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二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二章

    佝偻的男人就地出门。

    今夜月色极亮,门外是一方院落,院落里站着三位衣冠楚楚的白衫少年,身后背剑,眉目清秀。有两位站在前头,一位立在后头,扶着被救出来的柳家主母苏夫人和阿紫,苏夫人遥遥朝屋内望上一眼,瞥见柳如仙一片衣袖,便哭的将将晕厥过去。

    少年洁白的衣摆和袍袖间绣上青色的檀枝莲花细纹,正是寂月宗弟子衣饰。百里汐心道:这还真被苏夫人说中,真真妥妥的名门正派啊。

    见到少年们百里汐心间明媚如阳光,虽然不及玉飞阁翩跹美男子,但俊俏的少年啊你们的颜值是我重生至今的第一个安慰啊。

    站在前头最年长的少年眉心一颗朱砂痣,眉头深蹙,手持长剑对准佝偻男人,道:“十多日前明州五毒门内惨案,尸横遍地,戾气冲天,可是你杀的?那失踪的十多口柳家女眷你藏到哪里去了?”

    男人咯咯笑,“明州五毒门里头又非泛泛之辈,我不过是个拿钱办事的,哪里有那么多力气一一杀掉?”说完提斧子砍去。

    百里汐躺在地上继续吐白沫装死,一边装死一边观战。听白衣弟子们叫唤,晓得那眉心朱砂的少年唤寂白,正主要与挖眼男子相斗,虽略欠火候,但胜剑法清绝干净,快而准,一时间叫挖眼男无暇发动邪功,以他的年纪这般身手甚是不错。旁侧相助的便是师弟寂黎,远处护住苏夫人的叫寂弓。

    此地被发现,挖眼男毫无恋战之意,虽身形崎岖细瘦,力气不容小觑,一把大斧挥舞得虎虎生威,不过十来招便将二位寂氏弟子压制下去。只见他弓起身,大斧猛地劈地,将二位弟子足足震开数十步之远,转身跳进屋内,一把抱起了桌上的红木箱子提脚要跑。

    奔出屋外时,一只血红的蝴蝶不知从哪里飞来,轻轻翩跹过他的脚边。

    挖眼男浑身一抖,就地摔下去,红箱抛到远处,那头二位寂家弟子见机握诀,长剑飞出拉出一个小剑阵,将挖眼男围住,再也动弹不得。

    “抓住了!”只听寂黎欣喜道。

    寂白点点头,朝屋里看去,目光落在装死的百里汐身上,正正撞上她睁着的眼,不禁一怔。

    百里汐见小少年发现自己,一咕噜爬起来,跌跌撞撞跑到外面,摆出感动的模样来,行礼感谢道:“我叫苏姊君,方才那人正要杀我,多谢小道长相救。”

    那边阿紫方才获救,后怕刚去,也看了看屋内,见到柳如仙的尸体后白了脸,指着她颤声道:“她不是柳家小姐,这地方到处都是妖魔,她被鬼上身了!”

    寂白一凛,苏夫人正坐在地上捂脸哭着,听闻便抬起泪脸,道:“我是柳门苏氏,里头死的是我的女儿,苏姊君与她一并被带走,过了这么久,为何我的女儿惨死,而她却毫发无伤?”

    阿紫脸上闪过一丝得逞,百里汐赶紧挤出几颗闪亮亮的眼泪,“苏夫人,您节哀顺变,却万万不可这般咒我去死呀。”

    她正打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声泪俱下控诉一番,一阵风扑来,她缩头一躲一滚,抬眼看去——

    咚。

    她身后阿紫的头颅掉了下来,脸上还是得意的表情。

    阿紫身体直了片刻,在几人震惊目光中砰地倒下。百里汐顺势转头一看,寂月宗三弟子里,站在最后的少年寂弓缓缓收回了剑。

    “阿弓……?”

