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醉晚樱[娱乐圈] 第18章 还是支付宝转账吧
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记者一时半会儿是不会走了。

    季天泽一身狼狈,狠狠瞪了钟晚樱一眼,干脆关了浴室门开始洗澡。

    “四点半了。”钟晚樱看了眼时间,又撩开窗帘看了眼外面,真是敬业啊,还不走。她站在浴室门口敲了敲:“房间我也给你开了,你自求多福,我先走了。”

    季天泽探出半个头,见她提着包就打算离开,季天泽一边擦着刚洗的头发一边快步跨至门前拦住她,“喂,你怎么能走?”

    钟晚樱抬头看他,莫名其妙,被狗仔围追堵截的又不是自己,怎么不能走了?难不成这一天假都要耗在这儿吗?

    “你走了我怎么办?”

    钟晚樱满脸都写着关我屁事。

    季天泽用食指指着她,似乎准备发作,深呼吸了一口气又忍了下来,压低声音道,“你脑子是不是移植的啊!现在房也开了,你拍拍屁股走了到时候我被人堵住,你以为你有好果子吃吗?你以为那群记者是吃素的啊,你就说说,这房是你开的吧?不想被曝光就乖乖呆在这里,你敢走试试看!”

    去你丫的,你脑子才是移植的……

    钟晚樱算是明白了,他这是要死还想拉个垫背的啊。自己真是被那部玛丽苏神剧洗了脑才会圣母心泛滥来帮他,这个人简直无耻!

    见提前离开无望,钟晚樱转身不再看他。

    季天泽回浴室继续洗澡,吹干头发,折腾了半个来小时才出来。

    这半个小时期间,钟晚樱时不时撩窗帘看一眼楼下,但同行们非常执着,大有不采访誓不罢休的气势。

    这也不能怪他们,谁叫季天泽窝在剧组老不出来?好不容易逮到一个采访机会大家都不肯放过啊。

    “钟晚樱,过来。”从浴室出来的季天泽朝她勾了勾手,钟晚樱斜眼瞧他,并不挪步。

    “你不想一直呆在这里吧?”

    当然不想,明天还要上班呢,而且还没吃晚餐。

    钟晚樱走到他面前,双手插兜,“说。”

    “态度这么差,嘁。”季天泽垂眸看她,见她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起了吊人胃口的心思,他与钟晚樱错开,闲闲地躺到床上,还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钟晚樱的耐心被磨得差不多了,她抬脚踢了踢床,“你到底想怎样?”

    季天泽还是不理她,打开电视,调到体育频道。

    钟晚樱深呼吸了一口气,要冷静要冷静,可是真的没办法忍了,这个祸害!

    她越过季天泽拿起另一边的枕头,朝季天泽按去——

    季天泽没有防备,被她闷了个正着,在枕头下艰难地叫喊,“要死了你!谋杀……亲夫啊……你……唔……”

    他说完这句,钟晚樱又使了两分力按了按,整得差不多才甩开枕头。

    钟晚樱松开的瞬间,季天泽竟还有余力猛地坐起,钟晚樱本想着趁他没恢复喘口气,未料季天泽的报复来得这么突然!

    季天泽一把扯过钟晚樱的手,把她甩到床上,翻身压着她的双腿,一只手钳制住钟晚樱想要挣扎的两只爪子,将其固定在她头顶,另一只手撑着床。

    钟晚樱挣扎不动,季天泽才有时间开始喘息,“看不出你反抗欲还挺强烈的啊,你这在抗/日时期就是妥妥的反/动派啊你,看着文文静静秀秀气气一姑娘,怎么动不动就想用武力解决问题呢你。”

    “季天泽你简直是个臭流氓!”钟晚樱尝试着想要推开他,却发现除了嘴巴哪哪都动不了,脸涨得微红。

    “流氓?”季天泽凑近打量着她的脸,不怀好意地勾起坏笑。

    钟晚樱想故技重施用膝盖顶他,可腿完全屈不起来。

    看到季天泽越来越放大的俊脸,钟晚樱一闭眼就想来个出其不意,用头撞他的鼻子,鬼知道季天泽突然微微往下偏了偏头——

    “砰!”

    头是撞上了,鼻子也撞上了,可为什么连嘴也撞上了?!

    钟晚樱没睁开眼,可觉得头疼鼻子也疼,牙齿也微微发麻,好像还有点儿血腥味……软软的……

    她瞬间清醒,睁大眼睛,季天泽也是睁大了眼睛,四目相对的距离太近了。

    时间仿佛是静止了几十秒,季天泽贴在身上,能感受他的心跳声强劲而有力,咚、咚、咚……

    “*!——”

    季天泽突然松开钟晚樱跪坐在床上,一脸痛苦。

    趁季天泽失神,钟晚樱屈腿偷袭成功,气都不喘迅速爬下床离季天泽离得远远的,她捂着胸口慢慢滑坐到地上,这才看到季天泽的上嘴唇被磕破了一块,有血。

    在钟晚樱想趁机先走的时候,季天泽的手机响起铃声。

    其实这一下不如在浴室时撞得痛,季天泽差不多已经缓过来了,见来电是傅光延,直接点了外放。

    “在星城吗?要不要喝一杯。”电话那头的傅光延听起来心情很好。

    季天泽忍着余痛问道,“你在哪?”

