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四十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四十章

    面具女子倏地转身,目光透过面具银针一般射来,“奴家想要你。”

    寂白一愣,睁大了眼睛,百里汐一个机灵,抖三抖,无辜道:“虽然夫人必定貌美如花,可小女子确然喜欢美男,对美人姐姐也委实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对不起呀。”

    面具女子一字一句道:“奴家要钉在你魂魄里的赤血骨蝶咒。”

    百里汐笑容凝固在嘴角,她眨巴眨巴眸子,才敛去了些,面具女子笑容雍容曼妙,单单双唇便魅惑无限遐想,“你如今重生于世,灵力匮乏,赤血骨蝶之术亦无用武之地,即便施展待你而言无非再次丧命,不如将它过给奴家,奴家会好生利用。”

    百里汐道:“赤血骨蝶这四个字,我很多年没听外面人说过了,夫人倒是见多识广,还晓得这偏门生冷的玩意儿。”

    面具女子摇着扇子,“五百年来唯白首魔女一人练成,可惜你太招摇,死的太早太年轻。”

    百里汐笑了一笑,赤血骨蝶,穿心透骨入魂,其间千日,旁人哪里能知一二,“那我又有什么好处,再做一个天谶寺送给我?”

    寂白又听百里汐如此说,面露疑惑,又不好开口,百里汐朝寂白瞥了一眼,道:“你还记不记得寂月宗书里头怎么描述天谶寺的,书卷上面刻有幅画儿你可还记得?”

    寂白微怔,低头想去,忽而发觉到什么,蓦地抬头惊道:“大佛……!?”

    那座撑天坐地的鎏金大佛,在山群右边。

    “方才我们见到的天谶寺大佛,在山的左边。”百里汐点点头,不愧是寂月宗弟子,记个画儿都这么清楚,该不会罚抄时连带画儿都要一并描摹一边罢。

    “这里并不是天谶寺,而是复制出来的、脱离现世的镜面双城。”

    这位夫人将整个天谶寺复制给她瞧,几乎与原型别无二致,又明显将瑕疵展露出来,明摆告诉她,这是她的能力,这就是她的交易条件。

    寂白倒抽一口气,面色微变,沉吟道:“世间竟有如此术法……”

    面具女子摇摇扇子,“小道长你不晓得,与当年白首魔女相比,不过小巫见大巫了。”

    百里汐托着腮,“所以,你能给我什么?”

    她道:“奴家做一个一模一样的你,死在这世间之人面前,所有人都以为你当真死了,从此再无人打扰你,如何?”

    百里汐兴趣缺缺:“我既然是魔女,外头那些人对我来说不过蜉蝣,杀不杀我,能奈我何?”

    “奴家的话,还没有说完。“面具女子晓得她会如此答,抬起手,拈起白壶,细细的壶口流淌出清亮得液体,倒入杯中,酒香四溢,她端起一杯酒,五指丹蔻鲜艳,递给百里汐。

    她挽起朱唇,话锋一转,“奴家再许你,做出另一个人,这个人是谁,由你来选择。”

    身后洺竹清秀的小脸闪过一丝心绪。

    椅子上白衣女子怀里揣着一把红伞,她托腮倚在桌旁,笑意滞留唇边,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面具女子。

    她没有再言。

    寂白见状,手指再次搭在剑鞘上,压住眉目道:“夫人的话是何意,还请告知。”

    “如小道长所见,奴家别无所长,单单会点小伎俩,这世上有过的东西,奴家都能做出一模一样的来,无论是人还是城。”

    寂白说:“每个人独一无二,哪里有复制之说?”

    “人心变幻莫测,奴家的确不敢触碰一二,做出来的人,心智宛如初生婴孩。可外表和声音,眼神与容貌,都是瞧得清楚的,对于一些人而言,这些不就够了吗?”面具女子依旧举着酒杯,笑盈盈,看着百里汐,“一夜白发入魔障,美人迟暮,杀戮嗜血不回首,你有的对吗?”

    “即便是傀儡,也想见到的人。”

    “这……”寂白迟疑着。

    一丝风穿过大殿,不知哪里飘来的香,在四人身影间萦绕。

    百里汐看了看面具女子,又看了看她纤纤玉指端的酒杯,伸手接了过来,酒液荡出浅浅醇香的光辉。

    “我来到这里,本来是要见一个人。”她低头旋转酒杯,说的轻描淡写。

    “我原本以为,是那个人没有死,毕竟连我都回来了,再活过来一个也不是什么稀罕惊天的事儿,他要是没死,我这趟过来就是值得,是要真真切切要再杀掉他的。如今看来是我多虑了,他真的……已经死了,你只是有他身上相似的气息而已。”

    百里汐深吸一口气,香气入鼻,她许多年没闻过了。

    莲阳丹的香气。

    她抬眼,眸中火光闪烁,“我该怎么称呼你呢,莲阳教圣女……还是正武盟盟主夫人?”

    话音如玉珠脆脆落到地面,啪嗒,大殿地面裂开了一条缝。

    寂白心头具震,尚未反应,大殿与脚下地面天旋地转地扭曲起来。

    仿佛卷进一个漩涡,四周画面剧烈摇晃,分崩离析,无极殿在眼前滚滚坍塌,远处的蓝天古刹仿佛剥离枯萎的燃烧古画,灰飞烟灭,溃散成簌簌粉尘融入无边粘稠的混沌中,只有面具女子面前这张梨花红木桌巍然不动,桌上酒液无波无澜。

    重归于平静时,乃身处一处枫黄树下,落叶纷纷,天气萧瑟寒凉。

    下午的日光映照山间小小寺庙的屋顶,被秋日郁葱树木簇拥着,黄金一片。

    寂白四周一看,不禁愕然,此地竟然是琮山正武盟侧峰,灵印寺。

    寺旁秋树,树下红木桌椅,白玉酒樽。

    盟主夫人?

