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醉晚樱[娱乐圈] 第17章 一夜爆红的后遗症
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钟茶茶豪掷千金囤了一堆傅光延的新专。

    钱又花完了。

    钟晚樱已经习惯性被敲诈,请她去一家新开张的咖啡馆喝下午茶。

    “喂,你黑眼圈怎么这么重?”钟茶茶一边喝饮料一边打量钟晚樱。

    “还不是季天泽。”钟晚樱眼睛半耷拉着,说话有气无力,“我现在听到手机响就怕是传来我被曝光的消息。”

    钟茶茶托腮,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兴致:“谁让你跟他结婚的?”

    大姐,我怎么记得你当时极力赞成啊,而且鬼知道他会突然变得这么红?

    风已开播的这半个月,季天泽完全就是鱼水的流量担当。

    盛存光爆出私生子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再出现在公众面前,现在鱼水大多都觉得季天泽应该顶替盛存光成为新一代四大流量小生之一。

    季天泽和另一流量小生向文轩现在一起在拍《长夜》,《长夜》也赚足了一波流量,从原著到拍摄花絮被讨论了个遍,三文鱼和天妇罗也成为了鱼水目前竞争最为激烈的两股势力。

    “对了,《萧萧》的男主定了,是向文轩。”

    提起这事,刚刚还幸灾乐祸的钟茶茶丧着个脸,一副很苦恼的样子,“他完全不会演戏啊,影视公司那边还一脸喜气告诉我男主拉到个大咖,你知道我多大的心理落差吗?!让新人来演都好一点,向文轩演技那么渣,粉丝又迷之自信,到时候评价差还不得是原著和编剧背锅!”

    “向文轩?他不是在拍《长夜》吗?他还要轧戏啊。”

    “那我就不知道了,什么时候开拍还不知道。”钟茶茶耸肩,轻叹道,“虽然吧我早就不写小说了,但一想到处女作还要被这么糟蹋,烦得不得了……”

    钟茶茶正在抱怨的时候,钟晚樱的手机又“叮咚”响了一声。

    季天泽发微信消息来了,“江湖救急,我现在被一大群记者跟车。”

    wtf?什么鬼?

    她直接给季天泽打电话,那边接通得很快。

    “什么情况?”

    “没时间解释,我现在在出租车上,”他看了眼驾驶位的仪表盘,“没太多油了。”

    季天泽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气急败坏,钟晚樱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情舒畅的感觉,她一本正经问道,“你要我怎么帮你?”

    “你现在在哪?”

    “云起路鹿港咖啡。”

    “你马上去附近酒店开个房,再发微信告诉我。”

    其实钟晚樱很想跟他谈谈条件,但乘人之危不是仙女之举,她思考了几秒钟,还是应了声“好”。

    她朝钟茶茶扬了扬手机,“有急事,我先走了,下次约。”

    钟晚樱走得匆忙,钟茶茶正往口里送一块甜点,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吃完之后才想起来,喂,大姐!说好请我喝下午茶呢?单还没买呢,我没带钱啊!再一看手机,也太点儿背了,这个时候自动关机,什么情况?!

    已将请客忘到九霄云外的钟晚樱火速出了咖啡厅,跟着导航跑进附近一家酒店。

    “你好,麻烦给我开间房。”

    她递出身份证。

    前台询问,“标准间和商务间暂时都没有了,请问大床房可以吗?”

    钟晚樱心不在焉地点头,只顾着给季天泽发定位。

    “您好,一晚是1280元,请问是刷卡还是付现呢?”

    1280……

    她抬眼看了下前台的酒店名字,真是日了狗了。

    “刷卡。”

    拿到房卡,走到电梯口才想起,季天泽没卡也进不了电梯啊。

    她给季天泽又发了条微信,“我在电梯口等你。”

    季天泽很快回了个“好”字。

    看到钟晚樱发来的信息,季天泽算是稍微安心了点,他一边看后视镜一边喘气,此刻微信叮叮咚咚响个不停,都是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现在没空一一解释,刚刚在车上他群发了十几条信息给在星城的人,没想到第一个给自己回信的是钟晚樱。

    钟晚樱在电梯口等了十来分钟,一个口罩墨镜鸭舌帽都装备齐全的身影闯入视线,飞速朝这边跑来。

    她还在发愣,对方就按开电梯将她推了进去,从她手里夺走房卡刷了一下。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

    电梯显示往十楼上升。

    出了电梯迅速刷卡进房,季天泽直接就瘫坐在地了,他大口大口喘气,摘下帽子墨镜,将口罩摔在地上,“*!”

    钟晚樱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他。

    季天泽缓了缓喘气,抬眼看她,伸出一只手接过瓶子,“谢了。”

    “你什么情况,经纪人和助理呢?”

