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十三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十三章

    入夜后,山群间冷风瑟瑟,月光下树影婆娑,湖面铺洒一席澄澈,仿佛平静安详。

    炎长椿重新走到湖边,紫衣上沾了不少落叶和污泥,脸色难看的不得了,她寻一处坐下,没坐一会儿又猛地站起来,抽出鞭子泄愤一般四处乱抽,用上蛮力,打在石头上啪啪作响,末了看着脚下凌乱鞭痕跺跺脚,耷拉脑袋坐回去,脸一阵青一阵白。

    不到半柱香其他弟子也在这里聚集汇合,脸上疲惫,“大小姐,每个方向都找过了,出不去……大小姐这边寻到出口了吗?”

    “废话,要是找到了我还在这作甚!”炎长椿没好气骂回去,“这么没用,要是湖里头那两个一直不出来,我们饿死在这山里面,看叔叔怎么收拾你们!”

    话音刚落,如明镜的怀湖一震,零碎了月光。

    一条黑色身影破水而出,窜上空中,发出尖利的嘶叫声,巨影连月色都一并遮盖,使夜色漆黑无比,只有身上鳞片闪烁阴冷妖冶的光泽,掀起滚滚水浪朝岸边几人铺天盖地倾倒下来。

    炎暝山庄弟子大惊:“——龙?!”

    定睛一看,那状似龙的妖兽嘴巴间露一抹亮光,仿佛口衔夜明珠,那是一把通体雪白透亮的长剑,正正卡在妖兽上下颚獠牙之间,一青袍男人抓着剑吊在妖兽嘴边在空中摇晃。

    男人见被妖兽带出湖面高高跃上空中,便松手一掌从妖兽侧头拍入,瞬息取剑凌空一划,妖兽狰狞獠牙齐断,在它重重闭嘴噬咬的瞬间,翻进兽口拉出一个浑身带血的女人来。

    妖兽见他们脱了身自知吃瘪,血液四溅,嘶吼翻身重回湖中,水花四溅连月光都朦胧氤氲起来,

    炎长椿方才眼疾手快跳上高地未淋到浪花,其余弟子一行被湖水浇的透湿腥臭,他们齐齐看向从高处落在岸边的两人,一时间惊呆了。

    百里汐累得浑身虚脱,趴在地上张开嘴巴使劲儿地喘,喘上好一阵才转头对单膝跪地的男人说上第一句话:“那不是妖蛇吗?哪里是龙了!”

    寂流辉稳神提气,淡淡道:“我没说是龙。”

    百里汐梗着脖子思忖,似乎是这么回事儿,抖抖被血腥和肉沫沾满的衣裳,“那妖蛇嘴里头真恶心,尽是这些东西。”

    言此,寂流辉默默扫她一眼。

    “你飞刀子似的看我干吗,蛇妖那么快蹭地没影儿,我不跳进去白夜能紧随我上把人家嘴巴卡住吗,能刺激着妖蛇上冲带我们上来吗,那么深的湖咱两都没气了怎么爬,湖里头御剑飞行哦?还是说你觉该你跳进去,你个洁癖你能跳?”

    百里汐躺在地上说话放炮似的,看起来精神挺好,寂流辉这便不再理会抬眼起身。

    炎暝山庄弟子面面相觑,都往后退一步,炎长椿走出来,看看神色冰凉的青袍男子,又看看瘫在地上哎哎叫唤的女人:“你……”她欲言又止,精致的面庞扭在一起,“我……”

    寂流辉眯了眯眼,炎暝山庄弟子脚底寒气顿生,又不禁往后退了一步。百里汐见状正想爬起来笑眯眯说话,突然听到脚步声从山间传来。

    众人回头,见一名身穿华服的浓眉男子出现在山路中,负手走来,身后随着两名紫衣人,一男一女,男女又各自带两名属下。

    炎长椿见状一愣,“叔叔?”

    百里汐虽是头回见炎长椿的叔叔,但男人眉眼与炎羽骅有三分相似,比炎羽骅瘦削高挑,又继承炎氏男子器宇轩昂、面容英气特点,心里晓得是如今炎暝山庄庄主炎石军。

    修道之人容貌往往比实际青春,七年之后炎石军如今看竟比当年炎羽骅还年轻几分,若不是留一撮胡须,倒约莫与寂流辉相差无几。炎暝山庄与寂月宗不同,专注修技修武少修身修剑,山庄里这般面容的前辈算是少见。

    她内心一时间很是感慨:“炎石军比炎伯伯看得俊上许多!”

    炎石军上前,两名紫衣弟子紧紧跟上,他笑道:“这不是寂宗主么,一月前群英会上相见,如今又碰面了。”

    寂流辉颔首:“炎庄主。”

    “小椿的事,麻烦寂宗主见谅了。”

    寂流辉道:“无碍。”

    炎石军谢过,转头对炎长椿道:“你私自跑出来猎龙哪里懂得分寸?又在胡闹了,这怀州隶属炎暝山庄辖区,怀州上下出变应由庄内出面,若有变故节外生枝都是不好的,怀湖之事叔叔已叮嘱过切莫自己胡来,你又忘记了吗?”

    这话分明是说给她和寂流辉听的,百里汐立刻觉这炎石军不俊俏了,炎羽骅爹爹比他英俊一百番。

    炎石军说的轻言细语不容置喙,炎长椿悻悻退到后面去。他又对寂流辉道:“寂宗主可下入湖中?至今炎某尚未派人探湖,不知深浅,湖下可有如何稀奇之物……可见到什么人?”

