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谣 第七十一章
作者:雾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七十一章

    百里汐走出拉城,夜里雨林险峻,毒虫蛇蚁众多,还有匍匐在暗号中的些许妖魔。拉城最好的猎人也不会晚上出来打猎,这般寂静反而让她清净舒坦,放出一只血蝶随在肩头,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感知道赤血骨蝶的气息顷刻跑得无影无踪。

    就这般轻巧地穿过大半雨林,今夜的月亮特别大,宛如一池天上的白玉湖泊,她记得第一次遇见寂流辉时,也是这般大的月亮,他戴着面具,一身白衣翻飞,如同鬼魅死神。

    那已经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她将剑送进寂淑仪胸口的那一天的晚上,似乎也有大大的月亮。

    三日后抵达临近一座小镇,小镇临崖而建,名为“撒登”,撒登镇更像是一座驿站,来来往往都是身躯强壮、肌肉健硕的汉子,凶神恶煞,打量她的目光就像审视一番货物。

    还有些身携兵器的侠客游者,与世外桃源一般的拉城相比,甚有几分异乡人的生疏气息。

    百里汐心觉有大戏,寻一家客栈店兴致勃勃问去,才知这儿兴起比武赌博的活动。

    “嘿呀,姑娘哪儿来的,竟不晓得?现在这一片到边关里头都喜欢玩这个,赌钱有什么意思,赌命才有趣儿啊!”客栈门口有间铺子,客栈老板还卖烧饼,这儿烧饼名为“香馕”,个头大,香味足,沾孜然肉酱吃起来津津有味。老板挥手一指这镇子上最高大讲究的那座楼,挤眉弄眼,“就是那儿,有的人在那儿赚的满盆满钵,有的人输得连条裤子都没留下,世事无常,谁晓得是什么结果?我看姑娘也是走江湖,要不压点银两,去赌赌?”

    看来这儿赌坊,男女老少皆收。

    百里汐道:“咱们赌钱压号,但总有去赌命的,谁愿意来赌命?”

    “缺钱的,一身蛮力的,亡命之徒,啥都有,这年头,性命还有什么值钱的?”老板伸出五个指头,“况且这赌坊后台可不简单,擂台上干架的要是能活到最后,能开出这个数。”

    百里汐走到赌坊前,赌坊三层高,要是披点儿红绸上去还以为是个青楼,看来赌坊主人还是个讲究风月的。竖旗上挂写“玉兴赌坊第一百四十七号分店”。

    里头果然乱七八糟,人山人海,迷离声色。她简单一望,果然赌什么都有。

    门口二位大汉见百里汐东张西望,道:“姑娘,那边兑换筹码。”

    百里汐道:“我报名比武擂台。”

    其中一大汉嘴里叼跟牙签,他上下将面前红裙女子一扫,姿色上品,有胸有腰,撑一把艳艳的红伞,咧开嘴露出黄牙,不由得伸出粗糙的大手想往她凝脂般的肌肤上嫩光水滑地捏一把,“姑娘,这里可不是来玩儿的,上台都是签过生死状,不少人都是竖着进来躺着出去,扔在外头连个坟都没有,这边关不比关内,乱的很,若是闲得慌,大爷我倒是可以陪你……”

    百里汐一手扣住他的面庞将他轰地抡上房梁,对另外一个目瞪口呆的大汉笑眯眯道:“我报名比武擂台。”

    规则简单粗暴,不动术法,不动毒,不殃及无辜,剩下的随便打,生死无关,最终头筹除了可卷巨款跑路,还可享受醉春楼一年份免费招待。

    百里汐道:“这与醉春楼有何关系?”

    带路大汉道:“玉兴赌坊与醉春楼所有产业皆玉飞阁麾下。”

    百里汐:“……”

    擂台在玉兴赌坊地下一层,红辣辣的火烛点在四周,弥漫着铜臭和酒香。

    百里汐走过人群,各色人有之,恶徒莽汉,贼寇强盗,他们都是赌徒,一双双眼睛盯紧她。上台后众人目光格外微妙,男人们的视线在她玲珑身段和面容间来回扫射,百里汐也不窘迫,摆个自认为勾人的姿态,回眸一笑百媚生,生生听得他们抽气儿。

    对手是个壮士大汉,也在抽气,抽气完后嗤笑对下头人道:“来个娘们儿,可不是欺负老子?”

    大伙唏嘘:“把她打下去她不就成了你的东西?”

    壮汉眼睛一亮,摸着下巴笑道:“这倒是,这么标志的娘们儿……”

    百里汐作揖:“多谢夸奖,我也觉我生的好看。你要是欢喜,将我打下去自然可将我带走。”

    此话一出,台下哗然起哄,那大汉也打鸡血似的喘出气儿,连擂台铃都等不及去打,急匆匆朝她扑过去。

    百里汐才抛了两个媚眼,大汉已经被她打得五味杂铺俱开张,满脸酱油糖醋盐。

    她小脚一踢,大汉滚了两番,滚下台。她坐在台边,妩媚地勾勾手指,“下一个?”

