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风暴 第二章 夜袭
作者:寂寞的本座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嘟!嘟!嘟!”

    深夜中传来急促的牛角号声。

    平雷立即惊醒,看着同样醒来的蔚韵馨道:“我先出去看看情况,你在这呆着别出来!”

    “嗯,你要小心!”

    “什么情况?”平雷冲出帐篷对封尤大叫道。

    “有异虫,数量好像还不少,天太黑看不清,至少有几十只。刚我们一个放哨的兄弟已经被异虫给分尸了,还好今天安排了6个兄弟放哨及时吹响了牛角号。”

    “有这么多异虫?除了蚁虫还有其他的种类么?”

    “还不知道!”

    “整个佣兵团目前就我是高阶白银骑士,你才刚刚进阶到初阶白银骑士,其他兄弟大多都是见习骑士,这么多异虫他们肯定扛不住!你快去带领他们稳住,我把你大嫂接到马车上就过来支援!”

    “好,我这就去!”

    平雷回到帐篷一手抱着平安一手搀扶着蔚韵馨向帐篷外走去。

    “小心!”

    刚一出帐篷平雷还不来及把话喊出口,只见帐篷外一只巨大蚁虫的前肢对着蔚韵馨胸口袭来。

    蚁虫立起高三米有余,四肢粗壮有力,成z字形扎在地面,巨大的上腭连接着身体和前肢,前肢如螳螂大刀般锋利,上腭像巨大的鹰喙一般。全身黑黄条纹交错,在夜里不认真观察难以发现,像极了黑夜里的冷血杀手。

    来不及躲闪,蚁虫锋利的前肢直接洞穿蔚韵馨的肩膀。

    平雷一急,松开抱着馨儿的手从后背拔出一把宽阔的重剑怒劈向蚁虫。

    咔嚓一声,蚁虫前肢径直被劈了下来,断裂处喷洒出墨绿色的血液。

    愤怒的蚁虫用一对巨大上腭对着平雷横腰咬去。

    平雷一个侧生迅捷地躲开,提起重剑高高跃起,从上方怒劈向蚁虫腭后的头颅。骨碎声响起,只见重剑砸碎蚁虫颅骨插入其中,接着用力一拍剑柄,蚁虫的脑袋里被震得一片稀烂,随后倒地不起。

    “馨儿,馨儿还好吗?”平雷拔出插入蔚韵馨肩头的异虫前肢心疼道。

    “我我没事,我可以暂时用法术封闭伤口不会流太多血的,快去帮助他们。”蔚韵馨声音虚弱。

    “好的,你一定不要有事啊!”平雷一手抱着平安一手托起蔚韵馨快速冲向马车。

    “罗雪,冬燕,快过来看着你们大嫂和孩子,我去带兄弟们杀异虫!”将蔚韵馨还有孩子送上马车后平雷大声吩咐道。

    “团长,前面的蚁虫太多了,我带着兄弟们杀了3只蚁虫就已经死了5个兄弟,怎么办?”封尤焦急道。

    “刚才营地帐篷后面也有蚁虫,你嫂子都被偷袭受了伤,我们已经被虫群包围了。馨儿刚生完孩子又受伤太虚弱又不能使用法术现在只有硬拼。”

    “所有兄弟听令!实力达到见习骑士者全部拿起盾牌靠拢马车!达到青铜骑士者站在见习骑士兄弟外面,收紧防御相互支援!我跟副团会来回支援!平雷大吼道随即杀入逐渐包围过来的虫群。

    ……

    时间流逝,蚁虫数量不见减少,已经完全把马车周围围住。

    蔚韵馨绝望的看着平雷在四五只蚁虫间来回拼杀,马车旁的兄弟一个个倒下,再这样下去坚持不了多久。

    平雷身旁已倒下八只蚁虫尸体,身上多处被蚁虫锋利的前肢划伤险象环生。

    突然一只蚁虫乘着平雷正在搏杀间来不及躲闪,从他背后跃起,巨颚对着平雷头颅袭来。

    “雷哥小心啊!”蔚韵馨抱着平安在马车中看到平雷遇险激动地大叫道。

    平雷闻声下意识身体向右倾去,还是来不及完全避过,袭来蚁虫的巨颚如剪刀一般牢牢咬住了平雷的左臂。

    骨头断裂的卡擦声响起,平雷的左臂已经跟身体分离,血液喷洒出一条血线。平雷一声怒吼右手抬起重剑向咬着左臂的蚁虫猛砸去……

    蔚韵馨眼角泪水不自觉流了出来,她知道必须得想点办法,不然所有人都得死。包括怀中刚刚出生的孩子,可目前身体虚弱什么攻击法术都放不出。

    “对了,还有一燃烧生命之法,是以魔法师生命本源为代价,燃烧生命本源使潜力短时间内迸发而获得强**力,魔法师品阶越高获得的法力越强大。这是燃烧生命的禁术,只要点燃生命本源每个魔法师都可以使用。但一生只能使用一次,只要使用过后一身的魔法修为就会报废,寿命也会减短。若是一直点燃生命本源而不停止最终将会魂飞魄散生命消逝,后果无法挽回。”就是它了蔚韵馨心里想着。

