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五十四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五十四章

    男人的手指修长,干净,微微粗糙,百里汐整个人都要跳起来。

    “啊!”

    她浑身一抖,手臂挂在他脖子上,无处可逃。

    “……寂流辉!”

    “别怕,百里。”他拍拍她的背,话语含一丝低不可察的暗哑鼻息,“我不会伤害你。”

    百里汐头昏眼花,几乎要尖叫起来,每一根神经都在焚烧,漆黑中手指抓过他的脸,“寂流辉,你不许看,你不许看。”

    “好。”

    “这么黑,你看不见也不许往下看,头抬起来!”

    “嗯。”

    渐渐压抑不住。

    女人的银发散落在她肩背上,她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支撑,只能抱着他,脸有时贴在他肩膀上,有时蹭到他面颊旁,耳鬓厮磨。

    他也能看见她的脸,酡红迷离,媚眼如丝,那是业障,推向万劫不复的暗潮深渊。

    她战栗得越发厉害,最终呜咽着缩起脚趾头。寂流辉默默抱着她,她身上一层薄汗,他把她衣裳又扯了扯。

    待她缓过气儿,趴在他肩头渐渐没了声息,他低头看一眼,她眉目渐舒,睫毛长长闭着,几点晶莹的碎光,不知是汗珠还是泪珠。

    他把她放倒在地上,慢慢把手抽出来,把帕子垫在她身下,衣裙拢好,脱下自己的白色外袍盖在她身上。

    山洞重新沉溺于明月清风的空旷宁静。

    百里汐第一次睁眼是在清晨,她朝洞口望去,看见一个端坐的白色背影,浅浅的光落上他肩头,白衣黑发若画。

    毒果然已经退了。

    她天人交战一番,决定继续睡。

    第二次睁眼是日上三竿,她爬起来一件一件把衣服穿好,胡乱擦擦口水,披头散发蹦跶到洞口去戳男人的背,“寂流辉,寂流辉,早上好。”

    寂流辉抬眼侧首,正见她笑靥如花。

    百里汐双手捧脸星星眼,“寂流辉,怎么办呀,你昨晚碰了我的身子哎,你要负责哎!”

    寂流辉:“……”

    “人家连未婚夫都没有哎!”

    “……”

    “戏里面这个情况,我是不是该以身相许哎?”

    “百里。”

    他唤了声她的名字。

    百里汐手指一抖,伸手把他嘴巴捂住,“后面的话你不要再说,我是开玩笑说与你的呀。”

    她嘿嘿笑道:“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的唇在她手心轻轻蠕动,软软的,有点痒,她晓得他要讲话,连忙捂实了,“对我来说,谁来都一样。你不过是救人,我不过是活命。”

    不知是否为她的错觉,他眼中似被薄薄锋利的冰刀划过,瞳孔缩紧,一下子就冷了。她被这样的眼神刺中,松开了手,像个做错事的小孩把手藏到背后。

    她默默觉,这气氛,有点诡异。

    “哗!”

    一道信号光从山谷远处飞腾而起,升到空中炸开,是寂月宗的信号。

    寂流辉收回目光,伸手拿起架在洞口的白夜,对她伸出手。

    他包扎过的掌心已经渗出一团暗红色的血迹,百里汐把怀中寂月宗莲纹白袍递过去。

    寂流辉临走前回头看一眼她的脸,浅淡地说:“你以后不要再被人骗了。”

    百里汐坐在洞口,腿儿在悬崖上一晃一晃,望着男子朝信号发射的方向御剑而去。等什么都看不见了,才觉饿的慌,便收拾行头下山了。

    山间景致空灵秀雅,瀑水飞花,绿林白雾,她腿有点儿软,慢慢地走,一边走一边用她五音不全的公鸭嗓子哼歌。还没走出寂月宗的山脉辖区,天上一道身影飞来,从后面追上她,收剑落地。

    白衣莲纹,眉目温润如玉。

    百里汐伸手打招呼,“寂明曦公子,三年不见啦。”

    寂明曦笑了笑,如翠绿淡雅的青竹在她眼前晃动,“百里姑娘,你好。”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百里姑娘歌喉独到,听过一次难以忘怀。”

    竟也没有要抓她的意思,百里汐心觉这寂家二位公子稀奇,她都杵在寂月宗山内了,前后又无外人,正是铲奸除恶匡扶正义的大好时机,结果两个人都不抓她。

    五十万两白银啊,她好想自己抓自己啊。

    寂明曦清俊温和的神色间难掩一丝忧虑,他左右一看,直接道:“你没看见师弟么?”

    百里汐一指:“往信号的方向去了。”

    寂明曦抱剑谢过,道:“师姐失踪了。”

    寂淑仪?

    百里汐道:“你说与我作甚,不是我抓的。”

    寂明曦本要重新起剑,又将浮起的配剑摁下去,百里汐以为他终于要对她出招了,终于想起来银子的妙处和寂月宗斩妖除魔的教条了,整装待发地备战,哪知他对她道:“百里姑娘,三年前武林各门派三番五次派人围追堵截你与炎公子,在下有几句话,请姑娘想一想。”

    百里汐捏紧手指,嘴上笑道:“小女子诚惶诚恐,洗耳恭听。”

    寂明曦说:“你还记不记得,寂月宗来追你们过几次?”

    几次。

    红衣女子双眸微眯,偏过头,“……你想说什么?”

    “一次,只有一次,冬天,在边关。”

    寂明曦柔和的神情敛去,他伸出一根手指,“如果他……如果师弟当真什么也没有做,隔岸观火,旁视种种。所有人都在疯狂找你们,寂月宗可能只派过一次人?还容师弟亲自去?”

    百里汐闭上眼,从喉咙里挤出一声笑,“寂明曦,你的师姐失踪了,不抓紧去找,在我这儿说个什么话?”

    寂明曦叹息地摇摇头:“可他做了什么,受了什么,他都不会说给你,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