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十六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十六章

    阿仪收回目光,默默盯着自己脚尖一阵,徐徐抬起惨白的小脸,男人说:“想好了就回去罢,我当你没来过。”

    “想好了。”阿仪轻声道,声音仿佛嘶哑,“你休了我,小石头我带走,你再找其他你欢喜的女孩子罢。”

    男人握住茶杯的手停下来,他望向她,好像有史以来第一次地打量她,甚至,第一次认识她。

    他说:“你在开玩笑吗,不要胡闹。”

    女人说:“从此我们互不相干,我只当从未遇见你。”

    什么状况?

    百里汐做好十足十撕逼的打算,整装待发,这便没了?

    男人起身,朝阿仪伸出手去,“阿仪,你是不是糊涂了,说些离开我的话,小石头你说带走就带走的?”

    百里汐见这男人容貌周正,说话才是糊涂的,她还没发话,只听咚一声,突然一道白光疾疾闪入,直直刺向男人,将他伸向阿仪的胳膊贯穿,整个人连带钉在墙壁上,帘帐溅上朵朵血花。

    阿仪的相公胳膊上多出一把小小的匕首,匕首平淡无奇,金陵城地摊随处可见。男人发出疼痛的抽气和呜咽,那是一个普通男人受伤时的寻常反应。

    百里汐内心一个卧槽,这手法是何等的眼熟!

    果然她看到一个人紧随步入房内,白衫青莲纹,眉目俊雅,面如寒冰,身后背着一把剑,白夜。

    “阿辉?”女人微微睁大眼睛,“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叹口气,“你还是跟来了,我跟阿曦说过,别告诉你。”

    阿辉?阿辉?

    寂流辉说:“师姐。”

    师姐?师姐?

    少年只瞥了百里汐一眼,心中了然,便望向男人不去理她,眼中寒冰渐起。

    百里汐见白夜在剑鞘中微微震动,在床边叫唤:“怎么回事儿,谁来解释?喂喂寂流辉你可是修仙名门寂月宗弟子,刚伤了人,现在要杀人吗,要我帮你喊寂月宗宗主和寂明曦吗?”

    男人一边喘气儿一边盯住女人,又是痛苦又是惊讶:“……寂月宗……?寂淑仪,你瞒了我什么……”

    她的丈夫疼的面无血色,血淅淅沥沥往下淌,寂淑仪闭了闭眼,也未上前帮上一把。

    她身子晃了一晃,仿佛将将垮掉,只道:“我嫁给你,不是因为你有钱。”说完,她折身飘乎乎地往外走。

    百里汐本坐在一旁看好戏,这反转啧啧啧,突然发觉男人身上有点不对劲。

    他的血,那些溅在墙上的血,有生命似的,正慢慢延伸,爬行成一个诡异的形状。

    她站起来,冲上去拔掉匕首,男人痛呼一声,血液四溅。

    那新鲜的热血粘在墙壁上,便如同蛆虫一般四处蠕动,仿佛发现了鲜美的食粮,朝寂淑仪的丈夫汇聚过去。百里汐立刻攥男人衣领将他抓离墙壁,哪知刚一起身,墙上竟伸出无数双沾满鲜血的手来,将男人全身紧紧箍住,原本被男人贴住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黢黢的大洞,百里汐用余光一瞥,里面有什么,千千万万,疯狂攒动。

    白夜瞬间出鞘,斩向血手,几十双断手噼里啪啦地掉到地上,化为一摊血水渗进地板,极快地不见了。墙壁上重新长出一双双手抓住男人,有与百里汐较劲成拉锯战的意思,寂流辉见状叫白夜落回手中,飞身上梁,就地往下一斩切下,白炎暴涨,他一掌将男人与百里汐推开。

    百里汐落到门边,跪在地上反手捞出腰间的红伞,对着伸张密麻血手的黑洞猛地撑开,一张金光圆形咒阵跃然浮现在艳红的伞面上,“日月伏魔,乾坤借法!”

