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三十六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三十六章

    初春,风依旧凛冽透骨,冰雪渐化,马车隆隆。

    马车内寂淑仪哈一口白气,撩开车帘瞅了瞅,对百里汐道:“再走个四五日,就快到玉门关了。”

    车厢摇晃,百里汐看着她的眼睛,应了一声。

    “出关后,暂且不要回来了。”

    百里汐过了一会儿,才说:“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嗯?”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寒谷镇,你又为什么帮我们?”

    寂淑仪目光落在百里汐搭住剑鞘的指尖,“你还是不相信我。”

    “你没有协助我们的理由。”

    那天前夜下了慢慢的风雪,日出之时,阳光擦过连绵山谷,落到寒谷小镇屋檐与枝桠间,

    百里汐拿剑压着寂淑仪走向寒谷镇出口时,在场所有人大吃一惊。

    他们纷纷亮出武器,严阵以待。

    “那是……寂淑仪?”

    众人哗然,面色又惊又怒。

    “这、这,寂姑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刀见笑站在前面,沉着脸。

    “寂姑娘是谁?”

    “寂姑娘可是暮云真人的……”

    刀见笑大声道:“百里汐,你好好看清楚,你身后的炎老鬼才是你的仇人,他杀你养父,杀安女侠,杀炎暝山庄数十口无辜性命!一路上多少人来找你们的兄弟同伴们都被杀了!”

    炎景生面无表情。

    ——“他早已不是你的弟弟,他已经走火入魔沦为魔道!”

    魔道么。

    那曾经是多么遥远的名字啊。

    百里汐眼里划过一线光,只是道:“备一辆马车。”

    寂淑仪在她剑下,众人忌惮,再则炎景生于她身后杀气凛凛,仅剩的一只手上握着昆仑鹤啼扇,隐约鹤啼之声。

    坐上马车毫不停歇地翻过一座山,百里汐这才松了剑,手心满是冷汗,寂淑仪道:“你去驾车,我看一下炎公子的伤。”

    百里汐没动。

    寂淑仪声音柔柔的,“汐姑娘觉得我能打过炎公子?怎突然就迷糊了呢。”

    她这才撩开车帘,马车在山道见飞驰。不过一会儿寂淑仪探出头来道:“他需要看大夫。”

    又翻过一座山,就近去了村庄,等将炎景生安顿好,已经又来到夜晚。

    大夫是个很啰嗦的老爷爷,吧啦吧啦讲了很多话,百里汐问他抓了药,在屋外慢慢煎药,煎到一半寂淑仪走过来,自然而然拿过她手上的扇子,“你去看炎公子。”

    等百里汐走到床边的茶几坐下时,才发觉寂淑仪和寂明曦是有点儿像的,说话柔柔稳稳,却莫名叫人不好拒绝。

    守着炎景生,不一会儿竟趴着睡着了,不知几时又突然惊醒过来,直邦邦挺着发凉的脊背,心砰砰跳动着,一阵一阵冒虚汗。

    寂淑仪也坐在床边,见她如此,给她倒了一杯茶,百里汐眼睛睁得大大的,长长的睫毛如夜里战栗不安的蝶,还未从梦境中完全走出。

    寂淑仪道:“你去睡吧,我在这里。”

    百里汐又没动。

    女人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替她分析:“我如果要走,早就走了,如今我在屋里,就算江湖中的人追过来,也不好贸然行动;即便他们冲进来,炎公子也会迅速地把刀架在我脖子上的,所以,你去睡吧。”

    她说:“你垮了,谁来守护炎公子?”

    那晚百里汐睡得很沉,那些担心受怕、惶恐不安的心绪,没有钻进她心里来。

    翌日又是赶路,离寒谷镇越远越好。

    冰雪在山脚下浅浅化开,露出嫩绿细微的草木豆芽,百里汐如今想来,寂淑仪竟然就这么跟着了。

    她为什么要帮他们,百里汐不明白。

    “你这样做,是与江湖正道作对。”

    “理由吗?”

    这三个字在寂淑仪唇齿间轻轻逗留,她低头想了一想,才抬起脸笑了。

    这个女人笑起来总是很干净的,清清澈澈,温润美丽。

    “我认识一个人,他之于我,就像炎公子之于你。只不过那个孩子在我认识他之前,过得并不好,甚至可以称作是既悲惨,又可怕。”

    “那是怎样的光阴呢,我大概永远不会懂。”

    “我多么希望能成为这个孩子的太阳,可惜我并不是。人活在世上,总是会被一些东西束缚住,有的无可奈何,有的心甘情愿,譬如我曾经的夫君,譬如小石头,譬如人间正道,譬如善恶对错。”

    寂淑仪凝视百里汐的脸,温柔地说:“——你能成为他的光芒吗?”

