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四十五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四十五章

    杨副盟主一瞧便是直性子,落音这般一挑拨眼珠子简直要冒火,可罗刹案罪魁祸首确然是徐川妻子,事发据点又在灵印寺,实属他们重大过失,言重些都是日后几年让正武盟抬不起头来的事情,各大世家不来兴师问罪都不错了。一时间话语梗在喉咙里,也说不出话来,就怒气腾腾瞪着落音。

    炎石军捋胡须道:“落音公子言重了,徐川盟主光明磊落,嫉恶如仇,为人耿直,黑白分明,公子也与他相交甚好,心知他的心性。”

    乌冠男子无辜道:“在下当然未针对徐盟主,可正武盟总得交待交待罢?”

    炎长椿瞥了落音一眼,神情不掩厌恶,落音公子不知怎发现的,冲她坦然一笑。炎长椿像是被恶心到,撇过脸去。

    炎石军转而对杨副盟主道:“那魔镜可在屋里?”

    杨副盟主道:“正是,天谶寺使者传话说,这原本是一枚仙家古镜,名为‘璇玑菱花镜’。不知如何原因失去了原本的主子,无谁管束心性,任其发展,堕为如今嗜血阴厉的魔,估算有一千五百年修为。”

    众人一听,纷纷唏嘘,活的魔少见,化为人的魔少见,一千五百年的镜子魔就更少见了。

    几位家主商量一番,炎石军朝百里汐这一方望来,百里汐还以为他发现了,连忙压低了身子,炎石军却是望着回廊里头,道:“仙法剑术皆不可破这枚古镜,估摸只能将其封印,寂宗主可有妙招?”

    百里汐心中一愣,她正趴着的地方是一方回廊的屋顶,廊里站人她瞧不见,再则寂流辉向来气息收敛得极好,如一团空气,难怪方才寻不到身影。她朝下看去,见青衣男子缓缓走到人们视线中,一身清冷气息如静谧月色,绝然出尘。

    他披着鸽灰外袍,领口绒绒的白狐毛衬得他像个年轻的神明,百里汐只能看见他黑发间一截苍白的脖颈,以及袍子上的金色莲纹,一朵一朵曲折地开着。

    不知为何,她有点儿出神,心里默默想着,就这么十来天,这还是头回见到他。

    可又不是几年不见,这分明是无所谓的,可她就冒出这个念头,偏要去没来由地想一想,多久没见他。

    寂流辉颔首作礼,旁下的人们便极快安静下来,纷纷恭敬行礼,“寂宗主。”

    寂流辉道:“毓姑娘身子孱弱,不便吹风,方才未与诸君问候,失礼了。”

    杨副盟主道:“寂宗主旁边这位姑娘,难不成是之前所言的灵昆派弟子?”

    百里汐直到现在才发现寂流辉身边还随了位姑娘,她半站在屋檐下,只露出一片洁白的衣摆,瞧不得庐山真面目。那边副盟主却惊喜道:“听闻灵昆派隐于尘世,不见踪迹,却对古物化精多有研究,晓得其中破门破身之法,这回是头见,真是帮上大忙了!”

    灵昆派?

    百里汐仔细地想去,依稀记得早年人们提及灵昆派的那些传闻和说法,都是与天谶寺放在一块儿的,其名声可见一斑。

    落音公子走来,弯出恰如其分的微笑来,拱手一礼,“姑娘姿容清丽如仙子下凡,问候晚了,失敬。”

    那屋檐下露出一半脑袋的毓姑娘轻轻回了礼,道:“诸位门主,诸位侠士,诸位兄弟,女子钟毓,师自灵昆派,见过大家。”

    这声音宛如三月阳春白雪,将将化了去,又如飘飘河边芦苇,盘韧如丝,体贴细致,化解了方才气氛的冷凝对峙。

    百里汐心觉稀奇,非常之稀奇,毕竟她活到现在,头回见寂流辉身边跟了个女人,还是个貌似非常之不错的女人。她正想对这番景象加以惊叹,旁边随她一同趴着的寂黎轻轻“啊”了一声,捂住嘴。

    “这位姑娘……”寂黎欲言又止,连连看了百里汐几回,才支支吾吾道,“这位钟毓姑娘差点嫁给宗主了。”

    百里汐八卦之魂瞬间轰轰烈烈燃烧起来。

    见她眼睛发光,寂黎只得娓娓道来:“灵昆派与寂月宗三百年前师自同宗,那灵昆派的空蝉大师也与师祖是同门,这位钟毓仙子,就是空蝉大师唯一的弟子。”

    百里汐眉梢一挑,“仙子?”

