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醉晚樱[娱乐圈] 第19章 腥风血雨的直播节目
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支付宝转账……可季天泽没有支付宝。し

    刚拍完一场打戏,季天泽捂着有些发疼的胳膊往保姆车走,小白在一旁殷勤递水,季天泽拧开喝了一口,问,“王月呢?”

    小白愣了一下,“她不是昨天请假了吗……这两天都不会过来。”

    小白提醒,季天泽才想起这事,他“哦”了一声。

    “天泽哥,你找她有什么事啊。”

    季天泽侧身看小白,上下打量,“你会开支付宝吗?”

    “你要买东西?”小白知道,季天泽平时要网购都是王月下单的,可王月今天不在。他赶忙掏出手机,打开应用,“天泽哥,我帮你买吧。”

    季天泽摇头拒绝,“我要自己开一个。”

    只给老婆打五千块家用这种事,他才不会告诉别人。

    这边季天泽在让小白帮他开账号,那边钟晚樱正和同事看电视剧。

    “宋清堂,我命令你马上滚出我家!”周晚风跺着脚,指着宋清堂大喊。

    宋清堂却撩着二郎腿,不咸不淡地来了一句,“今天的粥没放葱花,给我加点。”

    周晚风朝他扔枕头,宋清堂却轻而易举地接住了,勾起嘴角,“想跟本少爷同床共枕就直说,犯不着牺牲一个枕头。”

    “好苏啊,受不了。”杨莎莎作西子捧心状,看着屏幕两眼放光。

    曾妍也不住点头,紧抓着杨莎莎的手腕念叨,“完了完了,感觉自己中/毒了,季天泽怎么这么man!”

    相比之下,钟晚樱显得淡定许多。

    可看到宋清堂将周晚风逼到床边的一幕时,钟晚樱莫名回想起那日在酒店、他压在自己身上的情景,脸上一热,突然起身匆匆往洗手间走去。

    她不得不承认,季天泽真是太会撩了,这部剧完全就是一部直男撩妹手册啊,光天化日真是伤风败俗。

    钟晚樱一边往洗手间走,一边看微信,往下翻了一页才看到与季天泽的聊天记录,他回帝都已经两天了。

    微信“叮咚”一声提示,她翻到最前面,狼人杀游戏群有新消息,她这才注意到群名改成了“本月首杀千万大v。”

    宋亦然:收工了收工了,约不约?所有人

    宋亦然收工了,那季天泽自然也是收工了。

    宋亦然:我这儿三个,狼王那儿四个,还有人在帝都吗?

    傅光延:在悉尼,来不了。

    群里慢慢开始有了回应,热闹起来。

    钟晚樱看了几条,最后还是锁屏,不再看微信消息。

    刚走出洗手间,就听手机铃声响起,来电显示为季天泽。

    “喂。”

    “你在上班?”

    钟晚樱“嗯”了一声,本来准备回办公室,又停了脚步,往靠落地窗的走廊沙发走去,她问,“有事吗?”

    站在保姆车外,季天泽一手拿着手机,一手伸直,让小白帮他涂药。被钟晚樱这么一问,季天泽有些语塞,朝小白抛了一个眼神,示意他停一下动作。

    等小白离开,季天泽才回答钟晚樱,“没什么事,我只是想说……这个月的家用我等会就转给你,你注意收一下。”

    “知道了,没事我挂了。”五千块至于来来回回提醒吗?

    “喂,钟晚樱。”

    “还有什么事?”

    “我过几天会去你们台录节目。”

    “哦。”

    “你反应也太冷淡了吧?”

    钟晚樱拿开电话看了一眼,真是莫名其妙,“你想要什么反应,我又不是做综艺节目的。”

    就差没说关我屁事了。

    “师傅!”

