶茶一看,钟晚樱夹的都是清淡小菜,调侃道:“怎么,你还真上火了啊。”钟茶茶眯着眼睛凑近,“让我猜猜,是不是夫妻生活不和谐啊?”

    钟晚樱白了她一眼,“我跟他井水不犯河水。”

    钟晚樱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点就放下筷子,揉了揉太阳穴,“我这段时间被安排去做人物专访,你知道今天采访的是谁吗?是季天泽他哥。我问十句他答一句就不错了,你说这怎么剪出二十分钟同期?好烦。”

    “季天泽还有哥哥?怎么样怎么样?长得帅吗?干什么的?”

    ……

    ……

    完全不是一个次元的脑回路。

    吃完饭回家,钟晚樱绞尽脑汁地想了一路,明天怎么剪季天阳的采访?随便一脑补就觉得那尴尬感都能溢出屏幕,不然再去采访采访他公司的员工?

    她停好车,看到房子亮着灯,心里嘀咕着:季天泽还在家吗?奇怪。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钟晚樱听到有个陌生女声义愤填膺,“现在局面已经很明显了,季天泽就是最后那匹金刚狼,好人真的不能再跟周腾这个假预言家走了,他上警报查杀,查杀他的狼队友傅光延,白天白狼王自爆带走周腾,这是为什么?两狼自杀成功污了小白一手,我是站小白是真预言家的,不要说两狼自杀干不出来,季天泽和傅光延是完全有可能打出这种花板子的……”

    what?

    家里竟然这么多人,被季天泽那一大帮亲戚围攻所支配的恐惧感又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