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四十三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四十三章

    灵印寺之夜一月后,小寒。

    百里汐最近很苦恼。

    她身上每一处都散发着下不了床的霉味,熏得她要再次晕死过去。

    于是眼巴巴她望着坐在床头一动不动看书的男人,说:“寂流辉,你没有闻到吗?”

    “……”

    “我好像发霉了哎。”

    “……”

    “我想出去,真哒,你不觉得臭吗。”

    “……”

    “可我闻到臭味了哎,我要闷死了唉。”

    啪。

    男人纹丝不动,床边窗户嘎吱自己打开了,初冬微微寒冷的清风徐徐吹来,吹散火炉里的暖意。

    她还没喘几口气,窗户啪叽关上了,她一脸愤懑地瞪住他,“你干嘛。”

    男人修长干燥的手指拂过泛黄书页,把书翻到下一页,“风冷,会生病。”

    挤出这五个字,他又不吭声了。

    自打百里汐醒来,她已经有整整五天没有出过这房门了,她觉得她要死了,真的要死了,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怒吼老娘要喝酒老娘要吃肉出去狂奔撒泼。

    结果甭说喝酒,她一点儿肉星儿都没沾着,天天吃青菜,喝中药,都要变成中药味儿的小白兔了——就因为那讨厌寂明曦说她胸前剑伤没愈合之前不能碰荤。

    屋子里暖融融的,香炉安息静气的香对她丁点儿用处都没有,她心里无奈又烦躁,只想找人打一架。

    于是她就窝在床上,狠狠瞪着寂流辉,一直瞪一直瞪,她醒了五天,他在这里呆了五天,就在屋里坐着,看书,喝茶,颐养天年,就差把棺材买在这儿了。

    她趴在床上皮笑肉不笑地说:“寂宗主您不是该很忙吗?”以前不是总忙着在宗内处理事务,宅在山里不下去的。

    寂流辉淡淡道:“不忙。”

    “……”

    窗外灰白的天光落在他英俊的面庞和青色衣袍的暗金莲花上,男人低垂着眼眸看书,羽睫长长,微微掩住他漆黑深邃的瞳,眼底好像藏了一个寂静的海,无时无刻言述透骨长渊。

    他坐在那里,一卷古画,一抹夜色。

    好吧,百里汐觉,他这副模样,她还真乐意在盯个五天。

    似乎终于意识到百里汐的不满,他将书缓缓合上,抬起漆黑的眸子说:“你想喝药?”

    百里汐连忙翻过身装死。

    悔过已晚,房门被敲开,寂黎端着一碗杀气腾腾、哦不,热气腾腾的汤药过来,朝寂流辉行了个礼,“师叔好。”便到百里汐床边,“百里前辈,喝药啦。”

    百里汐继续装。

    “百里前辈快喝药,这药材稀罕了,师父把药材从丹房里拿出来时特别地不开心呢。”

    百里汐脑补一番寂明曦割舍不下的神情,心中很是畅快,她没想到自己能活下来,催动赤血骨蝶遭了反噬,又被白夜捅了一剑,横竖都是要去见阎罗王爷,被当做恶鬼镇守边关了。

    可她就是活过来了,被寂月宗硬生生扯回来,伤口缝上密密麻麻的针,换药时疼得死去活来。

    百里汐琢磨着得给寂明曦道个谢,可晓得寂明曦不待见他的,莫说寂明曦,这寂月宗弟子大多都是从七年前那个离笑宫乱世过来的,流血漂橹,叠叠白骨,半个月前她在灵印寺中使出赤血骨蝶,如今白首魔女重生之说大抵已传遍大江南北,又有几人能待见她?

    百里汐心道:“这倒也罢,哪日我伤好了,去抓个厉害的妖魔,譬如麒麟鬼母什么的,五花大绑送给寂明曦作礼了,都是研习术法炼丹制毒的上好材料。”

    见百里汐一如既往跟汤药硬杠上了,寂黎看了看寂流辉,会意地将汤药端给寂流辉。

    门一关上,寂流辉说:“喝药。”

    被子里闷闷传出声音。

    “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百里,喝药。”

    “我不喝。”

    “喝药。”

    “说不喝就不喝,你来打死我啊。”

    寂流辉转头对寂黎道:“近日未见寂白,不知可有认真习剑,你去把他叫过来。”

    ……你大爷。

    被戳到短处,百里一骨碌把被子掀开,压着胸口隐隐作痛的伤爬起来,一脸悲痛地抱怨:“寂宗主,药难喝就算了,您说说,您见过哪家门派的灵丹妙药汤是个紫色?奶奶个熊是个紫色!”她指着青花瓷碗里紫色汤药,咕咚咕咚冒着诡异的泡泡,“我觉得我在喝鹤顶红化功散好吗!”

