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风暴 第四章 老师
作者:寂寞的本座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平雷一行出发已两月有余,马车在夕阳下拉出斜长的背影,车中不时发出欢乐的笑声。

    “父亲,你离开家已有多久了?”平安带着稚气的童声问道。

    “差不多足满30年了吧,自父母身亡后没多久我就离开了家。”平雷回忆着说道。

    “祖父祖母出了什么事么?”

    “你祖母走得早,祖父一人把我拉扯大。当年我才14岁,前线异虫来犯急需人手,帝国派人到处招募士兵,每家每户都得出一个。那时候父亲就把我托付给咱们村里唯一的学士照看,接着父亲就被招募的士兵们带走了。两年后父亲前线抗击异虫身亡的消息传回来,尸首都没见到。”说道这时平雷眼角顿时湿润。

    “雷哥别伤心了!这不是有教皇保佑你么?看你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一定是教皇神迹显现才赐与你如此聪慧的儿子。才刚出生几天就能睁眼说话,十来天都能唱歌了,现在才两个月大说话比我都顺溜呢!我可从没见过这么妖孽的孩子,此子以后必成大器啊!”封尤一旁神情夸张,就像是见了神迹一般。

    “就是就是,我这两个月来都是张着嘴巴被吓过来的,平安刚开始说话那会我还以为他被恶灵附身呢!”二蛋一旁跟风打趣道。

    “二蛋你又不听话了,想找捏是吧!”平安故作发怒,盯着二蛋。

    “什么二蛋啊,你得叫我蛋哥,都跟你说多少遍了就是不听!”

    “二蛋,抱抱!”平安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喝奶还堵不住你的嘴啊!”二蛋顿感情况不妙,急忙跳出马车把装着兽奶的袋子扔到平安面前。

    平雷和封尤见此也是忍不住大笑。

    “雷哥前面好像有个村子!”二蛋指道。

    “是吗?我来看看。”平雷也跨步来到车外望去。

    四周都是一片林地,一座小山丘突兀的耸立在前方格外显眼。山丘上树木茂密,只能看到一条石道平缓而下,石道尽头有一处栅栏门。山丘顶上栅栏围成一圈把整个山丘高处都围了起来。只有一个出口,两颗巨木做门桩,栅栏门上插着锋利的木矛,实时警备着危险发生。

    “终于是到了!这么多年了从外面看还是跟以前一样,也没什么变化!天马上黑了咱们加快速度。”平雷感叹道。

    ……

    不久后一行人来到村口木栅门外。

    “你们是什么人?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怎么没见过你们?”见到平雷一行人前来,木门阁楼上一名举着火把的年轻小伙连续发问。

    “在下平雷,我是贝儿卡村人,多年前离开外出闯荡,现在准备回家,你可以找一位年长些的长辈来就知道了。”平雷镇静回答道。

    “是吗?那你等着我喊人来!”说完小伙急忙跑下阁楼。

    “平雷!平雷!我没听错吧是你回来了?”不多时,人未到,粗狂的声音先从木门后传来。

    平雷仰头望去,看到刚爬上阁楼气喘吁吁的面孔思索片刻道:“你是你是腾虎?”

    “是啊就是我,你还记得我?这么多年不见,我一眼就把你看出来了!”

    腾虎喘着粗气十分激动。

    “你咋长得这么胖了,这可不能怪我,你这变化还是有点大的!”平雷看着多年未见的幼时玩伴直发感慨。

    “先别说了,赶紧进村再说!快,赶紧给他们开门先。”腾虎对身后的小伙吩咐道。

    ……

    “大家伙没事的快出来啊,平雷回来了!平雷回来啦!”腾虎领着平雷一行向着村子正中心一块开阔的空地走去,一边扯着嗓子大喊。

    不大的村子里忽然热闹起来,村民们争相涌出围过来。

    “是平雷回来了?”一声苍老且镇定的声音从人群后面传来。

    顿时大家都安静下来自发的让出一条路。

    手处着拐棍,一身白衣带着学士帽的老头缓步走来。

    “凯恩学士!您还活着啊!”平雷激动道。

    “呸,呸!你想我快点死啊!小东西还知道回来哟!凯恩学士也是被平雷气乐了。

    “没有没有,您这么大年纪了都,这不是替您高兴嘛!”平雷自知说错话有些窘迫。

    “好了,咱们大伙都去村中间的篝火那坐坐,好好聊聊!腾虎,今天平雷回来了是个高兴日子,村里冬猎来的好肉可都是你看着,去弄些出来好好迎接他们。”

    “好嘞,村长大人您就是不说我也得赶紧去办呢!”腾虎说着招呼了几个村民一起去准备晚宴。

    篝火旁大家安静的听着平雷述说着这些年的经历,不时有村民发起提问,俨然像是在给大家上课一样。

    “……直到两个月前我的儿子才出生,他母亲给他取的名字,叫做平安!还有一旁跟着我的兄弟,跟我年纪相当的叫封尤,以前是我的团副,有一手打铁的好手艺,大伙以后有需要帮忙的尽管找他!年轻的叫二蛋,本事不大但是跑得飞快,干事特积极,往后有什么需要跑腿的活让这小子去。以后他们都将是咱贝儿卡村人!”

