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风暴 第一章 重生
作者:寂寞的本座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地球公元2066年12月1日,m国太空轨道空间站内。

    骨刺左手紧握着一块紫红色晶石,右手拿着一把染血的军刺,满脸是血身上有着数道枪伤,小腿也被击穿,一路上强行杀了出来。

    终于抵达了空间站尾部的逃离仓,进入一艘逃生船按下逃生按钮。逃生仓立即弹射出去,接着来自电脑的声音响起:“请设定逃离路线,请设定逃离路线”

    骨刺思索片刻,不能向地球方向逃离,不然很可能被m国太空舰队拦截,只能向着宇宙深处飞行,然后发出信号等待救援。

    设定好路线后逃生仓开始向预定航线行驶,骨刺打开手腕上的专用求救信号发射器,期望能被组织找到。

    此刻骨刺感觉非常疲惫,现在才能把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下来。鲜血还在不停地从伤口往外渗透,赶紧找到逃生仓内的医疗箱简单地包扎一下。

    一切做完,看着手中紫红色晶石嘴角一翘,总算是完成了任务,闭上眼睛休息一下保存体力。

    ……

    转眼24小时过去了,逃生仓的燃料早已消耗殆尽,向着宇宙深处漂泊。同时舱内响起了氧气不足的警告惊醒了骨刺。

    “还没有找到我么?”骨刺的情绪此刻有些低沉。

    “也罢也罢,为国捐躯死而无憾,欠祖国的养育之恩也算是还清了!”骨刺自嘲地一笑。

    氧气密度越来越低,警报声一直在仓内回荡,氧气即将消耗殆尽!

    骨刺逐渐感觉呼吸愈发困难,意识开始模糊,不自觉的回忆起一生。

    自儿时有记忆起,只记得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性格孤僻没有名字。直到8岁那年z**方来到孤儿院挑选苗子被幸运选中。从此开始了军旅生活,进行艰苦的训练。17岁那年考核成绩突出,被编入z国国安特别行动队,代号“骨刺”,开始执行各种维护国家利益的任务。22岁因综合能力爆表,被破格提升为国安战狼行动队队长,独立带队执行各种重大任务。在担任队长期间完成任务无数,无一失手,创造了特工界的神话,已无敌手。境外势力闻风丧胆,生怕被这位特工之王盯上。

    直到最近z国国家安全局收到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

    据潜伏在m国空间站内的特工情报消息:“m国于近期在太空中发现一颗漂浮的红色结晶体,其硬度比目前已知最坚硬的人工合成金属强度高百倍不止,在空间站临时研究后决定转运回地球继续研究。”

    z国政府得到消息后高度重视,两国明争暗斗数十年,现在军力科技国力基本持平,要是让m国研究透彻,具备这项核心技术后将会让国际局势发生巨大变化,z国多年的复兴梦想也许会毁于一旦。为了杜绝这种事情发生,z国政府最后研究决定让国安局完成这项史无前例的入侵空间站任务。

    在不能泄露国籍的情况下只有依靠特工入侵,没有办法近距离接应,不然会引起空前的外交争端,也许会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战。

    最后这项艰巨任务落到了z国的特工之王:“骨刺”身上。刚刚年满28临危受命,接下了这个简直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翁翁”

    舱内氧气完全耗尽,刺骨脑海中不停地鸣响,眼皮缓缓落下,无尽的倦意袭来,思绪即将陷入黑暗中永久长眠。

    就在这时,还握在刺骨手中的紫红色晶石突然发出一阵妖异的血色光芒,刺骨本即将要消散的意识顿时脱体而出。

    刺骨此刻发现自己能观察到四周不再局限于双眼,见到自己意识仿佛灵魂出窍般漂浮起来。来不及思索便感到一股巨大吸力袭来,下意识想要抵抗却完全没有任何作用,魂魄顺着血色光芒转眼便被吸入紫红色晶石中。

    骨刺隐约感觉到魂魄似乎是被吸入了某种时空隧道中,魂魄飞速在隧道中穿行不知通向何方。

    隧道中充斥着大量血色雾气,见到外来者入侵血色雾气飞速聚拢围向骨刺的魂魄,想要侵入其中。顿时骨刺感到如身体被烈焰焚烧一般,记忆也在飞速的消散,忘却掉自己的前身。

    此刻骨刺内心无比的坚毅,不愿就这样不明不白在自己意识尚存的时候放弃。一声怒吼魂魄一震,将入侵到魂魄体内的血色雾气驱逐出去,消散的记忆又快速恢复过来。然而血色雾气无时无刻不在入侵,焦烧着骨刺的魂魄,这种痛苦的滋味让骨刺几乎要晕厥过去。