    傅光延:“我在开车,刚下绕城高速。”

    空气突然静默了两秒。

    季天泽与钟晚樱对视,都从对方的眼里读出了相同的讯号。

    “来风睿酒店吧,我在酒店五楼的ktv等你。”说完季天泽按了挂断,不给傅光延追问的机会。

    刚刚还水火不相容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钟晚樱挑开窗帘看了一眼楼下,“我知道风睿有两个侧门,右边的门离我停车的地方很近,但那里现在肯定有记者蹲守。”

    钟晚樱转头看他,继续说,“等会我先下去,傅光延一停车我就喊,你在上面看着,我这边行动你就马上下去。”

    季天泽点头。

    钟晚樱点开地图看了下从绕城高速到这边大概需要多长时间,然后提前十分钟下去,戴上记者证,把头发拨弄下来遮住半边脸、低着头,捧着手机也在酒店门转悠,装作也是在蹲守季天泽的人。

    季天泽说,傅光延的私人座驾是兰博基尼超跑,这车很打眼,钟晚樱边转悠边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傅光延也是被人跟拍多了的人,进酒店这么敏感肯定不能把车停在酒店门口,在酒店对面马路就停了车。

    可耐不住钟晚樱一直在守株待兔,他停车开门的第一时间钟晚樱就发现了他,心里默念道:对不起了傅大神。

    “傅光延!是傅光延的兰博基尼!”

    听到傅光延这么醒神的三个字,蹲疲了的记者们都猛地转身,一看真是傅光延!跟着钟晚樱就朝对面冲去。

    傅光延马路都还没过,就看一群记者朝自己冲过来,有点懵逼,可要回车上也是不可能了。

    钟晚樱成功引开记者,自己却悄悄退出包围圈,又过了马路,跑回酒店右侧门等季天泽。

    季天泽动作迅速,见到钟晚樱的第一时间把帽子口罩墨镜都塞给她戴好,他自己戴着外套帽子埋头。

    两人朝咖啡厅的停车坪方向快步走去,可竟然有漏网之鱼发现了他们,在后面大喊,“季天泽!”

    季天泽拉起钟晚樱开始跑,并告诫道,“别回头!”

    钟晚樱边跑边说,“进西餐厅,西餐厅二楼跟另一栋楼连着,从那栋楼下去就是停车坪!”

    季天泽点头。

    两人突然右拐闯进西餐厅,服务员刚好在门口,“你好二位……”

    “我们去二楼找人。”钟晚樱一边说一边拉着季天泽上二楼,熟门熟路地往两栋楼之间的连接处走,岂料走得太快,转弯之时撞上正要上牛排的服务员,一盘牛排径直往旁边那桌飞去——

    “啪!”

    钟晚樱和季天泽还有服务生都愣住了。

    相对而坐的两位顾客也好不到哪里去。

    钟晚樱心下哀嚎却知道不能再逗留,一边掏出仅剩的几百块现金放在桌上,一边赶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有急……”

    在她隔着墨镜与那位顾客四目相对之时,哑然无声。

    竟然是纪明昭。

    纪明昭看向她,一时晃神。

    季天泽拉着她要走,不经意间看了眼,也认出了纪明昭,不巧,纪明昭的目光也刚好从钟晚樱扫到他的脸。

    两人只有一瞬间的对视。

    钟晚樱反应迅速,拉着季天泽越过服务生,匆匆离开。

    这一路没再有任何停顿,直到上了车,将车开到另一条路,他们才停下来喘气。

    钟晚樱满脑子都是刚刚见到的纪明昭。

    季天泽歇了歇,有了说话的力气,问她,“刚刚那个,是你前男友吧?”

    钟晚樱没有回答。

    她摘下墨镜口罩,回想着西餐厅的那一幕,纪明昭应该是看到季天泽的脸了,那现在只能祈祷纪明昭没有认出自己,包得这么严实,应该认不出来吧……

    今天的事太荒唐了,真是被下了蛊才会同意帮季天泽。

    季天泽还在大言不惭,“你帮我甩了狗仔,但是你看看你看看,我嘴都成什么样了?”

    还有脸说。

    “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今天就算是两清吧。”

    钟晚樱真是要气笑了,“两清什么啊两清,房费一千二百八,道具面膜五十,刚刚赔了五六百,谁跟你两清,给钱。”

    “不是吧你,这么点钱都要跟我算?”季天泽撑着方向盘看她,一脸不可思议。

    钟晚樱拍开他手,“太子爷,我是工薪阶层,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随随便便拍个戏就入账六七位数吗?而且我们难道是不用算钱的关系吗?”

    季天泽作恍然大悟状,“噢我知道了,你是在提醒我要给家用是吧?行,我给,那从这个月开始给。”

    他拿出钱包,虽然一张软妹币都没有,但还是非常豪气的甩出一张卡。

    钟晚樱以为电视剧的情节要来了,“给,黑卡,随便刷。”

    她正盯着季天泽递过来的□□脑补,就听到季天泽说,“每个月给你打五千,交家里的物业水电各种费用,还有,记得多买点零食。”

    钟晚樱略带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你还是支付宝转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