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三十七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三十七章

    金烛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于是她亡羊补牢再凑近些,女子的唇齿软香在他脸颊旁散发,“少庄主,您真的该歇息了……”

    “你先去吧。”

    金烛眨眨眼睛,看来今夜是不行的,也不多纠缠,毕竟她晓得手段,起身作个礼便要离去,走到门前时炎景旗在后面叫住她。

    “挂了三日,这天下世人,正道修士也该看够、看清了,叫人把它撤下来罢。”

    金烛回身应道:“少庄主说的是炎老鬼的人头?金烛这就去办。”

    金烛心道:“幸而这炎老鬼半路上被抓回来,当即砍了脑袋挂在炎暝山庄大门口,以正门风,昭告天下。少庄主如此对自己的兄长,深明大义,那些名门正派大家大户们也不好对山庄再过多指责和质疑了。要不是这样,我从那江南分舵调到这边来,每日还不是和本庄的人一样受旁人白眼,买个菜都不得消停,不知该过得多辛苦!”

    不过多时,金烛又叩响了书阁的房门,面色几分古怪,“打扰了少庄主。”

    炎景旗道:“不是许你去歇息了么,如何?”

    金烛屈了屈身,心里头有点儿害怕,“回炎庄主,门口炎老鬼的人头……不见了。”

    该不会是闹鬼吧?

    男子目光闪烁,他静了须臾,道:“你先下去吧,此事莫再告诉其它庄中人,自行回房。”

    “是。”

    夜里的风吹过山间的树木,婆娑的树影扬起层层叠叠的涛声,又吹过回廊与打开的窗阁,竹帘卷起,带来春日夜里的浅浅花香。

    房内未点灯,倒是点了一盏静香,袅袅清淡的香气如雨后池塘莲花,星光点点微亮。

    炎景旗在茶几旁静默地坐着,他本是瘦,坐的很直,身着炎暝山庄门主的锦衣华袍,衣摆上百鸟朝凤的刺绣熠熠闪光。

    听闻风声,他缓缓抬眼。

    “师姐。”

    女人足尖点地,落到屋里,如一只透明的蝶。

    炎景旗借着模糊的星光,远远端详着,然后平静发出了声音。

    “师姐,你的衣带歪了,头发也散了。

    “师姐,到家了就先梳洗一下吧。”

    “师姐你的佩剑又不在了吗,一路上没人找你麻烦吗?”

    他细细地说,翻开红豆叶釉纹茶杯,倒满一杯茶,搁在茶几上。

    “师姐好快,一路都没喝一口水吧。”

    他把茶杯推了推,低下头,“先喝一口水吧。”

    “真相。”

    两个字从女人唇齿间轻轻吐出。炎景旗看不见女人的表情,只有她如星的双眸,万籁俱寂。

    “景旗,告诉我真相。”

    她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

    炎景旗垂眸想了想,弯出一个悲伤的微笑来,“我不知师姐在说什……”

    “炎景旗!”

    她低喝一声。

    炎景旗半晌没说话,百里汐屏息注视他。

    最后他说:“你真的要知道吗,兄长唯独不想让你晓得。”

    他等了一等,见百里汐不言,便走到房间一角的书柜中拿出一个信封。信封鼓鼓的,很厚,他把当着她的面书信拆开,里面有无数张人画儿,画在薄薄的信纸上,微微泛黄。最上头还有一张信纸,密密写着字儿,细细看去,上面一个个都是人名。

    画上的都是女孩儿,不过总角之年。

    “你们走后,我发现了一处地下密室,在后山的桃花林下面,无论用什么办法我都打不开它。”

    “兄长回来后,我从他身上拿到了钥匙,打开了炎暝山庄这个不为人知的地下密室。”他从怀中摸出一枚铜制钥匙,钥匙把儿是一个跳舞的小人,又似一只小鬼,嘴角咧得很开,格外罕见,“这枚钥匙我曾经在父亲身上见过,这原本该一直在父亲手上的。”

    “我打开了密室大门,你晓得我看到了什么吗……密室一地污秽,弥漫着腐臭的味道,尸骨新旧近百,层层叠叠堆在一起,我带人下来检查,都是稚嫩不知世事的幼女,是的,就是名单上这些女孩儿。”

    “她们身上……皆有曾被强媾痕迹。”

    百里汐静止了呼吸。

    炎景旗重新坐下,颓然低下头,“师姐,你真的了解父亲吗?你有未有想过,父亲为何一直没有再娶?”仿佛回忆当时密室里肮脏不堪场面,他有些失控地喃喃,“他……他在我们面前是德高望重、威严身正藏一世功名,那他私底下又有、又有什么样的特殊癖好呢……?”

    炎景旗给自己倒了杯茶,一饮而尽,缓了缓,才继续艰难地说话:“炎暝山庄名门世家,无数凡人妄图能攀上其名,修道飞天,炎家庞大分舵众多,一年里也要收不少弟子,红尘入门的修道弟子需斩断凡根,父母亲人皆不再过问,有小女孩消失了,也不会有人晓得。”

    他抬脸去看掩埋在夜色中的女人,有些声嘶力竭。

    “师姐,兄长比谁、比任何人都要甚爱父亲和炎氏家族,他容不得炎氏有半点污名与瑕疵啊!这样的事情,总有一天会败露出去,那时候炎暝山庄如何存于这世上?兄长自打出生起力量不同寻常,后日又在妖魔巢穴中来往,难免被魔气暗暗侵扰心智,你觉他会如何做?”

