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七十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七十章

    寂流辉道:“太阳大,回去罢。”

    百里汐上去一个箭步捞过伞,又退回去,和他拉开距离,“我想逛。”

    “晚些再出来。”

    正直中午,阳光确然刺得人睁不开眼,她自打小时候起就是个畏光的,即便有伞,南疆的正午烈日也是毒辣的。

    可今儿不知怎的,她偏说:“我出都出来了,你不要管我。”

    说罢她往旁边走,寂流辉也不多言,默默随在身后。

    百里汐逛了大半拉城,他跟了大半拉城,不远不近的距离。

    她走的口干舌燥,实在忍不住,觉自己在较真,可跟什么较真呢?

    她停下来,他也停下来,仿佛猜出她心思似的,把腰间的水壶解下递过去。百里汐一口气干了半壶,壶中泉水混杂柠檬草,微微苦涩,又微微甘甜。

    她吐出一口气,人来人往的街道中抬眼,轻声问:“你的白夜呢?”

    “取走了。”

    是罗生门?

    百里汐注视他平静的脸。

    “你晓得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么?”

    “嗯。”

    她掉头就走,脚踩得咚咚咚响,一路踩回宅子,踩到楼上,踩进屋里,一头脑扑上床不想再动分文。

    她终于知晓自己是怎么了,她在难受,自回到阳世以来,她第一次这么的难受。

    罢了,少女情怀总是春,多愁善感总是情。虽然她一把年纪,但偶尔伤悲一番也是种新奇体验。

    夜里寂流辉又烧起来。

    百里汐心中骂道:“这身子真真娇滴滴像个小姑娘。”

    他躺在床上本喘息得厉害,一炷香后又安定下来,再过一会儿,张开了眼。

    他从床上坐起来,百里汐伸出一根手指头,“这是几?”

    寂流辉像是没睡醒似的,惺忪地眯起眼,看了半晌,“一。”

    她又伸出一根手指头,“这是几?”

    寂流辉认真地说:“三。”

    百里汐捏捏他的脸,有点解气了,“你好,寂流辉小朋友。”

    寂流辉用力点两下头,脸颊红如可口的苹果。

    她的手指下滑,指尖点上他的薄唇,她有点呆了,他的唇线总是生冷疏离的,抿出一条硬朗的线。

    寂流辉一张嘴,嗷呜一口咬住她的手指。

    百里汐“呀”地轻叫一声,他歪歪脸,含住她的手指舔了舔,紧接着又舔了舔。

    哪里是小朋友,简直是小动物。

    百里汐红着脸赶紧把手指抽回去,嘴巴里的东西不见了,寂流辉蹙起眉头,四下嗅着,不满哼哼起来。他本发着烧,虚汗濡湿了他额前的发,连睫毛也是湿漉漉的。

    她坐在床前注视一会儿,“寂流辉,我是谁?”

    他说:“是你。”

    “‘是你’什么意思?”

    “你就是你。”

    她叹口气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指,那里简直要烧了一样。

    福婆端来热水,百里汐嘿嘿坏笑道:“睡觉吗?”

    “不睡。”

    “不睡就要脱衣服哦。”

    寂流辉歪头想了一下,用力点下头,“嗯。”然后乖乖坐在床上。

    盆里的水热气腾腾的,百里汐打湿帕子拧好,她抽掉他的衣带,拉下他的衣襟,男人光洁白皙的上身在夜里泛出温润如玉的光泽,覆上一层薄汗。

    百里汐吞口口水,真是辣眼睛。

    她开始擦他的身子,一点点擦得很细致,毕竟美色撩人,她也想多磨蹭一会儿,先在他脖颈间来回逡巡,然后擦拭他的胸膛和手臂,仿佛把玩一件世间难寻的神明宝器,散发着纯洁而诱惑的味道。

    寂流辉安安静静任她的手在他身上折腾,百里汐戳戳他的腹部,好硬,男人身上的皮肉都跟铁打似的吗。

    “唔。”

    男人一哼,腹部的肌肉竟然还缩了一下。

    百里汐又戳戳他的腰,他往后退,鼻子里哼哼哼的,待她在他腰上一抓,男人一个蹦跳窝到墙角,抱住膝盖,红脸用余光望着她,“不要。”

    百里汐竟然还在他目光中读出潮湿和委屈,愣了愣,“不要?”

    “不要。”

    “寂流辉小朋友,”她握着帕子有点儿反应不过来,“你怕痒?”

    寂流辉把整张脸都埋进膝盖里了。

    百里汐开始笑,笑得福婆一惊一乍,笑得泪花儿都出来了。这么多年,她终于知道寂宗主的软肋,估摸这连寂明曦都不晓得,待回到寂月宗她是不是还能去他面前炫耀一番?

    念此百里汐对此事的寂流辉小朋友心生怜悯之意,爬上床凑到他身边,“不挠你,我不挠你,手打开,我把你身体弄干净好吗?”