    有人喊她。

    钟晚樱转身,看到石磊从电梯那边出来,正在跟自己打招呼。

    她看着石磊,对电话那头说了句“有事,再见。”便很快按下了结束通话。

    听到断线之后的“嘟,嘟,嘟……”,季天泽愣了愣,还有人当她徒弟?不是……就挂了?这也挂得太快了吧,什么态度。

    季天泽这边刚说完要来台里录节目,钟晚樱和石磊回办公室就发现办公室的女同胞都在幸福的嚎叫,“季天泽要来了要来了!”

    “完了我那天要外采有没有人跟我换啊!”

    “你认识《争分夺秒》的人吗?能弄到票吗?”

    至于么……他又不是第一次来台里录节目,平时怎么没见你们这么热情。

    钟晚樱心里正在嘀咕,她身边的季天泽小迷弟也突然激动起来了,“师傅师傅,我偶像要来录节目,我那天能不能不出去?!”

    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径直走到办公桌前问,“莎莎,季天泽什么时候来?”

    “大后天!”

    那天要外采。

    钟晚樱转身,看石磊满是期待,叹了口气,“那天有警民在线,你就留台里,不用跟我一起出去了。”

    石磊一脸惊喜,“真的啊,谢谢!谢谢钟姐!”

    她突然想起什么事,又回过头问杨莎莎,“季天泽是来录《争分夺秒》?”

    “对啊对啊!”

    争分夺秒……这还真没想到,钟晚樱潜意识默认他是来录《星光无限》的。

    这算是星城卫视的老规矩了,电视剧在星城卫视播出,该剧组都会来《星光无限》做宣传,有的在开播之前就会来,也有很多在播出中或是播出结束之后才来,可来录《争分夺秒》的明星……也太少了。

    晚上,《争分夺秒》官微放出下期节目参与人员预告,一下子炸开了锅,鱼水也开始了新一轮的刷屏。

    《word天!风已剧组没事儿吧?!搞事情!》

    《太子爷要参加争分夺秒了》

    《有人b站开太子爷节目直播吗?约不约约不约》

    《初恋通告要笑疯了吧,这热度蹭的,我给一百分》

    与此同时,#争分夺秒季天泽#也上了热搜话题。

    钟晚樱揉了揉太阳穴,给自己煮了杯咖啡。

    说实话,她也有点想不通风已剧组为什么要去参加《争分夺秒》,更想不明白季天泽竟然会同意去,他现在人气这么高,这种节目一个不小心分分钟掉粉掉到解放前啊。

    其实《争分夺秒》也算是星城卫视的一颗收视常青树了,可它是一档以素人参赛为主的益智答题类直播节目。

    对,没错,就是直播。

    每年《争分夺秒》都会举办高校巡礼,针对各大名校选拔参赛队伍,这也是该节目最有看点的地方,最近几年总会在名校巡礼赛中脱颖而出一些素人男神女神,引起热议。

    除此之外,节目方还会邀请一些有片子即将上映或者正在上映的剧组来进行明星对抗赛,这种时候,节目的收视率也会飙升。

    只是《争分夺秒》的明星对抗赛越来越少了,因为此前就有刚刚崭露头角的明星在节目中完全暴露自己的智商,连简单的常识题都答错,微博下被追着骂了上万条评论,各大论坛也是嘲讽力全开,抨击娱乐圈的人大字不识几个,圈钱倒是厉害,劝人家多读点书再出来演戏。

    这还不算什么,《争分夺秒》最轰动的大概是某位卖知识分子人设的中年演员上节目,把节目组给的答案背串了,一道不算太难的诗词题答得驴头不对马嘴,最可怕的是这位演员还老在微博写诗,说自己平时最爱读的就是唐诗宋词。

    这一直播突发状况引起轩然大波,多平台发文斥责节目组作假行为是对观众的一种侮辱,该演员更是人设完全崩塌,自此寂寂无声。

    诗词泄题事件之后,星城卫视台长及高层人员紧急召开记者会公开道歉,并停播整顿节目。

    《争分夺秒》再开播时,斥巨资请到了多位不同领域的权威人士坐镇题库,保证节目绝不会再次发生泄题事件,此后节目也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收视低迷期才慢慢恢复。

    在钟晚樱的印象里,今年《争分夺秒》还只做了一期明星对抗赛。

    季天泽他行么,不会一夜之间因为智商太低被打回原形吧?