    百里汐想起冰窖里老巴呵护的那朵嗜血的白花来,心里笑道:“尚未探湖?怀湖百年来未死过几个人,湖底那么多尸骨哪里来的,自己从棺材里爬出来跳进来的嘛。”

    寂流辉道:“湖下一座石宫,漆黑无光无声,妖蛇凶狠,寂某只停驻与其争斗无暇究竟,并未发现其他。石宫可疑,炎庄主可派弟子探查一番。”

    炎石军点头,目光落在坐在地上一身血污的百里汐脸上,道:“这位姑娘是?怎的掉进湖中了?”

    炎长椿脸一白,捏紧衣角。

    不等寂流辉开口,百里汐站起来抱拳,大声道:“见过炎庄主,我叫苏姊君,家中变故于是出门游历山水想见识天地,听闻怀州野味著名,苦于身上无钱,索性自己来山中打猎烧烤来到怀湖附近,偶遇寂宗主和炎小姐,多得他们相救才捡回一条命来,不然早成妖兽腹中食粮。”

    炎长椿瞪大眼睛:“你……”见炎石军看来,又紧紧闭上嘴巴。

    炎石军摸摸胡子,“姑娘是苏家的?炎某听闻数月前五毒门柳家命案,只留一位苏姓姑娘幸存……罢了,若不是小椿猎龙,苏姑娘也不会卷入此事,落得如此模样,炎暝山庄不远,炎某想请苏姑娘光临庄内,洗涤换衣招待一番,可行?”

    ……回庄?

    百里汐心里咯噔一响,连脊背都僵硬起来。

    她来回呼出几口气,抬脸笑道:“诚惶诚恐,这怎么好意思?”

    炎石军身后紫衣女弟子站出来厉声道:“庄主心胸宽大宅心仁厚,见不得你如此,请你做客,你不要再不知好歹。”

    炎石军伸手打住女弟子,脸上笑容一丝未变:“既然寂宗主与苏姑娘也只是偶遇,庄内不甚华美,恐怠慢宗主。前几日听闻寂月宗猎得一只人面鬼怪……”

    人面鬼怪,罗刹?

    “想必此时寂宗主也忙的很,炎某也不便多耽搁了。”

    寂流辉道:“不怠慢,不忙,不耽搁,叨扰炎庄主。”

    此话出口,炎石军一行人颇为意外,都微微睁大了眼睛,一时间未答。

    百里汐下过石宫,炎石军言下之意单单请她入庄,这哪里是做客,分明是委婉的绑架拷问。

    她一直心觉,她跟着寂流辉也好,不跟寂流辉也罢,并无太大关系。倘若寂月宗当真捉住罗刹,他势必回去是好的,石宫蹊跷,老巴蹊跷,炎石军此时出现也是蹊跷,她倒想凑热闹看看炎庄主心里头藏了什么秘密。

    炎石军话说到这份上,寂流辉执意与她一同去,她也有点惊讶,这委实不是寂宗主的作风。

    毕竟对他而言,苏姊君黏他又话痨,无关轻重,甚至还有点儿讨厌。倘若是担心就此别过她一介女子新出变故,他作为道中宗主心中不平因此跟去,也未免太浮夸了些,炎石军堂堂名门庄主再如何也不会杀人灭口。

    百里汐开始有点搞不清楚寂流辉的意思,对炎石军行礼道:“炎庄主心善助人,姊君恭敬不如从命,先行谢过炎庄主。”转身对寂流辉一礼,一边说着,一边看着他的眼睛,“姊君多谢寂宗主救命之恩,有炎庄主在姊君安全得很,不用寂宗主操劳,在此先行别过了。”

    寂流辉静静注视她片刻,道:“好。”

    于是终究是要回去,百里汐晓得终有一日回去,却未料到这么快这么赶,心道:“天下人都说我白首魔女心狠手辣,当年恩将仇报杀尽炎氏一家,屠得满手鲜血,人人皆而诛之。如今亡魂不散,被下任庄主为客请回去,当年那些正义凛然又盲目不分的人们会作何表情?可笑可笑。”

    她还记得庄后有一大片桃花林,春天的时候整座后山都变成莺莺燕燕的粉红色,如团团云絮山间飘,云深不知处。炎景生在一株格外曲折矮小的桃花下埋一坛桃花酿,对她说:“哪天你成亲了我就把这坛酒挖出来,一起喝掉。”

    她笑得乐不可支:“炎老妈妈,你俗不俗,当是十八年女儿红呀,还管这个。”

    当时炎景生脸就黑了,骂道:“那你就别找男人,一辈子住在炎暝山庄,看父亲管不管你吃喝玩乐。”

    顿了一下,又骂:“但但千万别随便给我找个差的,他要是不好我打断他的腿!”

    百里汐想着,这一次,陪她喝的人不在,她可以把桃花酿挖出来先偷偷尝尝了。

    众人一一道别便离去,百里汐走在最后头,寂流辉立于湖边默默望着,突然开了口,声音不深不浅,不大不小,恰恰她能听见。

    “百里。”

    女人身形停住,她缓缓转过脸,看见他站在月光下,身后是一片平静无波的湖,银白的光芒落上他的发顶和睫毛,仿佛白雪结霜。

    他说:“你自己小心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