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风暴 第八章 出发
作者:寂寞的本座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清晨,平雷带着冬猎小队已经集结完毕。一行二十余人,在村民们的祝愿声中向着正北方北川大山方向行进。

    “多猎些雪牛肉回来!”

    “还有最美味的雪鹿肉!”

    “注意安全!”

    “一定要平安!……”

    村民们自发到村口送别,冬猎毕竟还是一项非常危险的任务,经常也会有伤亡出现。一行人承载了整个村子冬季食物供应的重任。

    凯恩学士杵着拐杖独自站在村口栅栏门阁楼上目送着平雷一行远去,心中莫名地升出一股不祥的预感,不由得闭目冥思。

    “看在我曾为教廷服务这么多年的份上,愿教皇保佑我的村民吧!”学士默默祈福着。

    ……

    入夜,冬猎小队已经搭好篝火安营扎寨。

    平雷一人独自站在一块巨石上向着远处瞭望,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雷哥!还在这看呢?这大天黑的也看不清。赶紧过来吃点腾虎做的面饼吧!”封尤收拾完干柴见平雷还站在石头上观望不由得劝道。

    “哎!荒郊野外的,这小兔崽子一天是比一天回来晚了!胆子真是越来越大!”平雷越说越气。

    “好啦,雷哥这不也都出来三天了,你看第一天刚出来那会平安一直跟着咱们慢慢走憋着多难受。非吵着自己白天独自去修炼晚上赶上咱们不也每天都回来了嘛,周围又没什么危险,不会有事啦!”封尤只得安慰道。

    “不管了!走咱们先去吃!别给这小子留!看饿他一顿还早不早些回来!”说完便一脸气愤的向篝火走去。

    一旁封尤只得撇撇嘴尴尬地跟上,他才不信平雷会饿着他那宝贝儿子。

    ……

    “看我带什么好东西回来啦!”

    还没等平雷走到篝火处,远处便传来平安清脆的嗓音。

    不多时,只见平安不大的身躯**着上身,身背兽皮包裹的双剑,肩扛着一只雪鹿飞奔而来。

    “这是不雪鹿么?跑得比狼还快就让你小子一个人给逮着了?”封尤有些难以置信。

    “是啊,今天我跑到了北川大山边缘,正好看到一群雪鹿吃草呢,就悄悄溜过去逮着机会抓住一只!然后这不就被我给扛回来了!”平安随口答道。

    “咦!还真是雪鹿啊!快一年没吃过雪鹿肉了,这下看到了可真是口水都想流出来!”二蛋看到雪鹿顿时激动了。

    “雪鹿可难逮着啦,前几年冬猎咱们发现雪鹿群合围成大圈一起包抄也才能抓住两只老弱病残的雪鹿。”

    篝火旁参与过冬猎的村民们听闻也都起身围过来看热闹,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着。

    “你小子可真是说得轻描淡写!雪鹿咱们又不是没抓过,哪有你说的这么好抓!赶紧如实交代到底怎么回事!还有,你怎么就一个人跑到北川大山去了!那里可是有雪狼出没,不会比异虫好对付!这么危险!”平雷双手叉腰生气地瞪着平安一连串发问。

    “你们怎么都不信我!我真的就这样抓住了雪鹿啊!今天走着没多远发现已经可以看到北川大山了,目测也不是很远便跑过去瞧一瞧,顺带还抓了只雪鹿回来!”

    平雷众人哪里知道平安前世的能耐,潜伏这种本事对平安来说那可是信手沾来。

    “跑过去瞧一瞧?能看到山川到山脚底下少说也得走大半天路程吧!你就这么跑过去瞧一瞧?”

    “是啊!我跑得很快的,也就花了半个时辰吧就到山脚下了,还发现那里已经有好多人在扎营了。”

    “少说还有五十里路呢!你小子半个时辰就跑到了,体力可真够好啊!”封尤不由得赞叹道。

    经过血雾不断洗刷锤炼经脉,如今平安的骨骼肌肉比前世不知道强健了多少倍,就是一直高速奔跑也消耗不了平安半点体力,现在只有进行大强度高爆发地训练才会让平安感到疲惫。

    “好啦!大家别光看热闹了,想吃雪鹿肉加餐的赶紧动起来!”顾不得多想平雷只得招呼道。

    如今平雷感到越来越看不透自己的儿子,每天都会有一点惊喜发生,平安飞速的成长让平雷觉得好像那么的不真实。

    ……

    篝火处,父子两并排坐着烤着鹿肉。

    “平安,刚才你说到山脚下已经看到很多人扎营,那到底是有多少人?”

    “只怕不会少于五百号人吧,分散成十几个营地各自扎营呢!”平安一口撕咬下一块鹿肉随意回答道。

    “有这么多人?你没看错吗?”平雷顿时有些吃惊,往年冬猎可没这么多人。

    “肯定没错啊,我就是偷偷溜到山脚下也没让他们发现。”

    “也是!今年冬猎为了等你的剑比往年出发要晚了些,我们可得赶紧了,往后好抓的猎物都被捕光了那咱们可不得空手回去。”

    “那些来冬猎的人都是哪里人啊?”

    “大都是方圆数百里附近村落的人们!平常要不是为了娶亲各自村落间不会有太多交集。但是每年都会为了生存跋涉到北川大山入山口脚下一起冬猎。”

    “不冬猎那就一定会饿死么?”

    “是啊,多年前异虫潮数次入侵肆掠,偌大一片土地难寻出一活物,导致咱们生存的这块土地物资贫乏。冬季又异常漫长寒冷,可农耕时间太短,光靠农耕养活不了这么多人,一切都是为了生存!”平雷叹息道。

    “那人们怎么不迁移到更好的地方生存?”

    “更好的地方?整个帝国大半地方也不会比我们这好到哪去,只有当异虫潮入侵到整个西大陆中部帝国无力抵抗的时候教廷才会出兵剿灭异虫。西大陆的另一半就是教廷坚守的底线能不受到异虫侵扰,那里都是权势阶层的地盘,领地世袭。穷人过去了所要向领地主缴纳的税务都会负担不起,不像咱们这里一大片领地封给别人世袭都没人要,都是因为贫瘠,只有靠帝国亲自任命才能统御这里。”

    “当初我和你母亲就是想着完成最后一个佣兵任务以后解散佣兵团去到更安全的地方生下你一起好好生活,好好培养你,可惜最后都被我给搞砸了!”平雷说着眼泪便忍不住顺着沧桑的眼角流下。

    “父亲!以后我会让你为我骄傲自豪的!”平安心疼地起身帮着父亲擦去眼角的泪水默默发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