    钟晚樱边想边摇头,应该不会,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耿直的颜狗,智商什么的不重要,只要苏苏哒帅帅哒,照样能有死忠粉不离不弃。

    季天泽能不能hold住这个节目,不止是钟晚樱有疑问,广大吃瓜群众也很疑惑,鱼水就有很多讨论帖:

    《大家还记得大明湖畔的诗词事件吗?》

    《请对太子爷温柔一点》

    《说到争分夺秒,让我们盘点一下娱乐圈的高学历明星吧》

    《风已开播后太子爷的综艺首秀,人设会崩吗》

    有天妇罗在楼下回复:

    “季少爷并没有卖过学霸人设,谢谢。”

    “讲道理,季天泽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他可不像某些人肚子里没点墨水还一天到晚装有文化,不求善待,还请轻嘲。”

    也有人开帖,题目是这样的:

    《答题重要吗?重要的是我要看到活的太子爷!舔屏党抱紧我!》

    《话说答不好也没关系吧,季天泽rio没卖过文化人的人设》

    《演员会演戏就好了啊,为什么要求这么多?》

    《季天泽可没说过偏安一偶童童高楼吧?别这么唱衰ok?》

    看到这标题,钟晚樱突然破功,差点喷出一口咖啡。

    这个楼主有前途啊,嘲讽力max!

    偏安一偶童童高楼都是鱼水的老梗了,这可是向文轩刚出道那会儿参加访谈节目的时候说的,后来红了被人扒出视频,就成为了他的一个黑点。

    虽然经纪公司早就花钱删了这个视频,但资深八卦儿们可不会忘记向小鲜肉的语出惊人。

    其实娱乐圈没文化真的不算什么,关键是没文化还要卖有文化人设真的很招人烦,比如说向文轩,红了之后还出了本自传。

    安静如鸡不好吗?非要招人骂。

    当然,粉丝滤镜的强大之处就在于可以过滤掉这一切,“他那么努力了,不过不是看错了两个词语至于翻来覆去炒剩饭吗?谁还没有犯过错?”

    节目还没开始,就已经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钟晚樱可以预见,节目直播当天,各大社交平台会有多么热闹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咸吃萝卜淡操心些什么,还闲到上网搜了另一部剧《初恋通告》的剧组成员学历,看到学历最高的男主是与季天泽同电影学院毕业的之后,她稍稍放心了点。

    季天泽上节目那天,钟晚樱整个下午都呆在公/安局录警民在线,她在等一份笔录,可嫌疑人完全不配合,一直僵持,她和摄像也就只能在外等着。

    下午六点,风已剧组已经到达星城广电。

    而钟晚樱和任远在吃公/安局食堂。

    “上次那个人口拐/卖的案子有眉目了吗?”钟晚樱一边淡定地挑出胡萝卜丝,一边提起早先被压下来的案子。

    任远微微皱眉,咽下口饭才回答,“这件事有点复杂,处理起来也很棘手,可能还要跟很久。”

    “噢,这样啊。”她小幅度点头,识趣的不再追问。

    正在这时,钟晚樱手机响了。

    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季天泽。

    她跟任远打了声招呼,“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

    任远点头。

    钟晚樱一直走到食堂外面才按下通话键。

    入冬后的傍晚温度骤降,室外有些冷,她深吸口气。

    季天泽的声音懒懒散散,似是漫不经心,“喂,我到台里了。”

    她往可以挡风的柱子后边走,一边走还一边缩起了脖子,“哦,有事吗?”

    “你人呢?”