    寂白变了脸,寂弓抬起脸,面无表情,瞳中只剩下眼白。

    事情发生得太快,随着寂弓接下来的动作,苏夫人喉咙里的惨叫声如利箭一般射出来。

    “救命啊——”

    这才是真的鬼上身。

    百里汐在苏夫人喊叫声中拔腿就溜,只见寂弓举剑挽起剑花,如浪潮般席卷了整座大院。

    剑风飒飒,一时间血液飞溅,两颗头颅滚落。

    一个是苏夫人,一个是挖眼男。

    “阿弓剑法怎练可能至如此?!”

    二位弟子虽是大惊,不忘抬手格挡剑招,极快地反应过来,足尖点地飞身与寂弓缠斗,剑花潇潇争鸣不绝。

    寂弓仿佛□□作一般,摇摇晃晃,剑法却几近凌厉,饱含真气,比挖眼男棘手数番。

    寂白拈出剑诀,剑身白光大作分裂为四把啪啪啪飞旋而出钉在地上,一张光芒剑阵豁然浮现,想必是使出绝招。

    虽然棘手,但不会输,柳家算是彻底死透,百里汐准备就此开溜,从此青山绿水与寂月宗不相往来最好。忽地,她看见一团黑雾从大门外飘进来。

    如一只盲眼的巨大黑兽,它缓缓凝聚在院落上空,将整片天空明亮的月色覆盖。

    方才躺在地上的阿紫尸身浑身颤了颤,便缓缓地、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甚至顺手捡起自己的头,安在脖子上。

    百里汐眯起眼,耳边有异动,闻声望去,院落角落里花坛的土动了动,一只手破土而出。

    第二只手,第三只手……

    女人们一个接一个的从花圃里蹒跚爬出来,满身泥土,满嘴血污,眼眶里是两个黑洞洞的窟窿,朝二位寂家弟子聚拢——

    是柳家被挖眼绞舌杀害的女眷!

    百里汐心道:“这么大座山,埋哪儿不好,偏偏埋自家后院,有毛病啊。”

    寂黎倒抽一口凉气,退上几步,额头渗出冷汗来。

    “师兄,这些都是行尸?”

    堂堂五毒门,门主带自家高手出门,门内庄里鲜血涂地,戾气冲天;门外山中女眷死不瞑目,行尸四处,不知柳含光作何感想。

    空中的黑雾越发浓郁,浸出一股暗黑的红色,阴翳天色中只有寂家弟子手中的剑光格外雪白耀眼。百里汐在黑风中在这大院落里连着摸索两个屋子,沾得一身泥灰,才从一间厨房灶台角落里翻出一把泛黄油纸伞,满满斑驳油渍。

    “哎,我竟沦落找一把这么丑的伞。”

    她将伞撑开抖了抖上头,提着出门了。

    寂白寂黎画下的阵法已摇摇欲碎,剑光加持,阵法中心的寂弓跪在地上,仰起头正痛苦地嘶吼,叫声如兽,黑色雾气正缓缓从眼眶中散布晕染开来,布满他整张脸颊。

    寂黎见状不禁犹豫,声音含一丝哭腔:“师兄,怎么办啊?”

    一切都是意料之外。

    他们不过山下游历过村,听砍柴的樵夫说,深山中有一方荒芜宅邸,原本是家大户,以前这户人家生第二个儿子的时候,发现是个怪胎。这户人家心中嫌弃害怕,可又不敢将孩子杀死,便将孩子一直关在后院里养着。

    结果一个春天里,全家在外头出游时被烧死,单单剩这个被抛弃的怪胎,也不至不知生死。这宅邸十余年无人过问,都觉里头是空的,哪知前几日樵夫上山,在宅子外头听见了女人哭泣呼救的声音,心觉鬼宅,不敢前往。

    三位寂氏弟子上山打探,竟发现了柳家失踪的女眷们,本是件可向同门炫耀的大事,哪晓得真闹出了鬼。

    “阿弓回不去了,他现在身子里的灵力精气都被强行爆发逼出,”寂白眼红咬住牙,锐利的剑风割裂了他的脸颊,“……杀!”

    话音刚落,天中掷一声娇笑,“那可不行。”

    两人同时抬头,空中黑雾的正中心的暗红里当真滴下一滴巨大的血,等血滴近了,才见是一名周身赤光加护的红衣女子,她摆着长长如波浪的鲜红水袖款款旋转,落在屋檐之上。

    待女人站定,寂白的脸白得完全,紧紧握住手中的剑,不可置信道:“意红菱……?!”

