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六十三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六十三章镇妖(二)

    清晨,客栈。

    “我觉得你真像个女人。”

    狼妖鼻孔里喘出一口不屑嘲讽的气儿。

    李知微在窗前更衣,他很瘦,肩胛骨明显的凸出来,身体就像一根细瘦的竹竿,撑起宽大的白道袍,他也很白,肌肤像洗浆后的纸,泛着清晨鱼肚白的浅浅光泽。

    咋一看去,以为是个羸弱书生。

    李知微纠正道:“翡翠,我是男人。”

    狼妖趴在门口,烦躁挥挥爪子,“知道了,你这个人,真是开不起玩笑。”

    李知微好脾气地笑了笑,开始束发。

    这趟出山走一遭海口,天气微微闷热。

    空蝉大师在狼妖脑子里就是一个收藏癖,准确来言他带领整个灵昆派都变成藏宝阁。比起斩妖除魔仗剑走天涯,灵昆派出世更多的是镇压邪物,布阵法宝,免得歹人心存不良,叫他们得去作恶,譬如“七骨寒梅”,消失后再也没有出现,空蝉大师大发雷霆。

    有时是外出作法,有时带回派中封印。翡翠觉得很奇怪,创造出这些兵器的是人,封印这些兵器的人,想夺走那些兵器法宝也是人。

    真折腾。

    这趟出门,就是外出作法,翡翠自个儿在凡间玩耍惯了,感觉到李知微的灵力出现在凡间,好奇跟过来,结果还是很无聊。

    反正每一次找他玩都很无聊,不过也无所谓,谁叫他时间太长太长,要是打呼噜睡得深了,一个凡人一辈子就过去了。

    “你这副模样,我变成个雄的,一爪子可以把你办了。”

    说着翡翠下流地嘿嘿笑两声。

    李知微不为所动,穿戴整齐后,折身有点意外地问:“你是……雌的?”

    “茕狼一族之所以叫茕,正因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性别,甚至能自己单独繁殖。”

    “……”

    “烂道士,你这个表情,有点变态。”

    “抱歉。”李知微作个礼,翡翠呼噜噜眯眯眼,“在遇到喜欢的同类前,我们雌雄同体。”

    “这倒与南海鲛人有异曲同工之妙。”李知微陷入沉思,看翡翠的目光也多出几分打量,“可南海鲛人都美丽异常。”

    “你那个‘可’是怎么回事……”翡翠翻一个大大的白眼,“既然能单性繁殖,也能双性哺乳,我们茕狼化作人形,公的母的当然是妖道里数一数二的美人,明白了吗?”

    “明白了,多谢翡翠给在下长见识。”

    地点是海口山上一处道观,路上翡翠化为一头普通的狼跟在他身边,眼眸幽绿,加上李知微给它添上屏蔽妖气的法术,旁人看了还以为是道长麾下的灵兽。

    李知微道:“翡翠,你遇到喜欢的同族了么?”

    “哼。”

    翡翠下巴高冷一扬,“我怎么会随便看上别人,烂道士,你刚才在想什么?”

    李知微摸摸下巴思忖道:“我心觉,你选择成姑娘较为妥帖。”

    “啥?如何妥帖?”

    “翡翠这个名字,听起来比较像女孩子。”

    “……”

    翡翠觉得,这烂道士不仅老好人,还有点儿傻。

    行至道观山脚下,李知微摸摸翡翠的脑袋,“在下面等我回来,我给你买牛肉。”

    “不要卤的,要生的。”

    “好。”

    翡翠在山脚边儿绕圈圈,最后用后脚爪子挠挠身子,爬上树百无聊赖地打呼噜。

    有一行人抬着轿子从山脚下往山上走去,衣着华美统一,气度从容,腰间佩刀,仆从如此,想必他们轿子里的主子身份卓尔不凡。

    翡翠这一呼噜等到夜里,今夜无月,星空洒满天幕。

    虽然烂道士很磨蹭,早上穿个衣裳都要沐浴焚香,可这回作法,未免太慢了。

    两个下人打扮的人提着灯,手里抱一枚名贵木材的匣子,边是说话边从羊肠小道上往山上小跑而去。

    “这才过上多久,就用上宿阳丹了?”

    “看来这一次,七王爷兴致颇高啊。”

    “到底是怎么看上的?”

    “七王爷在酒楼喝茶,就见到这道士白衣翩翩在楼下走过嘛,这心里不就惦记上了,七王爷要的人,哪个没弄上手?”

    “可这回偏偏是个道士哎,要不要紧?”

    “道士?道士还不是得在天子脚下活下去,七王爷正想换换口味,谁叫这道士生那么张漂亮的脸,又不晓得这海口辖区是七王爷地盘?”

    “可那个道士是会法术的。”

    “再厉害,敢跟七王爷动手,敢跟皇室作对?”

