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二十七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二十七章

    两个寂月宗小弟子才十四五出头,平日里与女孩子交道打得少,见这位姐姐面如出水芙蓉,声若琳琅玉石,手里打一把红伞,星空下笑得耀眼甜美,一时间呆了一呆,喃喃道:“仙、仙女……?”

    百里汐心口甜蜜蜜,“小弟弟真会说话,姐姐这边要出去见个朋友,路途遥远,小弟弟可不可以捎姐姐一程呀……”

    少女没说完,一阵夜风刮过。

    云暮山颇高,山头藏在云层间,夜风也是一阵一阵猛力的,若是御剑上山,出入口乃山口一处峭崖,四周宽敞无树,极适合起剑。

    百里汐背对山口,这风袭来,扑面吹进伞内,百里汐没站稳一个趔阻,竟生生被风吹跑了。

    寂流辉一个箭步上前,在她掉下悬崖前攥住她领口,一把扯回来,顺手抽过伞束在手里。

    “回去。”他转头对小弟子道,小弟子相互看一眼,连忙领命,背剑急急走远了。

    百里汐这当真趟心有余悸,摸着心口道:“你家山风真狂。”

    寂流辉的脸阴测测的,松开手折身离开。

    百里汐跟在后面叫唤,“哎,我们好久不见,你就这样对待我,说好的不要见我就跑的呢?你跟景生关系这么好,为什么跟我就不行,难道你喜欢男人吗?”

    少年显然不想理她。

    “我是说真的,你接下来有没有事,你带我一脚去明州好不好,扫完墓我请你吃饭。”百里汐说的大言不惭,“我这把岁数御剑不好会被笑的,说不定还会从天上掉下来,我一个炎暝山庄的大小姐从寂月宗出来的路上摔死了,你是最后一个看到我的人,你觉得妥帖吗?人家说不定以为是你暗杀我的哦。”

    寂流辉不走了,停下来看着她,宛如在看一个神经病。

    他冷冰冰开口,每一个字都饱含嗖嗖凉气和十足十的嫌弃:“……你去明州作甚?”

    “上次在灵枢学堂我交了一个苏家的朋友,叫苏梅,她去年这时候死了,明日我去看看她。”

    不知是否为百里汐错觉,少年的眼中似乎拂过一丝细细薄光。

    他沉默地定定瞧少女不明所以的脸,沉默半晌,道:“自己回来,不可耽误听学。”

    “好呀。”

    苏梅当年没有结成亲就死了,墓在苏家坟场,离明州不远,昨夜入雨,夏日里上午尚未蝉鸣,只有几点鸟声吱呀,雾气中一片浓绿的景致。

    每一座墓碑,都孤零零的。

    雾气尚未散去,几位苏家的人都到了,大多为苏家女眷,见到百里汐神色各异,眸中有冷漠的味道,眼神之间不可言说,那跪在苏梅墓前的是苏梅的母亲,手里抓着手绢哭哭啼啼方才被人扶起,就一眼望见百里汐。

    她的泪眼陡然睁大。

    死者在前,百里汐收敛了红伞与姿态,端正地行礼道:“苏家妈妈,我来看看苏梅。”

    苏氏夫人用手绢捂住口鼻,颤颤地抽上一阵气儿,好似不相信她出现在面前。

    百里汐有点莫名,心当是苏氏夫人悲痛,在原地静静站着。

    苏氏夫人许久才平静下身形,她盯住百里汐的脸,用轻哑的嗓子说:“——你来干什么?”

    不等百里汐回答,她又呆呆重复一句,下人扶住她的身体,“你来干什么?”

    沉静中无人说话,所有人望着百里汐,气氛微妙。百里汐又上前一步,仿佛踩在火雷上,苏氏夫人蓦地提高声音:“你堂堂炎家大小姐,我们这小小苏家担待不起,苏梅担待不起,姑娘回去罢。”

    百里汐道:“苏家妈妈这话是什么意思,苏梅与我相交甚好,我也是难过的……”

    她未说完,感觉有人在她身后。

    刚一回头,一大锅冷汤迎面泼来,当头淋下。

    “苏菊?你这是干什么!”

    苏氏夫人厉声道,苏菊缓缓放下汤盆,紧紧看住百里汐,狠狠道:“你来干什么?你怎还有脸面来看姐姐,来见我们苏家人?”

    百里汐怔怔道:“是你要我来……”

    苏梅大叫一声,上前要去抓百里汐,身后女随从将她拦住,她目光渐渐怨毒,“我姐姐生性温柔害羞,不曾得罪过你,你害她半路惨死也就罢了,还背上那般……那般不堪丑陋的名声,这一年来,你不知道我们苏家出门如何做人!”

