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二十九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二十九章

    镇魂馆是坐落在云辉山上一座小道馆,馆如其名,比起修道成仙,更专注抓人间作乱的恶鬼凶兽。

    十多日前,馆内出一件大事,馆长带十余名高手,倾尽心血气力在东海洞抓获一只梼杌,梼杌凶猛残暴,梼杌珍稀难见,当今世人多觉此兽早已上古灭绝,如今斩获一只,乃是名震四方的好事。

    馆长将梼杌用八卦九龙火印封锁镇压,尚未公布于众,昨夜竟有人将封印破开,放出梼杌,再不见踪迹。

    “梼杌庞大凶猛,一日过去,至今未有百姓目击这兽,也未有人伤亡,此非自行逃窜,定是有人收纳操纵。我等不可任其放纵,教得他日为祸人间!”

    云辉山镇魂馆大光明旗飘飘,百里汐听罢,摊手无辜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心道:“东海洞多远的地儿,一点儿人烟也没有,你们大老远跑那边去捉怪,一捉捉个名气特大的,哪里是济世为民。”

    馆内百里汐被带到曾关押梼杌的大门前,她瞧着被破开的八卦九龙火锁头结界,眯了眯眼。

    “馆长深夜邀我前来,可说何事?”

    馆长怀揣一拂尘,面色冷凝,他叫旁人取来一物,道:“百里姑娘看看,这可是你的东西?”

    百里汐定睛一看,心中呀地轻叫,那弟子呈上的正是一把道家佩剑,剑柄红色流苏,花结乃炎暝山庄族徽。

    她的剑!

    这是前些年丢过的第一把佩剑,届时炎羽骅罚她三日不可吃饭,惹得她跟炎景生说好话,大半夜给她送饺子,饺子还被他煮烂了,皮馅儿分离,碗里糊成一团。

    馆长冷冷道:“此乃落在现场之物。”

    此话一出,将她包围的镇魂馆弟子们都握上了剑柄,气氛一下子降到谷底。

    馆长又道:“与封印切口之比较,确为此剑所破。”

    百里汐道:“我丢过三次剑,这是第一把,这锅我不背。”

    一年长弟子站在馆长身侧,一瞧便是直冲冲的性子,只听他道:“炎暝山庄佩剑,旁人就算能使得,也不得能将剑中威力全然释出。破得这封印,只有熟悉炎氏剑法之人再使炎家弟子剑,才可发挥十成效用。”

    百里汐歪脑袋笑说,“你这意思,还真真认定是炎暝山庄所为?但若当真是我做的,我乖乖跟你们来到这里作甚?但若当真是我做的,我把梼杌收入囊中,此时我将它放出来,你们拦得住我?我一路进来,看这镇魂馆上下井然有序,馆长能擒拿梼杌,定是个清明强干之人,我这小辈自然佩服,相信馆长断不会随意定罪不是?”

    馆长捋捋胡子。

    那弟子冷哼道,“各大世家门派都喜收藏珍奇异兽,梼杌已被我们降服,衰弱大半,此时出手,还不是坐收渔翁,傻子都知道这些!”他顿了顿,红了眼眶咬牙道,“为了抓梼杌,大师兄命都拿出来了,不能让别个大门派欺负我们!”

    他盯着百里汐,“炎暝山庄里百里大小姐多是有名,身为女子,胆大妄为,不得□□,甚爱插手旁门妖魔鬼怪之事,佩剑证据被我们手上,此事多半与你脱不了干系。”

    百里汐一听不高兴了,委屈道,“听小哥哥的意思,斩妖除魔还分男女,小哥哥你是男子,身上就镀金了呀?”

    她转头望向馆长,“镇魂馆馆长,您的弟子,怎会乱咬人呢。”

    “——你说什么?!”他即刻拔剑。

    “小六,不得胡来。”

    馆长低声喝止,那弟子咬咬牙,心不甘情不愿地退到后面去。

    “馆长大人。”

    一男子从大伙身后走来,正是从客房来的,黑袍披发,鬓角一缕白,腰间玉笛,正是之前百里汐碰到的美男。

    百里汐连忙擦擦口水。

    他身边跟着一位浑身雪白的女童子,他道:“可是解决了?”

    旁人对男子一说,男子轻声道:“既然事已至此,不如先请百里姑娘入住一夜,明日通知炎暝山庄来人,查个水落石出,妖魔凶狠,人间平安为重,莫伤了和气。”

    他一来,镇魂馆弟子纷纷颔首,“落音公子。”

    馆长道:“我们一小小道观,生出变故,招待公子不周。”

    百里心道:“听闻落音自玉飞阁,镇魂馆待他如此恭敬,玉飞阁在世间模样神秘,方才那个弟子说话口无遮拦,显然背有后台。难不成镇魂馆是玉飞阁一处分舵?”

