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六十九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六十九章

    百里汐整个脑子都炸了,漫天烟花,噼噼啪啪。

    不仅是脑子,心脏也要爆炸,万紫千红,噼噼啪啪。

    这这这这,热乎乎的,软绵绵的。

    百里汐被他抱着麻得要化掉,她蹬着腿儿往后缩,才退一分男人将她抱紧了,舌尖伸进来。

    她从头到脚像壶烧开的沸水,烧得面红耳赤,头顶冒烟。耳边那唇舌交缠的水声被无垠放大,他亲吻得深,她有点疼,呜呜嗯嗯半晌挣扎着喘出气,大口大口,两眼发黑。

    寂流辉微微蹙眉,不满地将她撇过的脸掰回来,“不听话。”

    百里汐处在懵逼状态,他握住她细瘦的肩膀,唇又贴上来。

    他的味道简直将她逼疯,迫她回忆起生前的一个夜里,山洞中他打开她的腿,干净修长的手指□□去。

    太□□了。

    百里汐已经感觉到身下不对劲,虽然好色没什,可寂流辉认错了人。

    已经叫她吃上豆腐,再硬上弓总不好的。

    她费好大力气才将他推开,寂流辉又将她扯回来亲,辗转舔吸好几口,才心满意足似地松开她,翻身一倒,睡去了。

    百里汐坐在床上哭笑不已,寂宗主发烧真的太可怕了,别人发酒疯,他发烧疯,这被别人看去还了得。

    结果自然一夜未眠。

    整晚万马奔腾,睡得着才怪。

    翌日清晨她出门,见白衣女童坐在楼顶,衣裙随风而飘。

    她伸手大大方方打个招呼,无垢瞥她一眼,从高楼翩然跃下,轻巧落地,摊开手,掌心出现一小盒药膏。

    “这地方毒虫众多,我忘及提醒你点驱虫熏香,乃我过失。”无垢冷哼道,“将其涂抹,须臾便消。”

    百里汐道:“我记得了,多谢小狐狸,昨夜幸运,还没被咬呢。”

    无垢道:“你唇间这般红肿,怎是未被咬上?叫主子看去又唠叨我了,他废话就是多。”

    百里汐摸摸自己肿胀的嘴唇,点点麻意,脸上白了又红,红了又白,惨然笑道:“你这一说我记起来了,我倒想将它忘了呢。”

    无垢道:“我有一事不明。”

    “主子与你们距离万里之远,当时情况似是危急,你的血蝶是如何抵达这里的?”

    “八方千里符呀。”百里汐道,“你主子以前还把这玩意儿改造升级成离笑宫通用的十方万里砂呢。”

    “这个我自然知,可如今以你灵力,使用八方千里符……”

    “确然八方千里传送符需要灵力强盛的人使得,且需消耗巨大的灵力,譬如南柯这趟用十方万里砂把我和寂宗主一口气全捎到这儿,气儿都不喘一下。可谁说必须在传送人,我可以传送一只轻飘飘的蝴蝶呀,这样所需的灵力以我身躯还是做得到的。”

    “原来如此,”无垢点头,煞有介事道,“这倒是开出一个新思路,多谢护法提点。”

    百里汐低下头,看见女孩的神情,老练沉稳,琉璃色双瞳将心绪全然隐藏,于是道:“小狐狸,我死了好多年,你有没有想我?”

    无垢道:“没有。”

    百里汐笑嘻嘻道:“你都不知让我开心一下吗?”

    无垢道:“你们人类光阴对我等而言不过白驹过隙,指间一瞬,我为何要为一只蝼蚁的堙灭而无端伤悲?“

    百里汐习惯无垢这般,“我是蝼蚁,那南柯是什么?”