    “这临泽道观本来就攀附王爷才开的下去,道士来作法,这个道观的人肯定巴结七王爷,把那个年纪轻轻道士下套,打包送进房。”

    “啧啧,可惜那好端端的道士,玉面齿白,普通男人看了都忍不住动点肝火,何况时嗜好男色的七王爷,生生糟蹋完了。”

    “可不是,现在道观的客房里,都变成名副其实的‘烂道士’啦。”

    ……

    翡翠慢慢抬起头,优雅地跳下树,亦步亦趋跟上叽叽喳喳聊天的下人,不再压抑的灰色妖气溢出,恢复原本庞大的身形。

    他很久没吃人肉了。

    夜色如洗,群星闪烁。

    山顶道观内开满南方海城特有的扶桑花,大朵大朵,嫣红如火,弥漫着甜腻的芳香。

    杀戮会上瘾。

    似星火,一旦燎原,不可收拾。

    整座道观变成它的食盆,惨叫□□不绝于耳,它更喜好听血肉撕裂的沉闷声音。好在道士们有两把刷子,一个个道法御剑将它包围,不至于那么无聊,翡翠尽兴酣畅,将面前一个个人类撕碎,尸块掉落到地上,他们脸上挂满恐怖惊惧的神情,它也觉很有意思。

    他踩着遍地尸体与血泊杀到后院,与镇馆道长斗法起来。

    这就是巴结七王爷的道馆之主?

    这厮削去它背上好大一块儿皮毛,它有点心疼,特地专门把道长喉咙咬断,只剩给他一口气,翡翠将道长的脑袋踩在掌下,揉来揉去,将道长的脸抓得血肉模糊才满意。

    背上削开的皮肉在流血,风吹过,嘶嘶地疼。它一爪子将木扉拍个粉碎,大摇大摆走进屋里。

    这是一间很讲究的客房,房内有一张很大的床,一看便是七王爷专用,翡翠看到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男人缩在墙角,他全身□□,怀里抱着衣服瑟瑟发抖。

    “妖怪啊——!妖怪啊——!快救本王——”

    翡翠走向大床,看也不看他一眼,隔空一爪,那男人喉咙上赫然现出三道血痕,血喷如注。

    七王爷歪倒在地上抽搐,翡翠走到床前,昏暗的夜光下,它看见满床污//秽,肮脏的气味窜进它口鼻,不由得蹙起眉头。

    男人背躺在床上,黑发披散,肌肤薄汗,苍白纤瘦的身躯布满不堪红痕指印,股间一大团污垢。

    他瞳孔涣散,像是被抽离了魂魄。

    翡翠忽然没有来由地烦躁起来。

    “李知微。”

    翡翠不耐烦地喊他,“李知微,你给我起来。”

    良久,李知微眨了下眼,从床上缓慢地坐起来,细瘦的肩胛骨凸出来,他低下头,长长黑发盖住他的脸,他麻木地望一圈,说:“你可知你做了什么?”

    “我倒要问问你,你这么厉害,那个什么七王爷本事比你大,把你搞成这样?”

    李知微默默看着地上七王爷的尸体,又下床,连衣服忘了穿,一瘸一拐地走到屋外,他的动作特别慢,像是一只坏掉的木偶。

    屋外血光冲天,惨绝人寰,李知微一动不动站在院落内,翡翠叼起他的道袍跟了上去。

    “你……把他们全杀了。”

    “是啊。”翡翠漫不经心地舔舔爪子,上面沾满人血,滋味不如面前这个男人的鲜美。

    突然,李知微伸出手,一道绚烂白光从屋内窜出飞入他掌心,正是他的佩剑。

    剑气崩散,直刺翡翠面门!

    翡翠一惊,措不及防一躲,那凛冽的风刃切过它的左眼,尖锐钻心的疼痛霎时间席卷全身,翡翠一声哀鸣连退上数步,“李知微!”它怒吼一声,兽性大发,张开血盆大口朝男人噬咬而去。

    李知微闪也不闪,木然注视它,曾经温柔的眉间透出冰凉的悲伤。

    翡翠的獠牙最终没有咬上他的脖子,它半路刹回来,又气又恨,简直想将他抓得稀烂,又想剁碎自己,左眼疼痛欲裂,它晓得是瞎了,连带之前厮杀受下的伤,烈火一样焚烧它的神经。

    李知微提着剑,墨黑的瞳孔在极轻地颤抖,他轻笑了一声,自言自语:“我怎么这么傻,以为妖怪是能被教化的……”

    翡翠全身毛竖直了,怒道:“这些人害你、糟蹋你,我不过是替你报仇,你不来谢我,却来杀我?”

    李知微冷冷道:“他人待我,乃我一己之事,与你何干?你夺他人性命,可知将造成如何后果?”

    他闭上眼,“……你承担不了。”

    翡翠仅剩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浑身都在痛,痛彻心扉,它大笑起来:“我不懂你们人类之间贫富贵贱,我不懂你心里头那些狗屁苍生,我就是见不得你被别个欺负!”

    李知微凝视狼妖良久,末了,低低道:“你走。”

    狼妖呼哧呼哧喘息,寒冷遍布四肢百骸,李知微惨白着脸举起佩剑,对准翡翠的鼻尖一字一顿道:“你已是祸患,下次相见,我定将你祛除——走。”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