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醉晚樱[娱乐圈] 第15章 总有小人想害本仙女
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二天起床,钟晚樱才发现季天泽又一次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她上楼看了一眼,床上有被子掀开的痕迹,耳机也被随意丢在地上,翘边杂志静静躺在墙角。

    真是懒死了……

    钟晚樱一边嫌弃一边帮他铺好床,又将地上的耳机杂志捡起,打开落地窗帘。

    星城已进入秋末,清晨阳光明亮又清冷。

    钟晚樱的心情不错,一路哼着小曲开车上班,连红绿灯都没碰上两个。

    “钟姐早!”石磊早坐在了办公室,见她过来,连忙打招呼。

    “来这么早。”她从包里拿出瓶酸奶扔给石磊,“在写稿子?”

    石磊接住酸奶,“谢谢钟姐!”紧接着又点了点头,“对啊,昨晚写了好久都觉得不好,所以今天早点来修一修。”

    钟晚樱点点头,表示赞许,“那行,你好好写,我去机房了。”

    落座在常用的机位,钟晚樱一边开系统一边刷鱼水,想看看这两天的新鲜八卦。

    这时徐珊也进了机房,坐到她旁边的机位上,钟晚樱抬头看了徐珊一眼,只见徐珊挑起嘴角,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

    钟晚樱不关心她今天为什么没出去外采,整个就是不想搭理她,低下头继续看手机。

    等到系统载入,她才打开高清屏,戴上耳机。

    打开午间三十分编辑库3,钟晚樱滑动鼠标上下翻找。

    咦,昨天的采访视频呢?

    她以为是自己看漏了,又从上至下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真的没有。

    难道是自己不小心删掉了?

    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但她还是打开了回收站,可里面空空如也。

    奇了怪了。

    她昨天和周运勤一起来采的卡,她非常确定,昨天采访季天阳的视频绝对是存到了自己的编辑库里,但是她的库里却没有这个视频。

    钟晚樱又找了其他几个记者的库,同样也没有这段视频。

    她给石磊打电话,“石磊,你今天有用机子吗?有没有动过我昨天采的视频?”

    石磊一边敲字,一边将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回答道,“没有啊钟姐,我的稿子还没写完怎么会上机子呢?我上一次用系统还是……前天下午吧?你也在的。”

    她的编辑库账号只有她自己,石磊,还有周运勤知道,可是这两个人都不可能动过她的视频。

    钟晚樱皱起眉头。

    徐珊在一旁听了通话内容,冲着她说风凉话,“采访视频不见了啊?”

    钟晚樱不想理她,直接去部门的微信群里问有没有人用过她的视频,但是大家都表示没有。

    她现在才有点急了,季天阳的专访最迟明天中午就要交给《人物》那边。

    制片林悦看到了她发的群消息,问道,“怎么这么不小心,人物的采访绝对要按时交过去。”

    钟晚樱很快发出一句话,“林姐,不好意思,我会按时交稿子的。”

    见视频如此重要,大家都热心的帮她想法子。

    后期编辑给钟晚樱出主意,“不然你再找采访对象录一次吧。”

    杨莎莎和余艺舟同时说话:

    “哪那么容易,季天阳的采访啊。”

    “季天阳能接受一次采访我都觉得不可思议了!”

    钟晚樱揉着脑袋。

    这时石磊也从办公室赶来机房,气喘吁吁,“怎么了钟姐,采访资料不见了?”

    钟晚樱没说话,倒是一旁的徐珊幸灾乐祸,“不然呢?”

    石磊也不搭理她,只对着钟晚樱说话,“钟姐,我能帮上什么忙吗?要不要找季天阳重新采访一次,我可以找我叔……”

    “不用,谢谢。”钟晚樱抬头,轻声安慰,“你去忙你的吧,我来解决就好了。”

    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回季天阳的采访,她没抱什么希望地给周运勤打了电话,问他还有没有留视频,周运勤当然没留,每天的采访上传的时候就自动从卡里删除了。

    她又找到机房管理员,“王老师,你能帮我找找视频吗?这个视频资料很重要的。”

    王师傅帮她调了资源库删除记录,记录显示那一条季天阳的采访视频删除的时间是昨晚六点四十,操作账号就是她的账号,而且删除之后还在回收站粉碎删除了一次,无法恢复。

    这不可能,她还记得昨天季天泽问她,“六点二十了,晚上吃什么?”

    她六点二十都已经到家了。

    谁做的?

    她第一时间想到那张幸灾乐祸的脸,徐珊吗?

    可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谁做的这件事,而是明天中午之前她要给《人物》交出采访视频。

    现在只剩下一个解决办法了——

    那个人不是料定季天阳不会接受第二次采访吗?

    钟晚樱有些头痛,她的确是不想再去见那台制冷效果好得出奇的空调了。可现在情势所逼,她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钟晚樱匆匆离台,一边给季天阳打电话一边驱车前往季天阳公司。

    “喂,大哥。”

    “弟妹,什么事?”