    百里汐微微皱眉:“我不知你在说什么。”

    寂淑仪笑而不言。

    半日后途径一座驿站,寂淑仪拿着信号筒下车。黄昏斜斜拉下树木与停鸟的影子,山边天幕涂上暗红色的暮霭,百里汐简单与她道了别,又回到车上。

    如此行了数日,眼见玉门关,关口有寥寥商人旅者,穿着关外异族的衣裳,鲜艳明亮,牵着骆驼小憩。还有两位波斯族人,金发碧眼倒很是稀罕,留着浓密的胡子,见到百里汐与炎景生笑着点点头,推销手上的瑰丽宝石与金色戒指。

    百里汐站在关外的土地上,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广褒沙漠,天空辽阔深远,她知道从这里开始,绿洲湖水,白云金山,那一个个神秘而奇异的精致国度,她都会逐一遇见。

    长河落日圆,大漠孤烟直。

    干燥的微风吹过,夹杂点点砂粒,她眯了眯眼。

    到了。

    终于来到这里。

    她转过头去看炎景生,男人半身披着斗篷,长长的发丝一缕一缕搭在脸庞上,他站在原地注视她半晌,才缓缓走上前去。

    “景生,这里的夜晚,会有很多星星吧。”

    “对。”

    “是不是整条银河都能看见呢?”

    “是啊。”

    “听说那边的国家,果子特别甜。”

    “是啊。”

    “能住习惯就好啦,这些异族男子说不定生的还比中原人俊俏呢。”

    “汐。”

    她回过头,炎景生对她扬起一抹苍凉笑容。

    一根极细的针扎入她后颈。

    百里汐捂住后颈,惊愕地退上几步,双腿发软跪在地上,手指深深嵌入黄沙。

    “你……”

    她眼前模糊得不可思议。

    见百里汐强撑着身子漂浮不定地摇晃,炎景生走到她身边单膝跪下,一手摁住她的脑袋勾进自己怀里。

    啊啊。

    血腥的味道,中药的味道,她熟悉的味道。

    炎景生轻轻抱着她的肩,他的手冰凉冰凉的,凉到她心底去,彻骨的寒,冷得她每一寸肌肤都在微微战栗。

    他仰起脸悠悠望向天空。

    “景旗是我亲弟弟。”

    “他还守在炎暝山庄,我怎么可以让他独自一人面对一切?”

    百里汐有气无力抓住他的衣袖,挣扎想抓紧,她太恨了,太恨这样的感觉,心中明明气急怒极,却做不了任何事情,这简直逼疯她,“不要傻,景生,你不要傻……”

    她是为什么。

    她是为了什么而来到这里。

    “对不起姐姐,我不能陪你看星星了。”

    夜,炎暝山庄。

    今夜无月凉如水,繁星如歌。

    空气爽朗的没有一丝云絮,炎暝山庄的山群陡峰在黑夜中勾勒出巍峨壮丽的轮廓,山峰间仙火浮灯映照楼阁大殿金碧锦绣,又好似将万千星辰汇聚于山巅,熠熠生辉。

    炎景旗送走几大门主,在书阁中阅完书信要务,这才歇下,揉了揉眉心,极是困倦。

    “少庄主大人。”

    茶香飘进书阁,一位鹅黄裙衫的侍女端上一盏热茶到案前,软声道:“已入子时,少庄主大人快就寝罢,这剩下的,明日再看也不迟。”

    “金烛,你不晓得,”炎景旗笑了笑,“山庄今非昔比,事物繁杂,需要做的太多,好不容易步上正轨,切不可大意偷懒了去。”

    “好的呀,金烛晓得啦。要不是少庄主您日夜操劳,炎暝山庄一夜败落,哪里能重塑去年容光?我听说山庄里的下人呀,其他门派那些人呀,都说少庄主您年轻有为,审时度势,稳重勤勉,日后定是能成大事的人呢。炎暝山庄在少庄主手下,一定比炎老庄主还在时更繁盛。”

    炎景旗接过茶,无奈笑道:“就你嘴皮子油滑,父亲所作所为,我能企及一二分就已满足。”

    金烛是年初从江南分舵过来的侍女,以前也服侍过炎景旗,容貌生的不错,心中惦记能攀上这位年轻家主,趁机多说些好话,朝炎景旗靠近了些,媚眼如丝,甜腻道:“所以说嘛,炎老庄主向来偏袒于您也是眼光高远,只要自己的孩子出色,母亲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

    男子饮茶的手微微一滞。

    不知为金烛错觉,身旁这位向来温和恭谦的清秀男子,眉目冷下一分,单单这一分,叫她没来由地心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