    狂风如万千利刃碾压而过,两侧门墙、房梁窗棂被刮得破碎倾塌摇摇欲坠,单单面前这堵诡异的墙矗立不倒。那些血手发出女人的尖叫声,颤抖地收回洞中,黑洞边缘逼出条条龟裂,冒出道道白烟。

    百里汐收回伞,兴致盎然,笑道:“金陵城中,杏花楼下果真埋葬了个大东西,这趟下山真是对了。”

    寂流辉手握白夜横在面前,侧首道:“师姐。”

    寂淑仪点头,“我这就去放信号叫阿曦,你守好。”

    她转身刚一离步,趴在门口的男人,她的丈夫一动,突然紧紧抓住她的脚,死死钳住。

    寂淑仪尚未发出低呼,寂流辉直接一挥砍掉。

    她捂住嘴巴,分明见男人滚落的断手上,手指指甲漆黑尖长,已是无救。她咬咬唇迟了一迟,头也不回地往外跑。

    唰——

    洞口忽然深处一条长长黑影——并未冲向他们,而是将屋子角落里吓傻的花娘一卷,眨眼功夫拖回洞内,那花娘连哭的须臾都没有,再也听不见她的声音。

    黑洞里有什么发出沉重的蠕动声,如同咀嚼,

    百里汐一口气提在心尖,正准备发动术法。不远处少年突然猛地抬头,神情微变。

    她没反应过来,寂流辉伸手将她一扯,猛地拉到身前摁住,力道太大百里汐没站稳,两人跌坐在地上。

    一道房梁直直断裂摔下,碎片四射,正落在她方才站立的位置。百里汐眼见那黑洞里冲出的黑影飞到他们上空盘旋,如一团漆黑蛾密麻汇聚在一块不断沸腾蠕动,发出血手一模一样尖利的女人嘶叫声。

    蓦地,中间切开一条白色的细线,朝两边弯曲拉开。

    竟是一只巨大的眼睛。

    巨大眼珠的中心,挤出了一把血淋淋的巨剑坠下——

    寂流辉见躲避不及,祭出白夜,反手要将百里汐一掌震开,打算就此咬牙硬接下这招,哪知少女突然紧紧抓住他的手腕,挡在他身前,另一只手朝上撑开伞,红艳艳的伞开在两人上方,荡漾金光,像是一朵盛放极致的牡丹。

    “日月伏魔,乾坤借法!”

    轰。

    顷刻之间,杏花楼整座楼倾泻倒塌,分崩离析,如一盘散沙,无数黑影在缝隙间飞舞撺掇着,渐渐归于尘埃无声。

    好像有一种黑色的兽,匍匐在身边,影影绰绰,撕咬吞没他的意识咽下肚,形成晦灭不清、模糊静默的梦。

    寂流辉睁眼时,红伞还竖在他们头顶,残破大半,伞面的金咒已碎成只言片语流光溢散,只剩空荡荡的骨架粘连残片,仿佛斑斓的血。

    漆黑中,少女趴在他身上,黑发凌乱,气若游丝。

    他犹豫片刻,伸手摸摸她的背和腰,整个人一滞,动作轻上许多,慢慢起身将她放在一边。

    白夜出鞘的光芒下,她的脸惨白,唇角一丝嫣红的血,他不由得微微蹙眉。

    百里汐以为自己会在杏花楼楼底废墟醒来,会在自家天花板醒来,再或者哪家客栈床上醒来,亦或者被女先生骂骂咧咧地醒来。

    再不济,若是摔个半死,能在棺材里头醒来,爬起来掀开棺材板,指望能撞见哭哭啼啼的炎景生,惹得她好一顿调笑。

    所以她起来时,觉得自己用错了打开方式。

    四周黑黢黢一片,身下是松软潮湿的土地,空气中弥漫着树叶腐坏的腥气,浑浊又难受。

    拍拍脸,脸是好的,细皮嫩肉。动动胳膊,十根指头都还在。伸伸筋骨,腰腹作疼,左脚痛的她嘶嘶抽气儿,她伸手往伤口一摸,摸到干燥的纱布绷带,心里跳了一跳。

    除此之外,并未有其他不适。

    百里汐一时间叹自己人品爆表福大命大,毕竟,在杏花楼里用红伞扛的那一下,她以为心肺俱焚也不算夸张。

    她听到细细稳稳脚步声,由远及近,还未反应,极静里有剑出鞘,亮起一片微光,照亮长长的甬道和少年半张漠然的的脸。

    百里汐笑呵呵道,“你回来啦?”

