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四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四章

    关于自个儿活过来的现实,百里汐尚未琢磨透,魔教离笑宫藏书阁确有记载借尸还魂降灵术这类奇门鬼道,但跟苏姊君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真是天时地利人和的鬼上身?

    正武盟一路上生面孔不少,江湖中人无论尊卑见寂月宗主总总驻足,做好礼数恭恭敬敬地请安。更何况寂宗主身后不仅随着两位寂氏弟子,还跟个年轻姑娘,委实稀奇。

    路上百里汐企图逃跑三次,寂流辉头都没回抬手将她拽回来三次,最后提起她的后衣领,一路拖走,明月清风依旧。

    百里汐委屈道:“寂宗主,我不过是表达一下对你模样的欢喜,你不必这么记仇罢?我这个姑娘家被你拖着,以后还嫁不嫁人啦。”

    寂白猛朝百里汐使眼色叫她闭嘴。

    寂流辉将百里汐扔进百武盟歇憩的一处上等客房,客房装修雅致大方,倒不似正武盟刚烈硬朗风格,百里汐揉揉摔痛的屁股,跳起来:“寂宗主——”

    啪!

    门关上,百里汐正正撞一鼻子灰。

    寂流辉这是去参加群英会,百里汐揉着鼻子摇摇门,不动,又摇摇门,门缝流泻金砂,封门咒。

    甭说门了,窗户必然也是封得死死。

    以寂家宗主的本事,把她从苏姊君身子里拧出来的可能是大大的有,难不成她要在这儿跟寂流辉大打一场再找机会跑?上回见意红菱她不过接一招便自吐满掌血,百里汐甚是觉得重生至今什么乱七八糟的都给碰上,她就没好好舒坦过。

    人死前,该杀的都杀了,该还的都还了,恩怨已了,何况她还死的那么惨那么痛,名声又那么烂,算是清白不欠这人世。这又活过来逍遥快活一些不好么。

    百里汐靠在门板上,正是思忖是否打个地洞逃出去,外面响起两个人的脚步声。

    金龙殿内,正武盟盟主正襟危坐,“近日来,明州发起多起鬼怪作恶之事,再则柳门主门内血案出的蹊跷,怕是有文章。”

    那头炎暝山庄庄主道:“那魔女意红菱原本只是喜好滥杀无辜强取豪夺,行踪不定,倒从未与大家门派叫板。此次行事如此大胆狂妄,手段狠毒,将柳门一家杀尽,想必今非昔比有了靠台。盟主切莫劳烦,铲清污浊是本道应做之事,我会派下弟子一一调查清楚。听闻寂宗主宗下两位小弟子正巧撞进此事,届时也劳烦寂宗主一并相助。”

    寂流辉手持茶杯,尚未答,门外突起喧嚣。

    盟主大声道:“出了何事?”

    门口弟子进殿道:“回盟主,盟内给寂宗主就寝的客宅……被烧了,弟子们正速速灭火!”

    盟主一拍桌子怒气登时冲上来,“怎么搞的,盟里何时出过这种事,都是谁干的!”转头对寂流辉道,“对不住,宗主方来便出这般荒唐事,是我手下办事不利,待会定另寻客房,还请宗主见谅。”

    下面弟子小声道:“盟主,有人看到好像有个姑娘从着火的寂宗主客宅里跑出来,那火,是从宅里面烧起来的……”

    寂宗主宅里跑出个女人?

    三位家主同时看向寂流辉,寂流辉垂眸饮茶。

    山顶人声嘈杂,此时的百里汐打着伞一蹦一跳穿过灵印寺正准备下山。

    她当然不能折在正武盟,原本想着瞅瞅七年后江湖是个什么模样凑凑热闹,哪里晓得被寂流辉捉住,等他布术拔除鬼祟,她身上就只剩一把白骨了。

    月光清澈,灵印寺沉浸于夜色的静谧中,一朵一朵白桐花仿佛发亮,小小寺庙显得格外清幽出世。

    她走过寺庙,竟在安静中听到有人对话,一丝一缕,似有若无。

    百里汐心笑对方布施的隔音壁委实漏风,声音从寺庙背后传来,不禁收敛气息缓缓靠近,探头看去,竟见小和尚纤细的身形。

    洺竹?

    “做得好,柳门主这次群英会果真没来。”小和尚声音低沉嘶哑,全然不似白日里的稚嫩清灵。

    另一声音道:“自然是大哥算盘打得好打得妙,红菱这次也多亏大哥出手相助,才擒住一名寂氏弟子作乱。”

    意红菱。

    百里汐有点激动,年度大戏啊这是。

    洺竹清秀的面庞被夜色笼罩,“你上次说的那个打伞小妹妹我今日碰见了,身上破绽百出,灵力低微,垂涎男色,连寂月宗宗主都不认识冒然调戏,妹妹当真没看错?”

    意红菱有点意外:“那个妹妹来正武盟了?她是出师哪里,那更是放松不得。”

    “大约是野路子,若不是被寂月宗主带走,我倒是想将她请进寺庙。莫再放在心上,哪日再撞见杀了便罢。”

    洺竹语句含笑,“柳门主心高气傲,如今发现家人无一惨死,定是怒火攻心。五毒门以火毒掌闻名,五毒掌汹涌残暴,一掌可将人暴毙化尸。柳家男子世代自出生以来为练火毒掌,都需用百毒日日浸泡炼制的身体,极易走火入魔被毒性反噬,你说等我们会他之时,他能把持几成?天底下还有比他更好的材料?”

