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六十八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六十八章

    南疆,拉城。

    拉城在当地土语的意是“甘露”,名如其城,当从边关穿过一片大漠黄沙向西南而行,驼队行至一月,便可发现十万山脉,充沛水脉和浓密高大的雨林。雨林多有毒虫,蓝天碧日之中,一座小城静静坐落,不在商道周边,又不盛产珠宝布匹,所以居民稀少,鲜少外人往来。

    拉城东边有座三层楼阁的宅邸,设计装潢似是中原,翘角屋檐,楼内有前庭亦有后院,还临一方不大不小的湖池,与其他城内大大小小吊脚竹楼相比,可谓别具一格。

    屋内除当地土著名族一些花纹布置,还铺金丝地毯和红梨花楠木的矮桌,桌上摆着珐琅彩的华美茶具和当地丰饶鲜美的瓜果,点皇室名贵的沉水香。

    只不过那地毯是祸斗皮毛扒下来的,红梨花金丝楠木桌是从梁王墓棺椁里捞出来打造的,珐琅茶杯是龟兹国王送的。至于沉水香,是当年从着火的离笑宫里面抢救出来的,宫主离歌笑甚爱熏香,一仓库的香。

    女童站在床榻边,她一身通透雪白,连指甲都是白瓷一般的。她将手从男子手腕上收回,一根透明的银线从男子经脉里抽出,回到女童指间。

    “确然无一丝灵流。”

    无垢抬起头,顶着白净如玩偶的脸颊,漠然道,“他如今身躯,与从未修炼道法的凡者毫无二致。”

    “连无垢的‘一线天’都探不出,看来被抽得很干净呢。”南柯坐在一旁摇着扇子稀奇道。

    无垢道:“若是被外力逼散,应有些许残留,可这个是完整地消失的。”她微微皱眉,“我记得他是……唔,唔……”

    “寂月宗宗主。”南柯补充。

    无垢“哦”一声,不满道:“勿需您来提点。”

    南柯笑呵呵拱手,“你继续。”

    无垢道:“何人有这般能耐,除非他是自愿,亦或者……”

    “他与谁订下过血契。”南柯补充。

    无垢冷冷瞥南柯一眼,“您今天话真多。”

    南柯无辜道:“你继续,我不说了。”

    “我没有要说的了,他有点发烧,一时半会退不掉,其它无碍。”无垢冷冷走开,“‘血契’这个名字,我妖道不喜再听第二遍。”

    南柯趴在椅子上瞧着白衣女童啪地关上门,无奈道:“无垢这孩子,真是到了叛逆期,还摔我门。”他侧过脸,望向坐在窗前的红衣女子,“现在情况就是这样喽。”

    百里汐望着窗外绿影翠嫩的丰润景色,中原虽是末冬初春,这儿气候却宛如潮湿温热的凉夏。楼下宅外有穿异族少女笑闹走过,穿着艳丽精短的衣裙,露出曼妙的腰肢和精致的肚脐,脖颈和脚踝上配有叮当作响的银铃首饰。

    百里汐一扫屋内桌子椅子毯子杯子,“你就喜欢这些七七八八的玩意儿。”

    “谁都喜欢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南柯道,“你执意带他到我这儿来,就不怕他消失了,寂月宗乱了吗?”

    “他回去才乱呢。”百里汐把腿蜷在椅子上,抱住膝盖,“寂明曦要打死我。”

    “小汐儿是怕他的名声罢。”南柯摇晃着手中鎏金桃花扇,寂月宗天下闻名,宗主道行全失再也不得修炼这般流言惊世骇俗,若是传出,各大世家正道邪道都会骚乱躁动起来。

    南柯斜睨床榻上的寂流辉,“奇怪,你不怕自己声名狼藉,倒是担心起他来。”

    百里汐捂住脑袋,“我头疼,你要么别理我,要么把衣服脱了躺在床上让我摸个痛快。”

    她需要美男治愈啊。

    南柯道:“小汐儿要看,我哪里介意,且叫我先去看看无垢。”然后笑眯眯的出门了。

    百里汐又在窗前呆坐一会儿,走到床前。

    寂流辉沉眠的模样静默如水墨分明的画,这一点浅浅的冷隽墨线,那一分深深的寂疏阴翳,藏在他眉间,躲在睫毛下。

    百里汐趴在坐上睡了一觉,睡醒了后天边挂上明月,窗外虫声,南疆山里的小镇安静得厉害。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边喝便走到床边,发觉他呼吸不稳,上手一探,滚烫得烧手,果真如无垢所言是发烧了。

