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龙玄尊诀 第56章 0056:伤虽愈,痛犹在
作者:郁华歌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21章:战龙归来

    “拥有了神光珠和神戒指,以后你的战力将会大大增加!”光之子说。

    “我懂了,多谢阿光大哥。”龙焱说。

    “以后我们还会再相见的。这样吧,我先用玄光传送阵法把你和白马一同传送到山下,你看如何?”光之子说。

    “嗯,好吧。”龙焱一边说,一边点了点头。

    于是,光之子和龙焱一起就走向了白马。

    紧接着,望着龙焱和白马走到了一处,光之子这才开始发起玄光传送阵法。

    利用玄光传送阵法,光之子成功地将龙焱和白马一起从山顶传送到了幻龙山脚下。

    由于传送过程中,光之子实施了隐形玄光光波,因此传送时不易为人所发现。

    ……

    再见了,阿光大哥!希望以后还会再相见!

    龙焱心头反复地回旋着一个声音。

    当他和白马静静地立于地面,他的头顶上,蓦然出现了一道道绚丽的彩虹。那些彩虹不是一道,而是有几道。看上去,是那样的壮观而震撼人心。

    没有风雨,却又一次出现彩虹,这让龙焱不觉非常诧异,因为这不是第一次了。

    龙焱这才感觉到,自己和这天上的彩虹缘分不浅!

    然而,那绚丽的彩虹,也只出现了几秒钟的时间,便很快消失了。

    这种异常的天象,更是令龙焱百思不得其解。

    天空此刻虽然没有出着太阳,云彩还丝丝缕缕地挂在天际,彩虹陡然现于头顶,或许是一种偶然吧。

    龙焱不再多虑,于是骑上白马,就匆匆地往幻灵镇街头赶去。

    “哒哒哒”……

    随着一阵又一阵的马蹄音,再一次地在身后响起,白马很快就距幻灵镇很近了。

    “驾!”

    龙焱对着白马叫了一声,加快了速度。

    渐渐地,龙焱骑着白马就进入了幻灵镇的街区。

    或许,是有一个多星期没回这里的缘故,龙焱跳下马来,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眺望了一下四周。

    这才决定上马,返回师父龙啸然的家里。

    正值上午时分,幻灵镇上的人们,陆续出现在街头。各种店铺,以及小摊小贩,也显得忙忙碌碌。

    龙焱穿着一身的蓝色粗布衣衫,在街头并不十分抢眼。

    望着这里的人们来来往往,龙焱重新找回了一种久违了的亲切的感觉。

    此时,龙焱正欲翻身上马,不料前方的路旁骤然传来一阵阵的哭泣声。

    那哭声越来越清晰,这不禁引起了龙焱的注意。

    他迅速转身,将白马拴在路旁的一棵柳树上,然后就朝着哭声的位置快步走去。

    原来,是几名街头混混正在殴打一个小个子男孩,同时被打的,还有一名拄着单拐的残疾人。

    龙焱快步走上前,厉声吼道:“住手!”

    这一声吼,就如同空中轰然响起了一声炸雷,把那几人都吓得楞了一下神。

    那几名小混混也不禁转过头来,齐唰唰地将目光投向了龙焱。

    这时,人群里,有俩人认出了龙焱。于是,其中一人便嘲讽道:“这不是青龙宗的那个家伙吗?上次在街上被人打还挨人骂,听说,这家伙武功被废了。一点本事没有,嗓门还挺大的?”

    原来,龙焱武魂被废的事,最近被传了出来。

    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虽然龙啸然一家一直守口如瓶,讳莫如深,但这事最终还是被人知道了!

    其中一个看上去满脸横肉的理着平头的小混混,一个箭步走上前,冲着龙焱咧了一下嘴,狞笑道:“见义勇为是不是?想管闲事,也不拿个镜子照一照自己那张脸?配不配管?……听说,你的武功被废掉了,你还在幻灵镇撒野,是不是自找苦吃呀?”

    龙焱说:“就算我不懂武功,我也不能容忍你们殴打一个孩子和一个残疾人,他们也是人,也有人的尊严。你们为什么要欺负人?”

    满脸横肉的混混说:“你不觉得,他们出现在幻灵镇,会影响这里的形象吗?我们就是看他们不顺眼,就是要打他们!”

    龙焱:“你还理直气壮的?如果,你的亲人,你的父母是残疾人,你还会这样说吗残疾人怎么啦?他们不偷不抢,他们靠自己的双手生活,他们没有危害到你们,你们就因为这个霸道的理由,就欺负残疾人?我要制止你们,绝不允许你们如此为非作歹”

    “制止我们哈哈哈……”满脸横肉男狂笑起来。

    “你想维护世界和平,但你得有那个本事吧?一个被废了武功的人,也想耀武扬威地显摆自己,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你们说是不是?”满脸横肉男一边说,一边对着身旁的那几个混混挤眉弄眼。

    “嘻嘻嘻……”

    那几个混混顿时配合地发出了一阵的哄笑声。

    看得出,也听得出,他们的哄笑,对龙焱充满了轻蔑和鄙视!

    “继续收拾那俩人!”

    满脸横肉的青年不再理会龙焱,而是转身指令其他混混,继续对着那两名受害人施暴。

    龙焱再也无法忍受心头的怒火,他快步上前,一把抓住那名满脸横肉的男青年。

    龙焱紧紧抓住那人的衣领,冷冷地道:“我说过,我要制止你们!我说话是算数的!”

    “你松开我!薛真可是我朋友,还有邬栅鑫,都是我朋友……你眼睛睁大点,否则的话……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满脸横肉的青年试图威胁着龙焱。

    龙焱可不吃他那一套,突然一只手将这满脸横肉的平头男拎了起来。

    龙焱的力量爆发了!

    他居然单手将那肥胖得足有近100公斤重的平头男子拖离地面,然后猛然甩手扔了出去!

    “嘭!”

    一声巨响,那平头男青年被生生甩出了一丈开外,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直痛得疵牙咧嘴,嗷嗷直叫。

    当然,龙焱只用了不到半成的力量,他还是十分理智有分寸的,他只是想要教训一下这平头男,同时震慑一下旁边的混混们!

    龙焱望着眼前满脸挂着泪珠的“小男孩”,仿佛想起了自己小时候。

    小时候的龙焱,也经常在街头挨大孩子和小混混欺负,那些不堪的往事,在他内心留下了难以抹掉的阴影。

    他最难忘的一回

    那是父亲被害之后,母亲突然失踪,他一夜之间成了孤儿。

    有一次,当他走过幻灵镇街头的时候,与几名街头无赖偶遇。

    那几名无赖有人认出龙焱,上前就出言不逊,开始侮辱殴打龙焱。那时的龙焱,无丝毫的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地被动挨打。

    那些心痛的往事,虽早已化为浮云,却似永远留在了龙焱的心底。

    有时候,伤虽然愈合了,可痛还在。

    因为,有一种痛,是深深痛在心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