    “——被仇恨浇灌的魂魄,才是最凶恶最美妙的。”

    月光静静流转,照亮小和尚一方宽大的衣袖,他边是一字一顿地说,边是转头朝百里汐的方向悠悠望来。

    “有施主到访,不如一见?”

    喀。

    一把雪白冰冷的剑,从身后架在百里汐细瘦的脖子上。

    剑体雪白,名门正派之剑。

    百里汐不回头也晓得,寂弓睁着没有黑瞳的惨白双眼,面无表情地站在身后。

    两人从寺庙后走出来,意红菱红衣鲜亮,洺竹素衣如月。前者微微蹙起秀眉,“又是你。”语毕手握住腰间的弯刀。

    洺竹笑道,正是白日里那脆生生的少年音:“苏姑娘晚上也撑着伞,真是好兴致。”

    百里汐道:“我一直兴致勃勃。”

    意红菱说:“大哥她撞见了你,现在留不得。”

    洺竹说:“佛门净地,在这儿杀不得,带她走远了再动手。”

    “慢着!”百里汐伸手打住,“我有话要说,天大的秘密。”

    不等对方回答,百里汐清清喉咙,用全身力量气运丹田,握紧伞,仰起脸——

    “非礼啊——!”

    响彻云霄。

    她这一嗓子,吼得震天动地,千里传音。

    “人贩子啊!——杀人啊——!救命啊——!”

    意红菱也不管洺竹意思,烦躁得一个手势叫寂弓一剑劈下去。百里汐赶紧往外躲,连滚带爬,抱头鼠窜,一边逃一边叫唤,寂弓一个剑诀打下来,剑气凛然,划破她的手臂。

    她立刻就地打滚,能叫的多痛有多痛。突然撞到一个硬物,抬头看到一双漆黑滚金的长靴,再往上,青袍莲纹,是寂流辉平淡的脸,月色下眉目青俊生辉。

    百里汐迅速换上梨花带雨可怜吧唧的模样,哭啼啼道:“寂宗主救我,意红菱追杀过来了!”

    寂流辉没理她。

    见此番无效,想到自个儿已经满脸灰尘装不好女孩子委屈,寂宗主从古至今都不会怜香惜玉,一蹦而起躲在寂流辉身后,攥他衣角飙泪,“寂宗主救命啊!”

    寂流辉没看百里汐一眼,任凭她在身后抓他衣裳哭天抢地,正注视不远处的意红菱和寂弓。

    不知何时洺竹已经消失,意红菱见正是寂流辉,心叫不好抬手叫寂弓拿剑杀去。

    寂家弟子和正武盟众人随后赶到,见寂弓迅猛刺向寂流辉皆是大惊,只见寂流辉侧身微让让寂弓刺个空,与此同时往他手背上轻轻一拍,这被操纵的白衣少年全身一震,睁大纯白的眼眶发出痛苦的嘶喊,一股黑气从后颈流烟窜出,消弭于月光中。

    而百里汐分明看到,那股黑气中藏着一张模糊的脸。

    寂白一步上前将寂弓接住,意红菱趁此机会一甩袖,红袖如浪潮将她包围,极快地往山下飞去。

    “追!”百武盟众人提刀冲出灵印寺。

    百里汐混在人群中想趁机溜下山,后领却被攥住拖回来,只好双脚悬在空中眼巴巴看着众人一下子走空,寺院恢复往昔如水清净。

    青袍男人拎小猫似的提着她,百里汐个子矮,徒劳挣扎几下,便用袖子抹抹脸讨好笑道:“多谢寂宗主救命之恩。”

    这回铁定跑不掉了。

    寂流辉:“……”

    “寂宗主可以放我下来吗,你这么看着我,我还有点小羞涩呢?”

    寂流辉:“……你有多少钱?”

    百里汐一愣,赶紧装无辜,“啊?”

    男人看住她的大眼睛,冷冰冰道:“百武盟客宅是你烧的,建宅重修的财务应由你出,你有多少钱?”

    堂堂有钱的不能再有钱的寂月宗主竟说出这样话来,百里汐瞪大眼睛,支吾半天才小声说:“寂宗主帮我出行不行呀?”

    “不行。”

    女人眼泪花儿一下子涌出来,“那我去给盟主赔罪,要杀要剐随便,反正又不是欠你们寂家的钱。”

    寂流辉依旧面无表情,墨黑的眸子如上等黑曜石一般不动声色,他将百里汐提高了些。

    寂黎不知他要做甚,“师叔?”

    寂流辉那只手开始抖,百里汐整个身子也是上下左右的抖,晃得她眼冒金星。

    啪啪。

    两只蓝色钱袋从她衣襟间蹦出掉在地上,一模一样,滚上莲花边,正是寂家弟子的通用钱袋,一只上头绣着“白”字,一只上头绣着“黎”字。

    寂白寂黎不由得捂住脸,想装作自己没看见。

    百里汐心中万只羊驼奔腾。寂流辉将她拎近了一些,注视她的眼睛,慢条斯理道:“不欠钱?”

    “……寂宗主有话好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