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醉晚樱[娱乐圈] 第14章 赞都不点算什么男人
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季天泽最先看到站在门口的钟晚樱,随即围坐着大圆桌的一圈人也将目光转移至门口,对钟晚樱行注目礼。

    看着一圈人都望着自己,钟晚樱持续发懵。

    她慢腾腾往前挪了两步,抓了抓头发,有点儿不自然,说话断续,“你们玩……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她在众人注视下硬着头皮挪回自己房门前,迅速缩进了房。

    季天泽竟然带了这么多人回来玩狼人杀,他简直是疯了。

    “这是你老婆吧?”傅光延最先反应过来,他朝钟晚樱进房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打趣道。

    其他人被傅光延这么一点,恍然大悟,这就是季天泽老婆啊,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彼此脸上看到了一种八卦的神色。

    季天泽无奈,交牌起身。

    钟晚樱听到有人敲房门,有点紧张。

    “我进来了。”

    喂等等……谁让你进来的?

    可是房门没锁,不等她拒绝,季天泽就大喇喇地把门给打开了。

    钟晚樱一个机灵就从床上坐起来。

    “喂,出来一起玩吧。”季天泽一手插在裤口袋里,一手摸了摸后脑勺。

    钟晚樱狠狠瞪了他一眼,起身拉过季天泽,然后关上房门,压低声音质问道,“你叫这么多人来怎么不先告诉我?”

    季天泽一脸无所谓,“我本来想问你要不要一起在家吃火锅,你自己说要出去吃饭啊。”

    你也知道我只是出去吃个饭啊!

    “出去吧,反正都是要认识的。”季天泽挑眉,朝她勾勾手指。

    “你还记不记得婚前说好了什么?”

    季天泽翻了个白眼,耐心已经不多,“你放心吧,这些都是我朋友,靠谱。”

    这时外面也有人在喊,“嫂子!一起出来玩吧!”

    紧接着众人附和,“是啊是啊——”

    季天泽歪头,好整以暇地等着钟晚樱,面上还有几分无辜。

    钟晚樱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心里对他恨得牙痒痒。

    钟晚樱最后还是跟在季天泽身后走出了房间。一桌子的人都望向她,她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是我老婆,钟晚樱。”季天泽拉着她跟大家介绍,钟晚樱想掐死他。

    “周腾你认识了,傅光延,你上次还看他演唱会了,不用我介绍吧,宋亦然,跟我一起拍《长夜》的,小白、王月,这俩我助理……”

    季天泽一边指人一边介绍,速度飞快。

    可钟晚樱根本记不住,这么近距离看到活的傅光延她哪还有力气思考别的啊。

    虽然她不是钟茶茶那样的傅光延脑残粉,但人家好歹也是天王级别的歌手啊,鱼水坛宠!长得真好看。

    还有宋亦然,真人怎么这么好看,胸大腰细臀翘,皮肤真好。

    她之前那部演妖艳贱货女二号的电影演得超好的,简直甩了白莲花女主一万条街。

    钟晚樱的内心波涛汹涌,但表面上她是一派平静,好歹也是星城卫视的工作人员,明星她也不是第一次见了,淡定。

    只是跟明星一起玩狼人杀还真是第一次,她心里想:都那么会演,肯定都是高阶玩家啊。

    宋亦然非常热情地拉着她坐在自己身边,“晚樱,跟我们一起玩狼人杀吧!对了,你会狼人杀吗?不会也没关系,玩一盘就知道了……”

    钟晚樱点点头,“上大学的时候玩过。”

    季天泽坐在她对面,“你会?”然后不屑地轻笑了一声。

    钟晚樱也不反驳他,神色淡淡,可心里已经想了一万种让他死的很难看的办法。

    坐在身边的宋亦然拿出手机给她看微信,置顶的一个群叫做“本月首杀单身汪。”

    钟晚樱一眼就认出了季天泽的微信头像,他在群里的备注叫做,全服第一狼王。

    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青青草原抓羊呢?

    中二病真是没救了。

    钟晚樱加入之后,刚好是十三个人,季天泽的助理王月当上帝,十二个人玩四神四民四狼的常规局。

    四神分别是预言家、女巫、守卫和猎人,四只狼里面有一只是白狼王,白狼王可以在自爆的时候带走场上任意一名玩家。

    第一场,钟晚樱拿到的是一张平民牌。

    不得不承认,和一群娱乐圈里的人玩狼人杀实在是太烧脑了,每个人发言都显得很真诚,又有理有据。

    尤其是季天泽和傅光延,说起话一套一套的,安利卖得飞起。

    她一个闭眼玩家,毫无讯息,就听着他们一人一段给自己洗脑。

    两轮过后,白狼王周腾自爆带走了猎人,猎人开枪带走了疑似为狼的宋亦然,加上夜里刀死,女巫毒死的,场上走了好几个人了,第三轮的发言尤为重要。

    大家都比较相信钟晚樱是平民,前两轮她的发言不多,但投票和分析都是站在好人立场玩的,所以她的身份大家都认为比较好。

    这一轮她是归票位,最后一个发言,在前置位都差不多被季天泽洗脑要票出小白的时候,钟晚樱有不同的见解。

    “听完前置位的发言,以及之前的票出情况,我们可以有这样一个总结,神走了三位,预言家、女巫和猎人都走了,那狼走了几位?女巫毒死的六号是狼,白狼王自爆,那场上最差的情况就是还剩两狼。季天泽说场上还剩一狼,认为之前票出的8号是狼,按他的说法,这盘我们票走小白好人阵营就胜利了,这是正逻辑,我们再盘一个反逻辑……”

    她慢条斯理逻辑分明的说了五分钟,突然停顿,“那我们有理由认为,1号10号双狼在场,我这一盘是在归票位,我建议归1号,晚上守卫守自己,下一盘归10号,游戏就结束了。”

    好有道理……

    场上仍然活着的好人们不由自主地点头。

    投票的时候,竟然刷刷刷都跟着钟晚樱票了1号,1号季天泽出局。

    wtf?季天泽一脸懵逼,说好的只是玩过呢?狼位全被她盘出来了,连花板子的思路都说得一清二楚,这个女人简直有毒!

