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四十二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四十二章

    将将入夜,赤红的烟霞涂满山边的天空,与缓缓侵蚀过来的暗哑夜色交织融合。

    耳边风很大。

    可她又听得见山间凋零的树叶哗哗作响,要扬起地上落黄。

    她在极速空中坠落,血珠淅淅沥沥散开,她还没有看清悬崖上男人的脸,一团墨黑雾气在她面前汇聚涌现,翻滚着露出了徐夫人灎丽的脸,伸出缠满黑烟的手掏向她血淋淋的胸口。

    “原来如此。”

    百里汐长发在空中剧烈地抖动翻飞。

    赤血骨蝶咒印刻在她魂魄里,她既然不愿交出,就只得强行从中切割分离夺取。

    赤血骨蝶此等邪功禁术,唯仙家圣宝神兵利器可破之。

    譬如白夜。

    徐夫人冷笑着将手彻底捅进她胸口:“是你自找的,尔等凡人,何以与奴家对抗?你钻心透骨练成的赤血骨蝶,奴家不费丝毫收下了!”

    她手一停,指尖触及到什么,美丽的眸子蓦地睁大,充斥欣喜和疯狂,“这就是赤血骨蝶……?”她贪婪地咧开嘴,舌尖舔舐森森牙齿,“这就是古书里可将千军万马焚为白骨的禁忌魔功!”

    百里汐灰白的脸笑了一笑,她轻声说话:“是吗,小镜子?”

    听到最后三个字,徐夫人目光如刀,眼中微惊,“你——!”百里汐双手握住徐夫人那只黑气萦绕的混沌手臂,她抓得很紧,用尽所有的力气,指甲深深嵌进去,她喃喃道:“我可是女魔头,怎可能让区区一只镜子魔得逞呢?那岂不是太掉底子,后世的人该怎么说我?”

    鲜血染红了女人的衣襟,染红了她的唇角,仿佛抹上最艳最好的胭脂,勾出最曼妙动人的笑容。

    鲜艳赤红的燕尾蝶在她胸口的伤口间盛放,一只只游曳而出,在空中宛如洋洋洒洒的海棠花瓣,犹如纷纷而飞的红雪。

    徐夫人骤然一惊,欲将手臂从她胸口拔出来,却仿佛被铁箍夹住纹丝不动,“万千罗刹与我同体,即便是暮云真人也奈何不得我!”徐夫人整张脸扭曲了,她怨毒地叫道:“难道你、你……想和我同归于尽?!”

    血红蝴蝶密密麻麻停满徐夫人全身,牢牢抓住她一寸寸肌肤,它们在吸食,每喝下一口血,那美艳的蝶翼便鼓动起漂亮的光辉,连带庞大浓厚的黑紫魔气一并吸咽。

    整片天空的黑气朝百里汐源源不断涌来,百里汐意识已经很模糊了,那徐夫人撕心裂肺的叫声也听不清楚,只是心里默默想着,徐夫人说的没错,生生死死无,并非很是重要。

    她已经在人世间尸骨无坟地走过一遭,如今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她也不晓得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何处是归家,自己又能到哪里去。

    她能感觉到身体深处一块地方滚烫得要燃烧起来,是赤血骨蝶咒在啃噬她的魂魄,很快就会吃干净……

    轰。

    耳边炎雷。

    百里汐眼前血雾蒙蒙一片,她什么也看不见,只觉有什么瞬间切断了抓进她魂魄里的黑气手臂。

    徐夫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利惨叫。

    “你竟然是来救她?!”

    “她不是魔女吗,你们这些虚伪的名门正派,救这女人作甚——?”

    胸口的窟窿漏风,凉凉的,身子缺了一块儿,那依稀滚动爆裂的明亮白光寂静无声,犹如一朵朵苍冽的白花在她眼前啪嗒啪嗒绽放,形成燃烧的花海。

    有人拉住了她的手。

    一股暖流冲进她四肢百骸,眼前那些花儿便有了颜色。

    耳边呜呜狂风,她艰难睁开眼,看见青袍男人一手握住白夜,白夜雪白的剑身插进峭壁中断断续续地缓冲着身体的重重下坠,终于停了下来,灰石土块簌簌四落。

    她的身体在空中摇摇晃晃,抬起脸,他的面孔惨白惨白,黑眸失神地看着她,仿佛胸口被插一剑的是他。

    已不见了徐夫人的踪影。

    “寂流辉。”她努力弯起眼眸,挤出虚弱的浅笑来,“你来啦。”

