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四十九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四十九章

    诶,你们在场人当中,还有没有人记得炎老鬼?

    炎老鬼?

    对对对,就是炎暝山庄的炎景生,三年前死的那个。

    死了三年,又提起来做甚?

    当年不是说炎老鬼走火入魔,众叛亲离,见人就杀,连自己的父亲都不放过么?这个事啊,现在发现不定是这样。

    怎么说?

    炎老鬼当时不是有个姐姐吗,这个姐姐才是祸害,她啊,迷惑了炎老鬼,教唆他去做得这番孽障的事情!可怜堂堂炎暝山庄,一代世家,都被她毁了。

    真的吗?哼,我就说炎公子盛世英明,少年英雄,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十有是他那个姐姐干的好事,蛇蝎心肠,外头捡的孩子,不是亲生的,靠不住啊。

    可怜炎庄主,也可惜了炎公子,唉。

    就是就是,当时我也这么想的!

    我也是!

    茶馆里各门各家,达成一致,其乐融融。

    “这个事情,可有证据?”

    大伙闻声一看,窗边茶桌上一左一右坐了两位道家的年轻弟子,面如冠玉,明月清风,叫人看得不由得一呆。

    那方才说话的弟子说话温和有礼,道:“各位客人好,在下寂明曦,旁边的是我师弟,我们师自寂月宗。方才从北方修道回来,不大晓得出了如何,还请诸位客人说一说。”

    众人一听不得了,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寂月宗,真真开了眼界、长了见识,前仆后继奔到他俩桌前,七嘴八舌说起来。

    “因为她回来了啊!道长你们有所不知,这女魔头的事情,传遍江湖了,现在谁都晓得!”

    “就是那个百里家的女人!回来索命啊!”

    “五天啊,就在五天前,连正武盟刀见笑副盟主都死于非命。那么大块头的一个男人,被吸干就剩下一丁点儿骨头,叫人看了怎不悲恸!刀大侠武功盖世,这江湖上能打得过他的能有几人!”

    “加上正武盟,已经有十三个门派的高手死于此等邪魔手法,你说这个女人,会不会是从地狱里出来的!”

    两人离开客栈后,寂明曦道:“看来,师父这趟叫我们回去,就是为了这件事。”他思虑片刻,“有一点我很好奇,传说见过这位红衣杀手的人都死光了,可为什么江湖传言里,都晓得是百里姑娘呢?”

    他转头道:“小辉,你说呢?”

    寂流辉望着人来人往的群流,面无表情往前走,“她喜欢招摇。”

    寂明曦沉吟道:“所以这些流言,十有是她自己放出来的。”

    为了洗刷炎景生。

    她的名声越难听,炎景生的名声越干净。

    “她出世二十六天,隔一天杀一位门家高手,连玉飞阁阁主手下最得意的玉面罗刹都死于她手,正正巧的是,这十三个人,每一个在当年都带过人马,代表那个门派追杀过她和炎公子,最后一个,是其中武功最强的刀见笑。”

    她在宣战。

    “如今算来,就差两家未触及。”

    寂月宗,和炎暝山庄。

    京城。

    风府大门紧闭,这偌大威严的宅邸却无一丝人声,连带两旁的屋宇草木都是荒芜的,门缝间的封条松了一角,随风轻轻翻动。

    天空空旷,这个地方,已经多少年无人问津了。

    风府大院内,一名荷紫色长裙的女子立于院内。

    她叫凤紫烟,鬼医凤紫烟,是个医师,江湖里很有名的医师,只要给她足够的金子,她谁都可以救。

    她望着宅院内布满灰尘的回廊与屋檐,对着空气道:“我记得,你很守约。”

    铃。

    她回过头,回廊下蓦地出现名红衣女人,手里一把艳艳红伞,点缀的金铃泛着光泽。凤紫烟说:“如果四年前我救你的时候,晓得今日要有求于你,就不收钱了,叫南柯欠我一个人情,欠南柯总比欠你好。”

    红衣女子道:“凤大夫,许久不见,东西带来了么。”

    凤紫烟从怀中摸出一物,扔过去,红衣女子接住,她接住的时候抬起了伞,凤紫烟看到了她的脸,不禁愣了愣,“你对自己倒是狠心的,”她一笑,“这个东西,是我小时候爹爹救过一个和尚,他送给爹爹的。要是早晓得这玩意儿能够破开天谶寺的大力金刚千佛罩,我就把它卖了,吃香喝辣一辈子,做什么大夫,挣什么钱。你看,能早点明白一些事情,是多么重要的。”

    女子将其接过,摊开手心,是一只玉质短哨,凤紫烟说:“崔世元弹劾我爹,陷害他铛锒入狱,叫风家满门抄斩,只留我一个,差点卖到教坊做妓,那年我才十二岁。没有他就没有鬼医,如今崔家位高权重,朝廷命官,江湖各派待他礼让忌惮,也只有你这样的,愿意接下这份烫手差事,这笔交易,我划算太多。”

    百里汐晃晃手中的短哨,“炎暝山庄与天谶寺相交甚密,连天谶寺自个儿都舍不得用大力金刚千佛罩做结界,却给了炎暝山庄,如今的炎庄主,很是怕我呵。”

    她对凤紫烟笑道:“东西我收下了,崔家的命,我也收下了。”

    凤紫烟望着她的笑容,如一朵红色的花,牡丹,亦或者是罂粟,她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

    当夜京城崔家血流满地,天边的月色蒙上一层薄薄浅浅的红。

    百里汐举伞站在屋檐高墙之上,任由月光泼洒全身,落得洁白辉煌,她垂着眸,漠然扫视崔家内满地横尸,每一具尸体身上,都停有一只鲜红得发亮的蝴蝶,蝶翼间花纹迤逦,在死尸身上微微扇动,像古老的咒语,谱写一支浅浅的歌谣。

