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十一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十一章

    她道:“这是湖底。”

    “是。”

    “湖底有个地宫?”

    “是。”

    “那什么龙呢?”

    “在外面。”

    她发现石门就在不远处,修的高大厚重,跑过去趴在两门缝隙间朝外一窥,当真见到摇曳海草、青苔湖石,湖水深处蓝光隐约,不禁啧啧称奇,连一片落叶都浮不起来的死湖,除开无那些缤纷游鱼其它倒是与一般湖无差。

    忽然间有黑影晃过,将整条长长缝隙掩盖,青绿的鳞片闪闪发光,百里汐比了比,每一张鳞片有手掌之大,晓得这是妖龙冰山一角,转头道:“寂宗主为何也在在这里?难不成炎暝山庄弟子本事大到把你也推下来?”

    寂流辉不答,走向石宫地道,百里汐跟在后面。一路上水滴断断续续从天顶的石板上滴下来,泛着海草的味道,怀湖沉叶自然游不上去,又有一条妖龙在湖中栖息,如今只能先将这蹊跷石宫探一番。

    走了一炷香时间,寂流辉停下,白夜出鞘一寸散发洁白光辉,照亮眼前的路。

    “坍塌了?”

    两边石道已经倾塌,留下深不见底的黑坳坳,光照不下去,唯留中间一条极窄的路,半脚宽,宛如一线天悬崖峭壁。

    百里汐往前一望,未望到头,石宫位置已然十分诡异了,这坍塌黑洞里还是莫尝试的好,正思忖着,前面青袍男人转过身,对她伸出手。

    她愣了一愣,寂流辉手指长长的,骨节分明,剑光下,隐隐一道浅红疤痕横在掌心。

    百里汐嘿嘿笑道:“怕我掉下去呀?寂宗主有句老话可否听过叫‘男女授受不亲’,人家手都给你牵了我姑娘家还嫁不嫁人呀……”

    寂流辉面无表情道:“让你尽情揩油不好么?”

    百里汐:“……”

    他没有再言,捉住她的手走向窄道。

    与寂宗主凉飕飕冷冰冰外表不同,寂宗主的手心里仿佛藏了一个小太阳,百里汐一边被他牵着走一边琢磨着七年不见,寂宗主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见炎长椿这些新生小辈猎大的,又是炎暝山庄千金,以他当年见妖鬼魔就烧干净的性子跟上来多看几眼照顾一下也是自然,百里汐也因此想给炎长椿小公主借个力,哪晓得变成湖底龙宫二人历险记。

    她想起生前有一次,也是和寂流辉掉到地底,两个人穿过长而辽阔的地窖。那个时候寂流辉还是个寡言臭屁的小少年,对她讨厌得不得了。

    走到大道上又走了一炷香来到一座石门前,微微蓝光从石缝里流出来,应是终点了。百里汐摸着冰冷石门说:“你看这怀州山水秀丽,又养条龙,湖底还有个地宫,一路上没什么虾兵蟹将,你说里面会不会住着一位倾国倾城的人鱼公主,故事里都说人鱼可漂亮了,唱歌还好听。”

    寂流辉道:“鲛人住海里。”

    百里汐道:“说不定人家迷路了呢,也有可能是龙族王子呀,龙族王子也是很英俊的呀。”

    石门轻而易举地被推开,里面是一间圆形冰窖,寒气逼人,冰壁上的火把是幽蓝色的,将整间冰窖映照得如耀极光。她看到一个五大三粗的糙胡子大叔,粗壮得发红的膀子青筋凸起,仅穿件短衫,坐在一个冰棺椁上抠脚,不禁捂住了额。

    冰窖里还有一张圆桌两方冰椅,冰桌上一盘棋,黑白零散。

    大叔生的一副南疆人粗犷面孔,见石门推开,瞪大了铜铃般的眼珠子,“哎呦我滴妈,怎么会有人来,撞鬼了吧?”

    百里汐心道:“这大东北来的能抗寒成这般?”

    “这鬼水牢关了老子二十年,外头还有个大玩意儿,你们咋进来的?”大汉歪歪脑袋,浓密的胡须如同炸开的扫帚,他瞪住寂流辉上上下下打量数番,“姑娘家就算了,这年头原来连汉子都这水灵了哇。”

    百里汐蹲下来笑,肩膀一颤一颤。

    寂流辉“……”一阵道:“寂某无意冒犯,误撞进来,还请前辈告知此处出口。”

    胡彪汉子继续盯他,“从没人能从湖上到湖下进这水牢,老子就问你咋叫误撞?是那黄口小儿派来杀老子的?”忽然他感受到什么,挠挠胡子,盘腿坐在棺椁上道,“这山是你封的……?”他喃喃自语,“也难怪。”

    眨眼之间那大伯已掠至眼前,一手嗖地朝寂流辉腰间佩剑抓去,虎虎生风,寂流辉侧身而过落到十步开外,大伯嘿嘿笑开一掌拍在身侧冰壁上,幽蓝火焰晃了一晃,寂流辉身后冰壁瞬间粉碎,扬起浓浓的冷雾,无形的虚空之力震得冰桌碎裂分离,噼里啪啦朝四处砸去。

    百里汐连躲过几个飞过来的冰块,又瞧瞧被冰块砸到的地面出现深深凹陷裂痕,心中唏嘘力道,这要是打到人身上,还不得穿肠烂肚!念此嘴上叫道:“大哥您这是在拆房子呀!要死一块儿淹死呀!”

