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十二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十二章

    地道漆黑,白夜开出一圈光辉。

    未走几步,百里汐往袖中一掏,递给寂流辉:“喏。”她眼珠子一转笑道,“走前留个心眼,朝老巴那里讨的。”

    男人静静注视她手中面具须臾,末了接过。

    百里汐道:“关于这位老巴,你觉他是鬼是人?”

    “是人,又不是人。”寂流辉的脚步没有声音,“暮云真人师自折水仙人,听闻折水仙人百年前在南疆收一位异族徒弟。这位徒弟资质奇绝,身材高大强壮不似静心修道之人,学成不过十年早早下山,在江湖上随性逍遥兴风作浪,虽是斩妖除魔根除不少祸害,但也得罪不少,各家对其褒贬不一颇为避讳。二十多年前忽然销声匿迹,众人都说是折水仙人即便闲云野鹤不问尘世,但见他太过自在猖狂,又传出食人血肉之说,便带回点华仙山调教参悟了。”

    “这么一说,这个老巴还是暮云真人师弟,那不是厉害的可观?比白首魔女还厉害不晓得多少番!”百里汐惊叹,顺手用了带自个儿的比方,果然她死的太年轻见识不够,过早扣上混世女魔头的名号,“难怪你连剑都不拔,不跟他斗。”

    百里汐又想了想,道:“老巴这么厉害,也没见他驯服妖龙,由此可见我们最好不要跟妖龙正面杠。不过他似乎又自个儿愿意待在水牢里,他这浑身都是火气,出来即便不入魔也是到哪烧哪。”

    “前辈意思,我等猜测也无用。”

    走到尽头是一方小水潭,想必下面就是怀湖,百里汐拦住他,开始宽衣解带。

    寂流辉将脸侧过去,那边女人把里外三层包好的牛皮纸包从衣裳里抽出来,说道:“借个火。”

    不等他回头答应,百里汐直接伸手把他腰间佩剑扯下来,蹭地拔出“白夜”。

    雪白的光瞬间铺满整条地道,如同落一层闪闪发光的薄霜。百里汐毫不怜惜地把剑鞘扔回给寂流辉,双手握住白夜,咚地笔直插进地面。

    一团苍白色雷火兀地从窜出,灼灼燃烧。

    她立刻很高兴地扒拉泥土,手头找不到可用的树枝做串,便用厚厚泥巴把牛皮纸包严严实实地包住,裹成一个球,再扔进火堆里,火苗飞出点点火星,她蹲在旁边呼哧呼哧地用袖子扇风。

    寂流辉:“……”

    百里汐道:“你晓得‘叫花鸡’是怎么做的吗?”

    寂流辉:“……”

    百里汐道:“你看咱们待会儿憋气爬山,怀湖这么大这么深,万一摔死了,淹死了,窒息死了,被妖龙咬死了,是不是都挺惨?我在怀州偷偷买了五个猪肉锅盔烧饼没告诉你。就算死也要吃的饱饱的、吃得热乎乎的死,对不对?寂宗主可不要怪罪我呀,我分你四个好不好?我是女孩子吃的可少了。”

    堂堂一代仙剑沦为烧烤打火石,寂宗主闭上眼,低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结果味道意外的很好。

    肉香扑鼻不油腻,口感软糯又劲道,别有一番风味。

    百里汐啃完第四个时,寂流辉刚刚吃完第一个。

    “干脆以后我开个‘叫花烧饼’店,天天卖这个烧饼,全天下仅此一家数钱数到手抽筋,哈哈。”她从地上蹦起身,把白夜拔起来重新插回剑鞘。

    银制雕刻的剑柄微微发颤,她无意看向银白微透如琉璃的剑身时,好像看到了自己的脸,白发红唇,眉目含水。

    剑光一晃,又是苏姊君的模样。

    “白夜呀白夜,果然你认出我了啊,千万别告诉寂流辉呀。”她在心里说,转身还给寂流辉。

    寂流辉看了看她,道:“背在身上。”然后手拈一个法决朝百里汐面庞一点。

    “玄水诀?”百里汐将白夜背在身后,摸摸自己的鼻子,这般就能在水下呼吸了,“对哦,我都忘了你是寂宗主嘛肯定会的,那起码不会憋死,感觉没那么惨了。”