    骨刺知道,只要晕过去魂魄必将瞬间失守。被这妖异的红色血雾吞噬淹没,到那时也许自己的意识就会真正消散于此不复存在。

    骨刺不甘魂魄如此消散,自己可以战死,被枪打死,被炮弹炸死,但是决不能莫名其妙的被个破雾给弄死,这是z国特工之王的骄傲!骨刺精神一震再次大吼一声:“来吧你们这帮狗东西,这点疼痛别想让老子屈服!”

    ……

    时间在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一天好像一年,也许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骨刺还在抵抗着。喔不,不能说还在抵抗。骨刺现在已经对这些血色雾气近乎免疫了!

    经过了长期地狱般磨练,骨刺的意志硬是被这些血色雾气打磨得坚如磐石。疼痛已经无法让他低头,无时无刻入侵的血色雾气倒是不断被魂魄所吸收,使得魂魄愈发通透强大。可魂魄还是被困在这空间隧道中,不知道终点竟在何方。

    “法克!tmd!”咒骂声不时在通道间回荡。

    骨刺无奈,现在死也死不了睡也睡不着,哪也不能去,没事也只能吧这些血色雾气还有空间隧道咒骂了!

    也许是咒骂声起了作用,魂魄经过漫长地穿行,骨刺终于是看到了前方隧道的尽头。那是一片白色的涟漪,像湖面一样,只是看不透那涟漪后面到底是什么,来不及多想魂魄瞬间便没入其中!

    咒骂声在脑海里回响,骨刺只知道意识还未消散,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魂魄停了下来,安扎在这里来不再穿行。

    虽然看不见,但是四周不时传来一些声音,宛如人在说话,有男声也有女声,互相述说着什么。精通八国语言的骨刺也被难道了。

    “这是什么鸟语言?难道是土著语?”骨刺心中暗想着。

    无事可做,骨刺只能如盲人学语般慢慢学习理解其中的含义。

    ……

    阿普伦帝国与伊里斯帝国东线边境长廊处。

    夕阳下,数辆马车拉着货物在残破不堪的小径上前行。小径左侧不远是深不见底的峡谷,右侧则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场面甚是壮观!

    “馨儿,你怀胎已有九月,咱们的孩子就快要降生,神弃峡谷已走了一半路程,明天就可以到达阿普伦帝国东线边境。等这笔生意做完咱们就把佣兵团解散,拿着这些年积攒的教皇币给兄弟们分了,然后回老家安定下来,你看怎么样?”一位身材壮硕身背重剑脸色略显沧桑的骑马中年男子对并行马车中挺着大肚的美貌女子温柔说道。”

    “雷哥,你这么固执的一个人,决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怎么今天突然跟我打商量啊?解散佣兵团你真的忍心吗,还有跟了你这么多年的兄弟?”美貌女子趴在车窗边脸带笑意俏皮道。

    “大嫂啊!你是最后知道这事的,前几天路上平雷团长已经跟我们大伙几十号兄弟说过他的决定了。虽然有些不舍,不过我们也都理解。你马上就要生孩子了,确实不适合继续过咱们这种刀口舔血的日子,我们大伙都支持呢!”马车前车夫位上一位年轻男子大声笑着抢答道。

    “二蛋,你跟团长也两年了,怎么还是这么不懂事!要给团长在大嫂面前留点面子啊,有你这么揭底的么!”不远处传来粗犷的笑骂声。

    “啊,封尤副团长我错了。脑子一急就说了,怎么办啊?”二蛋一脸紧张。

    “没事二蛋,大嫂我护着你。我就喜欢看你们团长在我面前吃瘪呢!他们啊,要是敢欺负你我就烧糊他们的屁股!”蔚韵馨看着平雷一脸尴尬的表情笑着说到。

    “好了好了,不说这事了。现在天色马上就要黑了,准备就地扎营。封尤你去安排人放哨,沙漠附近异虫出没必须小心!等过了明天进入阿普伦帝国境内就相对安全了,现在马虎不得!”平雷快速转移话题。

    “好嘞团长!”

