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醉晚樱[娱乐圈] 第20章 我只想做个堕落的富婆
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季天泽这次显得十分没有耐心,钟晚樱脑袋正是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措辞之时,他就把电话给挂了。就爱上网 。。

    等回过神来,钟晚樱的大脑开始高速运转——

    是应该坦白自己和季天泽的关系威胁石磊不要说出去,说出去就先煎后杀再鞭/尸,还是死咬着只是同名同姓绝对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季天泽呢?

    她刚想开口,石磊就露出一副“我懂”的表情,还一边点着头一边发出“啧啧”的声音。

    这个小屁孩,平时看着不太灵光,遇上偶像的事脑子转得这么快。钟晚樱腹诽。

    石磊凑过来,满脸八卦,“师傅,还不老实交代,你是不是——”

    “是又怎么样?”钟晚樱斜睨着眼看他,决定拿出师傅的架子。

    “我就知道!师傅你别不好意思,喜欢季天泽嘛,有什么好丢人的,我也把10086的备注设置成长泽雅美过呢。”

    嗯?what?这和她想的好像不一样啊。

    钟晚樱提着一口气,硬生生把差点脱口而出的话给咽了下去。

    还以为他有多大长进呢。

    石磊还在滔滔不绝,“不过师傅你千万别让你老公看到了,不然他……”

    石磊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钟晚樱截断,“你话挺多啊,刚刚我说的你都听进去了吗?听进去了就给我好好编镜头!”

    石磊默认她是恼羞成怒,悻悻闭嘴,老老实实接替她的工作。

    钟晚樱拿着手机起身,往外走之前还警告了石磊一句,“给你二十分钟,我回来要是编得乱七八糟你试试看。”

    石磊安静如鸡。

    走到机房外,钟晚樱松了口气,她想给季天泽回个电话,但她觉得这儿打电话容易被人听到,不放心,又往休息室走。

    休息室里没人,她锁上门,安心了一点,这才给季天泽回拨电话。

    “喂,你找我什么事?”

    接电话的却不是季天泽,“嫂子,我是小白,泽哥刚被叫过去拍戏了,他跟我说如果你来电话,让你等一会儿,他等下会发微信给你。”

    “噢,好的,谢谢。”

    挂断电话没多久,她就收到了季天泽的微信,“后天晚上回家吃饭。”

    紧接着季天泽又补充了一句,“季家。”

    钟晚樱脑中警铃大作,“去干嘛?”

    季天泽回复:“商量婚礼。”

    婚礼,季天泽不提起,她都要忘了这件事了。

    两人都不想办婚礼,繁琐又麻烦,当初找了一堆理由搪塞,两家才终于同意先领证,等年底再好好办,眼看着今年没多久了,这事是逃不掉了。

    想到这,她有点头疼。

    她回了一个“好”,然后又敲了一行字,“麻烦你以后不要毫无预兆的打电话好吗?尤其是上班时间,被我的实习生看到备注了。”

    季天泽这次直接回了条语音,“钟晚樱,我说你脑子是移植的你还不服气,你就不会改备注吗?”

    ……!

    钟晚樱之前的确没想到,但被季天泽这么嘲,有点微恼。

    你逼的!

    她从通话记录里点开季天泽的资料,把联系人备注改成了“老流氓”,她突然想起了那日他被记者跟踪的窘迫,又加了几个字,然后截了个图发了过去。

    季天泽看到“被追杀的老流氓”之时,一口水喷了出来,呛得他不停咳嗽,脸都涨红了。

    他再打钟晚樱的电话,却发现正在通话中。

    刚挑衅完季天泽,钟晚樱本来是心情很好的,可看到马上进来的电话,整个人又开始郁郁。

    “喂,妈。”

    电话一接通,钟毓就开门见山道,“后天晚上要去季家,记得腾出时间。”

    “嗯,知道了。”

    “你的婚纱妈妈已经看过了,季家是用了心的,很漂亮。你去季家之前记得先去做个水疗,也不要忘了给你公公婆婆还有大嫂他们买礼物,状态好一点。”

    钟晚樱继续应道,“是。”

    “最近天泽比较忙吧?你要体谅他,也不要跟你婆婆抱怨,男人自然都是以事业为主的,你要表现得大度贤惠一点。”

    谁有空抱怨……

    钟毓又交代了一些事,顺便教她怎么给陈双选礼物,以及夫妻怎么相处才不会酿成自己的悲剧,足足说了十来分钟才算挂断。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跟钟毓通完电话,钟晚樱都觉得特别累,可能是钟毓总喜欢用“你要”或者“你不要”这种带命令口吻的语气说话吧,从很多年前开始就是这样,每次跟她说完话,整个人都像被一堆厚厚的《五三》给砸中了,莫名多了负担。

    按照钟毓的要求,钟晚樱抽空叫上钟茶茶一起去做了个水疗,然后又买了一些礼物。

    要回季家那天,钟晚樱非常丧,感觉和上刑没什么两样,窝在办公室里看风已的最新剧集才算是想开了一点。

    五点半的时候,钟晚樱接到了“被追杀的老流氓”打来的电话。

    “你几点下班?我到广电了。”

    晴天霹雳……

    她走出办公室,压低声音问道,“你是不是疯了?”

