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十八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十八章

    百里汐抽抽噎噎委屈道:“景生你这个没良心的,谁才是你姐姐啊,我说不定也是要死的呀。”

    “他连桃丹都喂给你了,死个屁!”

    房门被敲响,安总管端药进屋,炎景生道:“你好生喝药,在唤妖谷命没丢,现在别又丢了!”说罢便狠狠白她一眼,发着牢骚离开房间。

    安总管目送炎景生走开,才轻轻合上门,坐在床边道:“炎少爷就这刀子嘴,他身上也有伤,你不醒,他这几天急得没合眼。”

    百里汐忍不住笑起来,“我知道。”

    安总管将药端在面前,“寂月宗桃丹珍惜可贵,汐小姐好生修养莫再乱跑,不出几日方可痊愈。”

    药极苦,百里汐含在嘴巴里,想起掉在地窖里时那好得轻快利索的伤,不知心底是如何滋味。

    半个月后,百里汐下山去了一趟金陵城。

    金陵城还是那个浮华热闹的模样,只不过花街冷清不少,杏花楼出事后,再则道中人士多来晃悠,几月来整条花街都生意寥寥。

    她将事情一五一十说给炎羽骅和安总管后,炎暝山庄的人将杏花楼废墟连带四周挖开,都未发现类似地道的痕迹,但又挖上足足三丈深时,发现了一具被麻布袋包裹的尸骨。

    麻布已腐化,那尸骨也是模糊朽坏的,两个黑洞洞的眼窟窿望向阴霾天空。

    寂月宗与玉飞阁的人也来探查一番,最后发觉竟是上个朝代,两百年前边疆小国一位著名将军的尸身。

    至于为何葬身异乡,草草掩埋,无从考据。当日将尸骨移至寂月宗,夜里将军魂魄化身的巨大恶鬼出现在寂月宗中,暮云真人闭关,当任副宗主及大弟子寂明曦等人一并将其剿灭。

    那一年里百里汐后头又见着一次寂淑仪。她如今住在暮云山山麓间的一方宅院里,上去便是寂月宗后山,方便的紧。

    百里汐打了三只野鸡,绑好了提过去当见面礼。

    “你的夫君?”

    “死了。”女人淡淡笑笑,眉心的朱砂衬得她素净的面孔一分明艳,“把尸体送回他的家,我便带小石头出来住了。”

    午后树荫,女人抱着怀中的男娃娃,在摇椅上晃呀晃,百里汐坐在一边,这般的事离她很远很远,她说不上如何俏皮话。男娃娃在娘亲怀里拱啊拱,是个不安分的,脸蛋圆圆,眉心也有一点朱砂,倒是很像他的母亲。

    野鸡扑楞翅膀,在她手里叫咯吱咯吱叫的无比凄凉,小石头眼睛睁的大大的,瞅着野鸡脖子,好奇得不得了,寂淑仪道:“阿辉的伤刚好不久,近日在宗内闭关修炼,这月来我也未见着他。”

    百里汐立即将野鸡提到寂淑仪面前,“麻烦姐姐给他炖点儿鸡汤补补身子。”

    百里汐记得那年里,她又遇到了一次寂流辉,在当年群英会上,几方门主都在上头坐着,进场一眼望见了他,等到散会小憩,凑上去打招呼。

    少年在场外的天台上,面色苍白,额头和袖口的手腕间依旧缠着纱布,神情冷漠,一见百里汐微微一怔,眉头蹙起来。脚步缓了须臾,便习惯性绕开她,背影笔直瘦削。

    百里汐眼睛盯着纱布心想他的伤竟然尚未痊愈,难道未服桃丹?

    她说:“寂流辉你站住,我有话跟你说。”

    寂流辉:“……”

    百里拦在他面前摊开手,露出十足的笑容来,她本就生得动人,如一朵潋滟盛开的花,眼睛闪亮亮地发光,“在唤妖谷里我被鸟怪抓走的时候,你是不是叫我百里?”

    “……”

    旁边几个请谈学堂的同窗目光齐刷刷过来,他阴下脸,声音冷飕飕的,“你是来说这个的?”

