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三十九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三十九章

    身侧罗刹发出呼噜噜的低吟,如兽。

    传送法阵的光芒缓缓消失,面前洺竹小和尚那干净秀致的眉眼便显露出来,一只手里抱着镂空小香炉,一只手里的符咒正缓缓化为灰烬。

    百里汐四下一望,乃一处山洞小路间,虽摸不清位置与虚实,她脚下土壤皆纯净厚生之息,生灵平静,应是风水甚好的一处地方。

    百里汐道:“用八方千里移步咒带我直达,你的主子也是相当之慷慨,想必也未有几人能有如此待遇罢。”

    八方千里咒原由玉飞阁开创,传说中八千里传送里程令人嗟叹。但书描一张八方千里移步咒不仅耗费相当强大的灵力,还贵,使用者也需蕴藏深厚灵力,不然强行发动会半路掉下来,若是掉到现世还好,万一术法过程中掉到时光空间的罅隙就悲剧了。

    再则御剑术如今横行,十三四岁开始初学,及冠之时能驾驭大抵顺溜,如此而来,八方千里咒在众多世家中十分的冷门,大抵一些世家家主亦或道上修仙高手情急之下会用上几张。

    实则还有个进阶版十方万里砂,南柯做的,给她用过一回,硫磺一样的玩意儿,装在小袋子里,往地上一扔炸开眨眼直接从小江南到南疆离笑宫,眼冒金星。

    洺竹一笑,稚嫩清秀,活像个情窦未开的男孩子,“白首魔女拜访,主人自然需奉为上宾,这边请。”

    向上走了一炷香便出了山洞,刚走上几步,身后罗刹异动。

    百里汐回头,只见两只罗刹朝空气扑去,其中一只竟被弹回来,肩头削下一片肉,流出黑色的血,另一只扑到地上,呲牙裂嘴,爪子紧紧扣住了什么东西。

    隐身术?

    罗刹身下的东西慢慢现出形,少年洁白的衣衫被血染红。

    洺竹“哦?”了一声,挥挥手,那罗刹便一把跳开,流着涎水蹲着,贪婪地盯住少年。

    洺竹挑眉道:“寂月宗?”

    寂白见罗刹跳开,一骨碌跳起来,手顷刻朝怀中摸去,说时迟那时快,洺竹见状眼睛一瞪,那被削掉肩膀肉的罗刹便大大嘶吼一声,猛地跃上朝他手臂一抓,滴滴嗒嗒血滴在草地上。

    手臂上赫然出现火辣辣五道长长血印子,触目惊心,破碎的衣袖布料落飘到地上,罗刹不等闲,呲着獠牙正朝他脖颈瞬息咬去,突然一道红影飞旋着砸上它的脑袋,直接将其砸飞了去。

    那红影在空中旋了一个圈儿飞回来,啪地落到百里汐手中,正是她那把束好的红伞。

    寂白呜咽着气儿抓住手臂退上几步,一样东西从怀中滚落到洺竹脚边。

    洺竹弯腰捡起来,前后一看,“寂月宗的信号筒,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倒是个聪明的弟子。”

    寂白咬着牙,疼得背后冒汗,他不晓得这些人深浅,又不知目的何处,于是在传送阵启动的瞬间冲进去,隐去身形和气息,正打算抵达目的地后在一处空地放出信号弹,哪知罗刹敏锐得紧,一出山洞踩上草地就被识破。

    那被百里汐打飞的罗刹跑回来往寂白身上扑,形如恶鬼,寂白也不怕,抽出配剑就要与之相斗,百里汐道:“这孩子不是我带来的。”

    洺竹道:“洺竹晓得,所以更留不得。”

    “既然你的主子把我当客人,来者是客,把他当客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百里汐道,“至少来的不是寂宗主。”

    洺竹看她握紧了红伞,开口,换了沙哑粗粝的嗓子,原本单纯清灵的眸子里多出一份嘲讽,“倘若我非杀不可呢,不过寂月宗一个小弟子,你一个杀人如麻的白首女魔头,连自个儿家里亲人都杀,如今该不会动了那虚伪的恻隐吧?”

    百里汐微微一笑,将红伞撑开在头顶,“你刚动用完八方千里符,再是浑厚的灵力也消耗大半,你要操纵这四只罗刹与我打,拂了你主子的待客之道,也没关系,可你自己就不怕支撑不住被黑气反噬,变成意红菱那般模样?”她耸耸肩,嘀咕,“生死安危如此,你这主子对你也不甚在意啊。”

    女人笑得动人刺眼,洺竹沉吟片刻,道:“前辈说的有道理。”他朝罗刹看了一眼,四只罗刹便从寂白身边抛开,退到后面跟着。

    寂白一手撕破袖子将血淋淋的手臂草草包扎几下,快步走到百里汐面前,“苏前辈。”他小声说。

    百里汐叹口气。

    她这趟出来,就是为了把生前的历史遗留折腾清楚,与他人无关,更不想与寂月宗有甚牵连。眼见小少年发白的面庞,目光扫过他眉心的朱砂,她半天才问出一句话:“疼不疼?”

    “……不疼。”

    果然是寂月宗弟子。

    “放屁,寂月宗要你说不疼,可你本就就疼,你要说出来。痛到死也只往嘴巴里咽,这有什么好?”

