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风暴 第十八章 阴谋
作者:寂寞的本座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我没事,无非就是又断了两条腿。听法王大人说你的经脉会被废掉往后无法修炼了?”

    “没事的父亲,我的经脉还好好的,就是父亲你呢?”

    此刻平安体内经脉已经全部破碎,不过平安自知当血色雾气重新滋养时经脉又会被修复得完好如初,因此并不担心。

    “真的吗?那太好了,法王大人说我的经脉倒是废了,不过也无所谓,反正已经成了个废人。”

    一想到双腿已断全身四肢就剩下右臂平雷顷刻间又有些失落。

    “以后待我找回灵药一定可以将父亲治愈的。”平安记得跟着凯恩学士学习时有说到过这世上的一些奇异灵药,具有各种各样的奇异效果,只是不知哪些奇药能让父亲断肢重生,经脉重连。不过还是先赶紧开口道。

    “孩子,你能活着我就心满意足了!生死我都早已看开,你这心意我领了,奇药哪是那么好找到的,你能没事就好!”

    平安知道父亲不想让自己背负这么大的压力也就不再说什么,不过内心里却暗暗发誓日后一定要找到能治愈父亲的奇药。

    “对了,你封尤叔只怕回不来了,他也算是跟了我大半辈子的兄弟,直到最后都一直跟在我身边拼杀。你去前面将你封尤叔找到带回来吧,还有咱们村死去的兄弟!”

    “是!父亲!”

    平安立即起身向刚才战斗的地方奔去。

    ……

    “咦?”

    路过一具被电得焦黑的蚁虫尸体,平安立即察觉出一丝变化,发现身旁蚁虫尸体中尽然感受到了熟悉的血色雾气存在。

    “奇怪了,这具蚁虫体内怎么也会有血色雾气?”

    心想着往后退了几步,原本还能察觉到的变化立刻消失,再放眼望去这具蚁虫尸体和更远处其他虫尸也没什么不同。上前几步进入刚拥有的领域范围内又能察觉出异常,退出大约一仗距离感应就会消失。如此来回试了几次平安来到其他虫尸旁同样也能感受到尸体中含有血色雾气存在。

    这个发现让平安大为吃惊,于是深入蚁虫尸群中,见周围已无他人挑选在一具虫尸旁盘坐下来开始冥想。再一次进入冥想状态中平安却发现这次跟往日里的感受完全不同,从空气中吸取血色雾气的效率也比平日里快了数倍。同时一旁的虫尸也开始发生变化,偌大的尸体像是被焚烧炼化一般迅速消散,最后同样化作一团血雾连同从空气中被剥离的一丝血色雾气一起被平安吸入体内。

    突如其来的大量血雾涌入让平安原本早已碎裂的经脉再次遭到冲击,比往日里强烈数十倍的撕裂般巨痛袭来。平安此刻也别无他法只有咬牙坚忍住,待得这团血雾游便全身被魂魄吸收后痛感才退却。

    这时平安已经满头大汗,往日里从空气中剥离出来吸入的血色雾气若是小溪,那刚才吸入的一团血雾就如同江河一般。吸收了一只蚁虫所化的血雾让平安感觉到能顶上平日里整夜打坐吸上几天的效果了。原本体内早已枯竭的血雾经过这一次吸收迅速充盈起来,同时破碎的经脉也再次被修复,变得更加强韧。这般发现让平安大为惊喜,若是以后不停杀灭蚁虫那往后血色雾气可是源源不尽,比光靠自己每日打坐吸收效率可要高多了。

    刚惊喜没多久平安顿时想到凯恩学士曾经讲到过教皇币也是由异虫所炼化,异虫被杀死后用教廷发行的炼化卷轴可以将异虫尸体炼化凝结成教皇币。据说卷轴炼制方法是教皇亲自所传无法仿制,只有教廷能炼制。一般一只蚁虫刚好可以炼化出一个教皇币,若是需要炼化卷轴那就要去各地的教廷事务所换兑。一个教皇币只能换兑两个可以炼化出单个教皇币的炼化卷轴,也就是说每杀死一只蚁虫炼化得到的教皇币都要给教廷贡献一半。

    看来这世上不光只有自己才知道奇异血色雾气的妙用,不然想必教廷也不会这么大费心思地收集。对常人来说异虫尸体没有任何用处,只是为了获取教皇币才用教廷发行的炼化卷轴将异虫炼化。教廷若是需要这血色雾气不用亲自出兵去猎杀,只需要发行这种炼化卷轴就可以让这世上所有人为其拼杀,毕竟教皇币是这世上流通的唯一法定货币。

    一想到这,平安发现教廷的种种行为似乎是一场阴谋。教皇当初并不愿意彻底剿灭异虫定是想让异虫不断繁衍好持续猎杀来获取这奇异的血色雾气,然后成立教廷握有最强大的军力让王权不敢反抗,再利用指派的学士控制奴役世人们的思想,同时发行炼化卷轴让人们用教皇币来换兑,周而复始让世上所有人为其打工。若是反抗教廷的权威就会被视为异端,遭到教廷通缉追杀。

    这一刻,之前心中对教廷的种种疑惑现在算是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看来往后需要更加小心行事,千万不能被教廷发现自己也拥有炼化异虫利用血色雾气的能力。

    “咳咳”

    突然一声细微的咳嗽声传来,还是被平安灵敏的耳朵发现。

    “还有幸存者么?”

    顺着刚传来声音的方向寻去,走出数十丈却没有寻得一个幸存者,映入眼帘的还是满地城中居民和蚁虫的尸体混杂着。残肢断臂随处可见,一片凄惨。

    “怎么找不到活人?”平安自信绝对没有听错,大致也是这个方位。

    “咳咳”

    平安正疑惑间咳嗽声再次响起,这次声音明显比之前听到的大很多并且还十分耳熟。

    “是封尤叔!封尤叔还活着!”

    平安第一时间辨别出来,心中一喜,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奔去。

    几个跨步就来到声音发出的地方,却并没有寻见人,附近只有几具被电得焦黑的蚁虫尸体。

    “难不成被压在蚁虫身体下面了?”心想着便试着推开蚁虫的躯体寻找。

    一具虫尸体大约也有2000来斤重,不过对平安来说搬开并不废力。刚翻开第三具虫尸,熟悉的脸庞再次出现,正是封尤叔,见此平安赶紧发力挪开虫尸体。

    “封尤叔!你还好么?我是平安来救你了!”

    封尤此刻正眯着眼,满脸污秽口角留着血,嘴巴微微张开吐气,勉强维持着呼吸。胸口有一道狰狞的伤口,一看便知就是被蚁虫锋利的前肢洞穿胸膛留下的。好在肢体尚全,并没有遭受到其他伤害。

    “平平安,是你吗?”

    封尤此刻身体状态非常糟糕,之前一直在昏迷中,不久前才意识清醒过来。不过被一只蚁虫尸体压在身上让虚弱的他动弹不得。本以为就要命绝于此,忽然又听见平安的呼声。用力半睁开双眼,平安朦胧的身形在眼前显现,原本面色痛苦的脸庞再次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

    “来,封尤叔我带你回家!”

    见封尤叔还能说话,平安小心的怀抱起封尤叔向着城主府奔去。