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龙玄尊诀 第60章 0060:黄金魔术师
作者:郁华歌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22章:大爱无声

    此时,龙焱已走下擂台,沿着擂台一侧往前走。

    台下有一些人还在议论龙焱

    “这人不是武功被废了吗?”

    “啊,他居然和擂主打成了平手。”

    “看来,说他武功被废不过是谣言啊。”

    “他曾夺过射箭比武的第一名呢!”

    “不过如此,他也没能战胜擂主!”

    ……

    龙焱听到了一些议论声,但他还是面无表情地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了青龙宗的位置,来到赵云身边,和赵云、霍元武等人打了下招呼,这才停下脚步。

    这时,龙焱转过身,朝着擂台上望了望。

    这才看到,那位民间高手已经和诸刚风斗在一处。

    也就几个回合,民间高手便干脆利落地将诸刚风击倒在地。

    没有战器,没有暗器,没有魔法……凭的只是拳脚功夫。

    台下顿时传来了阵阵喧哗和惊叫声。

    然而,那民间高手赢了之后,便急匆匆地走下了擂台。

    虽然距离较远,但龙焱还是用自己的玄光火眼,清晰地观察到了民间高手的容貌和衣着。

    “难道是他?”龙焱在心中一惊。

    从外表看起来,这个人似曾相识。

    可是,一转眼,那民间高手就跳下擂台,不知去向了。

    谁都没想到,这场比武竟以这样的结局收场。

    龙焱却一直在想,这诸刚风虽败给了民间高手,但是他出手的一招一式非常了得,决非一般的狂武宗弟子。

    据说,诸刚风曾失踪了三年,那三年他究竟身在何处?他的去向值得深思和玩味。

    …………

    几天后。

    这天龙焱和伶俐一起,带着水果前往邻居凤婶家看望她那个患病的小孙女。

    小女孩名叫荭荭,还不到九岁。

    本来,荭荭的病情有所好转,可是这些天病情却反反复复,令全家一筹莫展。

    看着荭荭的父母一脸的憔悴,龙焱竟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好。

    倒是伶俐在一旁很贴心地说了一堆安慰的话。

    “在幻灵镇的诊疗所看病,医生说这儿的条件有限,得去万花城。可是,我们哪有那么多银子去万花城给孩子治病?”荭荭的父亲说。

    “穷人的孩子,没钱治病,苦啊!”荭荭的母亲也在一旁叹息。

    龙焱望了一眼这个家,除了两张破床,一个掉落了油漆的破衣柜,就几乎什么也没有了。

    这一家,穷得没有一件象样的家具和物什,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钱,都花在这孩子身上了病也治了一年多,可是,医生说孩子患的这种怪病不好治,何时能治好还很难说。”荭荭的父亲说。

    荭荭父亲,这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苍老许多

    小女孩还小,她认识不到这一切,更是无法揣摩大人忧郁的心情。

    龙焱看到荭荭在一旁玩着玩具,心痛不已。

    “这是孩子画的画,孩子特别喜欢画画。”荭荭的妈妈一边说,一边把荭荭画的几幅画拿了起来。

    龙焱从荭荭母亲手中,接过那几幅画。

    他一张张地翻看着,不禁被小孩子天真的童趣深深地感染

    那些画,有花,有草,有蓝天白云,还有小猫小狗……从画中,可以感受到,女孩儿荭荭对于美好明天充满向往的纯真情愫。

    正翻看着,龙焱的目光再一次停留在那幅他曾见过的画作上。

    虽然画笔还很稚嫩,但已经画得很生动形象了。

    那是一幅少女图。

    画中的少女长发披肩,五官清秀,正手拿一朵鲜花,脸上溢出笑容。

    “妈妈,等我以后病好了,就给你买好多好吃的。”荭荭突然对母亲说。

    荭荭的话立时感动了所有人。

    旁边的母亲一把抱住了荭荭,脸上淌满了泪水。

    “这孩子的画画得这么好,是谁教她的呀?”龙焱望着荭荭的父亲。

    “是她妈妈教的,母女俩都喜欢画画儿。”荭荭的父亲说。

    “画得真好。”龙焱说。

    “画得再好也不能当饭吃啊,如果这画能换来银子那还差不多!……唉。”荭荭父亲叹息了一声。

    “您别愁,会有办法的。您有这么可爱的女儿,您一定要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龙焱说。