    “我在外面做采访。”

    “你不在台里啊……”季天泽看着手中的票,语气中流露出一丝他自己都未发觉的失望,拇指指腹抵住中间,食指轻轻一压,那张《争分夺秒》观众席前排的票就被对折成了一个小豆腐块。

    钟晚樱挽了挽被风吹乱的碎发,又问了一遍,“你找我有事?”

    “没事。”

    他很闲吗?钟晚樱轻皱眉头,不想再站在外面吹冷风,敷衍几句,匆匆挂了电话。

    被挂了电话的季天泽坐在化妆间里,神色不豫。

    这个女人,什么态度?没事就撂电话,这习惯太差了!

    警民在线专题采访不算顺利,折腾到晚上八点多才打道回府。

    司机和摄像都是钟晚樱不太熟悉的,在公安局呆了大半天,这么晚才收工,还没有额外收入,他们聊天的语气中已是颇有微词。

    钟晚樱不搭话,打开一半车窗透气。

    星城的夜色很美,就像它的名字,灯火粲然如同闪烁繁星,她微眯着眼往外看,点点霓虹却让人不期然想起那一根根点燃的烟,猩红火光明灭。

    季天泽抽烟的样子,有种奇特的吸引力,让人没办法忘记,更没办法讨厌,可能……这就是高颜值自带的buff吧。

    吹了一会儿风,钟晚樱觉得有些冷,便关上了窗子。

    她拿出手机刷鱼水。

    鱼水的首页有很多帖子在讨论今晚的《争分夺秒》。

    现在是八点四十,没有意外的话,节目应该已经直播了四十分钟,差不多是一半了。

    回台里大概还要一刻钟,钟晚樱正在犹豫是回台蹭wifi还是现在就看直播,副驾驶上的摄像师傅就打着商量说道,“欸,老王,你前边儿左转先把我送回去吧,懒得回台里再搭车回了,折腾。”

    司机王师傅往前探了探头,“哪儿?有多远啊?”

    “不远不远,就十来分钟,前边儿比较窄的那个,就那个,左转笔直走就成。”摄像一听有望,指路很是殷勤。

    “那你设备让我给你送?”

    “帮个忙啊兄弟。”说着,摄像师傅就掏出包烟,给司机王师傅递了根。

    “成吧,那边好像有个加油站,车也快没有了,顺路加加油。”

    司机和摄像两人自顾自讨论,也没有问过钟晚樱是不是愿意绕路等待。

    公车私用,在电视台是被明令禁止的。调度中心所派的单,也必须以外采记者为主导。此刻他们是吃定了钟晚樱不会反驳,而钟晚樱也的确只能沉默。

    起码要耽搁半个小时。

    钟晚樱心中微叹,继而想到,等自己回台的时候,季天泽他们剧组的节目应该已经录完了,她不再犹豫,点开了《争分夺秒》的直播。

    进度条缓冲过后,跳转的画面刚好切到季天泽,主持人念题的时候摄像先给了观众席的摇镜头,待到题目报完刚好转回台上,进而拉到近景,给季天泽特写。

    “该图出自大型古装电视连续剧《汉宫秋》,请问图中所示的椁室一般称为什么?”

    季天泽微眯着眼望向大屏幕,思考了两秒,镇静地报出答案,“黄肠题凑。”答完之后应节目答题要求,他稍作停顿,继续解释,“这是帝王一级才能使用的高规格椁室。”

    “回答正确!”

    钟晚樱微微愣神,现在《争分夺秒》的明星对抗赛难度已经这么高了?

    她记得以前看的一期,题目最多就是“武则天改国号为什么。”

    初中历史课难度的题目,还多的是人答不出来。

    明星文化水平参差不齐,一般明星对抗赛,节目组给的题目多以娱乐和常识为主,季天泽这题目也太超纲了,就连本科专业是汉语言文学的钟晚樱看到之后都没办法脱口而出。

    打开弹幕后,手机屏幕马上被五颜六色夹杂着众多惊叹号的文字所占领。

    “季天泽没提前背题目我不信!!!”