    封尤憋着笑意赶紧去安排。

    ……

    一个时辰后,风雨佣兵团一众几十号兄弟围着篝火坐成一圈吃着烤肉畅聊着。

    “副团,之前我们可是通过麦迪亚斯圣地进入伊里斯帝国,怎么收到货物后不原路返回反而还要绕这么远走两国东线边境啊?”二蛋有些不解。

    “你太年轻了,才出来跑了不到两年,还是第一次走出阿普伦帝国见识太少了啊!至于这个问题嘛涉及的东西太多了,还是让团长给你们讲讲涨下见识吧!”封尤调笑道。

    众人听闻眼睛顿时齐刷刷地看向平雷。

    平雷正搂着蔚韵馨甜蜜的享受着两人世界,被众人盯得浑身发毛无奈提高嗓门道:“好吧,就跟你们这些不读书的菜鸟们讲讲故事,顺便学习下历史!”

    “嗯据传很久以前这片大陆还是蛮荒之地,异族才是这片大陆上的主人,人族只不过是很弱小的种族。那时灾难突然爆发,一种从没见过的异虫从远东地下钻出,一路向西杀来,数量庞大如蝗虫一般。远古异族们无法抵挡几乎被屠食殆尽,人族也受波及。”

    “在异虫即将占领整个大陆之时一名金甲男子从天而降,手持一柄金色重剑对着东方就是一斩,大地碎裂被分割成两半,从而形成如今的神弃峡谷。峡谷宽有百里深有万米,而峡谷长度足有数万里。这一击的气浪横扫整片西大陆,异虫碰之瞬间飞灰湮灭,可见当时那一击威力毁天灭地!”

    “击退异虫后金甲男子并未继续东进,而是扎根在发出这毁天灭地一击的源头处扶持人族创建了教廷,修建教皇城并自封教皇。同时为了弥补对大陆的创伤,令教廷在大峡谷中部历时数百年年修建了一座长宽百里无比宏伟的巨型大桥,并亲自使用无上神力加固,使被劈成两块的大陆能重新相连。”

    “这座巨型大桥就是我们之前从阿普伦帝国途经伊里斯帝国所经过的麦迪亚斯圣桥。而后人因这座桥并不像桥,反而像一片宽广的陆地则改称它为麦迪亚斯圣地。不能去教皇城一睹圣地风采的人们就会来到这里来朝圣。”

    “同时人族开始快速扩张,成立国家到处征战妄想一统整块西大陆,当上下两块西大陆都分别被阿普伦帝国和伊里斯帝国统一之时,唯有连接两块大陆的地方除了峡谷源头教皇城还有峡谷末端两国东线边境然后就只有峡谷正中间的麦迪亚斯圣地了。”

    “然而教廷规定麦迪亚斯圣地只能通行不能厮杀,同时还有大量教廷军队驻扎管辖。没有人敢冒犯教廷的权威。两国东线边境则连接着无尽沙漠,那可是异虫的地盘,更不可能由此进攻。所以两国想要交战只能主动整军通过麦迪亚斯圣地到达对方的地盘才能发起进攻。”

    “因此在两国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并不能取得胜利,反而形成两国谁进攻谁吃亏的局面。同时异虫每隔百年左右也会有一波大规模的入侵,小规模的进犯也是持续不断。两国不光要防着对面邻居还要防着东大陆的异虫。所以两国不会频繁的展开大规模交战,但是小摩擦时不时还是会不断发生!”

    “众所周知,战乱频繁实力才是地位的象征。人们把炼体的强者级别划分为战士→见习骑士→青铜骑士→白银骑士→黄金骑士→大地骑士→天空骑士→圣骑士→龙骑士。同样把悟法的强者划分为魔法学徒→见习魔法师→初级魔法师→中级魔法师→高级魔法师→魔导士→大魔导士→圣魔导士→法神。称谓共九级,同时每个称谓还分为初阶→中阶→高阶。”

    “炼体的强者比悟法的强者多得多,不是每个人都有直接感悟操控这天地间魔法元素的天赋。所以大多数人只有通过炼化身体,使天地间的魔法元素被自身所吸引压缩到体内,筋脉越强大能压缩吸收的魔法元素就更多。”

    “当炼体强者实力达到黄金骑士时会有一个质变,体内压缩的魔法元素就能转化为斗气外放。越往后每个级别都会很难突破,同时实力会有大幅度的提升,当修炼到龙骑士级别一击之力可断大山。”

    “同样悟法强者实力达到高级魔法师时,自身所能操控的魔法元素开始能够支撑一定规模的范围法术,当修炼到法神级别时所能调动的巨量魔法元素足已焚烧一座大型城池。”

