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六十二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六十二章镇妖(一)

    在山洞里厮杀四个日夜,离开时洞口血色的黄昏天光照得他眯起眼睛。

    这么一打岔,旁边灌木丛抖动,窜出个黑影朝他脚上扑去。

    “大师兄!”

    身旁灵昆派女弟子钟娥连忙一剑砍去,只听哀鸣,他低头一看,一只灰扑扑的小狗崽蜷缩在地上,背上血痕。

    女弟子钟娥忿忿道:“这妖物真是豹子胆,连大师兄也敢咬。”说罢她迎上来,从怀里拿出上药,关切道:“可是破皮了?”

    “我无事。”他看一眼地上瑟瑟发抖的小东西,“四日前我们攻入莲阳教这处分舵时,入口有两只青目茕狼把守,这大抵是它们的孩儿,见我们将它父母杀死,来寻仇的。”

    钟娥道:“那更是留不得。”提起长剑。

    他道:“世间因果,善恶报应,上天命定,莲阳教邪术不正,我们剿之,它父母为我等所杀,它心仇之,皆乃情理之中。它这般小,替莲阳教做不得坏事,便由它去罢。”

    身后其他弟子道:“大师兄还是心软,师父说,心软可以,手软不行,万一这小东西以后长成祸患来寻仇怎么办?”

    他笑了一笑,“妖者,人者,万物生灵皆共存凡间,若无是非伤害,岂有我们独占的道理?我们灵昆派隐于尘世,不问恩怨,这还是头回出山助道上盟友剿灭邪教,它当真长成祸患,届时将它除掉便好。”

    三日后回山,些许疲惫,在屋内稍作休息,夜里有人敲开了他的门。

    是钟娥。

    钟娥脸颊微红呈上一瓶药,“上回师兄被青目茕狼幼崽咬伤,狼牙有毒,我调了一包药剂来解毒。”

    她补充,“效果可好了。”

    他道:“劳烦钟娥师妹费心。”

    “若是能帮到师兄,钟娥才是高兴呢。”

    钟娥在门口踟蹰扭捏地又说了一会儿话,这才离去了。他关上门打开瓶塞一闻,平整柔和的神色变了一分,披上外衣出门,夜凉如水,大多弟子都睡去了,他走到后院,这座后院无弟子居住,几分荒凉,白日里偶尔有弟子们来这儿讲些小话。他四下一望,发现在墙角扫好的落叶堆中,露出一截黑乎乎的小爪子。

    他上去扒开落叶,看见狼崽开膛破肚,奄奄一息,他伸手探一探鼻息,用宽大的衣袖将它一裹带回了屋。

    妖毒千万种,最好的解药往往从释放妖毒的妖物身上提取。方才他闻见药瓶散发动物内脏的腥味,钟娥果然私下抓了小狼崽拿他的血肉炼药。

    他就着狼崽身上的血液在桌案上画出一张阵法,将狼崽放置阵心,轻吹一口气,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不过一会儿,狼妖的呼吸渐渐平缓下去。

    他转身去喝茶。

    它睁开眼的时候,面前一间古朴素雅的房间,房间中间站个身穿白衣道袍的男子,黑发如墨,他在喝茶。

    它立刻认出他,怒得浑身毛都炸起来,咬紧牙关,一跃而起,低低呜咽着朝他的喉口咬去。

    跃到一半,伤口裂开,啪地掉下去。

    男人:“……”

    它在地上捂着肚子痛得嗷呜呜直打滚,白袍男人走来将他后颈的软肉一拎,重新放在桌面的血阵中,好似被涂抹最神奇的灵丹妙药,肚子上的伤口立刻止住了血。

    “以你现在的伤势,不要走出这个阵法。”

    他坐在桌旁,摊开一本发黄的旧书卷,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随意揉了揉它的小脑袋。

    狼妖一口狠狠咬上去,凶恶得仇恨都要溢出来,男人低下头,看着血珠从它獠牙缝隙间渗出来,说:“青目茕狼一族喝人血吃人肉,你喝了我的血,就不会死了。”

    狼妖松开口,“烂道士。”它睁着对绿宝石一般的眸子,嗓音细细的,辩不出雌雄,“你为何假惺惺地救我?”

    男人微微一笑,翻开书卷下一页,“你以为道士只会杀妖么。我的名字是李知微,你叫什么?”

    日丽朗朗,惠风和畅。

    李知微在院子里喝茶。

    他没有什么爱好,灵昆派也不允许给他什么爱好,于是他就喝茶。

    清风吹过,杏花纷纷而落,落到他的发顶,落到他的肩头,落到书卷的夹缝里,落到他茶杯的水面上,轻轻浮动。

    李知微饮完一盏茶,道:“你别摇了。”

    树上的狼妖停下动作,落花便停了,它懒懒趴在枝桠间,下巴搁在毛茸茸的爪子上,杏花盛开如雪遮掩了它的身形,“切,被你发现了。”

    李知微低头看书:“你知道擅闯灵昆派仙阁是什么后果吗?”