    为了挽救自己心爱的男人还有孩子蔚韵馨没有丝毫犹豫,双手合十精神集中默念禁术,点燃脑中的生命本源之火。

    顿时蔚韵馨周围法力元素爆涌汇聚而来。

    “火之屏障!”蔚韵馨默念法术,顿时以自身为中心方圆直径二十丈地面上忽然冒出一圈一仗高的淡蓝色烈焰,蚁虫碰到瞬间被点燃痛苦的往后退缩。

    这是必须要达到高级魔法师才能有足够法力支撑的大范围法术却在点燃生命本源的驱动下顿时得以展现出来。

    看到火墙突然出现平雷一急,知道肯定是蔚韵馨出手了心痛不已,右手挥舞着重剑向着前方的异虫就是一记怒劈,顿时剑气外放。

    正前方的蚁虫被剑气划过劈成两半,剑气还没有消散继续向着后方劈去。直到接连穿过正后方3只蚁虫的躯干才消散。

    被逼急的平雷也是在这危急时刻突破到了初阶黄金骑士,能外放斗气之力。

    “啊!”

    平雷刚突破,来不及欣喜就怒吼着向还在火圈内的8只蚁虫扑去。

    “大家坚持住蚁虫马上杀完了!”封尤喊道。

    ……

    不久后火圈内的蚁虫全部被斩杀,风雨佣兵团一众只剩下包括蔚韵馨在内的9个人。借助着火光能看到火圈外还有上百只蚁虫包围着他们,等待着火圈熄灭。

    “馨儿!停下来啊馨儿!”平雷冲向马车,对着双手合一盘坐在马车中嘴角微动默念咒语的蔚韵馨失声呐喊。

    蔚韵馨睁开双眼看见火圈外持机而动的蚁虫不见减少,再看着躺在双腿间包裹好只露出小脸的平安,再看向马车外断臂一脸悲痛的平雷,眼里的泪花再次泛滥,不自觉地顺着美丽的脸颊流下,在平雷恳求的目光下坚定的摇了摇头。

    自骨刺魂魄穿过空间通道到现在已9月有余。通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已经基本学会了这块神秘大陆上人类的语言,也逐渐明白自己经历了传说中的重生并且前世记忆尚存。

    就在今天,骨刺有了自己重生后新的名字“平安”,有了前世记忆中不曾有过的父母,此时平安的心里是快乐的幸福的,想体验以前从未有过的这种亲情。

    幸福来得太突然同样去的也快。平安刚出生不久眼睛睁不开看不见,但也能听闻到外界的惨烈。

    平安多想现在能看一眼来生的父母,刚刚出生用尽全身力气也没能睁开眼皮,只是挤处几滴晶莹的泪水。

    时间流逝火墙依旧没有熄灭,平雷单手怀抱着平安在马车前痛哭。封尤带着风雨佣兵团剩下的兄弟默默地围着马车肃立。

    “团长快看,蚁虫都开始撤走了。天应该马上要亮了!”封尤低声道。

    平雷回过神来望着退却的虫群立即喊道:“馨儿停下来啊!馨儿虫群都走了!停下!”

    马车内并没有传出回声,火墙还在继续燃烧。

    平雷再也忍不住,窜进马车。见蔚韵馨脸上没有了一点血色,只剩一丝稀薄的魔法元素还在她身旁游荡,看起来即将要完全消散。

    他知道已经晚了,现在还在燃烧的火墙是蔚韵馨残存的意志维持着魔法。当周围魔法元素完全消失之时火墙将会熄灭。

    平雷如僵尸般走出马车:“封尤,带着剩下还活着的兄弟吧咱们死去的伙计都装上马车,其它的东西除了货物能不要的都不要了。”

    “团长那蚁虫尸体呢,我数了下一起有二十三只能换不少钱呢,也不要了么?”封尤道。

    “没有带炼化卷轴出来不能当场炼化那就算了吧,钱可以不要但是死去的兄弟一定要带回去不能让他们暴死荒野!”

    “好的团长我这就去安排。”

    黑夜逐渐散去黎明到来,火墙在这一刻熄灭如巧合一般。

    “大嫂在天之灵保佑着我们,兄弟们出发!带着战死的兄弟一起回家!”封尤一声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