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三十五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三十五章

    这么久,百里汐第一遇见寂月宗派出有点头脸的人来,“外头风雪该不会是你操纵的吧?不放我们走,我会杀了他。”

    猎人一个大汉被她挟持,顾不上形象,连连向寂明曦求饶。

    寂明曦道:“纵然你杀了这人,炎景生我们也会带走。”

    “好,那你试试。”

    “……”

    “百里姑娘,”寂明曦叹息,“这一切种种皆与你无关,再则炎景生也是你的仇人,何必如此抛弃一切袒护?”他摇摇首,“你身为炎暝山庄女弟子,天道法明都不懂得吗?”

    身后床榻上炎景生的动静小了,百里汐头也不回道:“把药喝了。”

    男人自行解开手脚的绳子,坐在床边,双手搭在膝盖上,“寂公子,你好。”

    寂明曦是事发之后第一次见到炎景生,微微吃惊。在他眼里,炎景生原本是个耀眼的人,如烈日一般直接、灼烈、骄傲。

    江湖谣传千般变化,最起码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炎公子,如若可以,我并不想交手。”

    炎景生依旧端端坐着,一字一句清楚低黯地问:“你觉能胜过我?”

    “单凭我一人对你,些许几分难度,但我毕竟不会一人。”

    百里汐心中咯噔一响。

    轰——

    剑阵从头顶瞬息砸下。

    千百把银光剑影如九天银河从空中流泻倾倒,噼噼啪啪密密麻麻落下,瞬间将小屋打成马蜂窝。

    炎景生出扇,紫光嗤啦划出轨迹,崩开大把银剑,琳琅砸在雪地里,化为白烟随风化去。

    烟尘雪雾之中百里汐跳到屋外,踩上雪地,外头风雪依旧喧嚣,吹得她脸颊生冷作疼,一抬头竟见猎人已在寂明曦手上,他道:“往镇里跑。”

    猎人连忙点头,屁滚尿流地跑远了。

    百里汐也拉着炎景生向外跑。

    剩余的剑群拔地而起,如流窜涌动的星海河流,又如嘶叫飞翔的白鸦追逐而来,在纷飞的雪花里呼啸。百里汐只感觉苍白色雷火紧随她奔跑的步伐炸开,黑夜与风雪交织中,一道白色身影凌厉闪过。

    有一个人出现在雪原上,白衣黑发,手提长剑,白雪隐约照亮他脸上的银色面具,仿若魍魉。

    百里汐来不及做出反应,炎景生停下脚步,冰碴结在他衣领和发丝间,他看了看面具男子,嘴角扯出一个笑,松开了百里汐的手,一边走,手中的昆仑鹤啼扇寸寸展开,扇中白鹤紫气萦绕呼之欲出。

    寂流辉未说出一个字,“白夜”径直出鞘。

    生死一线。

    百里汐看不清晰,只见炎景生背影消失在风雪里,她奋力地想向前走去,刚往上一步却发现迈不开脚,低头一看,脚下生冰,竟将她冻住了。

    她睁大了眼睛。

    “寂明曦!”

    她牙齿咯咯作响,黑发被吹得翻飞,在吼叫一般的寒冷风雪中,百里汐瞪着炎景生离开的方向,浑身颤抖地大喊。

    “寂明曦——!”

    她恨不得剁掉这条结冰的腿。

    不过多久,雪停了,天空辽阔无垢,月光皎洁明亮。

    雪原空荡荡的。

    脚上的冰坨啪地咧开。

    “百里姑娘。”

    百里汐冻得浑身僵硬,惨笑地盯住出现在面前的男人,“你还在这里作甚,比起你那来无影去无踪的师弟,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露了个脸?”

    寂明曦眼中虑色,“受人之托,确保你无碍。”

    “百里姑娘,这座城镇里藏有正武盟一处分舵,再则寒谷镇城内外已被道中人士包围,切莫做多余动作为好。”

    “一切到此为止,已经结束了。”

    百里汐听不进任何话,“无需你惺惺作态,景生在哪里?”

    寂明曦沉默了一下“炎公子被师弟带走了。”

    “……你们要将他如何?”

    寂明曦道:“寂月宗出面,不过捉拿炎公子交于以正武盟为首的群英会联盟,之后如何,寂月宗不再干涉,我们这就告辞了。”

    面前女人的脸庞突然失去颜色。

    “正武盟……谁带头?”