    “我现在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我女儿早一天好起来,尽快摆脱病魔,早一天痊愈。”荭荭父亲说。

    “会的,一定会的,您的愿望一定能实现!”龙焱说。

    可惜,自己从来没见过神医,如果遇到了就一定会求神医治好荭荭的病,龙焱心想。

    虽然心情复杂,龙焱却一直用温暖的话语鼓励着荭荭一家。

    然后,龙焱和伶俐就告别离开。

    刚刚走出荭荭的家门,迎面撞见凤婶回来了。

    凤婶刚刚卖掉了自己收的废品。

    “凤婶您回来了。”龙焱急忙与凤婶打着招呼。

    伶俐也走上前向凤婶问好。

    “进屋再坐会儿吧。”凤婶说。

    “不了,我们刚刚看望了荭荭。”伶俐说。

    然后,龙焱和伶俐一起就向着自己家的院子走去。

    话说,当天晚上,龙焱久久难以入眠。

    他没有去想比武场上的那场搏击擂台赛,没有因为自己和诸刚风打个平手而纠结,没有去回想那位民间高手。此刻,他唯一牵挂的,还是邻居家的小女孩荭荭。

    龙焱的脑海里,反复浮现的,都是荭荭画的那幅画,那幅幻想长大后的画作。

    “一定要想办法,去帮帮这个小女孩。”

    “一定要想办法,帮荭荭治好病!”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到她呢?”

    “如果真的有神医,一切都好办了,可是神医在哪里啊?”

    “还是现实一点吧,如果能弄些银子就可以帮到荭荭了,可是,到哪里弄呢?这世界上,最难挣的就是银子啊!”

    …………

    龙焱思前想后,翻来覆去睡不着。

    直到夜已经很深了,窗外的风声一阵阵拍打着窗棂,龙焱这才渐渐进入梦乡。

    第二天醒来,吃罢早饭,龙焱就和小师妹一起去了青龙宗参加集体练功。

    练了一个上午,中午返回家的时候,龙伶俐和龙啸然因事一起去了别处。

    龙焱只好独自返回。

    待走到一条巷子的路口时,看到有一群人正在围观什么。

    龙焱也急忙走上前观看。

    “来来来,快来看黄金魔术师点石成金,现场为你表演!”

    “点石成金,牛皮不是吹的!”

    ……

    原来,是一名中等身材、体型微胖的中年男子,正准备着表演所谓的“点石成金”的魔术。

    魔术和魔法术还是有所区别,龙焱虽然懂魔法,但对魔术了解不多。

    这人玩这点石成金的魔术,用意何在?应该不是为钱,如果是为钱,他自己不就可以点石成金了么?龙焱心想。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那中年男子吆喝了几声,就开始表演了。

    就见他手捧一块盖有红布的白哗哗的大石头,那石头看上去大约有十多公斤重。

    “大家都看清楚了,我掀开红布,下面是不是石头。”

    中年男子一边说,一边将盖有红布的石头放在了地上,然后迅速掀开红布。

    众人的目光“齐唰唰”望去,果真是一块石头。

    “下面,我的表演开始!马上就要点石成金,让这块石头一眨眼就变成黄金!”那中年男子说。

    中年男子话音刚落,人群里顿时响起了喧哗声。

    “我不信……”

    “吹牛皮吧,这怎么可能?”

    “他要是能把这石头变成黄金,老子就能把一头猪变成白银!”

    “我日,这牛皮吹得也大了点吧?这是要日破天的节奏吗?”

    “这人真逗,脑子进水了吧?”

    …………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中年男子并不多言,而是干咳了两声:“咳咳……大家静一下,大家静一下。”

    然后顿了顿,又接着补充道:“你们不要怀疑!其实,这世界充满了可能性,一切皆有可能!现在,表演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