    阳光正好,狼妖打呼噜,眯眼瞧他一身杏花,“你们人类有句话,做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就把我放生出你家,可我不认识下山的路啊,只能自己转悠。”

    正说着,一个白衣女弟子走进院子,“师兄这几日可还安好?”

    “钟娥师妹有事?”

    “没有……师兄没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吧?”钟娥心中计量那几日前消失的狼崽尸体,心中发悚,该不会是被谁捡了去,师父严苛,被发现就惨了,“小毓说,在后山似乎看到了野兽的身影,不知师兄有没有注意到。”

    李知微微笑道:“没有。”

    杏花树上狼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钟娥双手背在身后,脚尖画着圈圈,“师父说……下个月师兄要去北方?”

    李知微道:“寒兆神山中封印一样妖邪兵器,名为‘七骨寒梅’,近日封印松动,我将它取来交给师父保管,重驻封印。”

    钟娥道:“我们灵昆派自古以来手上过有不少古品精物,神兵利器也不在话下,但说是这样‘七骨寒梅’阴森诡谲得紧,年代久远些许化精,当年不少人死在它身上,搞不好是什么模样,师兄多加小心。”

    等钟娥走后,狼妖道:“她喜欢你。”

    李知微继续看书。

    狼妖叹一口气,“你不喜欢她。”

    李知微道:“钟娥师妹挺好。”

    狼妖道:“刚才她说的小毓是钟毓?那个小姑娘,也喜欢你。”

    李知微道:“钟毓她还小。”

    狼妖道:“我亲耳听见的。”

    李知微道:“你也小,‘喜欢’这个东西,是随时变化的。”

    狼妖道:“你们人类真麻烦,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不愿接受她的心意,说清楚不就得了,偏要摆上一张没感情的面孔,你们修道之人真的很无聊。”

    李知微抬起脸,满地杏花里对它一笑,“可我除了修道,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狼妖哼出一口冷气,“你不是很厉害么,还说出这种话,我稍微打听一下,你在妖道里头还有点名气?你的师父叫啥来着,空蝉老头?你说给他听,你把他气死。”

    北方,寒兆神山。

    大雪纷飞,冰冻三尺。

    李知微躺在地上,鲜血染红道袍,浸进雪层中,开出一朵模糊生冽的海棠花。

    雪花从天空中飘扬,落在他的眉心,一抹冰凉。

    大意了。

    “七骨寒梅”封印松动,觊觎它的不止他一方。

    连呼吸都要结冰,他长长吐出一口气,闭上眼睛前,浅浅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他混沌许久,直到回暖的身子感受到伤口钻心刻骨的疼痛,雪已经停了,天边一轮皎白静谧的月亮,华辉洒满雪松树梢。

    火堆噼噼搫搫,温暖的火光照亮他灰白的脸。

    身后更温暖,甚至可称作是火热,在这冰寒的雪山中,他感觉不到半点冷意。

    李知微微微侧过头,柔软油亮的灰色皮毛蹭过他的脸,痒痒的。

    他半躺在一只苍青色野狼身上,野狼身躯庞大,站起来定有一人多高,它蜷着身子将他围起来,毛茸茸的尾巴一扫一扫,像是给他披层毯子。

    野狼两只前爪搭在一起,耸拉脑袋正眯眼小憩,感觉到男人的动作,竖起尖尖的耳朵转过头,露出幽绿色的眼睛,夜里散发精光。

    李知微怔了一怔,道:“一月不见,我不记得你有这么大。”

    狼妖冷哼一声,“你们人类见识短浅,能晓得我们多少?”

    青目茕狼族妖力与身躯一起变化,那时山洞之中它妖力被道法逼散,只得以最孱弱的模样现身。

    “我可是活了很久了。”

    “多久?”

    狼妖骄傲地梗直脖子,“我们族里最年长的狼,已经一千一百岁。”

    腰腹的伤口作痛,他拈出术法治疗,发觉伤口已覆盖上一些药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人有人道,妖有妖道,我们茕狼一族招风耳,八面玲珑,有什么不能知道?”

    他缓慢地眨眨眼,虚弱道:“那多谢你来救我。”

    “我们妖族,有仇必报,有恩必还。烂道士,你不要想多了。”

    “我叫李知微。”男人很认真地纠正道。

    狼妖懒得理他,兀自趴好睡去了。

    篝火冒出袅袅青烟,天空深邃无垠,李知微躺在狼妖身上,仿佛身处皇室最名贵的床榻,置身于春日花草之中,一丝笑容勾起他的唇角,“翡翠。”

    “……哼?”

    “你没有名字,叫你翡翠,你说好不好。”李知微睁开眼,月色鎏金,淌进他黑眸里。

    “那是什么东西?”

    “你眼睛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