    这一盘结束得意外的快,才四十分钟。

    身边的宋亦然一脸崇拜,“晚樱你好厉害啊,你的洗脑功力比季天泽和傅光延还强诶!”

    钟晚樱迷之微笑,一般一般,不过是上大学的时候常去学校的狼人杀club而已,这盘抓的还不是女巫牌,她可是人称星大第一女巫,一毒一个准,什么板子她没玩过。

    玩第二把的时候钟晚樱摸的是狼人牌,跟她一起当狼的还有傅光延、宋亦然、小白。

    夜里商量战术,钟晚樱悍跳预言家,查杀自己的队友小白,第一天就票死了真预言家季天泽,又在发言中成功抿出女巫身份,白狼王宋亦然自爆带走了女巫,这之后傅光延后置位起跳守卫,票死真守卫,最后一晚刀死最后一神猎人,狼人阵营大获全胜。

    季天泽死得早,看着钟晚樱晚上不慌不忙安排战术,白天有理有据地票死别人,脸不红心不跳,他有点怀疑自己娶了个什么鬼回家。

    两盘游戏,钟晚樱和季天泽这群朋友都混了个半熟,这群人也对钟晚樱怀有深深的敬意,这绝对是狼人杀四阶玩家啊。

    宋亦然作为一个老被抗推的小白,强烈要求加钟晚樱微信,要找她学习狼人杀技巧。

    傅光延也举起大拇指表示佩服。

    活的傅光延……

    钟晚樱脑瓜子一转,轻咳了声,走过去套近乎,“傅大神,我有个朋友是你的死忠粉,能不能……”

    傅光延饶有兴趣地挑眉,“是要签名吗?”

    钟晚樱思考了好一会儿,突然发现钟茶茶该有的都有了吧。

    她遗憾的耸了耸肩,摇头道,“没事了,你的签名她应该有很多了,她还跟你合过照呢。”而且还丧心病狂收集你的同款。

    傅光延想了想,“既然是嫂子的朋友,那下次玩狼人杀,把她也带过来一起吧。”

    钟茶茶听到一定会疯的……

    钟晚樱在心里默默赞美了一下自己:我真是中国好闺蜜。

    这一群人走后,季天泽倒在沙发上漫不经意地问钟晚樱,“你刚和傅光延聊什么了?”

    钟晚樱放出扫地机器人之后也坐到了沙发上,开始摆弄手机,心不在焉答了句,“没聊什么。”

    她暗戳戳在朋友圈放了张狼人杀的图,没有拍人脸,配文四字,“大获全胜。”还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季天泽刷了下微信,显然是看到了这条,“切”了一声,神情颇为不屑。

    刚刚加了微信的狼人杀队友们都给钟晚樱点了赞,季天泽一直刷着手机,却没有一点动静。

    钟晚樱觑了季天泽一眼,真是小气,不就是赢了他两把么?

    “你,不会是输了在生气吧?”

    正在刷微博的季天泽抬头,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疯了吧你?”

    “那你倒是给我点赞啊,赞都不点算什么男人?”钟晚樱正面刚了他一句,那嫌弃的眼神看得季天泽恨不得马上吐一口老血。

    扫地机器人打扫完自动回去充电了,钟晚樱也站起来,手掩着嘴打了个呵欠,“睡觉去了。”

    喂!话还没说清楚睡什么睡啊!

    季天泽气得打开微信给钟晚樱点了个赞,还评论了一句,“厉害死了你。”

    很快便收到钟晚樱的回复,“谢谢夸奖(微笑)”

    钟晚樱洗漱完躺回床上,刚打开微信就显示宋亦然把她拉进了“本月首杀单身汪”的狼人杀娱乐群,好巧不巧她看到季天泽助理小白发了一句,“晚樱姐好厉害(崇拜)”

    然后季天泽不要脸地回了一句,“本狼王这是让着她。”

    大概是发完这句才看到钟晚樱的进群信息,季天泽火速点了撤回。

    但是已经没有用了,钟晚樱早就看到了。

    她直接点开表情包,发了一个“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青青草原抓羊”的表情过去,全群安静了三秒,然后集体爆笑。

    “哈哈哈哈哈”

    “23333”

    “笑死了哈哈哈哈哈”

    “厉害了我的大嫂!”

    “感觉吃了一把狗粮!哈哈哈哈哈!”

    群消息跳得欢快的同时,钟晚樱的房门被拍得很响,“喂,钟晚樱!你给我出来!”

    你以为你是雪姨吗?

    钟晚樱根本不鸟他,带上耳机把歌的声音调得很大。

    这叫哥债弟偿,明天一早还要去编他哥那尴尬出屏幕的采访,不知道要死多少脑细胞,今天还是早点儿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