    季天泽一口气喝了半瓶水,而后站了起来。

    “下了飞机才知道行踪暴露了,小白他们开走了保姆车,周腾开走我的车,我自己出的机场,没想到还是被人认出来了。”

    他抓了抓头发,径直躺到床上缓气。

    “我身上只有五百块和手机,钱全给出租车司机了,让他加速跑,可后边跟着三四辆车在追,真是服了,幸亏是个老司机,对路况熟悉……”

    季天泽刚说到这,门铃声不凑巧叮咚叮咚地响,季天泽条件反射,腾地一下坐了起来。

    “您好,客房服务。”

    这个时间点服务个屁啊……根本就没叫客房服务好吗?

    钟晚樱瞧了眼窗外,酒店门口就有好几个人在摆弄摄像机,而且看起来很可疑的车也停了好几台,她关了窗帘。

    “搞错了吧,我没叫客房服务。”

    钟晚樱一边提高音量回应,一边把季天泽往浴室赶,又把他的帽子墨镜口罩塞到被子里,然后动作迅速地开始撕客房摆放的收费面膜,五十块一片!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您的房间可能还缺了东西,我需要检查一下,如果少了,再帮您放进去。”

    钟晚樱深知这群混迹在娱乐圈的同行有多么神通广大。

    刚刚她和季天泽进电梯刷卡,犯了一个很致命的错误,那就是没有把其他楼层按亮,明摆着告诉别人他们在十楼,现在想想人家已经把目标锁定在这一层了吧,如果非不让人进来检查那被怀疑的可能性就更大。

    钟晚樱贴着面膜,把外套给脱了扔在床上,然后才去开门。

    她的口气很不好,一副被打扰到很不耐烦的样子,“少了什么东西啊,给我就行了。”

    那女生连工作服都没换,装也不装得像一点,估计是刚开了间房就冲上来了,“啊,我要先看一下您房间有没有少。”

    能当娱记脸皮一定得厚,妹子直接挤进了房间四处打量。

    钟晚樱双手环抱一脸不耐,“干吗啊你,我缺了东西自己会打电话叫前台,你给我出去我要洗澡了!你们这什么破五星级酒店,酒店员工都这么没素质吗?连制服都没有,我告诉你你再不出去我就投诉了啊!”

    浴室是半透明的玻璃,那女生瞧了一眼,这大床房实在没哪儿能藏人,这面膜女又和吃了炮仗一样气势逼人,她只得边道着歉边悻悻出去敲下一间了。

    从猫眼里看到那女生又去敲对面那间的门,钟晚樱松了口气,她撕下面膜走进浴室。

    噗……

    这么会儿功夫,季天泽竟然缩到浴缸里了。

    他得庆幸这浴缸够大,不然还真藏不住他这位太子爷。

    听到关门声,季天泽狼狈地爬出来,一抬头就看到钟晚樱明明想笑却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他的脸黑得和包青天似的了。

    钟晚樱一向淡定,但季天泽这个样子真的是太搞笑了,她有点儿绷不住。

    季天泽的脸越来越黑,他双手撑在洗漱台边缘,将钟晚樱圈起来,咬牙切齿,“喂,你想笑就笑好吗?

    钟晚樱咬着下唇望天,努力开始回想不开心的事,让自己不笑出声。

    季天泽的脸不能更黑了,他慢慢逼近……

    这个姿势,钟晚樱一秒联想到了《风已穿堂过》里他对严暖的那个壁咚。

    隔这么近,连他的睫毛都看得清楚啊。

    咦,怎么觉得温度有点高?

    季天泽靠得越来越近,他的呼吸都直接扫到了自己脸上,钟晚樱想伸手推开他,却发现自己的手也被圈住了,完全伸不开。

    “喂季天泽,你离我远点。”

    “你不是想笑吗?继续。”季天泽发现钟晚樱开始脸红,起了戏弄的心思。

    “我可是你救命恩人,你不至于吧你,记者还没走呢。”

    “我怕什么?现在更怕的是你才对吧?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躲,还不是这群记者一天到晚追着问我老婆是谁?开门最好啊,直接公开了多省事。”

    “你!”钟晚樱闭眼,在心底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冷静,不要跟他吵。

    可是真的好想去死一死,她觉得自己脸的温度都能摊蛋饼了!

    真是中了玛丽苏神剧的毒,脑子里不断回放电视剧里季天泽的壁咚场景,脸红得完全不受控制。

    钟晚樱咬了咬唇,季天泽垂眼扫视,平日淡淡的唇色现在竟然有点嫣红,鼻子也很小巧,睫毛很长,他低头,有点控制不住地想要靠近……

    岂料钟晚樱突然抬起膝盖撞向他的下|身,季天泽不防,发出一声惨叫,“啊!——”

    可钟晚樱眼疾手快,扯了块毛巾就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发声。

    过了好一会儿,季天泽才缓过劲,他狠狠甩开毛巾,发现这毛巾有点重,这一看……

    靠,这分明是给人洗完澡踩脚的毛巾地毯啊!

    钟晚樱,你真是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