    这汤冷凉粘稠,油积得极厚,湿哒哒渗进衣裙里。

    这一场来的措不及防,百里汐望着苏梅的墓碑,深深呼吸,转身对苏氏夫人道:“苏家妈妈能不能打开天窗说个明白?我从未做过对不起苏梅的事,她生前那几日我尽力助她,苏梅泉下有知,也是会欣慰的。”

    汤水顺着她脸颊淌下。

    苏菊在后面哭起来,“你还有脸叫姐姐的名字,苏家怕你,可我不怕你,你要是拿炎家来压我,横竖论我教养不好,由得你们罚去便是!今日我都要说个明白!”

    苏氏夫人低喝:“苏菊!”

    “难道你都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好事吗?!”

    事出之因,当年是五毒门柳家来的消息。

    不久前柳家家主柳含光妻子苏夫人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叫柳如仙,柳含光高兴得紧,摆了整夜的歌舞宴席。

    百里汐听罢对炎景生笑道:“如仙如仙,那要是生个男孩,是不是得叫柳英俊?我倒想看看日后如仙小丫头长大后是不是如仙子倾国倾城。”

    炎景生对此翻上一个大大的白眼,苏梅对此却笑答:“柳门主不过寄托美好的心愿,小汐觉得叫柳丑女才好听吗?”

    百里汐笑上一阵说:“嫁给柳门主的苏夫人,是你的表姐吧?”

    苏梅一边做着刺绣一边点头,“要不是姐姐嫁得好,苏家有点儿位置,我也修不了剑呀。”

    唤妖谷之后百里汐好不容易熬过半年,跑去找学堂时几个同好姑娘玩,苏梅生在明州苏家,苏家小,女眷多,修道修出名头的未有几个,和当地官吏有点儿来往,算是一户叫得上名字的人家。

    苏家主争破头地想在道中占一席之地,便挑了最为温顺资质相对较好的苏梅送到名家仙府学习,后来算是攀沾仙气儿,耗上不少力气,说好一门亲事,虽不及四大名门那般繁盛,也是个好生世家。

    百里汐对苏梅亲事颇有兴趣,毕竟炎羽骅至今未提及说亲之事,还是很懂她的。可苏梅一听到亲事就满面通红,怎么也不多说一个字,只听说男方是个如何如何的人。

    “还没见啊?”

    苏梅推推她,“洞房时才能见啦。”

    百里汐仿佛听见惊世奇闻,“都不认识就成亲?万一是个丑八怪怎么办?”

    “小汐你不要问啦,无关如何他都是我的夫君,我会好好跟他过的,我嫁过去以后,家里因此有点名声我就满足啦。”

    百里汐说话最嘴贱不经大脑,“那寂明曦怎么办?”

    苏梅一愣,百里汐说:“你不是很喜欢他啊,还写了情书……”

    苏梅连忙捂住百里汐的嘴,小脸渐白,甚有几分惊慌,“寂月宗公子苏梅哪敢奢望高攀,小汐不要多说这番,被别个听见了,不成体统。”

    “我未来的夫君才是我的归宿呀。”

    那个时候,百里汐并不明白,她只觉,喜欢就要去做,去追求,不管结果如何,总是要迈开脚步的,束缚在她脚踝上的东西很少很少,她不知何为沉重。

    她只晓得苏梅心慕寂明曦。

    苏梅话至如此,百里汐不再多言。半年后,出了变故。

    那亲家地方辖区鬼怪作祟,闹起瘟疫,人手不够,苏梅是女修,又算半个他家的人,自愿前去支援,哪知瘟疫是镇压下来,自己却感染患上了,这瘟疫古怪猛烈,顷刻抽掉她大半条命,苏家路途遥远,被接回去的路上突然恶化,半路上躺在一个小镇客栈里动都动弹不得。

    百里汐带着庄里的药即刻前往,苏梅总算是能睁眼,脸惨白惨白的,躺在床上气若游丝。

    “小汐,我快死了。”

    百里汐坐在床边,咬着嘴唇没有吭声。

    苏梅面如金纸,嘴唇灰白,她闭上眼又缓上片刻,才嘶哑地说:“……我嫁不了人啦,想见他一面……”

    说完,她陷入沉睡。

    百里汐摸摸苏梅的脸,明了她的愿望,“我带你去见他。”

    既然要死,死前见一面吧,对默默无闻又内向的苏梅来说,心恋高高在上寂明曦又如何,也算安心满足。

    她放倒了苏家家丁,叫来辆马车带走了苏梅。

    一路前往寂月宗。

    路上苏梅醒过一次,虚弱得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了,百里汐见她醒了,便笑着握住她的手,拍拍胸口说:“你放心,我一定带你去见寂明曦。”

    苏梅恍惚的眼睛闪烁一下,渐渐睁大了,她挣扎着抓住百里汐,“不是……不要……”

    “已经在路上,你撑一下,明日就能到了。”

    苏梅挤着喉咙发出残破的声音,眼里有惊恐的影子,“回去……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