    她的肩头,也停有一只燕尾蝶。

    春夜的风从远方江水上空低婉地吹来,颤颤巍巍的哭号打破了宁静的夜色。

    一个身体发福的中年男人连滚带爬从宅子里出来,身后跟着一只蝴蝶,蝴蝶翩跹,划出美丽柔软的轨迹,对那男人却仿佛是莫大恐惧。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他一边断断续续地哭一边往外跑,绊到了一个东西,摔在地上,回头一看,正见到自己夫人干瘪的面庞,大叫一声,不住地往后头缩,富贵华美的刺绣锦衣上布满了血污与灰尘。

    “崔大人。”

    女声如娇啼,红衣女子翩翩落地,“就差你一个啦。”

    那追寻崔世元的红蝶停了下来,折返飞回女子身边,崔世元满脸冷汗,颤抖道:“你……你是人是鬼!你是不是要钱,你是不是要钱?!”

    他坐在地上,绝望叫道:“我有很多钱,我有很多钱……我都给你!”

    百里汐歪歪头,伞下微微笑道:“可我杀了你的妻子儿女呀。”

    “哼,不要紧,不要紧,我还可以再娶,子嗣还可以再有……只要你放过我,我都不在乎!我把钱都给你!”

    百里汐抬起手,红蝶浮现,蝶翼描摹出一张地狱恶鬼的面庞,朝崔世元飞去。

    “不要——不要!”

    中年男子惨烈的大叫中,一把精光短剑从斜上方飞来,凌空刺中红蝶,点点红光烟消云散。百里汐抬起脸,崔世元面前闪现一位黑衣男子,束发劲装,手上还握着一把一模一样短剑,剑身霜纹极其精美,悠久古物。

    男子下半张脸被一张银白色暗纹的面具遮挡,只露出一双狭长的眼睛和苍白的额头。

    百里汐察觉不到对方一丝一毫的内力亦或气息,他就像是一团空气,她只瞧得他的眼睛,是双看惯尸体的眼睛。

    见男子出现,崔世元连忙爬过去抱住他的腿,又哭又笑喊叫着:“你来了,你来了!就知道你们不会让我死!杀了她,杀了她!”

    黑衣男子开口,声音低沉嘶哑,像是被火烧过,他说:“我在崔家布下六十四名死士,你一个活口都没留给我。”

    百里汐说:“我答应一个人,崔家的人,都不能活。你是崔家保镖吗?”

    黑衣男子二话不说,反手一剑将崔世元的脑袋削掉了。

    血喷如注,溅上他银白面具,他说:“他死期已到,没有必要护他。”

    说罢,他拔起插在地上的霜花短剑,双手执剑瞬息攻来。

    快。

    比风更狂,比电更快,比雪更冷。

    锋利冰冷的剑身顷刻切向她的脖颈,双剑而出,一招七式,迅如魅,阴如鬼,恶如魔,毒如魍,不留痕迹。

    鬼哭剑诀。

    百里汐心中哀叹:“原来这也是个邪魔外道,我才出来几天,就碰上同好,还是做暗杀行当的。”

    女子轻盈的身子在凌厉剑光之间周旋起舞,如一只起飞的蝶,两人前后交手不过十招,庭院之中的血蝶已越来越多,密集得渗人发慌。

    忽地,百里汐极速拉开距离,周身浮出星星点点的血红光晕,光晕流转,无数红蝶张开翅膀,形成一股暗红的旋风,铺天盖地,四面八方朝男子扑去,一口将男子的身影吞噬。

    百里汐落在一边,静静观察着。

    噼噼搫搫,噼噼搫搫,剑鸣之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响,越来越锐,从漩涡中传出来,男子敏捷的黑色的身形也在鲜红潮流中越来越明显,最后只听唰地一声,剑光将旋风剖开一条大缝,红蝶纷纷化为齑粉,他一边迈步走出来,一边伸掌,内力如浪潮洪流,震得蝴蝶漩涡溃散。

    点点红光如染血的萤火虫,在两人之间漂浮。

    百里汐“咻”地吹出一声口哨,忍不住鼓掌,厉害,竟是用两把短剑,将蝴蝶一只一只切碎挡住的。

    黑衣男子拍拍身上的碎屑,“你杀了十三位高手,都是有头脸的人物。我早觉新奇,正好来会会你。”他嗓子虽干哑粗糙,与他瘦削的身材极不符合,说话却是清清楚楚的,“原来如此,是赤血骨蝶。”

    百里汐道:“你来之前,已身受重伤,只得使出五成力。”

    他收起了双剑,平静道:“你发现了。”一支竹萧从袖口滑落到手心。

    那是一只平凡无奇的竹萧,普通得好似从街边买来的。他方才将竹萧隔着面具搁在唇边,似要吹出一个音,倏地,只听啪地一声细响,一道细微的紫色电流窜过竹萧,萧身断裂。

    紧接着数十道金光划破夜空,如流星,笔直落向黑衣男子,他即刻如幻影般避闪,而川流不息的剑光伴随他矫健迅疾的移动步伐穷追不舍,落地的剑气在庭院内烧起一道又一道的白色火焰。

    那黑衣男子方才站稳,只见一抹白光从他面前忽闪而过,不叫人看清,只听得清脆剑击,黑衣男子已然被震退,以双剑做格,正正后滑数丈之远。

    黑衣男子定缓心神,扶住将要掉下的面具,死水一般的双瞳泛出惊喜的波纹,他好像是在笑,凝望出现在红衣女子面前的白衣男子。

    他在她前面,个子很高,挡住了她的视线,他手里提着一把光波流转的白夜长剑,一身洁白衣袍仿佛惊艳了月光。

    “无言,停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