    “季少爷帅出天际了!!!”

    “喂110,我要报警,这里有人炫智商!!”

    “这些都是常识好吧,只能说其他人太蠢了”

    “不ky会死?”

    “你牛你全知道你倒是去报名啊!”

    “转粉太子爷保平安”

    “原来娱乐圈不都是文盲”

    “历史系学渣表示上一题我竟然不知道,对不起老师”

    “你们只看到他的智商,而我却看到了他的脸”

    满屏腥风血雨。

    钟晚樱迅速关掉弹幕,可这一关,节目也没能播出来,先是自动暂停缓冲,然后直接变成:您的网络出现问题,休息一会儿再试吧。

    想浪费点流量都不给机会啊。

    钟晚樱不死心,又试了一次,还是同样结果。她只能放弃直播,转战鱼水。

    鱼水首页有《争分夺秒》图文直播帖,她直接跳到最后一页,看到有人说:

    “我有预感,这会成为争分夺秒结束最快的一场比赛。”

    “刚刚太子爷帮严暖答题那里太帅了!他俩好有cp感啊!”

    “清风夫妇赛高”

    “你们yy有点底线好么,太子爷已经结婚了。”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太子爷是形婚吗?他的真爱明明是傅光延”

    楼歪了。

    返回电视台已是半小时后,广电外面聚集了大批举着灯牌拿着荧光棒的粉丝。这样的情景其实并不陌生,往往大咖来台录制节目时,就会有粉丝在外守候。

    钟晚樱半眯着眼隔窗望去,灯牌上写的好像都是一个“泽”字。

    艰难地等警卫劝粉丝让开,他们的采访车才得以前进。

    司机把车停在库房门口,钟晚樱下车。

    她一转身,就刚好见到一群人围成一团、从大楼门口出来,这一群人里不时还有人喊着尖叫着,“季天泽!季天泽!……”

    钟晚樱仔细看了看,这都是前线大大啊,人手一大白。

    战斗在第一线的资深傅粉钟茶茶就给她科普过:没有大白还想饭拍傅光延?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钟晚樱一直以为,只要人长得帅,带个手机就够了。炮姐的世界她真的不懂……

    因这一小群人的出现,广电外的粉丝也开始骚动,警卫不得不站成一排挡在大门口。

    钟晚樱很快反应过来,围着季天泽的人,应该是去了现场的粉丝。

    她望向人群中央,得益于季天泽的身高,依稀能看到他在不停签名。

    季天泽抬头松缓的时候,视线掠过外/围,刚好与站在不远处的钟晚樱四目相对,不过短短几秒,他又接了下一个本子继续签名,再望过去的时候,钟晚樱已经不再看他。

    钟晚樱回到二十二楼之后,推开窗子,正看到周腾和王月护着季天泽往保姆车走,还有那么多粉丝围在广电外面,要出去可能还得等一段时间。

    真是奇怪,明明早就知道他红了,可现在才真切感受到这一现实。

    他大概不会再有机会开着那部骚包的r8四处闲逛了。

    采完卡回办公室,钟晚樱才发现,今天杨莎莎、曾妍,甚至自己的小徒弟石磊全都没下班,一个个趴在窗子那里目送季天泽的保姆车离开。

    杨莎莎双手捧脸,恋恋不舍地往办公桌走,“季天泽太帅太帅了!怎么办!更爱他了!”

    曾妍:“长得帅智商还那么高,好想嫁啊!”

    杨莎莎觑她,“你?连孩子都有了,醒醒吧。”

    曾妍回了个白眼,“怎么?还不容许我幻想一下啊。”她又叹了口气,开始摇头,“我老公要是有他一半的颜值就好了。”

    还是石磊最先注意到钟晚樱,他兴奋地跑到钟晚樱面前,“师傅!你怎么才回?季天泽刚刚走!”