    ……

    ……

    《长夜》在星城的拍摄进入尾声,作为《长夜》实际投资方之一的季天阳此刻正在拍摄现场视察。

    恰好是中场休息,季天泽正坐在他的旁边,电话的内容都听到了。

    挂断电话,季天阳起身,一脸冰冷,“这一次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知道,我不喜欢别人犯低级错误。”

    季天阳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做事一向是雷霆手段,不留情面,人送外号“俾斯麦”。

    “钟晚樱不是那么不小心的人。”季天泽下意识辩解。

    季天阳回头,“你以为电视台比影视圈好很多吗?职场上哪里都是战争,我不关心她冤不冤枉,我只关心结果,事实就是你老婆又要浪费我半个小时。”

    他稍稍一顿,“当然,这是论事。我肯帮她那是论人。亲兄弟还要明算账,这笔账我会从你身上要回来的,给我好好演,我投资这部戏不是钱多了闲得慌的。”

    万恶的资本家。

    ……

    ……

    落地灯光微黄,入夜后小雨淅沥。

    季天泽半躺在沙发上,只感觉手上拿着的剧本愈加沉重,字迹愈发模糊,等到脸颊与纸页亲密接触时他才清醒点儿,把剧本搁在茶几上,拔下已充满电的手机。

    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刚好从23:59跳到00:00。

    钟晚樱还没回来。

    他正想打个电话过去,就听指纹锁输入正确的声音,钟晚樱进门,一脸疲惫。

    她的眼睛半耷拉着,没有注意季天泽在客厅,自顾自换了鞋往房间走去。

    “喂,钟晚樱。”

    她迟钝回头,“你怎么在家?”

    “明天一早就去帝都,星城戏份拍完了。”

    “哦。”她现在很累,除了睡觉她对什么事都不感兴趣。

    “你加班了?”

    钟晚樱敷衍地“嗯”了一声,好在季天阳爽快同意了重拍一次,她花了一个下午重新拍了季天阳的采访,而且采访之前委婉表示希望他可以多说一点,这次季天阳倒是说得多,只是太多了……就连拍摄结束后还指责了她一通。

    这倒没什么,确实是自己的失误,对职场上的手段还疏于防范,她无可辩驳。

    《人物》的专访不像《午间三十分》的快讯,时间长,镜头插入还要多,而且季天阳第二次采访和第一次的内容很多地方不相同,她的稿件也得改,折腾到十一点多才粗编完。

    忙前忙后跑了一天,好累,好想睡觉。

    季天泽斜躺着懒懒问道,“你要不要喝点水?”

    这么好心?

    不过钟晚樱确实有点口渴,半趿着拖鞋走过去,拿起杯子看也没看就喝了一口——

    靠!他竟然给自己喝意式浓缩!

    “喂那是我的……”

    “你神经病吧!”

    两人同时喊起来,季天泽觉得自己真是要无辜死了!他稍稍坐起来点,“喂,我好心给你倒了水,你自己拿错杯子了也怪我?”

    钟晚樱也觉得自己要气死了,满口咖啡味……偏生再也说不出一句辩驳的话。

    真是不用睡了。

    钟晚樱又拿起白开喝完,口中浓烈的咖啡味才算冲淡一些,她随手打开电视,刚好放到星城台,播的正是黄金档青春剧场要放的《风已穿堂过》预告片。

    季天泽皱了皱眉。

    钟晚樱也很是无语。

    《风已穿堂过》后天播出,这几天微博话题刷个不停,星城卫视的广告时间段老放预告片,各大论坛话题度也很高,制片方下了血本在宣传这部剧,更别说她就呆在星城卫视,电视剧编辑早在剪这个剧的精彩片段了,她在机房常常能听到编辑讨论剧情。

    没有播就这么炒的剧通常都会扑妈不认。

    喝了杯意式浓缩,钟晚樱的瞌睡醒了大半,她揉着太阳穴随口问道,“你喜欢拍这种剧吗?”

    季天泽歪着身子支着脑袋,懒懒使唤,“换个频道。”

    “怎么,不想看到演狗血小言的自己?”

    季天泽的声音听起来漫不经心,“本来不想接的,但是我不接,可能以后能拍的戏会越来越少,周腾说……要迎合观众口味。”

    他的样子看起来懒懒散散,似乎也并不是很在意,但钟晚樱却觉得,她有点看不懂季天泽。

    钟晚樱沉吟片刻才说,“其实他说的没错,尽管大家都知道偶像剧剧情俗套,但是大众永远都吃这一套。预告片看起来挺不错的,你得先有观众基础才会有更多选择的权利吧。”

    “你倒是懂得多。”季天泽随手捞起剧本翻来翻去,“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吧,这些言情ip怎么红的?真是搞不懂。”

    钟晚樱没有接话,她想起了钟茶茶那日说的……

    她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天子守国门》,弹出来都是她这篇小说的相关链接,书名后跟着她的笔名,sukura。

    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不过马上就被她自己否定。还是算了吧,要是被钟毓知道,那画面太美根本不敢多加脑补啊。

    虽然毫无睡意,但她的心情突然有些低落,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我睡觉去了,你拍摄顺利。”

    季天泽仍歪坐在沙发上,目送她回房间,关上房门。

    夜深雨歇,他翻了翻剧本,也终于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