    寂白不可置信望向面具女子。

    百里汐懒懒道,“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为什么大家都不往盟主夫人身上想呢,这么蠢,这徐川盟主以后流下的泪都是现在脑袋进的水啊。”

    面具女子缓缓揭下面具,露出美艳缱绻的眉目,那尖尖的下巴,上挑的眼眸,活像那个人。

    啊啊,真是熟悉。

    百里汐身体里的血在倒流。

    她撑开伞挡开头顶落叶,十分惋惜地叹上一口气,“这人世如何与我无关,你残杀几许,炼制几多恶鬼罗刹,亦或着用赤血骨蝶再取多少人性命,我是死过的人,也并不在意,可你和那个人有点儿血缘关系,我厌恶得紧,真是对不住了。”

    她转身往寺院门外走,刚走上两步,不动了,一阵风吹,树叶抖动,无数恶鬼绿幽幽的眼睛,藏在在树上直勾勾地发亮。

    徐夫人将团扇搁在桌上,坐回椅子上,把玩手里的银白面具,“你瞧见了奴家的面孔,不应奴家的好意,全然而退奴家岂不是甚是没面子。”

    百里汐将伞扛在肩头,“寂白。”她唤了一声。

    寂白抽出背后佩剑,剑芒精湛,压低身躯,足尖拉开,严肃应战。

    “我也许久未打过架了,趁好练手,”百里汐笑盈盈道,“放马过来罢。”

    斜阳西下的天色中,数十只黑影窜出树梢,落到地面上,赤红的身躯,幽绿的眼眸,扭曲丑陋的面庞,獠牙利爪,正是罗刹。

    寂白原本以为之前四只已经足够壮观,毕竟他头回见罗刹是在寂月宗里意红菱尸化,形状可怖,众多弟子奈何不得,最后被宗主灭之。如今一口气出现如此数量,将他们团团包围,寂白年纪轻轻虽与同僚一并猎杀一些魔兽,也未见过如此场面,不禁咬紧了牙关,紧紧握住手中剑。

    竟然有这么多人变成了罗刹,这正武盟盟主夫人,是多久以前开始谋划的,目的又是什么?

    徐夫人坐在树下,挑起葱白指尖,这些人形恶鬼便浑身一颤,仿佛被注入火辣辣的力量,一蹦而起嘶嚎着朝他们扑来。

    寂白出剑,剑尖挑拨划出白虹,首当其冲劈入恶鬼口齿,那罗刹来势汹汹,一口将他剑身咬住,寂白就地反手一抡将其朝另一拨儿恶鬼砸住,压下了一面攻势。此起彼伏的嗥叫声中,罗刹疾疾攻来,獠牙与指甲泛出尖锐浑浊的刺光,寂白提剑一拧一转,佩剑在罗刹口中竟生生将其一口獠牙拗断,又与其他几只周旋缠斗。

    罗刹恶鬼行如鬼魅,下口极是迅速,力气又大,满目嗜血贪婪,宛如发疯的病人纠缠殴打,死不罢休。那锋利的牙齿仿佛要把小小少年生吞活剥了去,寂白只得在众多恶鬼扑棱抓袭中闪避跳跃,封住自个儿门户,见机使出数招寂氏剑法,清绝干净,虽灭不得众众鬼魅,有伤在身,但且一时半会能应付。

    正此时一只罗刹直撞他门户,被剑风削掉一只耳,血液飞溅里整个脑袋探进,张开血盆大口,不顾生死地朝他面门咬去。

    寂白正是一惊,心神微慌,叫对方得空,四肢铁箍子似的扒拉在他身上,一口重重咬住肩膀,獠牙嵌入肩头。

    这一口疼得寂白脸皱起来,身子被这只鬼怪拖得动弹不得,旁边几只见状,趁机就要扑来咬破他喉口吸食血液,寂白索性忍痛收剑,迸发剑气将其震开,连带肩头一块肉也被撕拉开来!

    那罗刹被震到树干上,轰隆一响,撞断了树木,一个翻身趴在地上,嘴里叼着肩头肉,哧溜咽下肚。

    妖魔群攻包抄,百里汐一人挡住大半,手中红伞浮出精芒,血蝶纷纷而出,那些罗刹见到血蝶,身形稍稍迟疑,又张牙舞爪扑过来。

    百里汐一手收伞朝他们横面一扫,竟直直将其打飞了去,栽倒在地,她踏步追上,唇角含笑。手里那把伞就像一支鸡毛掸子,做大扫除似的,乒里哐啷将面前这帮怪物抽得睁不开眼,等将他们打歇了,转身又去打另一波,身姿在妖魔涌动间旋转飞跃,宛若再跳一支西域的舞,叮咚作响,看起来游刃有余,实则步步紧逼,一点儿缝隙也不留下。

    她砰砰砰戳翻了眼前一只罗刹的眼珠子,便听身后少年一声极低的压抑呻吟,她转头看去,正见他肩头少一块肉,血肉模糊,掠过去拎他衣领,“你先走。”

    说罢她细瘦的手臂一挥,竟就这么把寂白朝灵印寺大门口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