    她的视线转移到大炮上,她用手指着,问石磊,“你的?”

    “对啊,为了拍我偶像专门带的,高清美颜!师傅你快来看,超级帅!”

    你是准备做前线炮哥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钟晚樱揉了揉太阳穴,“平时上班可没见你们这么积极,你们还不走?”

    曾妍和杨莎莎看她,齐齐回答,“走啊。”

    杨莎莎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季天泽都走了,我当然要走,晚樱你今天运气太差了,林姐帮我们弄了票,我们都去看现场了,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啊。”

    钟晚樱无奈,“专题不好做。”

    曾妍也凑了过来,“你没去看真的太可惜了!回去赶快看回放,季天泽太厉害了!你知道吗?最后他竟然挑战了<倒数六十秒>,而且成功了!”

    “倒数六十秒?”钟晚樱有点惊讶。

    曾妍用力点头。

    <倒数六十秒>是《争分夺秒》平时素人参赛时,最后获胜者可以追加奖励翻倍的一个赛制。

    六十秒钟,解出一道高难题,题目多是益智类,确实是考iq的。

    《争分夺秒》钟晚樱看过很多期,但最终选择挑战这一项的参赛者不多。因为获胜可以奖励翻倍的同时,也要承担失败将失去所有奖励的风险。

    少数参赛者挑战了,结果也不尽如人意。

    只有在名校巡礼赛中,<倒数六十秒>成功的人才多一些,毕竟名校学生里卧虎藏龙。

    倒是小看了季天泽。

    正想到这里,钟晚樱的手机就进来了新消息,她点开一看,季天泽发来了微信,“我直接回帝都了,记得回放节目。”

    嘴角不自觉微微勾起弧度,她敲了一行字,点击发送。

    “恭喜你,人设要变学霸了。”

    次日,季天泽的《争分夺秒》之战霸占了各大媒体头条,《争分夺秒》昨晚直播时的实时收视率也远超同时段其他上星卫视,凌晨时星城卫视的app上更新了这一期节目,网络播放量仍在持续飙升。

    微博营销号将昨晚季天泽的答题表现做成各种gif,花式转发舔屏,痞帅少爷范的表情包也新鲜出炉,更有饭圈大手连夜剪节目,某弹幕网站,“季天泽答题cut”排在了热门搜索榜第一位,弹幕一夜破三万。

    鱼水有人开帖,《明明参加节目的是两个剧组八个人,可七个人都沦为了背景板,心疼》

    楼下很快就有人反驳,“有什么好心疼的?这么好的蹭热度机会都没抓住怪谁?怪自己肚子里没货咯。”

    看到帖名的时候,钟晚樱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哦,鼓起勇气上了个暴露智商,还可能会掉粉的直播节目,竟然直接被大众忽略了,真惨。

    看到被顶起的最赞回复,钟晚樱也觉得挺对的,要是稍微懂得多一点,能跟季天泽交战几个来回,团队发通告都多几个题目啊,还不是自己智商低。

    末了,她在心底默默谴责了一下自己:太没立场了。

    但她有一个立场还是很坚定的,那就是:季天泽的表现真的很出色。

    最后一个益智逻辑题,其实只是考奇偶数,并不是很难,但一不小心就会走入死胡同。

    钟晚樱试了一下,用了一分半才解出来,但是季天泽在倒数还剩七秒的时候就报出答案了。

    “有列成一条直线的兔子洞五个,有一只小兔子藏在其中一个洞里,它每天晚上都会跳到相邻的洞,而你每天白天都只能检查其中一个洞,要怎样才能保证可以抓住小兔子呢?”

    听到题目之后,季天泽先是挑眉,而后在节目方准备的答题板上开始写数字,他每写一笔,都会同步投映到大屏幕上,他列了很多数字,然后在得知答案之时停笔,懒懒回答,“检查方法有很多种,我列的是432432”紧接着他又捡了几个要点说自己的思路。

    主持人一声高喊,“回答正确!”