    一滴血落下,砸在她脸上,他受伤了。

    “松手罢,我这次大概真的要死了。”

    她从喉咙里滚落残破的声音,因为拉着她,血蝶爬上他的手背,“你的手烂到骨头了,松……”

    “活下来。”

    寂流辉墨黑的双瞳微微收缩,他抓紧她细瘦的手腕,一字一顿,“百里汐,你给我活下来。”

    字句念进心底,她忽然哑了声音,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他一手将她提起来,手臂一抡抱进怀里,点住她身上多处穴道,百里汐感觉嘴巴被他的手指撬开,塞入一颗药丹。

    他拔出白夜御剑上飞。

    百里汐脸颊贴在他胸口,余光望向天空,残留的黑气渐渐散去,露出被血腥灾光涂满的夜空。她呛出几口血,染红了他胸前的衣襟,金色暗纹熠熠细光,寂流辉不知从哪里又摸出一颗药丹,卡主她的脖子逼她咽下去。

    风中他的发丝拂过她死灰的脸,她迷糊望着他的线条利落的下颚。

    如果能说出来就好了。

    “寂流辉,”她断断续续地开口,字已经咬不清楚了,“我好疼。”

    男人往悬崖上头飞去的身姿一停,他低头去看她,灰暗的夜色中,拈诀的手摸了摸她的脸。

    他的手在抖。

    “没事了,百里。”他轻声说,“很快就不疼了。”

    他拈出一个法决,指尖溢出一团金色光晕,散发着淡淡暖意,缓缓落向她的伤口。

    她闭上眼,浑浑噩噩一阵,再睁开的时候已经在地面上,整座琮山尸横遍野,血光冲天,哀鸣四处,魔气虽已经散去无踪,腐朽腥臭却愈发浓烈,罗刹尸体黑绿的血液染尽土地,剿杀残余,救死扶伤,清理现场,幸存下来的各方人士忙得不可开交。

    见青袍男子踏剑行云疾疾归来,大家让开一方空地,见他怀中有一浑身浴血的女子,面色前所未有的低沉冷凝,不由得一愣,心中纷纷猜测起来。

    寂流辉将百里汐放在地上,不多一言,即刻施行疗愈之术,青色法阵在她身下精光浮现,缓缓旋转起来。

    众人心道:这难道是寂氏回光甘霖术?高阶如此,亏得这不知名姓的女人,教大伙委实长了见识。

    一个半身血的白衣少年挤开人群,朝两人趔阻奔去。

    寂白跑到寂流辉面前跪下来,不断地喘气,忘了跟宗主行礼,直愣愣地盯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

    “苏前辈……!”

    他做不了任何,只能手足无措地跪在那里。

    少年的面庞在百里汐眼前影影绰绰,她想伸出手,可没有力气,只得气若游丝地唤了一声:“小石头,你还认不认得我?”

    她说:“我不是苏姊君,我叫百里汐,别人都叫我白发魔女,你的娘亲是我杀的。”

    寂白如被雷殛,身子如一棵风雨捶打的稻草,晃了一晃。

    过了会儿,他呆滞地说:“……我的娘亲……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百里汐笑了一笑,眼底的光悄然逝去了,如一线流星,“是啊。”

    女人再无声息,寂流辉将她抱起来,召来白夜,衣袂翻飞,御剑而去,消失在众人眼中,在赤黑的腥夜中划出一道明亮苍白的轨迹。

    寂黎吭哧吭哧翻过人群追过来,见少年跪在悬崖边,急忙上去问:“寂白师兄你重伤在身,这里乱成这样了不要跑掉了啊,说不定还有妖魔潜伏,师叔呢?你有没有看见,师父和徐盟主都要找他呀。”

    “……啊……”

    “寂白师兄?”

    寂黎探过头去看寂白的脸,不由得吃了一惊,大颗大颗清亮的眼泪从少年面庞上滚落下来,他一声声抽咽,无助得像个孩子,寂黎从来没见过寂白师兄哭过,这是一直保护他们的寂白师兄,一直是他们榜样的寂白师兄。

    寂黎一时间怔住。

    “啊……啊啊……”

    少年笔直的背终于承担不住,压抑不了,佝偻地弯下去,他双手狠狠地、重重地砸向地面。

    他爆发般大哭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