    小少年一见她笑,眉头蹙得更厉害,坐在一旁开始平心打坐。

    她借光扫望身侧,似乎是一座简陋地窟的地道,可她明明是从杏花楼上掉下来的,“这是哪里,那妖物的结界空间?如果是就赚大发了,我还未见过结界空间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东西呢……”

    她未讲完,他从怀里拿出一张八卦指南盘放在两人之间,百里汐凑头一看,心中将方位盘算,不禁愣道:“……金陵城外……?”

    还是城外五十里?他俩从杏花楼跑到城外五十里的地底下去了?

    寂流辉闭眸调息,冷声道:“醒来时已经在此,那座青楼似乎早已魔化,楼底地下大有文章。”

    百里汐回想种种,“你的意思,杏花楼整座楼不仅变成了妖魔,还自带传送门?”这番说来,与结界空间的稀罕程度也无差了。

    “你方才去探路,可觉有出口迹象?”

    他默了默,望了她的左脚一眼,低声道:“一时出不去,暂且歇息罢。”

    百里汐听罢低头看看,光亮下自个儿左脚果然是包扎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倒是很似寂月宗的作风。寂流辉都这么说了,她也就随手挪挪屁股,坐舒坦了靠在墙上,道:“那我睡会儿。”

    一觉醒来不知日夜,少年依旧是那个调息的坐姿,一动不动。白夜光亮如极为澄澈的月色,耀他侧颜衣衫皆为辉煌。

    百里汐心里说,寂流辉这个名字,是再好不过的。

    她换个姿势趴在地上,他听闻动静睁眼,神情一丝未动。百里汐下巴搁在手背上,嘟嘴喃喃:“不晓得你师姐好不好,有没有跑出阁楼,把人叫过来还找不找得到我们。”

    “师姐心慧,不必多虑。”

    “你倒是很心重你师姐,我头回见你那么生气。”百里汐笑嘻嘻地,“我还有点儿羡慕呢。”

    “……”

    百里汐絮絮叨叨说上一阵话,也不记得说上些甚,寂流辉在一旁不言,她问紧了才寥寥答上几句。

    寂淑仪竟是暮云真人的亲生女儿,这令百里汐唏嘘不已,这身阶当真妥妥的不一般,暮云真人啊,传说啊,传说啊。

    不知是寂淑仪的意思还是她父亲的意思,她自小从未修剑修道,作为一个普通女子在寂月宗里稀疏平常地生活着,寂明曦等小辈自打幼时入门便多她受关照。至于嫁给现在的相公,全然就是她自己的心意了。

    对于自家女儿选择,暮云真人只教她从此不再上山入宗,并未言其他。

    她的相公也是个凡人,金陵城一方富甲,娶她时决然不晓得她身家,只当一般寻常女子过门。寂淑仪成亲后渐少过问道中事,鲜为外人所知,后来生下一个儿子,乳名小石头,弟子们皆以为她幸福美满,虽她身阶血脉可贵可惜,能和相爱的人短暂一生也是极好的。

    寂淑仪什么都没说,哪里晓得出了这般的事。

    说到这里,少年眼眸眯了眯,淡淡道:“你不强行救他,也不将至此。”

    百里汐身子还是疲倦,她笑了一笑,“你说你的师姐夫?他就算活该死,也该由你的师姐杀剐。他当真被妖魔吞了去,你姐姐嘴上说与他恩断义绝,心里也会很伤心很伤心的。”

    “你还没到年纪,不晓得心里欢喜一个人是如何的。”

    她说出的话抛落在寂静潮湿的空气中,没有回音,她模糊想着寂流辉这又不理她了,脾气是有多差,心眼是有多小,不知觉沉沉睡去。

    下次醒来,竟在寂流辉背上。

    百里汐着实被大大地吓住了,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也忘记关上,若不是脚上伤口痛得厉害,她一定会跳起来,哆嗦着甩甩身上鸡皮疙瘩。

    身处这般境地,少年身上依旧好闻,沉水香似的,干干净净,若有似无。白夜在他腰间出鞘三寸照亮眼前的路,他在地道里走得轻,将她背得很稳,腋下夹着她那把收好的残破红伞。

    她傻唧唧地趴在他背上,相当之受宠若惊。心里莫名其妙地想着,虽是个小少年,肩背还挺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