    坐在采访车上看节目剪辑的石磊忍不住赞叹道,“好厉害!”

    钟晚樱无语,这一段视频她已经主动被动地看了无数遍,台词都能背下来了。

    迷弟石磊还在念叨,“不愧是我偶像啊,演戏又好答题也帅!”

    “有什么厉害的?这题目给我十秒就能解出来。”钟晚樱闲闲地接了一句。

    石磊睁大眼睛,又惊讶又激动,“钟姐!你也太厉害了吧!”

    ——竟然信了。

    钟晚樱瞥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一脸惋惜,“你还是太年轻了,不会吹牛。”

    石磊正太表示有点受伤。

    钟晚樱今天带石磊出的是一个会议采访,人/社部社保中心来星城调研,在某五百强企业的产业园作报告会议。

    石磊不解,“钟姐,你不是说人/社局会议吗?为什么要在这个做生物科技的公司开会啊?”

    钟晚樱向保安出示记者证,等保安放行,一行人进了企业园区,她才回答石磊,“因为人家有钱。”说完后又补了句,“应该说,人家乐意出钱。”

    一边走,钟晚樱一边给石磊解释,“想要在大城市扎稳脚跟,光有资本是不够的,还得政/企合作,取得政/府支持,你以后如果想做非娱乐性质的新闻,可以多了解一下这一块。”

    石磊听得连连点头。

    钟晚樱双手插兜,一边传授经验一边往前,“今天是第一次带你出会议采访,其实做民生这一块很少会采到,但以后你如果想做政/治新闻,就会很频繁了,回去教你编会议镜头。”

    这企业规模很大,整个一楼都是办公的格子间,他们转了一圈才找到会议厅所在的方位,其实会议厅就在三楼,但考虑到摄像机很重,摄像师傅比较辛苦,他们还是老老实实等电梯了。

    上到三楼,电梯门缓缓打开。

    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钟晚樱面前。

    ——纪明昭。

    纪明昭大概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钟晚樱,站在电梯外面微微发怔。

    “晚樱。”

    他的声音有点嘶哑,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唇色也有些发白。

    钟晚樱略略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会议快开始了,走吧。”她低声对摄像和石磊说道。

    纪明昭堵在电梯门口,又喊了声她的名字,“晚樱!”

    在他挡住钟晚樱去路的下一秒,他看到了钟晚樱左手无名指上那枚款式简单的铂金戒指,一时无话。

    钟晚樱不想跟他再有过多纠缠,绕开他匆匆向前。

    石磊嗅到了八卦的气息,却不敢多问,忙赶上钟晚樱的脚步。

    整场会议都是熟悉的套路熟悉的句式,没听一会儿钟晚樱就已经开始神游。

    她在想,纪明昭竟然出现在这儿了。

    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他学金融的,出现在哪里都不算奇怪。

    只是……他打算留在星城吗?

    还记得他年少时的理想是去华尔街开疆扩土。彼时钟晚樱从未怀疑过纪明昭的能力,纪明昭是个很聪明的人,他想做的大多事,都没有失败过。

    看他现在的样子,肯定是有了一番成就,不缺钱花了。

    只是他回来的目的,钟晚樱有些琢磨不透,她可不会真那么自恋,认为纪明昭是为自己而来。

    胡思乱想了一个来小时,会议终于结束。

    钟晚樱起身,石磊也努力睁着眼,慢吞吞站起来,他打了个呵欠,“钟姐,会议记录写完了。”

    钟晚樱一愣。

    “我什么时候叫你写会议记录了?”

    “不记下来怎么知道……”

    钟晚樱有点哭笑不得,她这个徒弟真的傻得可爱啊,“这种会议你还记,摄像机干什么用的?”