    “当然是刀见笑前辈。”

    她猛地推开寂明曦,朝寒谷城镇中心跌跌撞撞狂奔而去。

    百里汐直到现在才发现,她一直都没有哭。

    可她自己都不晓得为何没有,她觉她理应哭出来一些,可就是有什么东西,如鲠在喉,将她的心口堵的严严实实,她睁着眼睛一阵阵发涩,面对炎景生的时候,说不出任何话来。

    那些活泼的、明媚的过往,她竟然未曾心生一星半点的怀念与伤悲。

    那些血腥的、痛楚的、疲于奔命的颠沛流亡,她也未曾有一丝半分怨恨与难受。

    所以她看见炎景生少了一条手臂时,她只是跪在牢前,脑内空白一片,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花了很久,才开始呜咽,泪流满面。

    炎景生躺在牢里,断口依旧淌血,汗水淋漓里微微睁着眼,黯淡的眼珠动也不动地望着她。

    刀见笑站在她身边。

    他道:“原本刀某只是奉命行事,行正道,并未与炎老鬼有何切身瓜葛,可炎老鬼数月前断刘辉双腿。杨辉为我故友,我刀见笑有一说一,睚眦必报,并不是心胸宽广的堂正汉子,昔日友人前程尽毁,刀某要他一条手臂,拿去喂狗,已是尽力仁慈。”

    她泣不成声,脊背深深地弯下去,将她曾经嬉笑怒骂没心没肺的少女光阴捂在怀中。

    那个被家人保护的我啊。

    身体深处有个地方开了闸,她仿佛直到现在才看清分崩离析满目疮痍的现实,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过来,她永远回不到过去,她摸着自己的胸口,腐烂溃疡,隐隐绵长地痛。

    她伸出手去,究竟能触摸到什么呢。

    刀见笑站在正武盟分舵的铁牢前,看着女人的身躯,如一朵曲折的花。

    她哭了一阵,便慢慢直起身子,手从心口上放下时,掌心多出一颗火雷。

    刀见笑大惊:“不好!”

    轰鸣灼目的爆炸中百里汐手指在空中画出法决,对向刀见笑,“日月伏魔,乾坤借法!”

    她干掉就近兵卫,一手架起炎景生过关斩将,一手紧紧握着剑,破出重围冲杀,疯了一般。

    刀见笑刚挡下一招,硝烟散去,女人已不见踪影,下属提脚就要去追,刀见笑沉吟道:“不慌。”

    “大人?”

    “镇中已被包围,炎老鬼重伤,他们跑不了。”

    百里汐一路将守卫砍得七零八落,落在身上的伤口好似没有知觉,气喘吁吁跳出分舵来到镇上,远远见寒谷镇大门把守一大帮人士,又翻身躲进巷子里,将炎景生放下来。

    她在巷口两边望去,镇中刀客修士闻见风声,正四处查探。

    炎景生一手捂住受伤的肩,呼吸微微急促。

    百里汐将随身携带的所有药粉一股脑洒在他的断臂伤口上,撕破袖子囫囵裹上几层,然而血迅速浸透布料,淅淅沥沥滴下来。

    止不住。

    这样下去会没命,她紧紧咬著嘴唇,

    炎景生吸上几口气,看了一眼她,低低说:“烧了它。”

    他在身边雪地里随便扒拉出一截被冰雪掩埋的树枝,塞进嘴里,牙关紧紧咬住。

    百里汐只踟蹰片刻,便用燃火符点出一簇火焰。

    “别怕。”他说。

    整个过程弥漫着血肉焦糊的难言气息。

    她记得小时候炎景生舞剑,很受庄里师妹们喜欢,都觉他舞剑甚是帅气好看,他御剑时招招手,剑光呼啸在他脚下停留,极稳的,能再带一个人。所以她一直蹭他的顺风车,天天说好话,他也哼哼地受用,导致她御剑技术一直很差。

    只是那个阳光下意气风发的英气男孩儿,现在再也握不了剑了。

    燃火符燃尽后,百里汐赶紧包扎住。炎景生吐出满口木渣,仰着头靠在墙壁上,额头青筋高高凸起。

    她跪在地上,双手摊开在地上颤抖,出神地看着滴落在地上的血,融进雪里,仿佛是雪流出的泪。

    一只冰冷的手在她脸上轻轻抚了抚,手指擦过她先前的泪痕与厮杀时沾染的血迹,炎景生慢慢把手放下来,用极致痛楚后的沙哑的嗓子说:“对不住。”

    百里汐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见你对我说。你这个人,总是骂我。”

    他虚弱而恍惚地笑了,“是吗。”

    百里汐又道:“能跑不?”

    “能。”

    “那待会儿,我去引开他们,你义无反顾往镇口冲,不要回头,等你跑远了我在想办法溜掉。”

    炎景旗微微抬了下眸子,眼里透出一丝甚是灼烈的光。

    他说:“你敢。”

    百里汐说:“你不听话,我现在就冲出去,看谁气死谁。”

    炎景旗苍白的脸青得厉害,百里汐忽而听到靠近的脚步声,小心翼翼。她蓦地回首,欺身而上一剑架去,那人被狠狠摁在巷子的墙壁上,帽子滑下来。

    百里汐不禁一惊,“寂淑仪?”

    女人发髻微散,她见剑身压着自个儿白玉似的脖子,只得勉强笑了笑,眉心一点朱砂在寒气重鲜亮,“汐姑娘。”

    百里汐手上的剑松了须臾,又重新架紧了,蹙眉冷声道:“你来干这儿什么?”

    “我说我游历至此你愿意相信吗?”寂淑仪黑白分明的素净眸子注视她,百里汐还未回答,搜寻队的人声近至巷口,将要走进来。

    百里汐咬住牙,寂淑仪连忙轻声道:“挟持我。”

    她笃定地重复一遍,“汐姑娘,赶快挟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