    “平安!封尤!二蛋!平安!封尤!二蛋!”村民们热情的呼喊着这三个名字。

    平安安静的躺在父亲怀中,欣喜的看着这一幕,强烈的归属感油然而生!

    “大餐来啦!美味的雪鹿烤肉、羊奶酒、还有还有汉子们最爱的雪牛鞭!!”腾虎带着美味的晚宴将聚会引向最**。

    聚会一直持续到后半夜才逐渐散去,腾虎热情地招呼着平雷一家去他家暂住。

    ……

    “嘿!哈!嘿!哈!”

    清晨,村中传来有节奏的练功声。

    平安早早醒来趴在窗边饶有兴致地看着村中一群十来岁孩子搬动着大小不同的石块,努力想要举过头顶。

    “他们在锤炼身体呢,这可是以后想在乱世下活下来的必备本事。”平雷也被声音惊醒,看着趴在床边窗台上好奇向外张望的平安说教道。

    “我也想去训练,保卫家人!”平安口语中透露出与实际年纪不符的想法。

    “哈哈!你还小,早着呢!走吧,已经回家了,咱们今天得把你母亲埋葬。”平雷一手托起平安向外走去。

    村子西北角靠近栅栏处有一座小院,那是平雷多年以前的家。后院内封尤和二蛋正在为蔚韵馨挖掘坟墓,平雷抱着平安站在一旁凝视着即将准备下葬的蔚韵馨,似乎想要把这幅脸庞刻进脑海里。

    蔚韵馨脸色苍白静静地躺在棺木中,神态安详看起来圣洁无比。身体周围还有稀薄的魔法元素环绕着,使得肉身不腐。

    “雷哥准备好啦,可以下葬了!”封尤看着这对父子如此深情地注视着不忍打断道。

    “嗯,开始吧!是时候了。”平雷回过神来。

    棺木合上盖子放入幕中开始埋葬。

    平雷找来一块坚硬的花岗石,亲自雕刻上“爱妻蔚韵馨之墓”几个沧桑大字插在墓头。

    “馨儿,后半辈子我就在这一直陪着你啦!哪也不去!”

    平雷看着墓碑就像在注视着爱人一般。

    “好了,已经到正午,你们两把这屋子收拾收拾,已经很久没住人了。这里以后就是咱们的家,我先带着平安去见见凯恩学士。”片刻后平雷打破肃静道。

    “好的,这你交给我们了你们放心去吧!”封尤赶紧回道。

    ……

    村子的正北方有一座两层高石砌小屋,那里就是凯恩学士的住处。屋中平雷带着平安和凯恩学士相对而坐。

    “老师,昨晚我拜托您的事,您叫我今天来细谈不知来晚了没有。”平雷带着歉意问道。

    “你小子,别在我面前装客气了!在我面前你还跟30年前离开这里时一个样。”凯恩学士故意鼓着腮帮子说道。

    “学生我这不是担心您身体吗?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您今年120岁应该有了吧?”

    “120岁是有了,这世上活得比我久的人多得是。怎么?你嫌我老了啊?”

    “不老不老!老师,昨天我儿的情况大致也说给您听过了,您见多识广看看我儿这样子正常不?”

    平安在一旁听着也是一阵无语,感情他爹还是觉得他不正常!对此平安只能一直装傻了。

    “嗯,像你儿这情况我也是没见过,也未听闻过其他地方出现过刚出生就如此聪慧的神童。不过嘛,这不碍事啊!这可是好料子呀!让我好好培养培养那以后定能成为史上最伟大的学士!”凯恩学士已经开始一本正经的意淫起来。

    “好啊好啊,老师我也是这个意思!那这样我就让我儿也拜您为师了!求您好好教导教导。”平雷赶紧拍拍平安屁股暗示平安赶快拜师。

    平安无奈,就这样被父亲给“卖”了,只得对父亲一阵白眼。

    “凯恩学士,给您拜师了!收我为徒吧!”平安发着幼稚的童声卖乖道。

    “哎!好!好!好!平安,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第三位弟子啦!以后叫我老师就好!”凯恩学士一脸喜意像是捡到宝一样。

    “额?老师你之前还有过一位弟子啊?我怎么不知道?”平雷好奇道!

    “我第一位弟子就是你爹,然后又受你爹托付又收你为徒,现在又受你托付收你儿子为徒!知道了吧!”

    平雷和平安顿时感觉被雷到,感情这一家三代都是拜了同一个老师还都是被老爹送去的!

    “好了,别发愣了!你们刚刚回村里今天先早些回去和大家串串门把,以后每天正午把平安送到我这里来学习,晚上再接他回去,我会好好教导他的!”

    “是!老师!”平雷父子两异口同声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