    “最起码、最起码不能连累到师姐,兄长好不容易将你送到南疆,炎暝山庄处于风口浪尖,为何你还要回来?”

    炎景旗挤出难看的笑容:“那日后山,我让你们快跑——你们为何还要回来?”

    深夜里的风越发凉了,掀起帘纱,窗外的山影浮动如同漆黑的虚幻。她从头到脚都是刺骨冰寒的,心浸在冰窖里,皱缩一下,跳动一分,皆是奢侈。

    过了很久,她才开口:

    “所以,那一夜书房里他发现了炎伯伯的秘密,怒火攻心,自己失心入魔,杀了炎伯伯?”

    所以,他把钥匙从炎羽骅身上摸走,带到自己身上,叫世人认为那无端受辱横死的幼女们乃他一手所为?

    炎景生自小修为身手异于常人,被称出世奇才,这份才能究竟是天赋异禀,还是后日取得,这些都无从知晓。

    他打算承担他父亲身上的罪孽,让炎羽骅光辉正直的盛名形象永留众人心中?

    世上为何会有这样的人。

    世上为何会有这样的人。

    炎景旗眼角微微抽搐,似乎支撑不住,重重叹了一声,闭上眼,不忍再说下去,“……一百多个女童啊,师姐!”

    好像有一把长长的戈矛,精铁制成,锐利冰冷,从她头顶狠狠插//进她身体,贯入她脚底,鲜血在她体内沸腾淌开,她浑身骤然剧痛,却动弹不得,只得哆哆嗦嗦地站在原地。

    她张着嘴巴,瞳孔震颤,眼泪流下来。

    “是我叫人杀了兄长,我不动手,那些世家都会动手,我没有办法,我没有办法,”他捂住脸,“景旗晓得,兄长在师姐心里是放在心尖尖的,师姐若是气,若是恨……就打景旗罢!”

    他一把站起来,走到百里汐面前。

    炎景生有一张下巴尖尖的脸,长成男人也是白白净净又清秀,眼角上挑,好看得招人喜欢,如今他红着眼眶喘气儿,全然失态的模样,他低低说:“可求师姐莫打死景旗……景旗,景旗答应了兄长要把炎家好好撑住!”

    百里汐挣扎了许久,终于哭出了声音。

    她哭声断断续续的,上气不接下气像个年幼的小孩儿,她一边哭,手一边伸向炎景旗。

    炎景旗紧紧抿住唇,百里汐摸摸他的脸,又摸摸他的眼眸,他的睫毛也很长,漂漂亮亮,像个女孩子。

    像炎景生。

    她哭着说:“你不晓得,即便是你身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会不顾一切去保护你,你也是我的弟弟啊。”

    “师姐……”

    “可真的是这样吗?”

    “……师姐?”

    “景旗,真的是这样吗,这就是你的答案吗?”

    感受到极细的一丝凌厉,炎景旗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他后退了一步,百里汐便摸了空。

    她没发现似的,指尖微微蜷缩,眼泪依旧往下掉。

    “我啊,这一年来都没有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我连自己究竟是不是相信景生这样简单的事情都没有想过,我的身体擅自做出了决定,我阻止不了,路上发生了多少血腥又令人难过的事情,可我就是停不下来,景生面前出现了要杀他的人,我就想冲到他前面去,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只知道两件事,一则,我想让他好好活着……”

    “二则,景生一直非常的清醒。”

    她这句话说得清清楚楚,星光隐约描摹她沾染泪水的面庞,晶莹的泪花儿仿佛虚幻,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口。

    “南海琉球有一门以汲取幼女精元来增益功力的心法,名为《莲阳古法》,需每隔十日丑时在屋内点燃一枚莲阳香丹,交//媾一名幼女修炼增精,因幼女纯粹干净,灵气内力不会显露一丝端倪。”

    她的声音不再彷徨,一字一句卷含轻微的哭腔。

    “《莲阳古法》稀世难寻,只有琉球国莲阳教历代圣女持有,十五年前东海血战,不仅百里氏一族尽灭,莲阳教成员已在那场战争中死伤大半,无东山再起迹象,当年圣女不知所踪。”

    她看进面前清秀男子的眼底。

    “景旗,我记得你的母亲,是琉球国女子吧。”

    黑夜死寂,连风声都消弭无踪。

    香,静静地燃着。

    炎景旗歪歪素白的脸,眼睛依旧红彤彤的,分外水亮,他莫名地问:“师姐,你想说什么?”

    “依你所言,由幼女尸骨数量来判,乃二至三年前开始修炼,景旗,不正是你来到这里的不久后?”

    百里汐直勾勾地盯着他,“景生从未迷失过,当时走火入魔的——是炎伯伯对么。”

    是你吗。

    她伸出手,一把短刃从袖中滑出,直指他的胸膛。

    “——炎景旗,是你撺掇炎伯伯修炼《莲阳古法》的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