    寂流辉摇头。

    “可是你身上都是汗,脏兮兮的哎。”她深知寂宗主的洁癖,“你要臭臭的睡觉吗?”

    寂流辉想了想,爬回到原来坐的床边,分毫不差地坐下来,张开手,像个等待姆妈给他穿衣的乖巧小孩。

    百里汐生前炎家大小姐,后成离笑宫左护法,至今就没伺候过谁,这一趟给寂流辉小朋友擦身子她还是几分愉悦的。

    他的黑发总会一缕一缕滑到前面妨碍她干活,百里汐索性抽掉自己发髻上的簪子,长发披散,一条腿跪在床沿,双手环到寂流辉的后颈将他的头发挽起来,寂流辉头发软软的,滑溜溜的,这叫她有点儿嫉妒,她坏心地挽个女子发髻,刚准备抽回手好生欣赏一番,突然腰间一紧,她被他抱住,男人微凉的鼻尖在她脖颈间若有似无地轻蹭起来。

    百里汐脊背有点儿僵,只能维持跪在他怀里的这个姿势,寂流辉眼眸微眯,似是有点儿迷糊困意,他轻嗅地往上,薄唇摸索一般靠近。

    他呼出的气息痒痒的,百里汐有点呆,心里那股酸涩的难过劲儿又泛起来。

    你把我……认成谁。

    她很不喜这般感觉,眼见他的唇要覆上来,她手往床头一伸,把床头架子上的熏香炉抄在手里,哐啷一声往他脑袋上砸去。

    寂流辉挨这么一下,跟抽了筋的泥鳅似的软在床上,百里汐抓着香炉气喘呼呼,一拳打上他胸口。

    她“砰”地把香炉摁回原处,床头架因此摇摇欲坠差点散掉,她还是不解气,又打一拳,“变态!神经病!想不到寂宗主是这样的寂宗主!活该没媳妇儿!”

    她骂完一通回头一瞧,福婆端着干净折好的衣服候在门口,脸上几乎目瞪口呆。她气冲冲把寂流辉身上衣服扒下来卷成一团扔在一边,又气冲冲把干净袍子扯过来往他身上潦草一裹,最后气冲冲摔门而出。

    她在自个儿屋内窗前坐着消气儿,不一会儿福婆扣响了门,进屋候着。

    百里汐将福婆召过来,怀里摸出一小袋十方万里砂塞进她手里,“明天早上他烧退了,把这个给他,南柯往里面已经注入了灵力,他可以用这个回到寂月宗。”

    福婆点点头收下,面露疑惑。

    百里汐说:“我要走了,我有八年没有到过南疆,我想自己再看一看。”

    寂淑仪原本是一条巨大难以跨越的沟壑横垣在她和寂家之间,沟壑里面有层叠的伤疤。

    可她从不知寂淑仪在寂流辉心中是这样的地位,只有在发梢病重的梦境中才敢伸出手拥抱的存在。

    也许很久以后他身边总会有一个女性成为他的道侣,但永远不可能是她。

    那就算了罢。

    自她死后她还未好好看过这个变迁的世界,桃红柳绿,大漠斜阳,她乐得去闯,吃喝玩乐,逍遥快活。

    其他的她管不了,也没有力量管。

    福婆指指隔壁寂流辉的屋子,百里汐说:“你问他?你将他照顾好便可,他爱走不走,你我都不要管。”

    福婆摇首,表示不是这个意思,眼睛依旧眯成一条线缩在皱纹里,她指指百里汐,又指指自己的心口,手指横着在胸口画了一下。

    福婆是蝙蝠精,比其他精怪更能察觉到凡人心绪,百里汐捂住心口,想了想,最后又说:“我不会再回来了。”

    福婆离开屋子后百里汐开始收拾东西,她先在宅子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摸了个遍,指望能掏出点儿好玩意儿充当盘缠,结果除了一宅子昂贵家具什么也没有,只好顺一个看起来价格不菲的碧玉砚台揣进兜里,心里琢磨南柯到时候会不会杀过来将她拖回去洗地板。

    百里汐打点好行李,然后在自个儿屋内桌子上留了书信。

    她多年未写过书信,当年在炎暝山庄灵枢学堂那会儿和苏梅通过信,苏梅的字娟秀漂亮,小家碧玉,她的字却是歪歪扭扭,蜘蛛狗刨,炎景生曾经以此嘲笑她许久,还告诉安总管。结果禁足那半年她时不时就被安总管拎去练字,字写错了要罚抄一百遍,她一个打岔打盹就得抄到深更半夜。

    每当此时炎景旗就会悄悄从窗户溜进来帮她抄字,她抄十遍的功夫,炎景旗能抄完剩下的九十遍。炎景旗何其聪明,临摹她的字迹别人半分都瞧不出来,百里汐一直觉得这么难看的字他也能从善如流仿出,也是一种难得本事。

    她一度以为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他们的容颜随光阴点点滴滴侵蚀了轮廓与笑靥。

    她提起笔,最后只在纸条上书六个字:我不跟你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