    寂流辉不想跟她讲话,步入潭中。

    怀湖深处依旧泛着幽蓝的水光,昏昏暗暗倒也能看清眼前的路,湖水冰凉,如同厚重的海藻覆盖在肩头和双脚上。玄水诀不张嘴说话能维持半天时间,两人半爬半游一个时辰,将将看到高处透光的水面时,百里汐突然打了一个饱嗝,水泡哗啦啦冒出来。

    她将自己圆滚滚肚皮唾弃一番赶紧捂住嘴巴,可湖水已经涌进鼻腔,湖底猛地一动,轰隆一声如炸雷滚在耳边。她低头看去,大量滚滚灰尘若千军万马从湖深处翻滚地涌上来,好像要将这整片怀湖掀翻一般排山倒海,尘土中如闪电般冲出一条庞然大物!

    百里汐心道:“卧槽我就打个嗝,一个嗝而已,这都能听见!”

    山体隆隆作响,碎石在水中砸落乱滚,剧烈摇晃中百里汐脚下岩石突然碎裂,她翻了一个跟头抓住岩石凸起勉强刹住,又灌上一大口潮腥湖水。

    寂流辉见状伸手一指,“白夜”微震,就着剑鞘径直带着百里汐往水上飞去。

    紧接着他在地动山摇中拈出玄水诀,百里汐这才喘出一口气。她被背上仙剑拖得飞快,这才看清湖下冒出的巨大黑影——压根不是什么青龙,是一条浑身青光的巨型蟒妖!光那妖蛇退化的眼珠子都有食堂锅盖之大,在湖沙弥漫的水中见首不见尾,张开鲜红的血盆大口,疾疾如旋风游曳地噬咬而来。

    这一口下去莫说他俩,连山都能咬一块下来吞掉!

    百里汐心中惊道:“这蟒妖可是古时巴蛇兽?这么大该有数百年了罢!”

    寂流辉反手隔空一掌,水波震荡,将其屏退数十丈,那蟒妖卷曲身体不惧反怒,嘶叫着用尾巴将山墙震碎,与水中寂流辉缠斗起来。

    男人身影在盘旋的蛇身附近若隐若现,只见偶有光芒凌厉浮现,又极快归于昏暗浑浊,越来越远,百里汐渐渐看不真切。索性伸手拔出白夜,抓紧它让它带着朝寂流辉飞去。

    蟒妖已将寂流辉重新卷入湖底,砂石气泡四溢,男人衣袂在水中自成结界,指风如锋利刀刃呼呼抡割,将巨蟒周身切出密麻血痕,突然满眼血雾中一道犀利白光闪出,颀长白剑回旋落回男人手中。

    寂流辉见手中白夜微惊,瞪向在不远处松手下坠的百里汐,蹙眉厉道:“回来作甚,退下!”

    百里汐活过来至今,头回见他如此凶,气冲冲吼回去:“你以为我看不出你的玄水诀早失效了吗,退你妹啊!”

    这么一吼,算是彻底断气。

    这片游湖游不上去,滚石落岩四处眼前又瞧不清晰,倘若寂流辉发招将巨蟒一剑致命,以蟒妖的身形大抵整片湖都会动荡倾塌。两难之下,蟒妖眼见多出一人,扭动身躯低头咬来,每一次攻击大地都在剧烈震动。

    它快的几近无从躲避,百里汐对蟒妖握拳伸出手,张开手指,一只鲜红如血的蝴蝶从她掌心袅袅飞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