    “名字这样的东西,喊得短总比喊得长要亲热呀,这真是伟大而曲折的进步啊。干嘛不叫我汐,或者小汐汐?叫我小汐汐多好听呀,哈哈。”

    少年忍不可忍,不绕道了,沉脸直接往回走。

    百里汐乐不可支,调笑他总是极为好玩的,跟在后头啰嗦道:“这么一场,咱们算是共患难朋友,你连桃丹都给我了,这么珍贵的玩意儿我还以为只有宗主手上才有。那我们说好了,以后你有麻烦,私人恩怨,尽管找我、找景生。炎暝山庄没有寂月宗那么多条条框框,是朋友自然两肋插刀,你不要躲着我,也不要再讨厌我啦。”

    寂流辉一停,回头面无表情地注视她。

    群英会开在山顶,山间的凉风吹过,他洁白青纹的衣袖与她的黑发一并扬起,少年静了静,冷淡道:“我拿桃丹与你,不过是杏花楼里你替我挡下杀招,如此互不相欠。”

    末了,他缓了一缓,低声说:“再则,我没有讨厌你。”

    后头那么多年,百里汐有了许多乱七八糟的名号,如白首魔女、女魔头、白发老妖,离笑宫护法之云。

    如今想想,日后她与寂流辉屈指可数的相遇里,他只唤她百里,后面未缀上姑娘,不亲不疏。

    百里汐先以为炎石军会带一行人径直回炎暝山庄,等翌日天亮起,一看才发觉是回衡州一处据点,正是炎暝山庄江南分部的别庄。想想也对,炎暝山庄离怀州即便御剑飞也得数日里程。

    百里汐失笑,要么是死上七年五谷不分,要么是昨夜寂流辉把她真名一叫,路都认不清楚了。

    衡州这处分部颇有规模,比起坐落于云深陡峭的群峰间的本庄,这炎氏宅邸相当接地气,人来人往,除开日常的运营,还兼任当地一些除魔卫道和镖局行当。

    天空泛白,分部的门院外林木丰盛枝桠繁茂。

    一路她跟在炎长椿后头,捂住自己的脸道:“长椿妹妹,你说实话与我,我长得很像女魔头吗?”

    炎长椿压根没料到她会主动找她讲话,先是愣了愣,又冷哼一声,轻蔑道:“就你?”

    百里汐七年前死的铁板钉钉,尸身血肉模糊,当众受刑时寂流辉大抵也是在场的,怎的现今将她认出来,是何时认出的,她恨不得就此飞到寂月宗里抓住他衣领问个明白。

    可她问出来又能怎样呢。

    我死了这么多年,尸身与记忆都随入河流滚滚而逝,只留下唏嘘的传说和遗臭万年的故事,名字变成了单薄片面的幻影,你为何还能知道是我。

    守门的见炎石军便恭恭敬敬行礼,一行人安定下来各回各房,只留炎石军和他身侧跟随的那位女弟子。

    “炎锦。”炎石军唤一声,女弟子应下,带百里汐看房间。

    这位叫炎锦女弟子高挑白净,神情是十分不好招惹地,她不悦地候在门口,叫百里汐赶紧换好衣裳,“炎庄主还在外头等着,你敢磨蹭我叫你好看!”

    百里汐不禁感叹脾气火爆真真是炎暝山庄的优良传统,炎景生炎长椿加上这位炎锦一个个都这样。待回到大厅,坐在上头的炎石军才道:“寒舍不胜,请苏姑娘多见谅。”

    百里汐道:“苏姊君感激不尽,炎庄主真是太客气。”

    “苏姑娘昨夜有惊无险,那怀湖近来怪事频传,炎某早想去将此地调查清楚,苏姑娘可还记得水下石宫?”

    炎石军分寸不让地看进百里汐眼睛,如同一针针扎进她的眼瞳。

    摄神术。

    旁侧立着的炎锦神色平淡,仿佛习以为常。

    中术者不仅一五一十和盘托出,也将期间言语忘得模糊,连对方问的什么都不再记起。摄神术反噬,炎石军此番用的极浅,但对付一介灵力低微的年轻女子是足足的。

    百里汐一怔,面庞露出失神无措的模样来,她伸出左手手掌在自己太阳穴中揉了揉,按了按,又放下来,喃喃道:

    “我……掉下水中后慌张得很,晕厥很久,醒来时已被寂宗主救出,当真不大记得。”

    “实不相瞒,怀湖传说已久,其中多有志异。苏姑娘和寂宗主大抵是百年来唯二跳进湖中还能回来的人了,其中遭遇想必不如寂宗主所言那番简单。苏姑娘乃身外人,若是想起一二,炎某断不会为难苏姑娘。”

    百里汐眼前一阵眩晕,连脑子都不大灵光起来,“……水底石宫,姊君确然记得。”

    炎石军眸中精光闪过,“石宫中可有一朵白色的花,可有人守着?”

    “花……?”

    “此花名‘阎罗’,那人可有提及?”

    女人瘫坐在椅子上,眼神迷离,“炎庄主,炎庄主,我……”

    炎石军步步紧逼,“苏姑娘请讲。”

    女人腹中飘出一声响亮的咕噜,迷迷糊糊道。

    “我……肚子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