    待白雾散尽,寂流辉立于冰窖一角,衣袂轻轻浮动,如飘云。

    粗壮大汉一屁股重新坐在棺椁上,“那丫头老子不甚中意,年纪太小吃起来也没啥味道,要是小兄弟陪老子在这儿过着,日日切磋倒是快活!”他晃晃手中的事物,百里汐一怔,正是一张白色雕暗纹的面具。

    比起惊异于大汉手速,她首要反应是他都坐上宗主之位,竟还带着面具。

    寂流辉瞥一眼自己腰间,微微眯起眼,抱拳道:“请前辈归还。”

    大汉抓抓大胡子翘腿坐在棺椁上,捏着白面具哈哈大笑,拍拍脑门道:“偷你东西还‘请’来‘请’去,小兄弟说话真没意思!这面具还有点儿眼熟,好像见谁戴过……”

    青袍男人微微抿唇,百里汐上前笑道:“大哥身手卓绝武功盖世,小妹佩服不已,敢问大哥名姓?”

    “老子不叫前辈,老子姓巴,叫巴扎黑!”

    百里汐:“……巴前辈这名字当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空前绝后的精妙!”

    巴大汉扫一眼笑盈盈的百里汐哼哼两声道:“丫头,这怀湖水埋葬多少尸骨你不知道,外面那玩意儿都是吃尸骨长大的,怀湖死水连羽毛都浮不起来,唯有它才能在这湖中来去自由,你与其在这儿跟老子费口舌,不如出去跟它狠斗上一番……嗯?”

    他突然打住,隔空嗅嗅,寂流辉伸手将她往后拉几步。

    巴大汉眼睛忽然放亮,“丫头,你身上有吃的?老子鼻子可灵,速速拿来。”

    百里汐摇首,“巴大哥定是错了,小妹身上并无吃食。”心里却道:“怀州特产一是馄饨二是烧饼,在怀州我背着寂流辉用他的钱偷偷去买了五个猪肉锅盔,里外三层包好藏在肚皮上,寂流辉要是晓得了又要生气皱眉头。”

    巴大汉怒道:“叫你拿出来你就拿出来,废话那么多,老子吃了你!”

    她只好掏掏,怀中有从寂月宗带出的镂空香炉,刚拿出来想扮委屈,一道黑影闪过,猴子似的,手心一空,转脸一看巴大伯已经将香炉紧紧抱在怀里,挪回棺椁。

    他粗粝的手指在青铜花雕上细细摩擦一番,忽而放声大笑,手掌竟然有些发颤,他脸上的神情难以形容,惊喜似的慢慢打开香炉,两颗眼珠在幽蓝火光下泛着青色。然后他小心翼翼捉起一只柔软眼球,高高仰起脖子塞进嘴里。

    寂流辉无声地上前一步,将女人掩在身后。

    巴大汉闭起眼睛缓缓咀嚼吞咽,仿佛在享受一道华美珍馐,极为惬意地叹出一口气来,黑气隐隐约约从唇齿和鼻息间吐出,极快地散了。

    他又吃完第二只,坐在棺椁上闭眸回味许久,才道:“老子不管你这东西哪里来的,既然老子得了好,老子也没必要为难你们。”

    他沉声说完,起身一寸寸挪开身下棺椁的棺盖,百里汐竟见这冰晶棺椁里盛满透明泉水,泉水未结冰,只有水面一层薄薄的霜

    水里仅仅养了一株花,百里汐一眼看去以为是彼岸花,可花是纯白的,白得可以发出光芒。

    花朵一瓣一瓣将开未开,巴大汉跪在棺椁前,从绑腿上抽出一把古旧的小刀隔开自己的左手腕,黑气溢出。

    血一滴一滴落在泉水中,消逝不见,隐约有浅浅红色从花朵根部往上在花茎内流动,窜上花冠荡漾开。

    不知是否为她错觉,这朵白色小花,有一片花瓣好像撑开了。

    他滴了一阵便收手,用下摆衣料将手腕随意一捆道:“冰窖东南角有扇地门,离开地道憋气攀着土泥往上爬就能出去,千万别松手,怀湖浮不起来,这就跟爬悬崖没差,那大玩意儿眼睛不好,但耳朵特灵,千万莫发出声响将它引来。”

    寂流辉如常谢过径直而去。

    离开冰窖时,糙胡子大汉转过脸冲她一笑,露出森森牙齿和未嚼干净的血肉,“老子想起来了,老子还在世上混的时候南疆有个地儿,里头的人都戴这样的面具,活在那儿还不如活在地狱里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