    听钟晚樱这么说,石磊瞌睡都醒了,恍然大悟,“我忘记了。”

    “没事,你写了,上同期比较方便。”她接过记录本看了一眼,安慰石磊。

    石磊哭丧着脸,满是哀怨。

    回到台里采完视频,钟晚樱开始教石磊编会议镜头,看了眼那写得满满当当的记录本,她提醒道,“电视台和报社不一样,固采栏目和线索自找的栏目也不一样,我们栏目所有的新闻,都是在采访之前就定了播出类型,比如今天的会议,报单表上填的是快讯,你来这么久了,快讯知道是什么了吧?一条才一分多钟。”

    石磊点点头,自己消化了会儿,差不多理解钟晚樱的意思了,“钟姐,我平时编快讯的镜头编很多,一般来说它的新闻介绍都是比较精简的,所以我们没必要一直记录,是这个意思吧?”

    孺子可教也。

    钟晚樱欣慰了些,“嗯,就是这个意思。”她朝石磊指了指屏幕,“你来看,会议一开始通常都要放一个全景镜头,有横幅,有会议主持,有观众,然后我们再接一个侧写……”

    就在钟晚樱教石磊编会议镜头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微信提示音,钟晚樱本不欲理会,但这一响就响个没完没了,她只得暂时放下手中的事,掏出手机。

    是《午间三十分》栏目的群消息,自上次漏掉采卡机更新的通知之后,她都不敢屏蔽了。

    林悦:所有人

    林悦:由于沈制片已进入孕后期,开始休假,从下周开始,《午间三十分》栏目的执行制片一职由钟晚樱暂代,栏目审稿、审片、报题都交由钟晚樱负责,除警民在线专题仍有钟晚樱跟进,其他外采将均匀分配,请大家积极配合钟晚樱的工作。

    沈如霜:我开始休产假了,要辛苦大家了!谢谢大家共同支持栏目工作。

    沈如霜:[红包]

    杨莎莎:沈姐好好休息~谢谢沈姐的红包!

    这之后还有数条信息,钟晚樱没有再细看。

    她有点惊讶。

    沈如霜要休产假这件事,大家一早就知道。

    沈如霜是台里的老人了,二十岁来台,能力很强但学历不高,熬了整整十年才熬到《午间三十分》执行制片一职,去年才结婚。

    台里要开一档新栏目《这里是星城》,上头有意等她产后复工调她去当总制片,《午间三十分》执行制片空缺已成注定,所以与其说暂代此职,不如说是直接升职。

    大家对此事心照不宣,人选却迟迟未有风声,没想到林悦直接将饼砸到了钟晚樱的身上。

    钟晚樱也完全没想到这个职位就直接落到了自己头上,这不算小事,林姐竟然都没提前打个招呼……

    说曹操曹操就来电话,她按下接听键,“喂,林姐。”

    “晚樱,群消息你看了吗?”

    钟晚樱一边点头一边应声,“看了,谢谢林姐。”

    林悦很满意,“嗯,我相信你的能力,好好干。”

    林悦是一个极其讲究效率的人,不喜欢毫无意义的周旋,更不喜欢虚伪的推诿,做事干净利落,这是她最欣赏钟晚樱的一点。

    钟晚樱和林悦通话期间,石磊也拿出手机回翻了群里的聊天记录,等钟晚樱挂断电话,就一脸兴奋地祝贺道,“师傅,你升职了!”

    她随手将手机放在桌上,转椅转至石磊面前,一脸淡定地表示,“低调。”

    她清了清嗓子,招呼石磊过来继续学习,“刚刚说到全景接侧写,其实如果有拍得好的摇镜头也可以加一个,一点晃动都不可以,摇镜头不能直接切,它要停……”

    钟晚樱刚说没几句,桌上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又响了起来。

    有电话。

    屏幕上还显示了来电者的名字:季天泽。

    钟晚樱看到的时候只是稍稍怔愣,正想伸手去拿,电光石火之间她想起一件事——

    她微微转头,石磊果然也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