    寂黎煞有介事点点头,无比郑重,“是,仙子。”

    百里汐:“……”

    “真的,是一位得道小仙。”

    她念想起在城隍庙画壁前她与寂流辉开过的玩笑,早该料到说给他亲事的女人,该多么多么的好,就不可能是个人。

    结果是个仙。

    百里汐心道:“哦,这年头,活的魔,活的仙,比我活着的时候精彩多了。”

    此时寂黎又说:“这位钟毓仙子低调得紧,晓得她仙家身份的未有几人,四年前灵昆派来了使者说上这枚亲事,是想和师叔结亲的。灵昆派出世脱俗,修法清绝,早有寂月宗和灵昆派男女修成道侣的先例。再说钟毓仙子不谈师门,出身据说也是甚好的,灵资强盛,这件事本应水到渠成,结果师叔没有应,我们大伙前后还见过钟毓仙子几回,就没有然后了。”

    百里汐道:“你倒是知道的挺清楚。”

    寂黎哭笑不得:“师叔成亲,那得多稀罕呀,当年我才十岁出个头,每天练剑很无聊的,钟毓仙子模样又好看,那会儿是我们心中的神仙姐姐,在寂月宗晃来晃去怎不叫人印象深刻,这事儿我们暗地里都晓得的。”

    灵昆派原本比天谶寺还不问尘世,七年前、哦不,快八年前了,魔教离笑宫作威作福的时候,白首魔女横行霸道的时候,也没见着灵昆派的人露个影子主持正义。如今镜魔滋生罗刹涂炭中原,架势还没当年离笑宫一根手指头大,却跑出来位仙子,站在寂流辉身边,助一臂之力。

    百里汐感叹:“司马昭之心啊,这位仙女可是对你们的寂宗主情根深种。”

    寂黎一愣,挠挠头不好意思道:“这、这样的事情,我们这些小孩子哪里晓得,不过师父倒是对钟毓仙子甚是欣赏,在我和师兄们面前夸过几次,亲事拒了后,还当着师叔的面夸,结果师叔压根没理。”

    能得到寂明曦的夸奖,百里汐对钟毓仙子肃然起敬。

    院子里几位人物还在说话,那位仙子轻轻话语声音时不时传入耳内,溪水清流,叮叮咚咚,言辞无非关于古物法门之云,生生听成了细语轻歌。

    百里汐对她模样好奇得不得了,向前扭着身子趴在屋檐上,伸长了脖子往院场里面凑想一探究竟,哪知惊动屋檐积雪,滑簌簌落下雪粒儿,瓦片湿漉漉滑溜溜,她没趴稳,一个脑袋跟着栽了下去,从道观高高的院墙上掉下来。

    “啊!”

    百里汐刚闭上眼,落到一个人怀里,熟悉的气息扑面而入。

    众人只听一声女子低呼,闻声望去,只见一抹艳丽张扬的红从屋顶翻下来,苍白雪天里如匀散开的一滴朱砂,还没看清,青袍男人上前一步,伸手将其稳稳接住了。

    定睛看去,是位红衣女子,红唇雪肤,珠玉生辉,在寂流辉怀里,裙摆盛开,一朵嫣然红花,甚是惊艳。她那双眼眸像是浸了春日湖水,盎然荡漾,那一点点眼底的光亮如露珠般皎洁。

    男人的臂膀散发着干净暖意,百里汐睁眼见到他如画如玉的眉眼,莞尔一笑,眼里亮起来。

    她欢快地说:“下午好,寂流辉。”

    男人微微蹙眉,他“……”了一阵,低声道:“你来这里作甚。”

    百里汐连连抛上两个媚眼,笑嘻嘻说:“我来看你啊,一觉醒来后你就不见了,这么多天都不见人影儿,我想你呀。”

    寂流辉立刻松手。

    百里汐啪地摔进雪地,呲牙裂嘴,扬起雪雾。

    众人:“……”

    红裙女子就坐在雪地摆出一套我见犹怜楚楚动人的样子,挤出两颗泪花儿来,哎哎叫唤道:“寂宗主,人家伤口裂了嘤嘤嘤,好疼嘤嘤嘤,要寂宗主抱抱才能起来嘤嘤嘤……”

    寂流辉脸有点儿黑,面无表情抓住她衣领,拎小猫似的提起来,悬在空中。

    “回去。”他冷冷道。

    “我不会御剑呀。”

    “寂黎带你回去。”

    躲在屋檐上的寂黎吓得差点儿掉下来,悻悻埋下脑袋。

    这众目睽睽的,百里汐觉身为一介魔女甚是掉底子,在空中蹬着腿儿,索性敞开脸面委屈叫道:“你不见我,也不许我见你,灵印寺徐夫人的事儿我占一份功劳,我怎不能凑个热闹,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你说气人不气人。”

    众人:“……”

    寂宗主脸青得都要将脚下三尺地冻住了。

    “望这天色也是将要下雪的,与其御剑折返,不如暂且与我们一块儿,这么多人也有个照应。”

    耳边飘来一道声音,轻软,平静,百里汐转头看过去,寂流辉身后婷婷立了一位白裙女子,细鼻润眉,总算是见到传说中仙子的面目。

    百里汐一直以来心知寂流辉这个清心寡欲的家伙,就差剃光头出家念经了,若要当真挑个女人,容貌定是排在最后头的东西。比起美艳四方倾国倾城,他估摸更倾向择一位舒雅清馨、大方素净的女子。

    可面前这位仙子,与寂流辉站在一块儿,委实生出神仙眷侣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整个人清清落落,百里汐看见她,就好像看见一江水的芳芷汀兰。

    钟毓冲百里汐微微一笑,白莲绽放,胜却上午寂月宗她赏的那池雪莲万番,她对寂流辉说:“既然宗主碰见熟人,你们先聊,那我先过去看一看。”说完转身就往道馆内院走去,袅袅婷婷,步步沉香。

    百里汐望着钟毓仙子背影,内心唏嘘。又看看众人,那眼神,简直是她捧打鸳鸯,活活拆散一对眷侣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