    意红菱?没听过,百里汐见寂白难看的神色,估摸大抵是这几年新出炉的反派。

    “这名少年郎俊俏得紧我可舍不得,你们寂家弟子总是这么俊俏的。”女子妆容如一朵盛放的鲜红牡丹,她轻轻一抹袖,少年剑阵瞬间破碎,白光如羽毛飞散天空。

    红衣女子轻挑眉眼一个响指,院子里行尸如被剧烈刺激一般,发了疯般朝寂白寂黎扑去,极快地将两位少年身影淹没。

    意红菱瞥见挖眼男尸体旁滚落在一边的红箱子,一卷红袖将它抛上来,落入手中,道:“正想来拿货,既然你们碰巧在这儿也一并随姐姐走罢。”

    说罢黑雾从女人水袖中涌出,如一条蛇般朝寂白寂黎面门咬去。

    寂白被行尸紧紧绊住身形动弹不得,见黑雾袭来躲闪不及,心诀凝气注入佩剑,甩手将剑气挥向寂黎——愣生生将他从尸堆里打飞,跌落在五丈开外。

    “师兄?!”寂黎颤抖地爬起来,眼睛一下子红了。

    “走!”寂白大吼,死死瞪着意红菱,寂月宗出来的弟子,生死关头绝不退缩。

    黑雾如咆哮的狼直逼上眼前,却在前一瞬猛地溃逝,顷刻之间,周身行尸忽而纷纷倒地。

    寂白未反应过来,一只柔白纤细的手从后面伸来,盖住他的眼,很软,很暖。

    风好像停了。

    “没事啦。”他听见有人在他耳边说,是女人的声音,轻轻的。

    意识迅速退去。

    意红菱眯起眼看着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女人抽回手,寂白缓缓倒在她怀里,这蒙头垢面像是十天半月没洗澡的女人左手打着一把破烂烂、脏兮兮的油纸伞,右手将寂白放下,起身前还在他清秀漂亮的脸上捏了捏以示调戏。

    意红菱:“……”

    这女疯子画风有点儿不对。

    寂黎坐在远处,整个人是懵逼的,只见油纸伞下的百里汐转过头,对他笑了一笑。

    那头意红菱不给空儿,空中开始黑雾凝聚成一把一把漆黑锋利的剑悬浮空中,一看百把之多。只听意红菱令下,直直冲向百里汐,锐利的剑锋划破空气,响起呜呜炸鸣之声。

    百里汐将伞对着剑雨一转,衣裙飘飘,黑剑密密麻麻萦绕伞边形成一团,宛如乌黑飞旋的鸦,她转动伞骨朝意红菱一指,卷棉花似的将黑剑如数倾回去。

    势如破竹。

    意红菱硬生接下,喉口竟涌出一丝腥甜,蓄力将黑剑散作烟幕重新归于红袖中,她细细眯起眸子,冷声道:“哪里来的小妹妹?”

    百里汐打伞耸肩,“路过。”

    她道:“明州五毒门血案,里头的人都死了,是你杀的?”

    意红菱笑得美丽,“我身为魔女,哪里需要一个一个脏我的手,叫他们自相残杀便好。这几位少年郎姐姐看上了,妹妹这是要抢么?”

    百里汐捂住脸,心道:“苍天啊,穿红衣就算了,为什么这种水准这种颜值的女人还能当魔女,说好的全江湖就我一个红衣魔女呢!”

    意红菱见百里汐猛地一个瞬步上前欺身以掌拍来,心中冷笑。

    这女人身手倒是利索,这一击漏洞百出未免自不量力,方才能接她那一招些许是侥幸。

    意红菱笑自己多虑,一边反手抽出腰间弯刀就是一削,将其一分为二。

    轰——

    拦腰斩断的“百里汐”瞬间爆炸,火花四射,腾出浓郁不可见的烟幕,待烟雾散去,寂白寂黎都已不见,油纸伞碎片零零落落飘到地上。

    意红菱啐一口,“小丫头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