    无垢道不假思索:“大象。”

    百里汐:“……”

    百里汐在庭院里溜达够了,见日照渐升,围墙外传来镇里的人声,便往屋内走去。

    刚一进门,就见寂流辉与南柯相对坐着,似乎已讲一会儿话了。

    寂流辉换了身暗青薄料长衫,显得人修长利落,长发束在背后,系上鲜红的绳,露出脖颈和分明的锁骨,他坐在落地窗棂与卷起竹帘边,松竹清水美人图。

    已经没有半点儿昨晚模样了。

    百里汐目光落在他薄唇间,不可抑制地念想起灼热的呼吸和滚烫柔软的嘴唇,还有他独一无二的味道,如极致的迷药,她心中哀叫魔怔了魔怔了,站在大门口怎么也迈不动脚步,只得扶着门框脱口而出:“你好了?”

    南柯扇风笑道:“今早见到他,倒还算精神,辛苦小汐儿照料不是?不过无垢说他如今身子,今日估摸还要烧的。”

    无垢走上前,侍候在南柯南侧,百里汐站得远听会儿,依二人言谈间的意思,似乎是寂流辉向南柯道了谢。

    南柯道:“这倒无妨,小汐儿还魂以来,宗主对她照顾颇多,也难为宗主奈何得了她作威作福的性子。”

    无垢道:“是非常作威作福。”

    南柯含笑望一眼无垢,摇着鎏金桃花扇子道:“我与无垢尚有它事,今日便要走了。拉城有我结界,罗生门一时半会寻不到此处,这是我名下宅子,你们只管住便好,这拉城居民不知你我身份,只当是客人,走的时候在庭院门扉的灯盏间敲三下,自会锁好。”

    无垢朝门口望一眼,不知何时一位老婆婆出现在百里汐身边,她银丝盘起,扎上花纹头巾,脊背挺得很直,显得干练,她的眼睛很小,眯成一条缝,对百里汐笑着行了礼,便走到南柯身边。

    南柯道:“这是福婆,打理这宅子,不能言语,但做事是利索的。”他又对百里汐道,“福婆你可还记得?南疆菜做得颇好,你挺爱吃,以前老跑到我院子里来蹭饭。”

    百里汐竖起大拇指,“你懂我,么么哒。”

    寂流辉道:“多谢。”

    南柯道:“不必言谢,这一切本自不是待你,我是为小汐儿。只不过从此寂月宗家主欠我南柯一个人情。”

    寂流辉道:“寂某自当记得。”

    南柯点点头,丹凤眼光芒闪过,用扇子掩唇眯出一个妩媚的笑来:“那南柯等候向宗主讨还人情之时,真真令人期待呀。”

    南柯带无垢离开时,百里汐送他到小城城门口,城外是一片潮湿茂密的雨林,南柯吹来一声口哨,天边飞来一只黑影,越来越近,阳光下它碧玉色羽翼抖动着光彩。

    那是一只二人高的灵兽,形如猛虎又如巨牛,赤肤黑鬓,背后羽翼矫健威风,倒是与古书里所描述之穷奇模样几分相符。那灵兽在南柯面前踩踩爪子,绕着自个儿尾巴哧溜转一圈,低下脑袋。

    南柯摸摸灵兽脑袋顶那撮毛,回头对百里汐道:“应我一件事。”

    百里汐道:“你说。”

    南柯道:“别在不久的将来,让我听到你的名字和罗生门有丝毫关系。”

    百里汐笑道:“我如此聪慧天下难寻,怎会跑去招惹他们?”

    南柯伸手撩起一缕她耳边的黑发,指腹摩擦着,眸中不知心绪,最后收回手摇着扇子笑眯眯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他折身上灵兽身背,无垢紧随上去,临走前望百里汐一眼,道:“主人待你们人类而言,也算活得长寿,这么久的时间里鲜少见他将谁记挂在心,毕竟与妖相比,人心叵测,羁绊千万,主人不喜。”

    女童压下眼眸,流露一丝寒气,“寂宗主虽血契在身,但一时无性命之忧。你若做无关之事,令主人半分心伤,我等必定十倍讨还。”