    寂流辉面无表情看着她,冷冰冰吐出两个字:“喝药。”

    寂黎一脸懵逼。

    罢了,干下这碗催命汤,来世再做江湖人。百里汐艰难地咽下苦得毁天灭地的汤水,心觉顺寂流辉的意委实不甘心,总得说点什么噎死他的话才舒坦。

    以前炎景生告诉过她,寂月宗炼丹寮举世闻名,药丹是极稀罕的,落到人间都是各世家争抢的好东西,桃丹在其中最为声名远扬,十年炼一粒。只有立下作为身闯龙潭虎穴的大弟子们才作为奖励赐予,生肌肉骨,妙手回春。

    她还是少女的时候,寂月宗弟子单单只有寂明曦和寂流辉持有桃丹,当年她还开玩笑说,要是两位寂公子不干这行了,把桃丹卖了,都能吃香喝辣一辈子。

    炎景生回以一个大大的白眼,骂道,你有没有良心,两枚桃丹,其中一枚还不是被你占去便宜。

    于是她揶揄坏笑说:“这一碗药花了您不少银子吧?”

    “要还的。”

    “……”

    百里汐现今虚弱得紧,全凭一口气吊着,有时候能折腾,大多时间依旧只能躺尸在床上,喝完了腰脑子昏沉四肢乏力,便沉沉睡过去,一觉睡到深夜。梦魇便张开了眼睛,窸窸窣窣爬上她的脊背和手指。

    卡啦卡啦。

    无垢纯白中,红衣白骨朝她一步步走来。

    骷髅走到她面前,露出的一只手中托着一颗头颅,那颗头颅头顶有一条长长裂缝,一只鲜红的蝴蝶从缝隙间悄然抽出美丽的蝶翼,如一朵鲜艳妖冶的花,绽放在白骨之巅。

    她伸出手,那只蝶飞起,亲昵地落到她指尖,微微扇动翅膀,如午夜子时的风拂过饱含露水的花朵。

    百里汐骤然惊醒,猛地坐起身来,冷汗浸透了衣衫。

    三更夜的墨黑里,窗棂紧紧闭着,朦胧的月光透进来,她依旧什么都看不清楚,只得呼哧呼哧喘气,一阵阵出神。

    “寂流辉。”

    她忽然没头没脑地喊一声。

    万籁俱寂中,她听见了他的声音,“我在。”

    她没料到他当真在屋里,一时间哑着喉咙说不出什么话,心跳得飞快,撞得伤口隐隐作痛。

    黑暗中有人轻轻脚步声,接着是茶杯翻开的声音,有人走到她床前,递来一杯茶。百里汐借着依稀光辉看着茶杯,说:“你该不会连晚上都守在这屋里罢?”

    她哭笑不得,将茶杯推开了,“寂宗主,您这样很像变态哎,想不到您有这种神奇癖好哎,小女子无福消受啊,是不是我换衣裳洗澡你也要盯着啊。”

    黑暗中寂流辉没有回答,她晓得这个男人,一句多余的废话都不会讲,更别说跟她聊天了,她正准备无聊地重新躺回去,忽然感觉到有温热的手指探上她的额头,他在试温。

    百里汐嘀咕道:“我没发烧,就醒来时烧了一下,就没烧了,哪有这么容易发烧的。”

    寂流辉手指背在她脸颊上蹭了蹭,收回了手。

    真的是在蹭,轻轻刮过,痒痒的,像一只阳光下毛茸茸的小动物,惹得她心口也稍稍痒起来,像是有几只闪亮亮的萤火虫在飞。

    他低声说:“还疼么。”

    百里汐说:“你这么欺负我,我当然疼。”

    寂流辉默了一默,坐在床边长椅上,“寂白如何?”

    一个月前灵印寺那一夜,罗刹横行四处,恶鬼之息又召来其他妖魔,举巢袭击,为祸人间,日后必定在江湖历史记载中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罪魁祸首徐夫人先被百里汐压制退散魔气,又被寂流辉以白夜剑法重创,溃散千年法力,将其打回原形,怕是无东山再起的时日。

    灵印寺夜后黑雾褪去,大家发现徐夫人乃镜魔,真身是一面菱花古镜,一直祭祀于灵印寺内,魔气萦绕,教人不得入,仙法剑术都对其无效。众人生怕其再起变故忧虑踟蹰之时,突然来了三位天谶寺金身僧人,手持法杖,用佛光咒界将魔镜镇压封印,移至山下废弃道馆内,再商对策。

    这番情况就暂且搁这儿了,各大世家事务繁多,忙成一锅粥,寂月宗派众弟子外助,反倒算最清闲的一个。

    至于寂白,她自然未再见到。

    百里汐怔怔地,她有点儿没反应过来,她刺穿寂淑仪胸口时候,他就在旁边,她永远不会忘记少年惨白失神的脸,仿佛苍冽干枯的天空下了一夜的雨。

    竟然还有这一天,突然由他来问,寂白如何。

    寂白如何?

    “我早就想好了,如果有一天,小石头知道了,我去告诉他,你来杀我,唯独你来杀我,我不会跑。”

    她现在还没有机会说,等她伤好了,能完好地站在他面前时,她会说的。

    夜里她看不清寂流辉的脸,只有他的声音,安静的,平整的,听不出一丝一毫的心绪,他淡淡问:“只有这般?”

    她扯扯嘴角,生冷地笑起来:“不然我能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