    寂白闷闷不吭声了。

    穿过灵气缠绕的密林,眼前豁然开朗,来到一处汉白玉宽阔高台,旁侧楼栏飞天浮雕细腻精致,百里汐抬头一看,不禁心中哂笑。

    这地方,还真是与她有缘。

    此山极高,佛音阵阵,仙云渺渺,那金顶辉煌的庞大寺庙,焚香诵经的僧者,空中弥漫游走的的黄金梵文结界,六角兰花铃的十三级琉璃浮屠,密密麻麻佛灯,处处诉说着此地的超凡脱俗、圣洁清净。

    左边山群一座巨大的鎏金坐佛像坐落在山间,几乎占据半座大山,眉目微睁慈悲,眼中万千尘世。

    右边山群一座座描金寺庙在远处山脉间依次铺陈坐落开来,如鲜丽卓绝的出世古画。

    这个地方,百里汐来过一次,大抵这世上活着的人,活得久的也只来过二三次,虽然只有一次,但记性是足足够的。

    毕竟她死在这里。

    “天谶寺。”

    最接近神佛之手的地方。

    她望向中间最高最大最华美最威严的那座古刹,那便是无极殿了。

    昔日情景她似乎记不清晰,又似乎历历在目,她死的很惨很痛,可她是大笑着死的,死而无憾。

    如今看来,应是有憾,百里汐心道:“难不成我这趟活过来,是老天开眼,叫我把当年苟且偷生的人再杀个干净?如此甚好甚好,免得我来这尘世走一遭,只晓得吃喝玩乐,炎伯伯安总管他们日后再见,都是要骂个狗血淋头。”

    洺竹道:“看前辈神情,倒是平静。”

    百里汐连忙摇头,“不不不,我很激动,这众多血案,挖眼鬼上身之事,炼制罗刹之事,幕后黑手在天谶寺,响当当亮堂堂被称为‘神佛智地’的天谶寺,你说那些世家们打脸该打得多痛。”

    与其他名门世家不一,天谶寺中立不争,只在天下大乱魔头乱世时才出来露个脸主持所谓的公道,千百年来不少魔教被抓到这里,在佛眼下审判制裁,死在这天谶台上,于是天谶台又有“弑魔台”的别称,各大门派对天谶寺可是虔诚尊敬得一塌糊涂。

    四只罗刹不知何时消失无踪,百里汐依旧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气息,若有似无。再看寂白,他望着面前景象,目瞪口呆。

    “前辈,这边请。”

    眼见要到无极殿,听洺竹又跟她客气,百里也客气道,“有劳小师父。”

    路上她随在洺竹后面,小和尚个子小小,细瘦如一根翠绿色的新鲜竹竿,宽大的灰布袍子荡来晃去,她又开始忍不住嘴贱:“你这宿体模样好,声音也比你原本的不知好听多少番,日后必定是个美男子,你也是有眼光的。看你和这具身体契合得颇好,想必是他自愿的吧?”

    洺竹道:“前辈想说什么?“

    百里转头看风景,“洺竹他自愿把身体给你的吧。”

    无极殿还是记忆里那个模样,只不过清冷许多,上次来的时候,里面站满了梵唱纹咒武僧,手持金刚杵。

    进入无极殿后,大门在身后缓缓阖上。

    寂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若有似无,如女子的纱衣,朦胧翩跹。

    空旷的大殿正中央,摆了一套红花梨木桌椅,梅兰竹菊雕刻,那桌面涂上明堂油亮的蜡,本是上好的新做的木材,却与这佛门大殿比起来浅俗油腻,格格不入。

    桌子旁扭腰坐着一个女人,姿势慵懒,身穿凤穿牡丹的裙裳,发髻高盘珠玉闪烁,格外贵气。她一手搭在桌檐,一手放在腿上,捏着一把小小团扇,扇面莲花苏绣栩栩如生,桌子上摆了一白瓷暗花的细壶,两盏小小瓷杯,泛出清亮如玉的光泽。

    佛殿,华裳,女子。

    百里汐双眸微眯,女人没有露出完整的面庞,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银白暗纹的面具,遮住了眉眼,只有嫣红的双唇弯出灎丽的微笑。

    面具女子见百里汐二人进殿,也不起身,拿小团扇扇了扇风儿,往对面椅子那儿一指,轻轻吐出一字,“坐。”

    媚可勾魂。

    洺竹走到到女子身侧立好。寂白没见过如此情形,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里只觉离奇诡异得狠,受伤的手不禁搭在配剑上,百里汐拍拍他的肩膀,便从善如流走到桌前坐下了。

    女人将百里汐从上到下不动声色打量一番,笑道:“说你是白首魔女,旁人看去,决然是不信的,这具身体灵力这番低微,你一路走来很是辛苦罢。”

    这声音,软乎乎,轻飘飘,可化了水去。

    百里汐说:“夫人信就好。”

    面具女子道:“这趟请你过来,你可晓得是为何?”

    百里汐道:“夫人摆了这么大的阵仗,做了这么漂亮气派的天谶寺给我看,想必不是来卖关子的吧?”

    面具女子用团扇掩住面庞细细笑起来,“奴家就喜欢你这样的,”她站起来,在这寂静空旷的大殿内慢慢踱步,身后裙摆在明亮地板上拖旎,“奴家没有料到白首魔女会重返人间,这在计划之外,奴家本先不想管,而你先撞见洺竹与意红菱对话,又在炎暝山庄江南分舵坏过洺竹行动,不然几大世家早已是我的傀儡。奴家如今来见你,是想与你做个交易。”

    百里汐摊手,“如此听来,夫人没杀我我也要谢谢你,说来听听。”

    她心道:“原来阎罗花之事与她无关,那究竟是谁将阎罗花把我拉回人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