    百里汐说:“你说这些与我,不如好好保护他。”

    百里汐送南柯走后,在拉城里漫无目的地晃上一圈。

    她不太想回宅子,也不太想见寂流辉。磨磨蹭蹭耗了半日,南疆阳光灼烈,晒得她眼睛花花,她这一出来竟然忘了带伞,躲在一座屋檐下遮阳,随意抹抹地上的灰尘大咧咧坐下来,靠在墙上。

    屋檐边有一株茂盛浓绿的大树,张开枝叶密集的树冠,微风吹过,睡意袭来,她一不小心打个盹。

    浅浅的梦境里,白骨一袭红衣朝她走来。

    她睁开眼,睫毛在颤,视野里是一个小男孩好奇的脸。

    “哇,醒了!”

    小男孩黑溜溜的,光着上身退几步,后头还跟着几个小孩,一看便知是当地的孩子们,朝黑小孩身上轻揍一拳,“阿强,都怪你,你把仙女吵醒了!”

    有个小女孩不怕生跑上来,眼睛闪闪发亮,“姐姐,姐姐,我叫小圆,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你是仙女吗?”

    百里汐揉揉睡眼,“不是。”

    小圆继续问:“那你是神女吗,姆妈说神女都好漂亮好漂亮的!”

    百里汐眼珠子一转,嫣然一笑,“你们怎么知道的呀?”

    后面几个畏畏缩缩不敢上前的小崽子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哇,哇,神女!”

    百里汐手指竖在唇边,“不可以说出去哦。”

    小崽子们点头如啄米,那小女孩神情简直要花痴了,“神女姐姐为什么在这里呀,不应该在天上吗?”

    百里汐想了想,笑呵呵道:“因为累了啊。”

    “神女也会累啊。”

    “神明也有累的时候。”

    后头小萝卜头一个箭步冲上来抢话,“神女,神女,我有愿望!阿爸说向神女许愿愿望就会实现!”

    百里汐托着下巴:“你有什么愿望?”

    小萝卜头瘦瘦矮矮的,干巴巴像一把柴火,他胸膛一挺下巴一扬,“我要神赐予我力量!让我打倒妖怪,铲除魔孽,保护姆妈和阿爸,仗剑走天涯,成为一代大英雄,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她转过头问小女孩小圆,“你有什么愿望?”

    小圆咬着手指头困难地想了想,“我……我要变漂亮,变得神女姐姐这样漂亮,然后嫁给大英雄!”她用力点点头,眼里充满希冀的光,“多威风啊。”

    小萝卜头更来劲了,“我,我是大英雄!”

    小圆翻个白眼,“去你的,你才不是呢,你打得过阿强再说好不好?”

    百里汐又问黑溜溜的小男孩阿强,阿强挠挠头,不好意思说:“我的愿望啊,阿爸姆妈平平安安,大家都陪我玩就够啦。”

    百里汐站起来,双手合十,“大家的愿望都可以实现哦,神女姐姐要开始施法哦。”

    小崽子们一个个立马站直了,屏息凝神。

    百里汐清清嗓子,开始唱歌。

    ……

    一会儿后。

    “神女姐姐,可不可以不听了?”

    “神女、神女姐姐,我好难受啊……”

    百里汐横瞥他们,“良药苦口晓得?越是难听的曲子,越能赐予你们力量。”

    “真的吗?”

    “神女是不会骗人的。”

    有一会儿后。

    “我、我肚子疼。”

    “呜呜呜,我是不是要死了……”

    小崽子们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百里汐哼哼两声,本还想嗨上一曲,果然有在观众时嗨歌舒爽,忽而感觉有人靠近。

    她回过头,看见寂流辉向她走来,暗青长衫,手里提着她的红伞。

    小崽们看见有人过来,她打了岔,连忙提着裤子连滚带爬跑远了,一下子不见人烟,百里汐喊都喊不住,垂头丧气瞪寂流辉一眼,“你把他们吓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