    “在下晓得馆长与众弟子心中急切,百里姑娘也颇受惊吓,双方疲累,难免偏颇,明日清早再来商讨。”落音公子说话如春风细雨,柳枝棉条,百里汐听得耳朵舒服,道:“公子不仅长得俊,说话妹妹也是爱听的。”

    “这……”馆长心有余悸地忘了百里汐一眼,百里汐无辜道,“怕我溜掉?馆长太抬举我了,堂堂炎暝山庄在那儿搁着,我能溜到哪里呀。”

    更何况还有个绝世美男在这儿,她巴不得多住几天。

    馆长默了默,才点下头,“依公子的意思便是。”

    照着落音公子的意思,百里汐住上一间上房。

    进屋前一看,自个儿竟住在落音公子隔壁,那公子正在不远处屋内,隔着落廊窗她望见他在削一支竹笛,手指洁白修长,低垂的眉眼如同美玉流光,不由得春心萌动,对着窗遥遥喊上一声,“公子呀,您远的近的都好看呀。”

    旁边的小女童理着竹子,默不作声,黑衣男子抬脸,竟弯出一个美丽的笑容来。

    百里汐觉自己眼睛都要瞎了。

    旁边镇魂馆领路的弟子:“……”

    人走了,百里汐自然不安分,毛手毛脚地跑到隔壁去偷窥,只见那小小白衣女童坐在烛光前,美男子却不见了踪影。

    她心中一琢磨,退出屋外,嗖地跃上屋顶。

    深夜后明月极盛,云辉山山巅这儿景致颇好,放眼望去,银光冠满郁葱沟壑的起伏山峦。

    月光在屋顶,满满亮亮堂堂,她果真见黑衣男子坐在一边,指间轻轻摩挲一支新做好的竹笛,似乎在试音。

    她屁颠屁颠凑上去,还未靠近落音公子便侧过脸,淡笑道:“在下还未吹,就被姑娘发现了。”

    “我住隔壁,是公子的意思?”

    “姑娘不正想与在下一块儿么?”

    百里汐忙不迭点头,“公子所言极是。”

    他道:“梼杌难寻,不知危害几许,镇魂馆中人都是热血正气之士,言辞难免激动。当时山中是在下多言,请姑娘入馆,也未通报炎暝山庄,教姑娘受了委屈,”他颔首,“落音先陪个不是,也望百里姑娘对他们多做计较。”

    百里汐从善如流地坐在旁边,“公子生得如此端华动人,天地难寻,是我至今遇见的最好看的人了,说什么都好。”

    落音微微一笑,眼里流光潋滟,胜过女子千万分:“百里姑娘倒是率性爽快。”

    “我叫百里汐,不必客气。”

    “吾行有定止,潮汐自东西。唤汐姑娘可好?”

    男子月色下的笑容如梦幻醇香的酒,少女大大咽一口口水,只觉心中一百箭。

    啧啧,看看,看看,汐姑娘,汐姑娘,多么亲切,多么甜蜜。

    比起认识几个月才第一次喊她名字撩妹技术为零的某人,这位落音公子简直讨喜得不得了。

    百里汐捂住胸口摆出艰难的神色,十分诚恳地说:“公子,您杀伤力太大了。”

    黑衣男子眼角笑意添上一丝狭促,皎白的银光下,他鬓角那一束白发微微发亮,他抬眸凝视山间月色:“英雄早逝,美人迟暮,皆为虚浮。说来这天底下最美,比不过独身自由逍遥,比不过把酒纵歌当笑,比不过眼前寂静流辉的澄澈月色。”

    百里汐不假思索道:“我认识一个人,可比月亮还好看。”

    落音眯眯眸子,笑的别有用意,道:“方才汐姑娘口口声声说在下可是最好看的呢。”

    百里汐愣了愣,脑海里拂过谁冰凉蹙眉的容颜,“诶,对哦。”

    为什么呢。

    美色在前,月光皎洁,她极快地将奇怪的思绪抛在脑后,目光集中在他掌心的竹笛上,“公子之前说要吹笛,公子名落音,可是因音律奏得极好?”

    “落音并非我名,是我门一阶职位。”落音轻声细语说,“坐上这个位置的每一任,都叫落音公子。”

    百里汐头回听闻,心里想,这玉飞阁处处名字都取得好听。

    落音将竹笛搁在浅笑的唇边,吹出第一个音。

    “——”

    当夜百里汐做了个好梦,可惜醒来后,头有点儿疼。

    昏昏沉沉,耳边一阵一阵空鸣,等她揉着额头爬起身,镇魂馆内已经乱作一团。

    “炎暝山庄的人闯进来了!”

    啥?

    这才几点?

    百里汐刚推开门,门外弟子一看,一拥而上。

    百里汐就这么没睡醒地被推到镇魂馆大殿前的广场上,她抬眼一看,镇魂馆广场倒了七八个弟子,在地上哀哀叫唤,紫衣少年站在广场正中间,锦衣翻飞,长发猎猎迎风而飘,一对浓眉大眼瞪得甚是凶煞,目光灼灼。

    炎景生。

    旁侧举剑的弟子围成一圈,不敢冒然上前。

    百里汐歪过头朝少年背后的山路上遥遥望去,果真见一路躺着弟子,由远及近,参差不齐。

    她默了一默,炎景生这小子显然是从大门噼里啪啦打过来的。

    旁边的弟子窃窃私语。

    “那个就是炎暝山庄大名鼎鼎的炎大公子?”

    “可不是,这回可真见着了,据说可是厉害。”

    “再厉害还不是个刚刚及冠的毛头小子,咱们镇魂馆镇不住他一个?”

    “就不是天天被他爹呼来喝去抓妖魔的那个,再厉害有什么用,他爹不喜欢他啊,戾气重。”

    “看起来好凶,是不是在妖魔堆里待久了,走火入魔?”

    百里汐瞅准时机,悄悄就是一脚,踹在人家屁股上,两人跌着一摔,狗啃泥。

    “你刚才绊到我了,怎么走路的!”

    “明明是你绊我的,哎呦!”

    百里汐转头望风景吹口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