    “你才疯了,我这次可是用上全部的智商才躲开跟踪啊,对了,我换了车,在停车场等你。”

    “什么车?”

    “当然是最拉风的那一台。”

    人要脸树要皮灯泡还得要玻璃,他季天泽怎么就什么都不要呢。

    还有半个小时才下班,她有点儿坐立不安了,等会儿就是下班高峰期,季天泽好死不死又在停车场,要是碰上同事什么的也太不好了,想到这儿,她从抽屉里拿出备用手机,登陆自己的工作账号,然后交给石磊。

    “帮个忙,六点的时候帮我打下卡,按这个,记得用办公室的wifi打卡,不能出这栋楼。”

    石磊点点头,“师傅你要翘班吗?”

    什么翘班……就是稍微提早一点点开溜好么?!

    接收到钟晚樱威胁的眼神,石磊赶忙闭嘴,立正站好,“钟姐你放心,我一定按时打卡!”

    嘱咐完石磊,钟晚樱拿上那几袋礼物就火速溜走了。

    她刚到停车场,就看到一台骚包的黑黄配跑车十分引人注目,她眯起眼睛细看车标,好家伙啊,果然是红了,直接换了台布加迪威龙。

    见到钟晚樱,季天泽开了双闪。

    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季天泽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一手摘墨镜,一脸得瑟地问钟晚樱,“怎么样?这车帅吧?”

    钟晚樱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拿着四位数工资和四位数家用的人,无法品评八位数的车。”

    季天泽非常自觉地想起了那五千块,又戴上墨镜,“行了,副卡我不是一直放客厅了吗?上面还写了密码。”

    钟晚樱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真的?”

    被质疑的季天泽很不爽,“喂,你几个意思啊,我看起来像不给女人钱用的人吗?”

    钟晚樱深深鞠躬,“谢谢老板。”

    季天泽没好气地看向她,“喂,你的台词不应该是:‘我不用你的钱’吗?”

    钟晚樱斜睨回去,“你是不是偶像剧演多了?我只想做个堕落的富婆而已。”

    季天泽:我竟无言以对。

    两人回到季家时,陈双正在亲自下厨,大嫂任静带着小宝宝和季天恩玩,季天泽他继父和季天阳都没回来。

    见到季天泽和钟晚樱,季天恩“蹬蹬蹬”地迎上前,脆生生喊道,“二哥!二嫂!”

    钟晚樱半蹲下来摸了摸季天恩的头发,“今天不上课吗?”

    “今天下午是跆拳道课,恩恩有医生开的请假条,不用上的。”

    季天恩长得实在太可爱了,水灵灵肉嘟嘟的,分分钟能把人给萌哭,就连钟晚樱这种非常怕麻烦非常不愿意接近小孩子的人都觉得心快化了。

    她捏了捏季天恩的脸,“这样啊,姐姐给你带了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说着,钟晚樱从季天泽手里拿出一个粉色的袋子。

    季天恩打开,看到娃娃之后眼睛亮晶晶的,“哇,melody!嫂嫂,我太喜欢啦!你最好啦!”

    小公主喜欢就好,上次领证前来季家,季天恩缠着她大哥二哥要买娃娃,两人不仅都拒绝了,还阻止陈双和任静给她买,钟晚樱觉得怪可怜的,想到要买礼物,第一时间就想起了小公主提过的melody。

    这娃娃一出手,可是花了她三分之一的工资啊,当真是豪掷千金博小公主一笑。

    季天泽之前没看她买的东西,这一看她给季天恩买了娃娃,眉头微皱,“她才几岁,给她买这么贵的东西干什么?”

    钟晚樱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但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你一个开几千万跑车的人竟然连个娃娃都不舍得给妹妹买,要不要这么丧病?

    钟晚樱懒得理他,牵起季天恩往里面走,季天泽想开口只能干瞪着眼,他大跨步走上前,低声解释,“我不是不舍得给她买,才多大点小屁孩,就学会攀比了,你以为她是真喜欢这小娃娃啊,她是嚷着同桌的小姑娘有,非要买一个比人家贵的,这都什么风气,你还纵容她。”

    “那还不是人家先跟她炫耀有娃娃。”

    季天恩眨巴眨巴眼睛,冲钟晚樱一直点头。

    钟晚樱更坚定了自己的看法,长得这么萌肯定不会做坏事。

    季天泽一脸你无药可救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