    百里汐一口气打五场,打得很是痛快,最后一个竟然不是粗壮蛮夷汉子,而是位白衣书生,脸涂得雪白,拿把白扇刷刷地挥,远远望去还有丁点儿玉树临风的意思。

    书生骚包一笑:“在下玉面小飞龙唐生,见过姑娘。”

    百里汐点点头,看起来还有点儿深藏不漏:“好,开始吧。”

    半晌后唐生被揍得鼻青脸肿趴在地上,“你、你竟然不被我的美貌所折服!你如何下得了手!”

    百里汐抬起脚。

    唐生眼见她要踩过来,双手把脸一抱求饶道:“女侠行行好,不要再打脸了!”

    百里汐道:“我干嘛要听你的?”

    唐生要哭:“所以才叫您行行好啊,难道女侠舍得毁掉我这张绝世容颜吗!”

    百里汐道:“可我心情不好啊。”

    玉面小飞龙绝望闭上眼。

    到了夜里直接变成撒登镇的名人,客栈老板热情免费招待。

    第二日又打了五场,第三日大吃大喝,第四日接着打三场,第五日大吃大喝。

    简而言之,打打杀杀吃吃喝喝还有钱拿,她心觉快活非常。

    第六日玉兴赌场被围得水泄不通,慕名而来观战者甚多。

    百里汐心头算盘打得可好,能打得过她的人天底下多得是,可自持清高不屑于赌场会武,赏金虽然丰厚,但以武牟利被许多世家正道不齿。而在这三教九流牌坊中,能有像样招数路子的甚少,何况在这南疆一片小小城镇之中。

    正这般琢磨着,台下群众突发出哗然之声,一个人缓缓走上擂台,脚步很静。

    她抬起眼,看见暗青色衣袍一角,视线渐上,遇见男人平静如海的目光。

    她眨了眨眼,他在想什么,她永远不知道。

    男人清冷地作礼:“寂某见过姑娘。”

    百里汐道:“叫我女侠。”

    寂流辉道:“见过女侠。”

    百里汐点点头:“很好。”

    看到他,她的心情差到极点,所以出手毫不留情,随手在台边武器架上抡一把红缨枪朝他噼噼啪啪刺去。

    几番下来,百里汐冷笑道:“公子怎光躲不出手,可是怜惜我女儿家皮肉软嫩?”

    银枪光芒眼花缭乱,百里汐一鼓作气将他掀翻在地,银枪在空中耍了个漂亮的银圈,啪地□□寂流辉耳边的地板上。

    百里汐一手握着枪,趴在寂流辉上方,微微喘气儿。

    寂流辉望着她,百里汐说:“你跑这儿来干什么?”

    “找你。”

    百里汐说:“我给你留了字条。”

    “我没看。”

    “你……”

    耳边是主持宣布她获胜的声音,她从地上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赌场,临走前往回望了望,他没有跟来,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翌日决赛,玉兴赌坊炸开了锅。

    坐镇在此已有半年的人主动出面与她相会,若是较量之下胜过他,赏金便可如数拿去。对手声名远扬,姓氏不明,但名一个云字,台上手臂一骨碌就把人掀翻,空中翻个跟头脸朝地摔得牙齿碎裂眼珠血乌,久而久之别人给他起一名叫“筋斗云”。

    百里汐对此“……”。

    百里汐这是头回见筋斗云,一看他上台不由得默了默。她觉得五个百里汐加起来才有这体型这高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报应!”台下她竟然望见了满脸绷带的玉面小飞龙唐生,“看你毁我绝世容颜!你就等着我大哥把你揍飞!”

    百里汐指指筋斗云,“你大哥?”

    唐生骄傲地点头。

    筋斗云人高马大,眼如铜铃,凶如罗刹,两条花臂,整个人像是一块块大石头堆积起来的,他对百里汐一点儿轻视也没有的意思,只是仔细瞧瞧她的脸,又仔仔细细地瞧瞧她手上的红伞,面庞间浮出一抹难言的神色。

    他客气道:“得罪。”

    百里汐腼腆一笑,娇滴滴掐嗓子道:“不得罪,待会儿还请云大哥手下留情。”

    台上不过数招,百里汐便觉不对劲。

    筋斗云虽强壮结实,力大无穷,出手却迅捷如风,与之前斗过的混混地头蛇们高上一截,难怪能在此片儿地坐镇半年有余。她掂量一番,心觉这筋斗云不是普通人,她的身姿在筋斗云周身飞旋闪躲,琢磨脚底抹油开溜。

    啪。

    筋斗云竟识破她的轻功,大掌抓住她的腰,单手轻轻松松将她举起来,台下嘘声一片。

    唐生叫得最起劲:“云大哥,我要她做我的奴婢,天天给我洗脚!”

    百里汐感觉腰间的骨头将要错位,摆出一张委屈痛苦的面孔来,“云大哥,人家疼啊,人家认输就是,你先放人家下来好嘛?”

    筋斗云道:“我见过你的脸?”

    百里汐谄笑道:“我不过一介穷酸弱女子,会点儿三脚猫功夫,私心想在这儿挣点路上盘缠,哪里能让云大哥晓得?我若是晓得云大哥您这般的人在此,我也不敢乱撒野呀。”

    筋斗云道:“快十年以前,你是不是在南疆?你认不认识高家庄?”

    百里汐心道:“人糙心不糙,没料到在这儿碰上仇家。”她无辜眨眼,嘴上道:“十年前人家还是个小女娃,生在中原,云大哥说的我真不知道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