    “所属阿普伦帝国和伊里斯帝国目前知晓还活着的法神和龙骑士一共有28位,其中阿普伦帝国法神只有1位而龙骑士则有14位。而伊里斯帝国法神有5位,龙骑士8位。也就是说伊里斯帝国平均魔法师实力水平是高于我们阿普伦帝国的。”

    “而我们这批货物是属于一次性魔法卷轴,是由法力高深的魔法师用自身法力刻录。魔法卷轴只有魔导士以上实力的魔法师才能将法力凝聚储存到卷轴中。虽然谈不上多高级,但是可以关键时刻保命。”

    “伊里斯帝国魔法师比咱们阿普伦帝国魔法师多得多,这种东西当然就越发宝贵,所以不经过伊里斯帝国同意是不允许携带到阿普伦帝国的。”

    “在进入教皇城和麦迪亚斯圣地之前都会有伊里斯帝国关卡检查,而两国东线边境就是无尽峡谷的最末端。这里是整个峡谷最窄处,沿着峡谷边缘向北走大概50里就能重新回到阿普伦帝国。整个无尽沙漠都是异虫的地盘,同时边境线又太长没办法设关检查,因此咱们只能走两国东线边境了。像咱们现在走的小径都是两国走私客多年踏出来的路啊!”

    平雷一席话说完看着众人一脸震撼呆若木鸡的样子如被雷劈了一般得意地傻笑起来。

    坐在一旁的蔚韵馨看不下去了,左手对着平雷大腿使劲一掐道:“你就这么点德行,多有文化啊你!不就小时后跟村里的学士屁股后面呆了几年吗?笑的口水都出来了!”

    “馨儿,疼别掐,别掐。你还没回答我之前问你的问题呢。”平雷一手轻抚着蔚韵馨隆起的肚子一手搂着香肩道。

    “都听你的啊,你决定的事我什么时候没有支持过呢?其实这也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呢!”蔚韵馨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都怪我,不该带你出来遭罪的。”平雷一脸心疼。

    “雷哥不要自责了,你说好一辈子不丢下我的!再说啦,没我这个高阶中级魔法师坐镇,这单大生意能接下来么?”蔚韵馨双手温柔地捧着雷平的脸颊安慰道。

    “我抱你去帐篷休息吧,现在要好生休养。”

    “嗯!”

    “哎哟。”蔚韵馨忽然捧腹,表情痛苦。

    “怎么啦?还好么?”

    “我我感觉好像要生了。”

    “啊?”平雷忽然脑袋一片空白。

    “快叫人啊你!”蔚韵馨双手捶打着突然发愣的平雷又疼又好笑。

    “哦!哦!罗雪,冬燕你两快点来,你们大嫂要生了!”雷平激动的对着佣兵团的两名女战士大叫道!

    ……

    夜已深,帐篷里不时传来蔚韵馨痛苦的叫声。

    平雷站在帐篷外来回渡步,封尤站在一旁,都在焦急的等待着。

    “封尤,这都快2个时辰了还没有生出来,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啊?”平雷此刻无比紧张。

    “没事的团长,大嫂她一定行的不要担心!”封尤安抚道。

    “啊”帐篷里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

    “生了!生了!是个男孩!”罗雪赶紧对着帐篷外喊道。

    平雷急忙冲进帐篷。

    冬燕把刚包裹好的孩子递到平雷手中。

    “也是怪,还是第一次见到刚生出来不哭的孩子!”冬燕一脸惊奇。

    “那是当然,我平雷的孩子以后一定是顶天立地的男人当然不会哭!”平雷也不管正不正常了,欣喜的胡扯道。

    “来,吧咱们的孩子抱过来给我好生看看!”蔚韵馨虚弱地看着平雷抱着孩子的样子心中无比满足幸福。

    平雷连忙来到蔚韵馨身旁吧孩子放在她脸旁。

    “给他取个名吧,叫‘平安’怎么样?”

    “这,男孩取名叫‘平安’会不会不太合适啊?”孩子生的太突然,平雷还完全没有想好跟孩子取名的准备。

    “我也是刚刚想好的,在这乱世之中只希望我的孩子能平平安安我就心满意足了!所以我想既然是平字姓,那就干脆叫‘平安’好了。”看着孩子可爱的脸颊,蔚韵馨神色温柔。

    平雷沉思片刻道:“你说的有道理,那就给孩子取名叫‘平安’了,听你的。时间不早了,馨儿你刚生完孩子身体太虚弱了赶紧休息。”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