    还是高烧。

    她下楼打水取来帕子,泉水清凉,回屋给他敷上,心里琢磨万一这寂宗主没揠过去,烧坏了脑子怎么跟寂明曦交待。

    没一会儿他醒了,夜里神情模模糊糊的,只有漆黑的眼眸她看得分明。

    他直直盯着她,然后坐起来。

    百里汐见他醒来,说:“寂流辉,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他没说话。

    百里汐说:“罗生门是什么,你订下什么狗屁契约?”

    他还是没说话,直勾勾看她。

    百里汐习惯了一个人独角戏,索性将他摁回床上,“你睡罢,我不想和你讲话了。”

    哪知他刚沾床铺,一骨碌坐起来,还坐得特别端正了。

    他说:“不睡。”

    百里汐愣了一下,她去拿茶杯,寂流辉伸手将她手一打,字圆腔正地吐出两个字,“不喝。”

    “你饿了?”

    “不饿。”

    这语气,简直……像怄气的小孩子。

    百里汐借着月光凑近看去,寂流辉脸颊绯红,发丝微乱,露出的洁白胸膛一起一伏,似在喘息。

    这这这,就跟喝醉酒似的。

    她不禁仰天感慨,完了脑子真烧坏了,不愧是寂宗主,发烧起来都和别人不一样。

    于是百里汐试探道:“寂流辉小朋友,你喜欢吃什么呀?”

    “烧饼。”

    寂流辉歪歪头,似乎在认真思考,“猪肉烧饼。”

    百里汐听到惊天八卦,目瞪口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她赶紧问道:“那你知不知道,寂明曦喜欢吃什么呀?”

    寂流辉眯起眼,鼻息间哼哼两下,“莴苣。”

    百里汐:“……”

    床上晕晕乎乎的男子似乎意识到什么,将她一抓,“不问。”

    “啊?”

    “不问他。”寂流辉小朋友皱起眉,玉雕似的清俊面庞浮现不悦的神色,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惹人怜爱,他指指自己,手指还摇晃地戳到下巴上,不高兴道:“问我。”

    百里汐笑得十分开心,这样的寂流辉太有意思啦,要是天天发烧就好了,“那小朋友喜欢什么颜色呀?”

    “红色。”

    “你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有。”

    诶。

    她登时来了兴趣,“好不好看啊?”

    “好看。”他竟然翘起嘴角,一点儿淡笑如长久寒冬后的破云暖阳,惊艳得勾魂夺魄,“她最好看。”

    百里汐心砰砰跳,总觉他会听见的,“为何喜欢她?”

    “不知道。”

    百里汐默了一默,心觉这竟然还有点寂氏风格的回答,“她在何处?”

    “……”

    “说说嘛。”

    “死了。”

    他面庞依旧红扑扑的,垂下眼,“她死了。”

    百里汐手指一僵,偃旗息鼓。

    踩到雷了。

    百里汐重新将他往床上摁,“小朋友,月亮姐姐出来了,你要睡觉了。”

    是寂淑仪吧。

    百里汐思来想去,似乎只有这个可能。

    寂氏姐弟感情深厚她一直晓得,原来寂流辉对寂淑仪是这样的心思,她不应该挖出来的,这样太过分了。

    她不应该知道的。

    她哄寂流辉睡觉,哪知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力气倒是大,将她一把扯到床上,“不要睡。”

    百里汐较劲不过他,只得半趴在床上,抬起脸瞪他好生好气道:“那你要什么?”

    男人修长的手指微烫,顺着她的手腕往上,如羽毛拂过,抚住她的脸颊。

    “我要你。”

    他捧住她的脸,浓厚的男子气息朝她扑鼻而来,还有他唇齿间溢出的淡淡香味,百里汐脑子还没从寂淑仪这事儿上缓过神来,腰被一手揽住扣向他的怀抱。

    寂流辉低下头,她的嘴唇一热。

    他含住她的嘴唇,嗓音低哑,含糊而清晰。

    “我只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